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
    莫燃正要走时,却感觉有人拉住了她的衣袖,莫燃一愣,随机猛的回过身去,顺着那只手看去,呼吸都不自觉的放慢了,“羽飞?”

    莫羽飞的眼皮颤动了一会,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看向莫燃,眼神慢慢聚焦,嘴角浮现一丝惊喜的笑:“姐姐!”

    许是因为太久没说话的缘故,声音极其沙哑,可那一声呼唤,莫燃差点哭了出来,她拿开了莫羽飞的手,快速走到一旁倒了一杯水,返回来时却见莫羽飞正在挣扎着坐起来。

    莫燃又急忙去扶他,“羽飞你先不要乱动,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过几天就好了先喝点水吧。”

    莫羽飞听话的喝了水,眼睛却是一直黏在莫燃身上,放下杯子才道:“你是姐姐吧?”

    少年的眼神里带着疑惑,他刚才睡着的时候隐约听到有人再跟他说话,那声音那感觉就是莫燃无疑,可是睁开眼见到真人,却发现眼前的人面生的很,隐约有点像他的姐姐,虽然说姐姐在他心目中永远是最美的,可眼前的女人,却真真是他见过最漂亮的人了少年不解了,他感觉他好像睡了很久很久,脑海中一片空白,想任何东西都变的一场费力,用力去想时只觉头痛愈烈,不由得闷哼一声,抱住了头。

    莫燃紧张道:“羽飞你怎么了?哪里难受会告诉姐姐!”过了一会,莫羽飞才平静下来,他看着莫燃道:“姐姐,你怎么变了样子?”

    莫羽飞满脑子问号,很想质疑眼前的人,可那感觉太熟悉了,以前姐姐在他几步外他都能感受到,不会错的,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姐姐的变化会这么大?莫燃心疼的摸了摸莫羽飞的头,“我当然是你姐姐,羽飞睡了太久,身体还很虚弱,过几天姐姐慢慢解释给你听,你乖乖养身体,不要胡思乱想,有姐姐在。”

    相比起前世,莫燃的变化的确很大,羽飞能认出她她已经很高兴了,而且羽飞醒来的这么早,昨天鬼医就跟她说过了,他们的身体要慢慢恢复,灵魂也要慢慢苏醒,莫羽飞暂时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也不奇怪。

    “我生病了吗?”莫羽飞问道,而莫燃点了点头。

    莫羽飞对莫燃很信任,闻言呢喃道:“原来是这样”很快又道:“那姐姐是专门赶回来看我的吗?羽飞病的这么重,你是不是会多待些时日再走?”

    莫燃心中好像被什么扎了一样,看着羽飞隐晦而期待的眼神,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道:“姐姐不走了,以后就守着羽飞。”

    莫羽飞眼神都亮了许多,不过很快就皱了皱眉,“你真的是我姐姐吗?”

    莫燃不由得笑道:“难道还有人敢假扮我不成?”

    羽飞却道:“姐姐不喜欢被束缚,她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也不会在庄里常住的。”

    莫燃不由得想了想以前的自己,果真如此,那时她只觉得江湖奇事那么多,奇人也那么多,有看不完的热闹,走不完的地方,她爹爹也不管她年纪多大,就想把莫家庄扔给她,她更是躲的勤快了,以前会觉得来日方长,等她玩够了自然会回家的,可万万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莫燃说道:“那是以前了,以后只要羽飞想见姐姐,姐姐都会在。”

    莫羽飞将信将疑,可莫燃怕他累着,就不让他想那么多了,只吩咐可青煮了点粥,让羽飞喝过之后睡了。莫羽飞醒了,比其他人都快的醒了,莫燃本来是打算进宫见云曜的,但现在却守在莫羽飞房间里不出去了,她担心羽飞要是什么时候醒了,看到陌生的环境会不舒服。莫燃这样别人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还是江潮出马了。

    “羽飞再醒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你别耗在这里了,我在这守着,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江潮对莫燃道。

    莫燃有些动摇,交给江潮他肯定是一百个放心,因为羽飞对他可是熟悉的很,“你不去佣兵团了吗?”

    江潮一笑,“有那么多人呢,不缺我一个。”说着,他自顾自的坐在了房中,“别患得患失的了,这可不像你。”

    莫燃这才决定离开,她道:“我是真的有点怕了好吧,有事你再叫我吧。”

    莫燃出门之后就直奔皇宫去了,路上还想着,也不知道昨天唐甜回去之后怎么样了进宫的时候旁边有一个马车跟她是并驾齐驱的,莫燃起初并没有在意,下车的时候往那边一看,才发现那从马车上跳下来的少女,不正是昨天见过一面的花如君吗?

