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 绑错人?
    虽然莫燃已经给莫云枫讲过这几年来她认识的人们,虽然他也知道他们都是一些很不简单的人,可当真见到的时候,莫云枫都觉得有些看不过来,如此多的人中龙凤,真是叫人眼花缭乱。

    这个世界当真奇怪,听莫燃说,他们之中有的是妖兽,有的是人,莫云枫虽然能够接受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可却穷极想象都想不出是什么样子的,而在见到众人的时候,就更没什么想法了,这一个个生的貌比潘安,他还哪有功夫去想他们是人是妖?

    “莫庄主,你觉得身体如何?”江潮问道,两人以前就认识,攀谈起来自然毫无障碍。

    莫云枫笑了笑,“不但很好,而且似乎更胜从前。”顿了顿又道,“以前小燃在江湖中便跟你走的最近,如今远离的大齐王朝,你们还能形影不离,我心中很是欣慰啊莫家庄不存在了,我也不是莫庄主了,以后你称呼我一声伯父便是。”

    江潮立刻改了口,“伯父,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何况是”

    “什么?”莫云枫见他忽然笑着打住了,不由得追问道。

    而江潮只是笑着咽回了本想说的话,转而道:“何况是莫燃,若没有她在,人生当真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以前江潮跟莫云枫之间也算熟悉,但他那时跟莫燃之间的往来那真的是纯粹的友谊,可如今不一样了,莫云枫虽然刚刚醒来,可他要是知道莫燃跟白矖之间的关系,按照大齐王朝的习惯,或者任何一个正常父母的想法,那莫燃跟白矖就已经是夫妻了,哪里还有别人插足的份儿?

    但此事也不能太操之过急,外界的变化就够刺激他了,若是再加上家里的事,他要稍微有些不妥,从而惹怒了莫燃可就不好了

    莫云枫也笑道:“这话我信,以往她在家中,家中没一天是太平的。”

    莫燃一听却是不乐意了,她道:“爹爹,那你还不是想方设法的把我关在家中?”

    莫云枫却道:“那是因为我总想着你还能管教一下,只是”说着,莫云枫自己都说不下去了,而莫燃则是眯眼笑道:“只是我的党羽众多,你想管教我,可三位娘亲还有弟弟妹妹都向着我别担心爹爹,娘亲他们很快也会醒来的。”

    莫云枫棱角分明的脸上本是不怒自威,但此时却隐约有些无奈,他道:“你从小便无法无天,也亏得这些少侠受得了你。”

    莫燃当即便道:“爹爹,他们哪里是少侠?别看他们长得人模人样,一个个都是年少有成的模样,可他们中许多人都是成了精的,你不要被他们的表面欺骗了。”

    此言一出,几双眼睛都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莫燃,这个时候捅出这个事实、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莫燃平日对他们口无遮拦就罢了,可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

    莫燃只觉得那一双双眼睛看着她都像是在无声的讨伐,顿时有点奇怪了,她只是开个玩笑,平时他们不也没反应吗,现在却在警告她什么?

    莫燃是一头雾水,而莫云枫则是道:“还敢说自己不放肆,修成仙体便没了凡间束缚,岁月流逝对他们来说也无意义,再者相由心生,什么成了精的?照我说,你也是成了精的!”

    莫燃一愣,其他人也有些诧异,莫燃不由得说道:“爹爹你这是哪里来的歪理?”

    “我看伯父说的不是歪理,事实本就如此,我虽修得长生,但常常一觉醒来便是沧海桑田,最奇的是天地间无穷无尽的未知,我也不曾觉得自己何时老过,倒是小燃调皮,总爱开这样的玩笑”鬼王却忽然说道,莫燃正被这番甜腻腻的话雷的外焦里嫩,却听鬼王又道:

    “伯父刚刚醒来,我平日也没什么事情可忙,我带伯父走走看看,须弥界看多了也就是那样,一样的天地,一样的生灵,我相信以伯父的远见,融入这里也用不了多少时日。”

    莫云枫看向鬼王,先是暗暗心惊于男子行云流水的气度,说话间并无丝毫气势,可每一个字都不自觉的叫人信服,他虽然不懂修炼的境界,但这般气度在武学上却是化境之象。

    刚才莫燃已经帮他介绍过了这些男子了,但是他还没有完全对上号,现在有点弄不清谁是谁,便道:“对了,你是”

