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9. 离巳病重【一更】
    “你要去找的那个人是谁?”莫燃最后问道。

    唐甜眯了眯眼睛,“我要是知道他是谁,也就不用等到这个时候才去找了……那个人很神秘,但也很强,他知道在神之囚牢能找到诅咒石。

    而且在他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一点都不担心我进不了神之囚牢,他似乎预料到神之囚牢那个时候会开启一样,我甚至在猜测,他是不是也知道你的存在……”

    莫燃不禁道:“如果他是须弥界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那么多……还有,他这次怎么又突然露面了?”

    唐甜摇了摇头,“所以我必须去弄清楚。”

    莫燃了解的点了点头,对于唐甜来说,这件事情、这个人应该也是不稳定因素吧,她自己是奎木使的事情她一定不愿意声张,何况还有这么强的一个人存在,像是上帝的视角一样,早早就知道了那么多事情,让人想不提防就难。

    “对了,我跟血杀用来交易的蜘蛛们圣典,也是这个人给我的。”唐甜又道。

    “那他真是不简单了……”莫燃道,她只稍作思考,然后道:“我跟你去,但是五天后皇帝就会闭关,云曜这里也不能没人。”

    唐甜道:“这个你先不用担心了,唐家和花家的人会在过几天后先王室一步来到云都,到时候二皇子他们那边会先忙于应酬他们,不会这么快对云曜动手的。”

    “明天我还有事,最早也要三天后出发。”莫燃最后道。

    唐甜耸了耸肩,“那就三天后。”

    ……

    莫燃跟唐甜分开之后也没有直接回北苑,她一个人抱着黑猫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驿馆门口,抬头看了看守在门口的护卫,她倒是挺想见见疯老九的,可他现在是小世子,莫燃实在没什么合适的借口进去。

    正打算返回去的时候,却见驿馆里面匆匆跑出了好几个人,“都让开!快点让开!”

    莫燃站在台阶下面,跑出来的卫兵可能真的很急,看都没看就把莫燃推开了,莫燃怀里的黑猫幽幽的叫了一声,莫燃却摸了摸它,只站在一旁观察。

    很快,却见沧月国的太子妃也匆匆跑了出来,她怀里抱着一个小孩,满脸的担忧和着急。

    莫燃一看她怀里的人,竟然就是她的儿子离巳!顿时也站不住了,上前几步拨开了拦路的卫兵,飞快的走了过去。

    “太子妃,小世子怎么了?”莫燃问道,她低头看了一眼离巳,却发现他小脸惨白,隐隐透着些青色,浑身颤抖不止,脸上身上一层层的出着虚汗。

    卫兵发现被莫燃接近了太子妃,急着上前就要拿下,可太子妃看到莫燃时,竟然很快就认出来了,那焦急的脸上竟然有些惊喜,“你是莫燃吧!你是七品炼丹师!快帮我看看巳儿这是怎么了?

    刚刚还在一个人玩游戏,我就走开一会他就这样了!莫燃你快帮我看看!巳儿他、他没事吧!”

    莫燃来不及问别的,她匆忙道:“先把他抱回去,我仔细看看。”

    “好、好!”那太子妃连声应道,一转身又匆匆往回跑,而那些卫兵一听说那个女子竟然是莫燃,自然也乖乖退下了。

    太子妃将离巳放在了床上,莫燃松开了黑猫,而黑猫也自觉的跳到了一旁,她摸上了离巳的脉搏,却惊讶的发现那脉搏微弱的可以,很久才跳动一下,诡异的很,可细细查探他的身体,又没有丝毫生病或是中毒的现象。

    离巳身体里的灵魂可是疯老九,一个青门仙客,会生病就怪了,可离巳现在的样子又要怎么解释?

    “莫燃,巳儿他怎么了?”太子妃紧张的问道。

    莫燃也不知道原因,可是离巳肯定不能送去炼丹工会让那些炼丹师诊治,万一正好遇到个修为和丹术都很厉害的,发现离巳的魂魄不同寻常岂不是不妙?

    莫燃只得冷静的说道:“太子妃不用担心,小世子可能是误食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你帮我准备木桶和清水,我配一剂药方,让小世子沐浴过后就没事了。”

    “真的吗?”那太子妃问道。

    莫燃肯定的点了点头,“绝无虚假……只是在此之前,我还要用功帮小世子顺顺经脉,不宜被人打搅。”

    那太子妃似乎松了口气,然后道:“好,好,我马上去准备,肯定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

    等支开了太子妃和其他人,莫燃才试探着叫了几声“疯老九”,只是好半晌都没有得到回应。

    这回莫燃是真的着急了,不会是疯老九出事了吧?

