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 挨打
    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林子,高矮错落的灌木堆在一起,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莫燃看向地缚魔,“你还能找到那个人在哪里吗?”

    地缚魔佝偻着腰,他看了一眼莫燃,奇怪的说道:“就在结界外的时候我还能察觉到他的方位,可到了这里反而不见了。 章节更新最快”

    “怎么会这样?”莫燃问道。

    地缚魔道:“除非他发现了我的跟踪术……”

    “可能吗?”莫燃有点怀疑,他虽然跟那个人交过手了,但是那个人的修为她却完全没底。

    小黑却道:“走吧莫莫,这个林子有点古怪,你要小心点。”

    莫燃点了点头,祭出一把剑往前走去,本来莫燃还担心林子里可能会有妖兽,一边走一边提防着,可是走了快一个小时,竟然一个妖兽都没有看到!

    倒是有许多未开灵智的鸟儿叽叽喳喳的从头顶掠过,像是对他们几个外来的人很感兴趣一样,林子里窜来窜去的小动物也好像根本不怕人,见到他们的时候都会好奇的驻足观察。

    “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莫燃不由的说道,本以为那么大的结界之下肯定隐藏着一个与世隔绝的家族或者部落,可事实上这个林子大的很,他们走了这么久根本没有察觉到林子的边缘,而且神识之中也根本没有发现有人聚集的地方。

    “这个岛上可能没人。”小黑说道。

    “可那个结界就说不过去了。”莫燃道。

    周围的景色越来越美丽,郁郁葱葱的大树,宽阔的叶子,不具名的各色野花,忽然飞来一群五颜六色的蝴蝶,它们绕着几人飞来飞去,绚丽的翅膀异常好看,而且它们似乎很喜欢莫燃,纷纷停在她肩膀上,头发上,胳膊上,跟着她走走停停。

    莫燃惊讶的看着这情景,如此不怕人的蝴蝶,她也是第一次见,赶都赶不走的,小黑抓了一只蝴蝶捏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然后放了,“莫莫,这都是普通蝴蝶,没什么特别的。”

    既然赶不走,莫燃也就随它们了,倒是小黑时不时的看看莫燃,被一群漂亮的蝴蝶围着,莫莫看起来更好看了。

    又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莫燃停下了脚步,靠在一棵大树上休息,闭着眼睛将神识延伸出去,几千米的范围内,依旧是走不完的林子,莫燃不由的怀疑,是不是她太小看那个男人了?难道她被耍了?这里本来就是一座普通的海岛?

    “这个林子有点奇怪……莫莫,我们要不要先回去?”小黑说道,虽然到现在为止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什么危险都没有遇到,可他还是坚持认为这里不对劲。

    莫燃挠了挠黑猫的头,想着就这么走下去也不是办法,而且今天消失了半天,她都没有跟唐甜说一声,便道:“那回去吧。”

    说着,几人原路返回,已经走过一遍的路,本来最多也就两个小时便回去了,可是走了没一会莫燃便发现,路不对了!

    “这不是我们来时的路!”莫燃皱眉道,虽然路上有她开路时留下的痕迹,可感觉总是不对,这一路弥漫着一股很特别的香味,很淡,可确实存在,来的时候她可根本没有闻到过!

    “你确定吗莫莫?”小黑问道。

    莫燃道:“我确定,有一股香味……来的时候我没有闻到过……可是,这个味道好像有点熟悉……”说着,莫燃皱眉想了一会,忽然道:“我想起来了!昨天靠近那个男人的时候,他身上就是这个味道,很香,而且比这个味道浓多了!”

    话音刚落,还来不及莫燃想清楚什么,却见围绕在她身边的那些蝴蝶忽然聚集到了一起,密密麻麻的围成了一个人形的样子,一阵彩色的光芒过后,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出现在不远处,正是莫燃要找的那个人!

    “哈哈哈哈……”那人大笑,他抬起了头,脸上依旧施了法术,看不清容貌,“莫家的人,我等你很久了!你不是想找我吗?我就在这个岛上,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了!”

    说完,那人张狂的一挥袖子,顿时没影了,只剩下一堆扑闪着翅膀的蝴蝶。

    莫燃皱眉,从那人忽然出现到忽然消失,莫燃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而他所说的那句‘莫家的人’,却让她心中很是不安,直觉的,他所指的‘莫家人’,应该是青门莫家!

    可他是如何知道的!难道他当初启发唐甜去华夏,后来在酒肆认出她,又把她引到这里来,都是有所计划的?!