    鬼王并没有介意自己没有被认出来,他虚扶着莫云枫的手臂道:“伯父,我叫冷羽,小燃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好好跟你说这两年的事情?没关系,我跟你说也一样,她嘴硬心软,许多事情不愿意跟你们提起,她重生后不久就将我从霊界召唤出来,这两年多来我们形影不离,她的事情我都知道”

    “是吗?我正好有许多疑惑还未解开”

    “伯父这边请”

    莫燃眼睁睁的看着鬼王吧她爹爹拐到了另外一边,两人你来我往聊的好不熟络,鬼王平时虽然话多,但也仅限于对几个人而已,她可没见过他什么时候这么‘热情’过。

    一口一个伯父,这便宜生生被他爹爹占去了,而且,这也是莫燃第一次听到他对人自称冷羽,完全没有捎带自己的身份。

    “诶、爹爹”莫燃唤了一声,正想说话,江潮却拉住了莫燃,同时道:“有人替你分忧,你还瞎操心什么?鬼王总不至于说错话,不该说的他不会说的。”

    莫燃看了一眼江潮,她道:“好像是这样没错,可我怎么就是觉得不妥”

    江潮戏谑的看了看她,“就算换了一个环境,他也是莫庄主,你也是他的女儿,你别把你父亲当小孩儿哄。”

    莫燃却道:“我什么时候把我爹爹当小孩哄了?我是说,我得去陪着他。”

    柳洋也凑上来道:“嘿嘿,我们可是专门回来陪伯父的,你跟伯父已经够熟的了,不用再陪了,你现在多忙啊,这种小事就不用你操心了,这几天你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云曜那个跟班都来过多少回了,今天你怎么着都得去看看了吧?”

    莫燃一脸怀疑的看着柳洋,他们巴不得她离云曜和皇宫远一点,现在却劝着她去皇宫,这是什么意思?阴谋还是阳谋?

    “那白矖呢?他怎么没回来?”莫燃问道,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她的确不能继续待在家里了,四下看了看,基本上所有人都在了,唯独缺了白矖。

    柳洋嘿嘿笑了笑,一脸坦率,“哦,快回来了吧,可能是佣兵工会还有点事。”

    莫燃看着柳洋,正想说点什么,可青却忽然过来道:“莫燃,那个康宁又来了,他说宫中有急事,太子殿下让你速去皇宫,看起来真的非常急。”

    “快去吧,耽误了正事可就不好了。”柳洋一脸关心的说道。

    莫燃看向柳洋,态度这么积极,她都有点不适应了!可心中念着宫中能发声什么事情,便也没工夫探究了,又见鬼王已经把她爹爹请进屋里去了,莫燃便也没再去打招呼,转身便走了,“那好吧,我先走了。”

    见到康宁的时候,康宁站在门外,虽面无表情,但是眼神频频看向门口,泄露了他的着急,见到莫燃的时候,那一双眼睛都亮了许多。

    莫燃直接问他,“宫里发生什么事了?”

    康宁也直接道:“不是宫里,是花家。”

    莫燃脚步顿了一下,花家,花如君?难道血杀已经动手了,把人掳走了?心中虽然如此想着,但还是不动声色的边走边问,“花家出什么事了?让云曜如此紧张?”

    康宁道:“日前花如君和花良玉在云都大街上被蜘蛛门的人追杀,华良玉被抓走了,花如君现在大闹皇宫,非要让太子殿下找回华良玉,今天一早,花家家主花凌月忽然到了云都,现在就在朝天大殿之中,剑拔弩张!”

    莫燃惊讶的看向康宁,少年眉心紧皱,焦急却保持着冷静,莫燃这下是真的意识到,事情大条了,这岂止是着急,明明是十万火急!

    “蜘蛛门抓了花良玉?”莫燃再次向康宁确认,不是说要抓花如君吗?怎么变成花良玉了?

    “对,蜘蛛门让花家准备两千个霊去换花良玉,否则就杀人灭口。”康宁继续说道。

    莫燃却是沉默了,这事虽然她预先知道了,可实际发生的却跟现实完全不一样啊!唐甜的目的是引来花家的家主,现在花凌月也来了,唐甜的目的是达到了。

    血杀也许想借机再要一批霊,可是花良玉并没有修为,远远没有与花如君相提并论的价值,花家怎么可能用两千个霊去换他?

