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3. 酒后吐真言?
    “十二。lw+”莫燃叫了一声,让有点无措的云曜稳了下来,她看着云曜道:“十二,过两天我会请你出来坐坐的,今天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云曜看着莫燃,慢慢点了点头,眼里也有点放心,因为他也看出来了,莫燃并没有生他的气,“好,我等你。”

    说罢,莫燃和十二便分开了,莫燃一路沉默,直到坐在了回去的马车上,莫燃才看向唐甜,开门见山道:“斗霊大会又是怎么回事?在你来的路上可一直没有跟我说。”

    唐甜道:“我也不知道你不知道啊。”

    莫燃道:“你别跟我打哈哈,今天这事情是你的提的,我不相信你没想到。”

    唐甜笑了笑,有点无奈,“哎,太了解一个人也不好啊……”

    莫燃皱了皱眉,但依然等着唐甜解释,而过了一会之后,唐甜才道:“斗霊大会也很简单,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斗的就是霊,但有意思的一点是,不是让霊去单打独斗,比的其实是霊和主人的战斗合体,说到底,还是修者去打。

    你知道,霊是一个修者在驭物期之后很重要的一部分力量,跟霊的配合度也直接决定了一个修者的实力强弱,在人类当中,霊是没有地位的,所以这样的切磋大会,不可能是霊的主场。

    这依然是云岚国、沧月国、雪霁国、五大门派、三大学院、三会以及各大家族一较高下的途径,也是须弥界问道修炼的一大途径。”

    闻言,莫燃倒是清楚了,可是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这可不是件小事。”

    唐甜笑了,“是啊。”

    两人相视一眼,莫燃从唐甜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中看到了很多,唐甜很兴奋,她很期待这次斗霊大会,可莫燃不知道,她所期待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说实话,如果是从别的渠道知道这件事情,莫燃也会很期待,斗霊大会涉及的范围更广,牵涉的人群也更广,远远超过了太子的加冕礼。

    可以说,到时候只要有霊,只要是个修者,都可以来参加!

    这是一次很不错的机会,她可以见识到太多须弥界的百态,也见识到一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强者。

    只是,她参加斗霊大会是被皇上被动的安排的,这就让人有点不爽了……

    “不如说说,你想干什么吧?”莫燃说道。

    唐甜看着莫燃,身体忽然前倾,在距离莫燃很近的地方停住,那双杏眼忽然变的极度认真,“莫燃,我早就说过,我们是一类人,你跟我太像了。

    不管你是敌是友,我都不愿意动你,因为如果哪天你死了,我会觉得,下一刻死的就是我,我们都是想反转棋局的人,我想干什么,如果你真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

    狭长的眼眸微凛,莫燃隐约觉得,唐甜头一回跟她说了真话,“你说。”

    唐甜道:“打乱这盘棋,不管是谁在下,我都要让这盘棋下不下去!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反转。”

    莫燃心中好像被什么敲了一下,她近距离的盯着唐甜,夜里的灯火在唐甜脸上投下忽明忽暗的光影,那双本来灵气的杏眼也变的狠戾而魔魅。

    莫燃沉默着,可她似乎有点明白了,唐甜的狠、一如既往,云都的安逸差点让她忘了跟唐甜刚开始的相处模式,她没有变,还是一个疯子,一个狠人。

    “那你这么做就不怕你家里有所察觉?”莫燃忽然道。

    “哈哈哈……”唐甜却是笑了,开心的笑,打破了刚才莫名的紧张,她靠着椅背笑了好一会,然后道:“莫燃,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你太聪明了,我从来不信命,但我却觉得,你就是命中注定出现在我身边的。

    就像现在,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能想到我家里,你看、你对我来说有多危险,可我就是相信,你不会是我的障碍。”

    莫燃就看着她笑,慢慢道:“这并不难猜,你在华夏做的一切可以说是家族让你去做的,可在须弥界,你要什么有什么,你是唐家年轻一辈里最有能力的一个。

    甚至很多人传言你早晚会是接替唐玥薏的家主人选,可你却说你不信命,想搅乱这盘棋,唐家家大业大,不会是外人给你的压力,那么,就只能是自家人了。”

    唐甜已经快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只是渐渐的,那眼神中又出现了莫燃曾经见过的仇恨,来得快去的也快,“你说的对,唐家家大业大……”

    “是唐玥薏吗?她对你做过什么?”莫燃问道。

    “她可是我的好长辈,我的一切都是她给的,她会对我做什么?”唐甜说道,那语气说不出的讽刺,她拉开了马车内的桌子,挥手拿出了酒,又在自己和莫燃面前各自摆了一个酒杯,在两盏酒杯里都倒了酒,她碰了碰莫燃的杯子道:“乖乖牌,你就别喝了,一会喝醉了我还得送你回家。”

    莫燃没在意她的语气,只是在她连喝了几杯之后,她也端起了面前的酒,拉住唐甜的灌酒的手,跟她碰了碰杯,“不管你拿我当什么,我都拿你当朋友。”

    唐甜顿了顿,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唐家的水深着呢,须弥界的水也深着呢,拔出萝卜带出泥,莫燃,这须弥界,你还什么都没看到呢,你难道不想找蜘蛛门了吗?”

    莫燃顿时盯紧了唐甜,“你这话怎么说?”

    唐甜却道:“在华夏我就已经知道,你在找蜘蛛门,血杀可不是个简单的人,在神之囚牢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们认识,蜘蛛门的老巢在须弥界,你到处找蜘蛛门,不会到了须弥界反而放弃了吧?”

    莫燃这次真意外了,唐甜比她想象的厉害多了,她道:“我是要找蜘蛛门,你既然说的出来,是不是代表着你手里有蜘蛛门的线索?”

    唐甜道:“蜘蛛门在须弥界的名声烂到家了,线索是绝对不会有的,我是帮不了你,但血杀也许可以,就是不知道你跟他的关系有没有到那一步了。”

    莫燃道:“蜘蛛门跟斗霊大会又有什么关系?”

    莫燃相信,如果这之间没关系,唐甜也不会绕这么大圈子来说了。

    唐甜道:“你可能不知道,蜘蛛门虽然神出鬼没,多数时候都无迹可寻,但有一个时间是绝对会出现了,那就是斗霊大会,因为每一年的斗霊大会,蜘蛛门都会带走大批的修者,今年也不会例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