    她今天穿的稍显正式,一件蓝色的及膝裙,肩上是一件小斗篷,大气不失活泼,比起昨天那一身装束,今天显的少女多了。她环顾四周,眼神掠过莫燃却并未停留,许是昨天在马车上,她只见到了唐甜,并没有见到莫燃吧,随即,她朝马车里伸出手,支开了旁边的宫人,“哥哥,我们到了。”

    一只苍白的手掀开车帘,随即一个穿着洁白色裘皮大麾的男子倾身走了出来,莫燃不禁多看了一眼,虽然在云都没什么季节之分,但大家的衣服也都以轻便为主,很少见到穿的如此厚实的。倒是雪霁国的都城雪城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冰雪之城,即便是修者,即便是修者,也要穿厚实的衣服御寒才行。

    那个男子在云都穿成这样难免有点奇怪了,更奇怪的是,那人头上带着一个纱帽,只能看到身后流水一般的墨发,却是见不着正脸。他这样出现,别说是莫燃,许多人都奇怪的看了好几眼。

    “君儿”那男子唤了一声,语气中很是无奈。

    而那花如君却是用凌厉的眼神环顾四周,将那些好奇的视线都吓了回去,然后坚持伸着手,笑吟吟的说道:“哥哥快下来,他们笨手笨脚的,君儿不放心他们扶你。”

    那男子许是见她坚持,也就没有再僵持,抓住她的手下了马车,轻轻拢了拢裘皮大麾,语气轻柔的说道:“君儿,以后不要这样了。”

    花如君却是笑道:“这有什么啊?你是君儿的哥哥,君儿照顾你是理所应当,再说了,我可是跟娘亲保证过的,一定不让你累着。”

    那男子似乎轻轻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是你哥哥。”

    花如君搀着那男子,她的个头要比他矮了两头,话语间很是娇憨,“哥哥莫要叹气,君儿就是喜欢照顾哥哥,谁叫娘亲没有给君儿生个弟弟呢?”

    “咳咳就你理由多,走吧。”那男子咳嗽了一声,妥协一般说道。二人相携离去,莫燃也渐渐收回了视线,不由的有点好奇了,即便不上前查看,莫燃也能断定那男子体弱气虚,几乎跟凡人无异,想必昨天在马车上听到的那个声音就是属于他的。

    难道他是花如君的亲哥哥?花如君可说是三国之内罕见的天才少女了,可他这个哥哥却好像没人提起,而且,如果真的没有修为的话,岂不是奇闻?摇了摇头,莫燃没再深想,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

    不一会,莫燃便在太子书房见到了云曜,但也见到了别人——五皇子云韦,二皇子云毅。

    还没进书房的时候莫燃便听到了几人激烈的争论声,在走进去的短短时间内,莫燃只听到“禁军”“蜘蛛门”“暗三族”“父皇怪罪”之类的字眼。

    莫燃本想等着云韦和云毅走了再进去,可太监通报了之后,云曜直接把她叫了进去。

    “这不是莫小姐吗?听说前些日子你跟唐二小姐一起去了束河码头,这么快就回来了?”云韦说道,眼神放肆的在莫燃身上打量。

    莫燃行礼后不慌不忙的回道:“正是,昨天我们一起回来的。”

    云韦又道:“听说昨天你们还被毒门和蜘蛛门先后拦截,唐家还丢了不少霊,最关键的是,唐家一个厉害的霊还被打成了重伤,连唐二小姐都受了伤,我听了之后很是挂心啊。今天本想去唐家宅子看望唐二小姐的,只是斗霊大会筹备期间事务繁杂,实在走不开身对了,莫小姐没事吧?有没有被蜘蛛门、毒门那些阴险小人伤到身体?”

    莫燃耐着性子听完了云韦的话,见他一脸假惺惺的关切,莫燃面无表情的说道:“多谢五皇子殿下关心,我没事,唐甜那里五皇子殿下也不必忧心,她并无大碍。”

    云韦顿时一笑,笑容里总有些轻浮的意味,“那我就放心了,莫小姐如此美人,若是因此受了惊,我可是会心疼的啊”

    莫燃微微皱了皱眉,云曜却忽然拍案而起:“五哥!注意你的态度!莫燃是我请来的,也是父皇信赖的人,出了皇宫你再怎么荒唐都是你的事情,可在皇宫里,请你注意你的言行!”