    这不是要逼死花良玉吗?

    而且,现在朝天殿是个什么情况,她还根本想象不到,只得一路快马加鞭,赶往皇宫。

    结果在到了皇宫门口的时候,却是有人拦下了她的车,莫燃掀开帘子一瞧,却见唐烬一脸笑意的站在太阳底下,那矜贵的样子引得不少路人频频看来。

    “怎么了?”莫燃开口便道。

    “美丽的小姐,可否允许我搭个车?”唐烬绅士的笑道。

    莫燃却道:“唐大公子什么时候需要搭我的车了?你想要进宫,什么车没有?”

    唐烬挑眉道:“我一早就在这等着了,等了没有两个小时也有三个小时了,为的就是能与你来一次美丽的邂逅,你若不成全我,那就是拿刀生生剜我的心啊。”

    莫燃搓了搓自己胳膊上冒起来的鸡皮疙瘩,“唐烬,你的脸皮是有多厚,才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

    唐烬却道,“我却不觉得肉麻,我都是真情流露。”

    莫燃忍无可忍道:“你要上来就快点,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唐烬左右看了看,许多人都伸长了脖子在听这边的动静,他不禁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

    话音还未落,莫燃已经探出身去,一把将他拉上来了,只是被莫燃拽的‘身形不稳’唐烬顺势往莫燃身上扑去,这一动一扑,毫无意外的,二人双双倒在了座椅上,唐烬压在了莫燃身上,两人身体紧贴,呼吸都几乎缠在了一块。

    康宁匆匆避过身去,脸红了一大片,如此火辣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瞧见,尤其是事件的主角之一还是他颇为敬重的女子

    “唐烬,你别得意忘形。”莫燃皱了皱眉道,这厮最近是不是有点太放肆了?

    唐烬撑起了一点身体,却是没有立刻离开,近距离的看着莫燃,他发现这个角度简直不要太好!以至于他心里莫名其妙的叫嚣着,不如就尝尝那张小嘴的味道

    “听说你爹爹醒了?恭喜恭喜。”唐烬的眼睛微微眯着,有点惬意的观察着莫燃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莫燃则是咬牙道:“恭喜过了就先起来。”

    唐烬两手一只手支着,另一只手却是不着痕迹的按在了莫燃的腰际,把莫燃困在了他的身体和马车之间,没有动,“你害怕什么?光天化日,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就算我心里想,我也会选个浪漫的时间和浪漫的地方。”

    莫燃看着唐烬,确定这厮是真的给点颜色就灿烂了,自从他参与了救治她爹爹和娘亲们之后,他就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好吧,虽然她也的确说过以后他们都是一家人但也不是他这样明目张胆的调戏她啊!

    “我数到三。”莫燃突然道,眼神盯着唐烬,仿佛在说三声过后别后悔。

    唐烬挑了挑眉,猜测着莫燃会干什么,听着她慢慢从一数到三,唐烬不动声色的等着,却一动未动。

    而莫燃嘴角一笑,“既然如此”

    那一笑太妖娆,唐烬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而莫燃更是忽然伸手捧上了唐烬的脸,轻轻摸索着,唐烬眼眸暗了暗,嘴角似笑非笑,“原来你喜欢这样的若你喜欢主动,我躺着让你来也不是不行。”

    莫燃笑道:“那你躺着吧。”

    唐烬也不多言,抱着莫燃轻巧的翻个身,顿时就变成了莫燃趴在他身上,这一动,却动的浑身都热了起来,起初还未觉得奇怪,可只一会的功夫,唐烬便觉得口干舌燥,盯着莫燃的眼神都变的火热起来,手掌都不由得在她腰上轻轻揉弄。

    看着那张带笑的唇,唐烬正想吻上去,莫燃却一下子挣脱了他,坐了起来!

    莫燃坐在了对面,整理了一下,冷眼看着躺在那的唐烬,而唐烬盯着马车的顶端,过了一会也慢慢坐起来,呼吸有点沉重,他问道:“莫燃,你对我做了什么?”