    莫燃有点拿不住对方的意图,可有一点她非常肯定,此人她必须找!就算把这座岛翻过来,她也必须把人找到!青门莫家早就没了,现在多一个人知道她就多一分危险!

    “是这些蝴蝶。”小黑忽然说道,指了指那些围成一片的蝴蝶。

    莫燃也看去,却见那些蝴蝶忽然动了起来,纷纷朝着一个方向飞去,莫燃几人顿时跟了上去。

    那些蝴蝶还真是在带路,一路不停的飞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莫燃拨开灌木正打算往前走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情形惊的停下了脚步!

    一个直入苍天的大树,树冠如伞盖,根系庞杂,许多树根裸露在地面之上,目之所及几百米之内都是同一棵大树!只是那大树像是早已枯死,黑漆漆的表面像是火烧过一般,光秃秃的一片叶子都不长!被郁郁葱葱的林子包围着,对比异常鲜明!

    这棵树,显然是死了,可刚才带路的那些蝴蝶却直直的飞上了一根黑漆漆的树干,彩色的光芒闪过,那身披斗篷的男子又一次出现了!

    他坐在那树枝上,从很高的地方俯视下来,虽然看不清楚容貌,可莫燃依旧能感觉到存在感极强的注视,他在看她

    “你引我过来,究竟是什么意思?你又是谁?也该说了吧!”莫燃抬着头,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人却是慢慢的移开了视线,他似乎在看小黑和地缚魔,然后道:“没想到,魂落大皇子会跟着你!我看,就连天帝都会意外吧,他的儿子看起来已经不会再为他而战了。”

    小黑抬头看了看,也没理会那人,只是握了握莫燃的手,“莫莫,我帮你去捉他,捉到以后我们就回去。”

    说完,也不等莫燃同不同意,身形一闪,已经飞快的朝着那人攻去,紫色的能量飞射而去,那人也飞身而起,并不闪避的迎战小黑!

    两人毫无征兆的打了起来!小黑的招式极快也极猛!并没有保留,可令莫燃意外的是,那个男子竟然也能跟小黑战成平手!那么,那人可不是单纯的强了!

    两人的能量碰撞在一起,威力巨大,随便一个招式几乎都是能移山填海的,可奇怪的是,那些能量落在那棵枯死的大树上,那看似不堪一击的大树竟然分毫未损!

    莫燃顿时转移了注意力,将手中剑猛的扎向脚下的树根,这一剑下去,若是换做平常的树根,早就轻轻松松斩断了,可事实上,莫燃用了十分的力,斩下去竟然连那干枯的树皮都没有动一下!

    这哪是树?是精钢吧!

    “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跟我动手了!就算你曾经战无不胜,那也是曾经!你们今天要想走出这里,还得我同意!”那人忽然喊道。

    “小黑回来!”莫燃也喊了一声,她算是明白了,那个人昨天根本就是隐藏了实力的,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拥有跟小黑不相上下的实力!

    紫色的身影一闪,小黑已经回到了莫燃跟前,一双紫眸望着莫燃,撇了撇嘴道:“莫莫,他只一缕神识,要是让他的真身来跟我打,他不一定还能根我打成平手。”

    “神识?”莫燃诧异道,可如果只是神识的话,他的真身不是应该更强吗?

    小黑似乎知道莫燃在想什么,他道:“对啊,他就是一缕神识,上一次见到他,他的气息还没这么强,昨天晚上你跟他打的时候,他也不是隐藏实力,依我看……

    诡异之处多半来自这棵树,刀枪不入,想必也是水火不侵,他离的这棵树越是远,力量就越弱,也许,他就是一个老树精!而且是满脸褶子,一口黄牙的那种老头子!”

    莫燃一时有些怔愣,因为小黑如此愤愤不平的说出的话,满脸褶子、一口黄牙的老树精,如此丰富的想象力,他还是第一次展露……

    不过,小黑的观察力当真惊人,他显然也注意到这棵树的不同了,而且比她想的还要周到!莫燃不由的想着这个可能性……

    “你才是老树精!你们全家都是老树精!”却听那人忽然吼道,变了调的声音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

    “莫莫,你要相信我,他根本打不过我。”小黑瞥了那人一眼,紫眸无辜的看着莫燃,他可不想让莫燃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打败他。

    莫燃顿时摸了摸小黑的脸,“我知道了,你是最强的!”

    小黑这才心满意足的不说话了,倒是空中站着的那人气的差点跳脚,他眼看着两人快忽略他了,顿时大喊:“我看你们还能笑多久!”

