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9. 皇帝的家宴?
    下午因为鬼王一顿‘促膝长谈’把莫燃逼进了三藤戒,莫燃可不觉得鬼王是闲的没事干才来这么一出,说不定他晚上真的会来,所以莫燃是打算一直在三藤戒里待到明天了。

    她先去看了看莫非,莫非的结界依然纹丝不动,他这闭关已经快二十天了,想来也快出关了

    路过魂落房间的时候,莫燃习惯性的推门走了进去,魂落盘膝坐在床上,显得有些乖巧,也少了许多戾气,只是在莫燃走进来的瞬间,他反应很大的抓走了面前的东西,一手背在了身后。

    要不是他这一番动作,莫燃差点忘了眼前的人是魂落不是过去的小黑了。

    “你进来不会敲门吗!”魂落皱着眉头,突然间的情绪波动让那张白皙的脸泛起些红晕。

    一听这口气,莫燃也反应过来了,她只是道:“我进小黑的房间从来不敲门。”

    一听到‘小黑’两个字,魂落的眉头皱的更紧,紧抿着唇别开了眼,似乎不太想跟莫燃说话了,因为前几次的经验告诉他,不要跟莫燃对着干,她总有办法让他哑口无言。

    魂落告诉自己,那是因为他被她契约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因为他从来没跟女人打过交道,有句话说得好,好男不跟女斗。

    至于那些男人成天无聊的口头以及手头警告,他根本没放在心上,他魂落从来没怕过谁。

    “你如果想出去,或者想干什么,可以跟我说。”莫燃道,她的眼神盯着魂落背过去的手,语气不似之前几次那么疏离了。

    魂落却冷笑了一声,“我只想解除契约,跟你说有用吗?”

    莫燃道:“没用,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除,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如你所愿。”

    魂落猛的看向莫燃,却见她非但没走,反而朝他走了过去,一直站在他的床头,魂落微微抬头看她,用无比鄙夷的口吻道:“人类果然是卑鄙的。”

    紫眸中也充斥着深深的厌恶,莫燃顿了一下,那种厌恶深刻到让人看一眼就遍体生寒,她大概知道,魂落说这句话的时候想到的不是她,可那直观的眼神还是让她难受了。

    她俯下身去,一手撑在床上,另一之后去抓魂落的手,他没动,可瞥下眼道:“你这又是干什么?爬我的床吗?”

    莫燃也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双幽幽的紫眸就在眼前,紫色的头发也柔顺的落在身侧,原先的小黑安静乖巧,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现在的魂落满身是刺,比起离火都有过之无不及,此时斜眼瞥她,嘴角冷笑,用美艳不可方物来形容竟也不为过。

    莫燃心里想着,以前小黑还是小小的干尸时,一天到晚坐在她的床上发呆,后来‘长大’以后,也根本不明白她的床跟他的床有什么区别,这么伤人的话也绝对不会说。

    可她口中却道:“你敢把你手里的东西拿出来吗?”

    魂落嗤笑一声,直接伸出了手,那手心里躺着的,赫然就是一只灰扑扑的蚂蚱,他道:“这只蚂蚱分去了我不少神识,我正打算收回来,这么幼稚的东西,也只有小孩子才会玩。”

    莫燃用平稳的声音道:“那就是你小时候玩过的。”

    这话听着感觉有点怪,可魂落一时没注意,只是用一种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那只蚂蚱:“这不属于我。”

    虽然他的语气鄙夷极了,虽然他的眼神不屑极了,可如果不是莫燃推门进来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他呆滞而迷惘的表情,看到了一个高大俊逸的男子跟一个几寸大小的草编蚂蚱‘大眼瞪小眼’,也许她真的会以为他讨厌极了这个蚂蚱。

    可仔细回味一下他的话,他说的是‘这不属于我’,而不是‘我才不稀罕’之类的话,莫燃不由的问道:“那什么才是属于你的?”

    魂落过了一会才道:“杀戮,战绩,荣誉。”

    莫燃坐在了床沿,两人之间的位置忽然变得对等,无形之中少了几分针锋相对,对此,魂落只看了一眼并未表态,不知道是懒得说还是忍了,总之,他把手里的蚂蚱仍在了床上,大有几分‘我倒要看看你还想说什么’的架势。

    莫燃看着那个蚂蚱,慢慢道:“我小时候我爹爹经常编这样的蚂蚱给我,因为他不会哄我,虎着一张脸,只会这么一个小玩意。

    有时候我不顺心了就哭,然后看他一个劲的编蚂蚱,有时候编的多了,一大堆,都够拿去排兵布阵了,等我什么时候顺心了,他才会停下来,以至于我娘亲都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欺负我爹了。

    我编这个送给你的时候,也只是随便送了一个小玩意而已,可你把它养的很好,我想,你的战绩再卓越,收到的荣誉再多,这样的礼物,应该也是第一个吧。”

    等莫燃说完的时候,魂落的表情已经越来越差了,最后像是忍无可忍一般说道:“那不是我!”

