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5. 在劫难逃
    直到躺在白矖的床上,莫燃才相信自己今天晚上真的从鬼王手里全身而退了,这让她非常意外,本以为按照鬼王的作风,他既然会对她下药,那应该就是最后通牒了吧真不知道鬼王心里怎么想的

    白矖关上门回来之后便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了莫燃床前,他一言不发,倒是让莫燃更无从开口了,过了一会莫燃才道:“白矖。”

    “我在,主人。”

    白矖的房间里亮着灯,莫燃抬眸看他,才发现那双碧绿色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身体在瞧,也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现在好像是衣不蔽体她快速的拉过了一旁的被子盖在身上,美景被遮住了,白矖才看向莫燃,可那眼神怎么都有点遗憾的感觉

    莫燃嘴角微微抽搐,她道:“对不起,白矖。”

    “为什么这么说?”白矖问道。

    莫燃道:“我处理不好我们之间的关系,也给不了你一个完完整整的我”

    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莫燃算是认清了,就算她接受了白矖,也不会对其他人有任何影响,她想要白矖属于她,只属于她,可她自己却做不到这一点。

    就像鬼王说的,她的身体明明不讨厌他,是人都有**,可如果换一个人来挑逗她,一定会血溅当场的这也让她无比挫败的发现,她喜欢鬼王。

    可她没敢告诉鬼王,她不说刚才都差点被吃干抹净,要说了,她可能会落个渣都不剩吧更何况她心里也很乱,一直忽视的真相被挖了出来,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水性杨花了。

    如果要在白矖和鬼王之间选一个,她竟然选不出来,她很清楚,她放不开白矖了,从他倒在她面前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不论是哪种失去,她都接受不了。

    至于鬼王如果不是因为有契约在,莫燃不知道自己能留他多久,可如果他只是一时兴起,她一定、一定会让他好看的!

    “你喜欢鬼王?”白矖看着莫燃不停变幻的眼神问道。

    莫燃看着白矖,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他的心情,可是没有,他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莫燃点了点头。

    “那你还喜欢我吗?”白矖又问。

    莫燃点头,她抓住了白矖的手,似是确认一般收紧,“当然喜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让我想想还有,今天晚上的事情不会再出现了。”

    白矖似乎笑了笑,那惊鸿一笑,着实有点惊艳,他不予置评,只是翻身上了床,对还在瞪眼看他的莫燃道:“别想那么多了,你想不出结果的。”

    “为什么?”莫燃问道。

    白矖道:“如果让你选择吃盐水虾或者吃螃蟹,你要怎么选?”

    莫燃道:“先吃盐水虾,再吃螃蟹。”

    白矖道:“你并没有选。”

    莫燃似乎明白了白矖想说什么,不禁道:“你不是盐水虾,鬼王也不是螃蟹,这没有可比性。”

    白矖却道:“可我们都是你的。”

    莫燃顿时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矖,可他脸上的表情真的不能再淡定了,莫燃真的很怀疑,到底是她的世界观有问题,还是他们的脑回路太强大?

    似乎是莫燃的表情太过了,白矖连同被子一起抱着她道:“我和鬼王都是你的霊,这一点永远不会变的。”

    莫燃却不爱听这种话,“没什么事不会变的,妖禁纵然厉害,但我要留你们,也必定不会希望是用这种方式。”

    白矖道:“那你就加油吧,让鬼王死心塌地的跟着你,这辈子都离不开你。”

    莫燃道:“那你呢?”

    白矖道:“我已经死心塌地了,已经离不开你了。”

    莫燃沉默了一会,空气中蔓延着安静,莫燃却突然道:“白矖,你这是怂恿我出轨吗?”

    白矖动了动,抱着莫燃的手收紧了一点,“我只是比你更清楚什么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与其彼此争斗最后还分不出胜负,不如早点做选择,更何况以后的路还长着,我怕你走不下去。”

    莫燃侧身躺着,把头埋进了白矖的胸膛,她忽然无言以对,她不知道白矖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来劝说她安心接受另一个男人的,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让她去接受白矖多一个女人,她可能会觉得滑天下之大稽吧。

    到底是怎样一种深爱,才能让他一心一意的都为她着想?莫燃不懂,可有一点她明白了,在这场感情里,不管是白矖或者鬼王,都在不停的追逐,只有她在犹犹豫豫的后退。

    现在想来,她的那些顾虑实在有点好笑,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准,她怎么可以因为那个不确定的未来就不敢接受身边的人?相比而言,她是那么的自私

