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 再见淫时雨【二更】
    众人在路旁议论着,莫燃三人在马车里也听的差不多了,恰在此时,另外一辆豪华的马车也追了上来,辆车并行,那辆马车上的人先掀开了帘子,一人探出头来问道:“对面车架之上可是唐家之人?”

    唐甜挑起了帘子,挑眉道:“正是。”

    那边喊话的人转过头去说了些什么,很快就退至一旁,同时露出了他身后的一个小萝莉,那小萝莉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长相却是极为灵动而精明,眉目之间已经没有小孩子的天真。

    腰板挺直,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劲装,长发束起,小小年纪倒是有几分英姿飒爽的感觉,令人眼前一亮。

    “你家雀妖刚刚横冲直撞,唐家人就是这么管束自家妖兽的?”小萝莉开口便道,却是兴师问罪来的。

    唐甜不慌不忙的回道:“真是抱歉了,我那雀妖最近总是发情,正好遇到你家金睛乌雀,想是一时失控,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唐甜这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小萝莉先发制人没有成功,只是哼了一声,却听花家的车架里传来几声略显虚弱的咳嗽之声,紧接着一个温润的男声说道:“君儿莫要计较如此小事了。”

    那小萝莉顿时倾身过去,声音也放轻柔了些,“哥哥你怎么醒了?是我吵醒你了吗?好吧好吧,我不计较便是,这一次可不是我惹事,是那只雀妖太放肆”

    莫燃看了一眼唐甜,微微挑了挑眉,这小萝莉想必就是花如君了,倒是真有点意思,不过她竟然还有一个哥哥?那人的气息倒是弱的很,不过他一直在车架里面,莫燃并未看到其人。

    唐甜回了她一个并不知情的眼神,花家那么多人,谁知道是哪门子哥哥,反正那个小萝莉是花如君就够了。

    唐家和花家的车架在进了城门之后就被人流分开了,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唐甜对赶车的人说道:“找一条安静的路,尽快回去。”

    外面的人应了一声,唐甜则是闭目养神了。

    莫燃看了一会外面热闹的人群,便收回了视线,却冷不防看到辞音正在看她,四目相接时,辞音自然的笑了笑,眉目间都是柔和,绿色的长发在阳光下很是耀眼。

    莫燃回以一笑,面对如此温柔的男子,莫燃是在生不出别的心思,连他和唐甜之间可能存在的狗血故事也懒得理会了。一时间马车内一片安静,尤其是在拐进了一条巷子之后,渐渐远离了热闹的街道,连着走过好几条巷子,四下已是静悄悄的了。

    莫燃也靠着身后小憩,渐渐的,一束红光从车帘外射了进来,莫燃起初并未注意,可过了一会之后,一阵奇异的香味飘了过来,莫燃顿时皱了皱眉。

    却见唐甜也睁开了眼睛,辞音更是直接掀开了帘子,却见周围一片红光,异香更浓!辞音忽然道:“有人挡路,而且来者不善!”

    马车上的妖兽显的有些焦虑,忽然驻足不前,四肢刨着地面,很是不安的样子,唐甜正好下车,辞音却是拦了她一下,抢先一步下去。

    “你先别去了。”莫燃忽然说道。

    唐甜看向莫燃,“是血杀?”

    莫燃摇了摇头,“应该不是。”

    唐甜还是下了车,扬声问了一句,“何人竟敢拦唐家的车架?”

    过了一会才有人应声,一阵忽近忽远的笑声飘了过来,“呵呵呵拦的就是你唐家的车架啊!”

    “那何必故弄玄虚?有本事就现身来见啊。”唐甜笑道,从容不迫的样子。

    那人却又是笑道:“唐家美人别这么着急嘛,总得让我准备准备才是,见美人可不能草率呢,呵呵呵呵”

    那声音有些阴阳怪气的,只是话音刚落,辞音便忽然在空中张开了一个结界!庞大的威压辐射开去,没过几秒钟,马车前就相继出现了三人。

    那三人实在另类的很,其中一人身条细长,穿着艳红的衣裳,金色的腰带束身,嘴染桃红,脸绘胭脂,手中更是撑着一把桃红色的伞,浑身上下把‘艳俗’两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

    另外一人身形瘦弱,佝偻着腰,本就稀疏的头发更是如一团杂草,拄着一根铁灰色的拐杖,抬眼看人时眼中都是阴狠。

    最后一人又是另一番长相,身形异常高大魁梧,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宽松的裤子,肌肉盘虬的上半身都是密密麻麻的刺青,若仔细去看,不知道会不会把几天的饭都吐出来,只因那刺青不论大小全部都是稀奇古怪的毒物,刺青栩栩如生,光是看着就令人瘆得慌。

    那穿着极为艳俗的男子兰花指掩着唇笑了笑,“有个厉害的霊在呢”

    他所指的人当然是辞音,但话虽如此,那神色之间却是没有多少怕的意思,而拄着拐杖的人沙哑着声音道:“别墨迹了,抢了东西走人!”

    那艳俗的男子不情愿的哼了一声,“可惜了唐家美人,果真如传言一样可人的很呢,算了算了,下次再来找美人”

    说着,三人忽然分开,拄着拐杖的看似行动不便,可速度却是快的很,眨眼间已经绕道了马车一侧,铁灰色的拐杖猛的朝着马车挥了过来!

    莫燃坐在马车里,只手一挡,那拐杖就被挡了回去,那人也退出了十几米远,沙哑难听的声音道:“马车里还有人!老二你行动快点!”