    “喵……”

    这时,那黑猫却忽然叫了一声,一下子跳到了莫燃怀里,莫燃现在在担心疯老九,没空管它,便道:“小猫你去旁边等等,我现在没空。”

    见莫燃没理他,那黑猫却是忽然跳到了离巳的胸脯上,脚尖轻轻落地,长长的尾巴慢慢的甩着,在莫燃正要伸手抱走它的时候,那黑猫却忽然尖叫了一声。

    那声音真的很尖锐,刺耳的有些诡异,乍一听到,莫燃浑身的汗毛都好像竖起来了,可就在此时,离巳身上却是一道金光乍现,小小的身体紧绷了一下,忽然就瘫软了下去。

    “他怎么了?”莫燃立刻切上离巳的脉搏,却惊讶的发现那一条一条的脉搏非常有力,除了有点虚弱,离巳现在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

    莫燃抱起了黑猫,把它举到了眼前,盯着那双琉璃一样的眼珠子,“你刚才做了什么?那是喊魂吗?”

    莫燃虽是开玩笑的,可那黑猫却用爪子挠了挠脸,那随意的态度就好像刚才做的事情根本不值一提一样。

    莫燃还是盯着它,没想到这只猫有朝一日也会派上用场,莫燃以为它早就退化成一只真正的猫了,毕竟以往再大的事情它也都是蹲在一旁看热闹的。

    一直被举着,黑猫蹬了蹬腿,伸出舌头在莫燃脸上舔了一下,猫的舌头上带着细小的倒刺,舔在脸上的触感很清晰,莫燃这才把它放了下来。

    看来这黑猫知道离巳怎么了,莫燃便问:“他现在没事了吗?疯老九的灵魂也没事了吗?”

    “喵……”黑猫点了点头,趴在莫燃怀里闭上了眼睛。

    莫燃也放心了,她又看了一会离巳,起身去开了门,只见门口太子妃正焦急的等着,“巳儿怎么样了?”

    莫燃道:“太子妃放心,小世子已经没事了,沐浴过后方可痊愈。”

    那太子妃面上一喜,急忙跑了进去,果然见离巳安安静静的躺着,似乎就是睡着了,顿时道:“真是太感谢你了,莫燃,若非今天遇到你,巳儿、巳儿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呢……”

    说着便有些哽咽,莫燃劝了几句,又把开好的灵药交给了她,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其实沐浴的灵药也都是些温和养气的灵植,也正好能让离巳快点恢复了。

    今天是见不着疯老九了,那太子妃也被离巳突然生病吓的不轻,也没工夫招待莫燃,莫燃自觉的告辞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莫燃挠着黑猫的脑袋,问道:“疯老九今天是怎么了?”

    可回应她的只有黑猫惬意的哼哼,根本不开口回答,莫燃也泄气了,看来她还是不要指望黑猫会跟她交流了。

    这么一折腾,回到北苑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夕阳只剩下一点尾巴,朦朦胧胧的笼罩在大地上。

    庭院的海棠树下坐着两个人,一人着青色的衣裳,衣摆铺展开来,那上面印着的古朴字迹,倒像是一副展开的诗卷。

    那人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浅浅的谈笑声传来,让莫燃有点恍惚,那是江潮,他身上总有一种很奇特的气息,在某些时候,总能轻易的把她拉回还是在大齐王朝的时候。

    就像每次闻到青草香味她就会想到夏天,每次听到蝉鸣就会想到莫家庄的莲池,每次看到江潮,她就还是那个大齐王朝快意江湖的莫燃。

    他对面坐着的人是离火,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裳,衣裳的边缘却都用红色的布条锁了起来,他支着一条腿坐着,肆意不失高贵,火红色的长发绑在身后,一如既往的张扬。

    他们两人不知道在谈论什么,倒是那靠在海棠树上的人让莫燃有点意外,是魂落,他闭着眼睛,显得很安静,黑衣紫发,神秘中带着些蓄势待发的危险,可相比起之前他的暴躁来说,如今这番安静已经是极其难得了。

    莫燃有点好奇江潮跟离火怎么这么聊得来,不过转念一想也不那么奇怪了,如果江潮原意,他跟谁都能混得很好。

    “不是去见小太子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江潮抬眸看了看莫燃,同时已经沏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莫燃走过去坐下道:“下午去见了见疯老九……”

    她把离巳的情况简单说了下,却见离火挑了挑眉,“也许……”说着却是停下了。

    莫燃顿时问道:“也许什么?你难道知道原因?”

    离火看了看莫燃道:“也许是他十世转生的极限快到了。”

    莫燃一惊,“十世转生的极限?可离巳才几岁,这一世还长着吧?”

    离火却道:“十世转生并不是以每一世的自然终结结束的,要不然以莫老的修为,制造一个完美的驱壳那还不简单,总会有个极限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