    “睡一会吧。”白矖说道。

    “嗯”莫燃闷闷的应了一声。

    可过了一会,莫燃却不安分的动了起来,刚刚身上的衣服被鬼王脱的差不多了,现在裹在被子里实在不舒服,她理顺了自己的衣服,正在一个一个的系着扣子。

    可她和白矖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她这么动白矖不可能不知道。

    “你在干什么?”黑暗中白矖问道。

    莫燃道:“穿衣服”

    白矖挑了挑眉,“要我帮你吗?主人。”

    莫燃听出了白矖口中的戏谑,以往他也总会这么一本正经的建议,莫燃本来是要回绝的,可话到嘴边却忽然改口:“好啊。”

    白矖似乎也没想到莫燃会是这么一个回答,抱着莫燃愣了一会,他稍稍低下头,认真的审视了一下莫燃的神色,可也没看出什么。

    “如果勉强的话就算了”莫燃说道。

    可话还没说完,白矖就道:“怎么可能勉强?我只是有点受宠若惊了主人我这就帮你穿。”

    白矖半坐着,在一瞬间内分析出他要怎么做,如果手伸进去,难免会摸到许多不该碰的地方,如果掀开,那必定会看到一番美景,最终他还是轻轻扯去了莫燃的被子。

    悄悄吸了一口气,黑暗根本挡不住白矖的视线,碧绿色的眸子变的有些深沉,他心爱的主人安安静静的躺在眼前,又是这样一幅衣衫半退的撩人姿态,白矖觉得空气忽然变的有点干涩了。

    修长的手指缠上了莫燃里衣的扣子,灵活的一转,那扣子便开了,手指划过莫燃平坦的小腹,莫燃的肌肤下意识的颤了颤。

    “我是让你给我穿衣服,不是让你脱。”莫燃说道,虽然她已经尽量不动声色了,但是那脸颊还是悄悄泛起了红晕。

    虽然平时白矖总会有意无意的挑逗她,但他不像鬼王,不会随时随地的发情,也不会动不动就爬上她的床。

    甚至于,今天这算是他们俩第一次同床共枕吧

    白矖垂着眼眸,仔细的脱着莫燃的衣服,语气正经的近乎恭敬,“主人,你的扣子系错了,我要帮你重新系。”

    莫燃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她刚才的确系错扣子了,嘴角抽了抽,她好不容易主动色诱一回,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莫燃干脆撇开了视线,想着再熬一会就过去了,可不光是身体上若有似无的触碰,还有那火热的视线,隐隐燥热的温度,都让她心里颤抖不止。

    “我自己来吧!”最终还是受不了这种折磨,在白矖解开了全部的扣子之后莫燃说道。

    白矖却慢慢拿开了莫燃的手,声音似乎变的有点沙哑,“别,主人,还是我来吧。”

    莫燃攥紧了手心,她似乎都听到了自己忽然加快的心跳声,有点后悔自己把自己坑了,而且白矖也真是的,穿个衣服一定要这么磨蹭吗

    半晌,白矖终于给莫燃穿好了衣服,他依旧坐着,居高临下的看了一会,这才躺了下去,伸手揽过了莫燃的腰,埋头在莫燃发间深深的吸了口气,“主人睡吧。”

    白矖身上很热,抱着她的力道也很大,莫燃有点诧异,本以为刚才在劫难逃了,没想到白矖真的只是给她穿好了衣服就没然后了。

    莫燃戳了戳白矖的胸膛,“你抱这么紧我怎么睡?”

    白矖抓住了莫燃的手指,怀抱倒是稍微松了一些,隐隐听他叹了口气,“这样可以睡了?”

    莫燃盯着白矖的下巴,他的五官都很好看,此时下颚有点紧绷,似乎是忍耐着什么,莫燃忽然问道:

    “白矖,如果我们真的会影响你的修为吗?”

    白矖猛的低下了头,碧绿色的眼眸发光一样注视着莫燃,“主人,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莫燃顿了顿,“我说,如果我们同房了真的会”

    “不会!”没等莫燃说完,白矖便道,面对莫燃疑惑的视线,他才调整了一下语气道:“你我的修为差的还远,即便同房,你也拿不走我多少修为,而那些对我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说完,白矖眼神更加热烈的看着莫燃,他在期待什么,在紧张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莫燃此刻是想回避都不行,她也不知道是怎么把气氛弄成了这样,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她扯了扯嘴角,笑的有点僵硬,“我都、都玉体横陈了,你、你就这么坐怀不乱?”