    说完,那人的身影忽然消失了!变成了一大片蝴蝶,这一次四下飞走了,眨眼间就没了踪迹!而莫燃正在想那人又要出什么鬼主意的时候,周围的情形忽然一变!

    一团黑气从那大树之上飞出,猛的延伸出去,所到之处尽是荒芜!那裸露在地面的树根好像也动了起来,飞快的延伸到了更远的地方!

    眨眼间那郁郁葱葱的林子便消失了,目之所及就只有一棵巨大无比的树!独木成林,却丝毫没有生机!

    忽然,莫燃浑身都紧绷了起来,只见四周猛的出现许多人影,他们都是穿着斗篷,从头到脚遮的严严实实,身上并无杀气,可却带着另一种压迫感,十几道视线同时锁定了莫燃,让她戒备起来。

    心念一动,手中的灵剑已经换成了灭神剑,那霸道的剑气让她稍稍有了一丝底气,可心中却并没有放松,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怀中的黑猫不见了,身边的小黑不见了,地缚魔也不见了!

    莫燃不知道这是幻境,还是说什么东西把他们分开了,但她很肯定,不管这些人是谁,接下来她都必须一个人面对了!因为她根本感应不到任何人的契约力!这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

    来不及多想,已经有人先动了!莫燃只看到一抹残影掠过,肩膀上传来剧痛,低头一看,却见她肩膀上赫然是一个深深的血洞!再偏一点就是心脏的位置!

    狭长的眼眸顿时暗了下去,莫燃猛地盯向刚刚伤了她的人,心中忍不住的震惊!她虽然修为不高,可五感极其敏锐,从那人动了、到攻至身前,她没理由连躲避都做不到!

    可事实上,她根本没有时间!那人究竟有多快!已经快到让她无从招架的地步!

    莫燃握紧了灭神剑,肩膀上还在流血,她忽然问道:“你们又是谁?!”

    可没有人回答她,只见又一个人动了!可如方才一般,莫燃只看到一抹残影,眨眼都不到的功夫,那人已经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而她只觉得脖子里湿热一片,不用看也知道那是血!

    这一次更嚣张,差一点就割断她的喉咙!

    莫燃深深的皱眉,一出手就让她防不胜防,这还是第一次!可那些人集体沉默着,根本不会理会她!而很快,第三个人动了!莫燃飞快的舞动灭神剑,打算设下结界。

    因为这些人太快了!她根本捕捉不到他们的痕迹,唯有防御才能让她稍微喘口气,可是结界还未完成,膝盖便传来剧痛!她几乎能听到膝盖碎裂的声音!

    身体也险些站不稳,灭神剑撑在地上,才勉强站直了身体,一条腿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而紧接着,又是一人攻来,另一只膝盖也被敲碎,双腿的力气散去,莫燃猛的向前栽倒,当脸贴在粗糙的树根上的时候,莫燃咬紧了牙关,眼中有一些赤红,心中涌起不忿,如此戏弄一般的打法,仿佛她已经是粘板上的鱼肉,要杀要剐都掌握在他人手里!

    手中有剑却连出剑的机会都没有,心中有功法,却连出招的时间都没有!对方已经快到几乎是人类所不能达到的程度!她已经多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绝望了!

    她绝望的不是自己现在命将不保,而是她引以为傲的速度,引以为傲的六识,此时看来根本不值一提!甚至幼稚的可怕!

    她抬起头来盯着那些人,又一人冷漠的攻来,莫燃已经无力还击,她只瞪大了双眼,紧紧的盯着他的身影,想要看清他的踪迹,可依旧是一道残影,脊柱上传来剧痛,仿佛敲碎了全身的骨头!莫燃疼的浑身发抖,只闷哼了一声,眼前便是一黑!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燃悠悠转醒,她动了动手指,手中依然握着灭神剑,她以前趴在那冷冰冰又硬邦邦的树根上,昏迷前的一幕涌入脑海,莫燃猛地翻身跃起,却发现那些诡异的人影仍然站在周围!

    而就在这时,她也才发现,她肩膀上、脖子上、一对膝盖以及脊柱上的重创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莫燃皱眉,那些伤口和鲜血明明存在过,那剧痛还残留在她的神经里,不可能有假!可她怎么昏迷了一会就自己恢复了!

    她倒是想弄个清楚,可有人并不给她时间去想!只见一个黑影飞速攻来,跟前几次没什么差别,莫燃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残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可依旧没能阻止那匕首刺向她的肚子!