    此言一出,书房内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好几度,众人脸上的表情也都冷下来,即便刚才激烈的在争论,也没有上升到如此面红耳赤的地步,云韦当即冷笑了一声,

    “太子殿下息怒,可我不太明白你这话的意思,我何时荒唐了?何事荒唐了?还请太子殿下明示。”云韦虽然行礼,可言语之间却都是挑衅之意,那表情也很是不屑,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并没有把比他小了好多的云曜放在眼里。

    “五哥你!”云曜怒道。

    云韦却微微抬着下巴打断道:“臣不敢,殿下您还是直呼臣的名讳吧。”

    云曜气的直喘粗气,对付云韦这般不要脸的人,他好像并没有什么经验,而这时,一直沉默的云毅站出来打圆场道:“太子殿下息怒,五弟也是忧心云都的治安,他平日口无遮拦惯了,但也并无恶意,还请莫小姐不要见怪,五弟,还不快给莫小姐赔礼道歉?”

    闻言,莫燃却是先道:“使不得,五皇子殿下心直口快,我没有放在心上。”

    只当他是空气而已莫燃在心中道,若是换一个地方,换一个身份,云韦断然没有第二次机会站在她面前还用这种语气这种眼神跟她说话。

    说着,莫燃看了一眼云曜,示意他冷静一点,而云韦也停了云毅的话给莫燃赔礼道歉了,云曜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一些。云韦稍稍退在一旁,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肆无忌惮的打量莫燃,在莫燃看向他的时候还颇为邪气的对她笑,莫燃只当没看见,可心里却忍不住的厌恶。

    而云毅却是说道:“殿下,几年形势格外特殊,蜘蛛门和毒门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在云都动手,唐家都在被劫之列!更何况那些小家族的修者和为斗霊大会前来的散修?城中不妨实在欠缺,还请殿下三思,允许臣调用禁军巡逻。”

    莫燃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听明白了,最近云都的斗霊大会算是聚焦了须弥界的所有视线,云都是热闹了,但潜在的不稳定因素也很多,蜘蛛门对抢夺霊这件事情有独钟,所以每次的斗霊大会都少不了蜘蛛门的破坏。可今年不仅有蜘蛛门,还有恨离门,连最不热衷的毒门今年也一反常态,暗三族是都出动了,依靠云都原本的布防是防都防不过来。

    禁军是守卫皇宫的一批精锐军队,没有皇上的允许不得请以调动,而皇上在闭关之前把这个权利交给了云曜,云毅现在想调用禁军防卫,云曜却不同意,他们之前一直都在跟争论这件事情。就在快吵起来的时候莫燃到了,不过现在的气氛也算不上好。

    “殿下,雪霁国花家小姐和少爷已经在茗园等候了。”这时,一个太监上前说道。云曜看了看云毅,沉着脸道:“这件事容后再议!”

    说罢,云曜大步走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出门去了,不过走的时候喊了莫燃一声。莫燃跟了上去,等走远一些,云曜的脚步才放慢了点,他回头看向莫燃,卸下了刚才的强硬,神色有些疲惫,“莫燃,你昨天没受伤吧?”

    莫燃道:“没有,你看我像受伤的样子吗?”

    莫燃也仔细看了看云曜,才几天没见而已,少年好像又成长了许多,身上多了几分从前没见过的气势,他松了口气说道:“昨天我收到消息的时候也想过,毒门和蜘蛛门派出的人应该也伤不到你,只是他们毕竟是邪门歪道,若是让一般的修者碰到,就没那么幸运了。”

    莫燃道:“真是云都的布防不行?”

    云曜道:“也有一定的原因,但二哥和五哥没有尽力也是真的,他们想从我手里拿到禁军的虎符。”

    莫燃沉默了,过了一会才道:“等你父皇出关,虎符不是还会被他收回去吗?他们要来何用?”

    云曜却道:“那是你不知道,云岚国的禁军虎符一分为五,父皇手中有三份,另外两份分别在左右相手中,而父皇手中的三份虎符并非一定要传给我,禁军之中向来有传统,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主子,二哥是想借此机会笼络人心。”

    闻言,莫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果然,皇帝这才闭关没多久,他们兄弟之间的争夺已经开始了,她没搅弄过朝堂的风云,一时间也没可行的办法,便道:“这件事你先拖着不过,有一点你必须清楚,藏着禁军的虎符解决不了问题,既然云毅想笼络人心,你至少要在他们之前收服禁军。”

    云曜点了点头,但仍然眉头紧锁。莫燃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军队之中崇尚的是力量,可云曜最拿不出手的就是修为

    莫燃伸手摸了摸云曜的头,说道:“别担心,我既然说了要帮你,就一定会帮的。”

    云曜有些感动,心中也有些发热,因为这段时间以来,根本没有人真心关心他。

    莫燃又道:“快走吧,不是要见花家的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