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7. 看得见的以后
    闻言,鬼医半晌都没有说话,莫燃则是看着他忙东忙西,看着那白皙的有点不正常的手指灵活而细致的把灵草一一放在托盘上,她心想,鬼医这双手天生便是医人的手,只是谁能想到,恰恰是他医过的人,让着双手沾满了鲜血。

    他们杀了那个迷惘而寂寞的少年,却让另一个灵魂觉醒了,从此鬼道无涯,回头无岸。

    “无涯,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你要做什么?”莫燃忽然问道,她只是有点好奇,在偷看到鬼医以前的记忆时,她就很好奇,当他还是一个医者仁心的少年时,他眼神里渴望的是什么,而当他成为鬼医之后,他眼睛里便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莫燃始终觉得自己跟鬼医甚至鬼王、白矖之间是存在距离的,这种距离是他们之间完全不同的生活轨迹造成的,莫燃从来没想过能完全了解他们的过去,那太漫长了,但人总会想以后的吧?

    而他们想要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为什么要问这个?”鬼医淡淡的反问。

    莫燃道:“就好奇。”

    鬼医却道:“你以后要做什么?”

    莫燃想都不需要想便回道:“再建一个莫家庄,如果爹爹娘亲他们想回大齐王朝,那就回去,不然换个地方也可以,我要教羽飞武功,带他到处玩,他要做个男子汉,也要做个自在的人,伊伊做个小公主就好了,她跟我不一样,从小到大,她眼里都是爹爹娘亲姐姐哥哥,她永远这样就挺好的。”

    也许觉得想到这些时太美好,莫燃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可鬼医却问:“你自己呢?”

    莫燃这次想了想道:“我修炼,炼丹,也许要学很多的东西,不然一定会很无聊的,三界这么大,我要去很多很多地方,那样的话应该也会很丰富吧,哦,如果”

    莫燃正说着,却忽然停顿了下来,鬼医似乎很平淡的接道:“如果什么?”

    莫燃笑了笑,“如果白矖一直在,如果我爹爹和三位娘亲都很喜欢他,我们应该会成亲,然后我们应该会有小孩吧,可是小孩会不会很烦,而且我应该不会生一个怪胎出来吧呸呸”

    莫燃也许是真的想的太仔细了,她设想了一下以后的生活,可她发现,怎么都无法把小孩子想进去,连‘生怪胎’这种事情也能从她口中说出来,倒不是她诅咒自己,只是因为有小黑、阴童、疯老九这样的‘小孩’,莫燃对这轮回的神奇实在有点不放心了。

    可不论如何,莫燃也及时收住了,而与此同时,鬼医却不知为何,失手打翻了桌子上的托盘,那刚刚整理好的灵草都被翻在了地上。

    莫燃赶紧去捡,“还好只是一些灵草,不要紧吧,我来整理这些吧,你刚刚整理的时候我都看到了。”

    鬼医直直的站着,低头看着莫燃小心的把乱成一团的灵草重新归类,眼神变换着,他觉得今天的一切都有点失控

    莫燃对他的戒备一向很少,他很清楚,他从前不以为意,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鬼王需要她,鬼域也需要她,他一直在提醒鬼王,不要利用她,不用伤害她,因为他明白一个人类有多脆弱,她受伤了,也许永远都不会好了。

    他一直在等莫燃的那句信任,而今天他终于等到了,意料之中也意料之外,因为在鬼域,鬼王反复问他、除了引涅河水倒灌轮回殿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再也不用提醒鬼王不要去伤害莫燃了。

    鬼王之所以是王,那是因为他的每一个决定都掷地有声,因为他敢做,才有如今的鬼域,在他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犹豫’二字,可如今不同了,他会犹豫,因为莫燃

    可事实上,当看到那双眼睛认定的盯着他说出‘从来都不后悔相信’的时候,他的心竟然乱了,有种承受不起的感觉,更有种这种信任不属于他的感觉,他只是做了鬼医应该做的

    他没想过以后,所以他无法回答她的问题,而且他并不觉得那有什么好想的,没有记忆,就无所谓过去还是以后,可在她充满期待的叙述中,他竟然有点想听到他在她的‘以后’中是什么样的。

    可没有,她并没有提及,倒是有白矖,可为什么他们要成亲,为什么还会有小孩?

    鬼医想了些什么莫燃自然是不知道,她把地上的灵草都捡好之后站了起来,在她把托盘放回去的时候,鬼医却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而且握的很紧。

    莫燃抬眸,迎上那双总是荒芜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那眼神好像很乱,带着些许挣扎,莫燃低头看了看,“这些应该没错吧?”

    鬼医却并未理会她的问题,忽然问道:“你就那么喜欢白矖吗?”

    莫燃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嗯。”

    “你愿意跟他结婚、生子,像普通人那样?”鬼医又问。

    莫燃又点了点头。

    鬼医的眼神变换着,他心里从未有过的乱,这已经让他很不适应,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他始终看不清,只是握着莫燃的手腕无意识的越攥越紧。

    好半晌之后,鬼医才用他一贯低沉的甚至阴冷的声音道:“可你不是普通人。”

    莫燃却笑了笑,慢慢掰开了鬼医的手指,“就算不是普通人,我也可以选择我以后的人生。”

    说罢,莫燃顿了顿又道:“我是不是让你分心了?我还是先出去吧,你有事再叫我。”

    眼看着莫燃消失在了暗室的门口,鬼医却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好久都没动,直到一声轻轻的笑声响起,拉回了他的思绪。

    回头看去,却见鬼王靠在墙上,慵懒的模样倒像是待了许久的样子,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神,却依然能感觉到强烈的兴味,鬼王的恶趣味很多,鬼医一般都会无视,可这一次却只觉得心中更乱。

    “你的修为就是用来作弊的吗。”鬼医说道,声音平淡,跟他的心境全然不同。

    鬼王慢慢笑道:“事实证明,很好用呢,虽然她没有亲口对我说,但在别人面前她更诚实。”

    鬼医继续做他的事情,可鬼王继续道:“你为什么说她不是普通人?”

    鬼医顿了一下,可他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说,他不会随便扯一个理由来应付鬼王,因为他们彼此清楚,他们说的那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呵呵”鬼王却笑了,他道:“可你说对了,她不是普通人,她是‘我的’主人,我怎么可能把她交给白矖?”

    那‘我的’两字,被他咬的极重、也极清晰,说完,鬼王也未多做停留,闪身便消失了,留下鬼医一人,面对一堆准备的差不多的灵草,却是再也无心继续了。

    本来凌乱的心境好像被鬼王一句话劈的清晰了,鬼王如果没认清自己对莫燃的感情也就罢了,可一旦他认清了,那便不管莫燃有没有心上人,喜不喜欢他,鬼王都不会放手的!

    可他呢,他在介意什么?介意莫燃喜欢白矖,介意她的眼里只有白矖?

    鬼医忽然发现,他所预料的一切都成真了,可有些东西是他绝对没有预料到的,他希望鬼王不要那么冷血,他希望莫燃不要那么天真,他希望鬼王真心对待莫燃,可同时他却希望莫燃学会笼络人心。

    所以鬼王有了一颗会为莫燃跳动的心,莫燃收了白矖为霊,鬼王认真了,可莫燃也认真了,就连他自己也认真了。

    鬼医从未意识到,他的想法如此矛盾,矛盾的可笑,他以为他早就已经是个合格的鬼医,鬼道无涯,回头无案,可不知道是不是莫燃触碰了那个可笑的前世,他竟然还不死心,他想要的,不过是个抓得住的现在、看得见的以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