    鲜血直流,滴滴答答的掉在了那黑漆漆的树根上,莫燃在伤口上抹了一把,顿时沾了满手的血,她忽然笑了,看向那十几个人影,“是我技不如人,可你们最好把我杀了,否则,不管你们是人是鬼,此番戏弄,我都会让你们加倍偿还!”

    那些人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只是一言不发的轮番出手,每一次出手必然会重伤莫燃,血腥味蔓延开来,不知道受了多少次伤,流了多少血,莫燃又一次栽倒在地面。

    等她再次醒来,身上的伤口已然愈合,之前失血过多的眩晕感也不复存在!

    莫燃怒吼着,从来没有过的憋屈感,她挥舞着灭神剑主动攻击,脚下踩的是凌云步,身形矫健,影子一般,她已经很快了!可依旧快不过那些黑影!

    灭神剑被斩落在地,莫燃盯着躺在地上的灭神剑,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如果他们想杀她,简直易如反掌!

    凌云步诡异莫测,破空斩开天辟地,血龙吟旷古烁今,可那还有什么用!她一样都使不出来!

    “你们到底是谁!”莫燃怒吼,赤红着双眼,愤怒已经让她有点丧失了理智,她甚至怀疑,她根本就是被耍了,也许是陷入了什么幻境,也许就是那个满身香味的男人搞的鬼!

    否则她几次受伤昏迷,怎么都没死!

    可不管她有多暴躁,不会有任何人给她回应,她依旧不停的受伤,依旧在撑不住的时候昏迷,依旧会在一段时间后苏醒。

    打过了,也气过了,纵使她气的七窍生烟,也根本没有用!

    莫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起码她知道,她死不了了!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想要杀她!他们下手虽重,可每次都不会正中要害,总要偏一点,而且在她撑不住的时候,昏迷过去她的身体会自动愈合。

    而且,对方虽然有十几个人,可是出招却很有秩序,一个接着一个,规律的像是诡异!

    莫燃重新站了起来,狭长的眼眸深深的望着那些人影,忽然将灭神剑插入了地面,在衣服上四下一张布条,蒙在了眼睛上,又在双耳施了一个小法术,隔绝了声音。

    重新握紧了灭神剑,就算有眼睛,她也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踪迹,就算有耳朵,他也根本听不到风声,不如一并隔绝,不听也不看,结果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

    不去刻意追寻,周围的一切都立体的呈现在神识中,不去管身上的疼痛,莫燃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神识,那一道道如风一般掠过的残影,一遍又一遍的,她试图从中找到哪怕一丝一毫线索。

    可她失败了,满身的伤换来的依旧是无用之功!

    莫燃头一次有了想要爆炸一般的感觉!这根本就是戏弄!还找来一群话都不会说的人!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莫燃干脆连神识也一并关了!整个人像是被悬挂在高中的瞎子,随时都有可能粉身碎骨,可她现在宁愿粉身碎骨!也好过这样钝刀杀人,煎熬的可怕!

    那些人的进攻并没有因为她的举动而有所变化,依旧在很有秩序的进行着,她看不到听不到,可痛感却真真切切的存在着,而且似乎因为封闭了一部分感知,痛觉被成倍的放大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迎来的剧痛,让她的神经下意识的绷紧了起来,忽然,莫燃身体闪避了一下,紧接着,一道划过她的胳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直涌!

    可莫燃却愣住了,刚才那一刀本来是捅向她的肩膀的,可被她那么一躲,划到了胳膊上!

    脑海中飞速的闪过些什么,她想起了小时候,爹爹唯一一次拿藤条打她,那次是因为她在瀑布滩下摸鱼,结果被瀑布打了下去,冲出了二十几米,被爹爹及时捞了起来,如果再远一点,她小命可能就丢了。

    那次惹爹爹生气,那藤条可是货真价实的王皮肉伤抽,三位娘亲拦都拦不住,那个时候细皮嫩肉的,还没习武,没一下打的她都疼的直哭。

    可爹爹铁了心要让她长教训,不抽够一百下绝不停,她疼的厉害,便没命的躲,虽然没工夫,手脚也慢,可到后来那藤条也愣是没打着她,爹爹本来的一百下也没打够。

    有三位娘亲的阻拦,但也有她自己的功劳,爹爹说她跟猴似的,打都打不着。

    如今猛的想起来,莫燃却觉得醍醐灌顶!即便她什么都没有,也还有本能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