    莫燃不慌不忙道:“我做了什么还能瞒过你的眼睛?”

    唐烬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眸微微泛红,脸颊也透着红晕,压抑着体内的冲动,唐烬对自己的身体很了解,他还从来没有如此冲动过,那是原始的**,让他很想扑过去把那个使了坏的女人压在身下吃干抹净。

    可同时,也有种蚀骨的疼痛在胸口乱窜,他的**越是强烈,那疼痛也越是厉害,他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他付诸行动了,那疼痛也会让他立刻晕厥的!

    “是什么药?”唐烬问道,紧接着便道:“是鬼医的药?”

    莫燃道:“你倒是猜的准。”

    唐烬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他现在不能看莫燃,否则眼里心里想的都是些香艳的画面,精神和身体都折磨的很,他使劲的分散着注意力,想着以莫燃的水平,肯定不可能戏弄了他,除了鬼医,没人能拿得出这种药了。

    只是这药为何这么损?唐烬哑着声音道:“是你当才摸我的时候下的药?”

    莫燃很想否认,她可没有摸他,可事实上,刚才她的确摸了虽然那是‘诱敌放松’,“是你不规矩的,这药也没什么副作用,若是你心如止水,药效慢慢也就散了。”

    这回唐烬倒是没有说话,莫燃以为他在控制药效,便乐的清净,而康宁的脸早已红的快要滴血,只使劲的撇开了头不敢乱看。

    唐烬是在控制药效,但也是在想,如果药理如此简单的话,那药只是激发了他的**,并非控制了他,真正控制不了**的人是他自己!

    他从来就不是个重欲的人,在他眼中,男人和女人甚至都没有多大区别,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虽然见的不少,但从来不觉得有什么吸引人的,贴上来的女人不胜枚举,他从未正眼瞧过,只觉得无聊罢了。

    他注意到莫燃是因为她身上有他另外半魂留下的印记,也有许多有趣的事情,他喜欢用言语撩拨她,因为总能收到意外之喜,有她在的日子变得不再单调和重复,他很热衷于出现在她面前,不管他是令她高兴还是令她不满,他很满足于那种真真切切的存在感。

    她知道他是谁,却又不把他当回事,这种感觉意外的好

    “不好意思,我们先下车了,你继续在这里思考人生吧。”这时,莫燃忽然说道。

    唐烬抬头看了她一眼,一双眼睛沉的可怕,莫燃这才发现,唐烬不苟言笑的时候,压迫感来的竟然如此强烈!

    而唐烬看了一眼窗外,道:“我也下去。”

    说着,唐烬竟然率先下车去了。

    莫燃下车后,看着唐烬面无表情的脸,一时间也不确定他那药效是不是控制住了说起来那个药的确是鬼医给她的,但那也是在她上一次差点栽在鬼王的饭菜上之后,非常委婉的去寻求鬼医的帮助的。

    她当然没有说要对付鬼王,只是说要一些能够让高阶修者不知不觉地中招还不能是毒药的东西,鬼医才给了她这个,她本来是准备留给鬼王的,没想到提前用上了。

    效果还不错

    “你要见唐家家主和花家家主,你觉得凭你能控制得了场面?”唐烬却忽然说道,他背对着她走向朝天殿,原来他的目的地也是这里。

    莫燃跟了上去,挑眉道:“所以你是来给我撑场子的?”

    唐烬道:“不然呢?”

    莫燃过了一会才道:“那你现在如何,药效如何?”

    唐烬没有回头,不是他不想回头,而是他也知道一会要办正事,他现在不能看莫燃,尤其是在他发现,就算没有这药,莫燃也能让他失控这件事情之后

    “只要你离我远一点,我还不至于在那么多外人面前表演。”

    莫燃咳嗽了一声,刚才那情形,她哪里还有功夫去想唐烬来皇宫干什么的?她最受不得别人威胁,刚才被唐烬一刺激,那药说用就用了

    “咳,虽然下药是我不对,但你要负主要责任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会离你远远的。”

    唐烬却是哼笑,“不,你没错,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知道。”

    “知道什么?”莫燃下意识的问道。

    唐烬过了一会道:“知道不仅要防着你,还得防着鬼医。”以及一切可能给她出损招的人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