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1. 魔后
    跟唐甜停了一通墙角,两人晚走了一会,在达到宴会地点的时候,几个皇子似乎都到了。

    今天是皇帝的家宴,所以在莫燃和唐甜踏进门的时候,很快便有一人诧异的说道:“哟,这不是唐二小姐吗?还有那位,不是近日风头无两的莫大美女吗?你们二位,不该是走错地方了吧?”

    说话的人是八皇子,名叫云邦,莫燃没跟他打过交道,只记得他的话很多,在很多场合里他的声音都是最大声的。

    唐甜朝着众人拱手施礼,然后对八皇子云邦道:“八皇子,我们可没走错地方,是皇上唤我们来的。”

    那八皇子挑眉,“那你可知道今天这宴会是父皇与我们兄弟几人的家宴?”

    唐甜略显诧异道:“皇上只说让我叫了莫燃赴宴,可没说是什么宴会,我们做臣子的,自然也不会多问。”

    那八皇子似乎还想说什么,在他旁边的五皇子却按住了他,那五皇子站起来,慢慢踱步到莫燃和唐甜面前,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莫燃,带着并不掩饰的兴趣和张狂。

    “老八也真是的,两个绝世美女来宴会上,我们高兴都还来不及,你瞎嚷嚷吓着美女怎么办?”那八皇子说道。

    八皇子名叫云韦,莫燃对他的印象算是最深刻的了,这人私生活非常混乱,而且常常跟朝堂里的官员开一些所谓的“私人聚会”,吃喝嫖赌无一不精,虽然是人尽皆知,但从不收敛,因为在这云都城里,还没有人敢说他的不是。

    “美人儿可愿与我同坐?”那云韦自认为潇洒的邀请着莫燃,一双眼睛邪气的看着她。

    莫燃面无表情,可心中不免有点厌恶,那露骨的眼神让人浑身都不爽,她正打算拒绝,却见殿内的几个皇子都站起来了,眼神看向门口,云韦也收回了刚才那一脸的轻浮,转而迎到门口。

    莫燃转身一看,却见皇上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常服,在云曜和另一个中年男子陪同下说笑着走来,莫燃跟在他们身后行礼,抬头之际,第一眼看到的却是那个中年男子。

    他穿着一身白衣,负手而立,却颇有几分遗世独立的味道,嘴唇上留着一横撇胡须,长发用玉簪束起,两鬓却是夹杂着几绺银白的发,跟皇上站在一起,一个道骨仙风,一个气势凌人,对比异常鲜明。

    “哈哈哈,不必多礼,朕都说了今天是家宴,你们都不必端着。”却听皇上笑道,径自走到了主位。

    因为皇上这一打岔,莫燃也正好不必应付五皇子云韦,她和唐甜坐在了几个皇子的对面,不用担心席间再被云韦骚扰。

    云曜倒是很高兴,频频看向莫燃,只是碍于离得远,一句话都没说上。

    皇上似乎很关切的问了些皇子们最近都在忙什么,并没有分太多的注意力在莫燃身上,此时宴会已经开始,陆续端上了许多美食珍馐,莫燃也乐得自在,慢慢的吃着。

    “那个人叫明阳,是云岚国帝国学院的院长,也是云曜的师傅。”唐甜的声音忽然在莫燃的神识中响起,莫燃挑眉看了看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唐甜指的是那个跟皇上一起来的中年男子。

    “帝国学院的院长?”莫燃很惊讶,那人的气质和气息确实都不俗,一看就非等闲之辈,可既然云曜是他的徒弟,为何云曜的修为却那么拿不出手?

    “没错,明阳很少在帝国学院露面,可在皇宫里却能经常见到他,明阳只有云曜一个徒弟,可云曜的水平你也清楚,市井传言明阳收徒是因为还皇上的人情,但谁知道呢,明阳也是三国之内赫赫有名的人物了,可唯独在徒弟这件事情上,都说他后继无人了。”

    莫燃却道:“云曜的资质不算差。”

    唐甜笑了笑,“所以你猜猜为什么云曜十六年了都毫无建树?”

    莫燃想了想,她记得云曜说过,皇宫里只有师傅对他最好,那这个师傅就应该是明阳了,她原以为云曜的修为一般,是因为他的老师也不怎么样,结果并非如此“猜不到。”

    唐甜道:“我倒是听说,明阳不是欠皇上什么人情,不过他收云曜为徒,却是为了保护他的,这些年以云曜在皇宫里单薄的势力,能囫囵活到现在,明阳算是功不可没。”

    莫燃看了看唐甜,挑眉道:“你这不是听说,你这就是内幕吧?”