    此时辞音和唐甜也已经动手,二人分别向另外两人攻去,只是刚刚交手不久,四周便忽然窜出许多毒虫,飞快的朝着他们而来,唐甜顿时喊了一句,“你们是毒门的人!”

    “嘿嘿,小妞儿刚刚才发现,是不是太晚了点?”那满身刺青的大喊淫笑道。

    唐甜深深的皱眉,毒门跟蜘蛛门和恨离门又有不同,虽然是都是暗三族,但是毒门很少在天子脚下活动,一般也不会招惹王三族,所以毒门的人出现在云都实在是让人意外!

    唐甜忽然屛住了呼吸,似乎此时才意识到方才那一阵异香怕是不寻常,只是真如那刺青大汉所说,已经晚了!

    唐甜正想去捉住撑伞的男子,口中却猛的吐出一口鲜血,辞音见状脸色一变,闪身过去扶住了唐甜,“你怎么样了?”

    唐甜见是辞音,眉头一皱,直接便推开了他,“我好的很!你还是先去对付他们吧!”

    辞音温柔的脸上神色有些发暗,他转身袭向了撑伞之人,辞音的修为远在那人之上,只几招的功夫,那人便被打的躺在了地上,吐血不止。

    辞音一步步的走了过去,正想结果了那人的性命,却听那人低声念了一连串的咒语,接着阴测测的看着辞音笑,而辞音的脚步忽然一顿,竟是捂着心口身形不稳的倒了下去!

    “你做了什么?”辞音沉声问道,单膝着地,硬撑着没倒,可满头的冷汗,看得出他似乎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那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慢慢站了起来,呸了一声道:“妈的,打的爷爷还挺疼的,要不是等着蛊虫发作,爷爷用得着挨这个打吗?想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啧啧,看在你这么细皮嫩肉的份儿上,告诉你也无妨。

    只是在你身体里放了一只虫子而已,这虫子名叫缚霊蛊,专门封印霊的能力的,别试图弄死它,它受多少伤,都会一一反弹给你的,知趣的就乖乖等着它自己枯死吧,呸”

    缚霊蛊这东西的确有点刁钻,可以给修者下蛊,也可以直接下在霊的身上,作用都是一样,能够抑制霊的力量,但只是暂时的,缚霊蛊的蛊虫生命短暂,一旦被放出来,最多一个小时就会自然死亡,对霊也就没作用了,刚才撑伞的男子不声不响的,竟然在辞音体内下了这种蛊!

    辞音和唐甜都动不得,毒门那三人方才将目光转向了马车,三人相视一眼,撑伞的男子把伞一掷,那桃红色的伞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马车之上。

    很快,早已聚集了满地的毒虫纷纷爬向了马车,无孔不入!

    “大哥,马车里还有什么人?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好?”撑伞的男子忽然说道。

    那拄着拐杖的人道:“消息不会有错的,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唐甜和那个霊都束手无策了,留下一个女人能有什么厉害!”

    “可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那撑伞的男子说道。

    而那满身刺青的男子把琅琊榜一挥,大声道:“待我去瞧瞧是什么女人!唐家的女人动不得,若是别的女人,留着给三门哥儿仨今晚爽利也好!哈哈哈!”

    那大汉正欲上前,撑伞的男子却忽然低吼了一声,“老三别去!”

    那大汉奇怪道:“你的毒虫都进去这么久了,里面的人多半早没气儿了!怎么就不能去了!”

    可那撑伞的男子却一脸凝重的看着马车,“大哥三弟你们看!”

    另外两人看去,却见马车的车帘渐渐掀起,露在外面的却是一截碧绿色的短笛,那撑伞的男子呢喃道:“这笛子我看着怎么有点熟悉”

    话音未落,莫燃已经走出了马车,她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三人,狭长的眼眸在三人身上一一略过,慢慢道:“桃花苏、拐子李、狼人金,怎么样,我没记错吧?”

    被点了名的三人也是一脸的惊讶,尤其是桃花苏,也就是那个撑伞的男子,此时瞪大了眼睛,上下看了一眼莫燃,喃喃道:“怪不得我心中预感不好,原来此处真有高人!”

    而满身刺青的狼人金已经傻了,肩扛着一只琅琊榜,眼睛黏在莫燃脸上已经移不开了,桃花苏拍了拍拐子李和狼人金,“大哥三弟我们走!今天这东西抢不成了!”

    拐子李一愣,随即仔细一瞧莫燃,再瞧瞧她手里的碧绿色短笛,也猛然认出了莫燃!

    这三人正是臭名昭著的淫时雨,莫燃刚来须弥界时不久就跟三人狭路相逢过,那时三人就不是莫燃的对手,三人本以为是自己大意,耿耿于怀了许久,本想寻仇的,可遍寻不到莫燃,就渐渐忘了这件事了。

    淫时雨三人只活跃在威尔斯城那一带,莫燃也没想到能再见到这三个人。

    拐子李有些不甘,道:“老二先莫慌,这次我们三人合力,就不信还能让她赢了!”

    狼人金却好像完全不在状况内,此时大叫了一声,“大哥二哥!这个妞儿合我的胃口,你们谁都不要跟我抢!”

    桃花苏一脸狰狞的在狼人金头上拍了一巴掌,在狼人金暴跳发怒之前吼道:“你还要不要小命了!什么都别说了!先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