    碧绿色的眸子迅速暗了下去,浮起了一阵阵危险的乱流,那张灔醴的脸上也漾起了诱惑,他的声音更加低沉,“主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莫燃一狠心道:“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话音刚落,火热的吻便随之而来,白矖吻的很用力,他很激动,也很压抑,刚才莫燃的一番挑逗他自然意会了,只是如果她高兴的话,折磨他一会他也认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莫燃会说出跟他同房这种话!他以为、他以为他至少要等好多年了!傻瓜才会坐怀不乱!天知道他刚才解开莫燃衣服的时候就想化身为狼了!

    热吻像是要吞噬莫燃的灵魂一般,横冲直撞的吻在许久之后似乎找到了法门,灵巧的舌尖勾着莫燃的舌头起舞,“嗯”

    这声音倒像是一记春药,惹的白矖的更加难以自控,他单手撑在床上,已经转为墨绿色的瞳孔深深的望着莫燃,望着他心心念念的主人,此时双颊绯红,满目含情,微张着嘴喘息着,闭着眼睛,可那睫毛却不停的颤抖着。

    “嘶啦——”

    莫燃的里衣被白矖猛的撕开,这比刚才利索多了,白矖低头一下一下的轻啄着莫燃的紧咬的唇,沙哑的声音道:“主人,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莫燃的身体抖个不停,几乎无法思考了,她睁开眼睛,有点恼又有点无力的看着白矖,她的身体本来就是被下了药的,此时更动不了了。

    白矖却忽然笑了笑,五官妖异的像是起舞一般,他忽然抱起了莫燃,扶着她坐在了他的腿上。

    两人面对面,白矖一手扶着她,一手快速的褪去了自己的衣服,他脱自己的衣服时倒是更快,眨眼的功夫就赤条条的了。

    冷不防看到这样的白矖,莫燃着实愣了一下,看着那侵略性十足的眼神,莫燃艰难的说道:“我我现在喊停还来得及吗”

    白矖拉着她的手让她环上了他的脖子,肯定的说道:“来不及了,主人。”

    白矖好不容易等到莫燃主动开口,怎么可能放过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卖力的挑逗着莫燃的感官,让她也跟着他沉浸在这场盛宴当中。

    房间之内的温度节节攀升,暧昧的气氛蔓延开来,床榻之上两个身影紧紧的纠缠着,压抑的呻吟声不时传出,才从鬼王那里脱身,却把自己送进了白矖嘴里。

    是意外,也是恰如其分,莫燃只是明白了,白矖追逐了那么久,只等她迈出这一步了,灵魂与**的契合,比她想象中要美好多了

    不知过了多久,莫燃早已累的一动都不想动,白矖却是不厌其烦的埋头苦干,天色渐渐亮了,到后来她已经任由白矖摆布了,可心里还在不甘的想着,同样是第一次,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

    白矖忽然捞起了莫燃的身体,让她修长的腿环绕在他腰上,他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道:

    “主人,你的功法呢?”

    “什、什么功法?”莫燃下意识的问道,现在哪有心情想什么功法?

    “鬼王给你的功法。”白矖道。

    莫燃来不及想白矖这个时候提鬼王干什么,只是隐约想起鬼王把双修功法传给她的那一幕。

    这时,却听白矖道:“别着急,等着我一起,念那个心法。”

    莫燃有点不满的看着他,可白矖却一再要求她念那个心法,莫燃只好集中精神去找,心里默默的念着那些口诀。

    可此情此景,好多次莫燃差点把什么心法口诀抛到九霄云外,可白矖的声音却不断的提醒,“别停下,主人,继续念。”

    莫燃只好艰难的集中精神,慢慢的,虽然快感早已让她忘记了念什么心法,可那口诀像是可以自动运转一般,滚烫的感觉始终盘踞在她小腹。

    一直到两人相拥倒下,云收雨歇,一股陌生的力量却是从莫燃的小腹向四肢百骸迸发开来!轮海中也是前所未有的饱和!

    不知道是激烈的欢爱还是那忽然涌现的力量,莫燃的身体一软,终究承受不住一般陷入黑暗。

    白矖抱住了莫燃,盯着她香汗淋漓的身体看了许久,才忽然回过神来,把莫燃放在了床上,仔细探过了她的经脉,发现没什么异常之后才松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