    莫燃没有跟他争辩,她起身道:“这个我早就送给你了,如果你不喜欢了,当然可以随你处置。”说完莫燃便走了出去,只是出门时又说了一遍,“你想出去的话随时找我。”

    留下魂落一个人瞪着门口,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再低头看看那灰扑扑的蚂蚱,只要他轻轻一碾,这个脆弱的蚂蚱就废了,可即便把屋子里的桌椅板凳都摧残了个便,床上那只蚂蚱仍然纹丝不动

    与魂落此时的状态完全相反,见过魂落之后,莫燃的心情反而好多了,因为她分明在如今的魂落身上看到了熟悉影子,这也让她终于有点底气,继续相信她的小黑没有消失了。

    之后莫燃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且在房间内外都设下免打扰的结界,她是真的打算仔细研究一下自己的经脉了。

    盘膝而坐,莫燃内视着自己的经脉,灵力与异火和谐的交缠着,看似不分你我,可如果仔细研究,就会发现,这两种能量以极为微妙的平衡存在着。

    正是因为存在这个平衡,一旦新的异火挤进经脉,这个平衡就会作废,那灾难式的毁灭莫燃还记得,整个人、甚至整个灵魂都好像被焚烧一般,她仿佛能看到自己被一点点烧成灰烬,如果在她灰飞烟灭之前能找到新的平衡,她就赢了,反之便一败涂地。

    异火都是霸道的,它们之间本身就彼此排斥,莫燃想找到能让这种排斥尽快消失的办法,这一修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等她醒来之后,又翻阅了许多三藤戒里的书,可极少有她现在能用上的东西。

    而就在这时,鬼王却在神识中唤了她一声,莫燃本来不想搭理的,心想他应该不会是还惦记着那什么双修功法的事情吧?可鬼王却道:

    “亲爱的主人,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出来,我就帮你谢客了。”

    莫燃一顿,问道:“谁来了?”

    鬼王似乎笑了笑,“唐甜。”

    “真的吗?”

    “呵呵,要让你出来,我还不至于说这种谎。”

    莫燃想想也是,不过很快就发现,自己这么一问,不就暴露了她不出现是有躲着鬼王的成分了?怪不得那厮的声音听起来就很愉悦

    放下了手中的书,莫燃闪身离开了三藤戒,打开门出去,却见唐甜还真的在。

    她穿着一身紫色的纱裙,火爆的身材被凸显的很好,腰间缠着两圈银色的绳子,看上去像是装饰一般,将那细腰勾勒的极为诱人,可莫燃知道那不是什么装饰,那是唐甜的梦魂鞭。

    唐甜站在院子里,此时正抬头望着那个快遮住半个庭院的海棠树,花下美人,当真养眼的很,可事实上却没有人欣赏这副美景。

    其他人各有各的忙,平时至少也有可青守在这里,可现在可青都找不到了,只有鬼王闲闲的坐在围栏上,衣摆垂了下去,可看上去也完全没搭理唐甜,只是在看到莫燃出来之后挑眉笑了笑。

    莫燃顿时有点无奈,她朝着唐甜走去,“你怎么有空来这了?”

    唐甜转过身来,杏眼含笑,却带着几分戏谑,“你搬到了这里,连我舅舅都没有跟我说。”

    所以说,唐甜也是今天要找莫燃的时候才发现她搬家了,而且是搬到了唐烬的宅子里。

    莫燃道:“我最近很忙,还没来得及。”

    唐甜挑了挑眉,她看了看四下无人的庭院,道:“你好像真的在忙什么大事。”

    莫燃却道:“不过,你不太受欢迎也是真的。”

    唐甜不甚在意的撇了撇嘴,她道:“不管你现在在忙什么,你都要更忙了。”

    莫燃挑眉,“怎么说?”

    唐甜道:“我今天来可不是找你玩的,皇上找你进宫。”

    莫燃微微皱眉,“他找我干什么?”

    唐甜道:“这你得进宫听他怎么说。”

    莫燃很奇怪,她无官无职,出了宫皇上就没道理再惦记着她了,怎么这会还专门让唐甜来传她进宫了?“皇上要单独见我吗?”

    唐甜摇了摇头,“据我所知,今天晚上应该是皇上的家宴。”

    莫燃更惊讶了,她盯着唐甜嘴角的笑,不可置信道:“你是来玩我的吗?皇上的家宴?叫我去?还是说宴还没设,皇上就先喝醉了?”

    唐甜却道:“我可不敢玩你,皇上也没喝醉,他没有让太监传召而是派我来,就是不想让你太紧张,先走吧,总得去了才能知道怎么回事。”

    莫燃还是不愿意去,她道:“你就说你找不到我。”

    唐甜停住脚步,转身道:“还是说我先回去,然后很快太子殿下再来叫你?”

    莫燃真搞不懂了,她并不想见皇上,那可是手握一个国家的人,他心里权衡的是什么,算计的是什么,她根本无从知晓,这让她每次见他时都很被动。

    可也只停顿了两秒,莫燃就道:“走吧。”

    她不是怕十二或者谁来叫她,而是她知道,如果这件事情能拒绝,唐甜就不会亲自来了。

    见莫燃要走,鬼王才倏然而至,长身拦在莫燃面前,笑道:“亲爱的主人,我已经等了你一个晚上,今天晚上,可别夜不归宿啊。”

    莫燃抽了抽嘴角,“你真的不用等。”

    鬼王却道:“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莫燃赶紧阻止他:“别!”她看了一眼抱着双臂像是看戏一样一脸兴味的唐甜,不得不拉着鬼王走开了一些,无奈道:“你说的事情我仔细考虑过了,回来之后给你答复。”

    鬼王笑了,笑的妖气横生,“亲爱的主人,那我最后提醒你一下,你的答复可以是关于什么时候双修,如何双修的补充意见,而不是拒绝双修。”

    莫燃看向鬼王,那半垂的眼帘下透出些许令人窒息的凝视,这一瞬间,莫燃想着,干脆让她消失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