    唐甜笑而不语,莫燃又道:“既然都说了,还有什么厉害的消息,一块说来听听吧。”

    唐甜道:“你真要听?”

    莫燃道:“我人都在这了,听听何妨?照你的意思,我以后不是还得跟这些宫里的皇子们打交道吗?有备无患。”

    唐甜眼神里都带了点笑意,她就欣赏莫燃这种不惧挑战的精神,不惹事但从不怕事,于是道:“你可知道,在云曜之前,其实是有一个太子的。”

    莫燃点了点头,“是云曜的哥哥?”

    “嗯,而且是亲哥哥,名叫云浅,不过现如今云浅已经是宫里的禁忌了,谁都提不得。”

    “为什么?”

    “这就还得说说云浅和云曜的娘,也就是皇后了,皇上虽然在位多年,可皇后却只有过一个,本来皇后母仪天下,为万民称道,只是在二十多年前生下云浅之后,祈天阵时天降怒雷,劈断了观星台上的神柱。

    然后便是一连串灾难发生,兽潮一改往日的途径,踏平了两座城,直逼云都城下,后来须弥界和无间界之间不知为何出现了裂缝,放进了不少妖魔,再后来,沧月国和雪霁国趁着云岚国大乱,发兵而至,差点动摇了云岚国的根基。

    云岚国连续发生这许多大事,宫里必然也少不了乱子,当时朝堂之中人心惶惶,都说皇后其实是魔非人,而皇后和皇上所生之子,也就是云浅,不人不魔,是妖孽,而且紧紧几岁就煞气颇重。

    自从他诞生起,皇上从未公开让他露过面,听说连他祝的地方都里三层外三层的被人守着,即便如此,有人还说,常常见到有尸体从里面抬出来。

    朝中所有大臣都在劝皇上废后、废太子,当众惩处,人魔不可同婚,更何况生子,这件事一直僵持了几年,直到云曜诞生之后,皇后跟云浅一起消失了,生死不知。

    不过说来也奇怪,自那之后,边境战事很快平息,云岚国内部的乱子也一件一件的拨正,虽然还有一部分声音说云曜也是魔后之子,不该留着。

    可皇上的态度倒是很坚决,还是留下来云曜,因为再也没发生之前那些混乱,有人又说云曜有天佑之资,有太子之仪,反对的声音也就渐渐没了。”

    闻言,莫燃有点奇怪的问:“魔后?魔为什么不能跟人同婚?”

    在莫燃看来,人类可没什么忌口的,不管是妖兽还是魔物,还有霊,越是稀奇的,人类不越是趋之若鹜吗?

    唐甜瞥了她一眼道:“不管是世俗界还是须弥界,你什么时候见过魔物?妖兽是汲取天地造化之精修炼成人形的,可魔物却是应杀戮而生,在魔物的幼年阶段,是要不停的经历血腥,在杀戮中成长的。

    魔跟人类有着天然的对立,他们喜欢血腥味,所以人类算是他们最爱的食物,如果把人跟魔放在一起,那绝对是永无休止的大战。”

    莫燃嚼着东西的动作都慢了许多,被唐甜这么一说,莫燃才发现,她见过了鬼域诸多魑魅魍魉,却真的没见过魔,她本以为魔与妖也差不多了,只是听唐甜的描述,似乎还真不一样。

    “那云曜知不知道这些?”莫燃问道。

    唐甜摇了摇头,“应该不知道,宫里也没人知道,就算有,也绝对不会说的。”

    过了一会,莫燃忽然问道:“皇后难道真的是魔?”

    唐甜道:“谁知道呢?”

    莫燃白了她一眼,合着她讲了这么多,也是道听途说来的?

    而唐甜似乎也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笑说道:“我这可不是不负责任,依我看,不管皇后是人是魔,皇上对她都是一往情深,要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不再立皇后了,而且,他也绝对不是不关心云曜,相反,他关心的很,所以在他闭关之前才要仔细布置一番。

    你这个突然出现在云都的人,神秘不说,能力却是通天,关键是你还对云曜好,把你放在他身边,这再顺理成章不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