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 闹事
    很快,莫燃就在朝天殿上见到了唐玥薏和花凌月,从他们进来的时候殿内外就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氛围,空气中充斥着不安定的因素。

    唐玥薏穿着一身性感的吊带长裙,肩膀上披着一件长及脚踝的外套,她随意的坐在椅子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脚踝漫不经心的扭动,那小动作被她做出来却是极为诱人。

    她身后站着辞音,莫燃不禁看了看辞音,那天他伤的可不轻,现在不应该养伤吗?

    唐甜也在,坐在唐玥薏的下首,看到莫燃进来的时候只给了她一个打招呼的眼神。

    莫燃又看向制造了这场紧张气氛的另外一个主角、花凌月,她只看到一个侧面,棱角分明,优雅的坐着,可他竟然穿着一身军装,别致的剪裁,蓝色和黑色的搭配,整体看上去有些禁欲的味道,墨色的长发落在身后,虽不动声色,可他周身的气场已经足够让一般人瑟瑟发抖了。

    “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把我哥哥找回来!斗霊大会是在云都举行,你们云都就是这样布防的!蜘蛛门的人竟然在大街上绑架我花家的人!你们的人呢!都死了吗?”

    莫燃和唐烬的到来也只换来短暂的停顿,花如君很快便喊道,她站在花凌月跟前,烦躁的踱步,瘦小的身体藏着大大的力量,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一样,说话也是口无遮拦。

    “花小姐还是注意一下措辞,蜘蛛门的作风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大街上绑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更何况是斗霊大会期间,我们很遗憾有些修者被蜘蛛门掳去,但花家的少爷竟然会被绑架,我们绝对很意外。

    以往各大家族出行从来不让卫兵跟着,这次当然也不意外,但花小姐若是早点向我们寻求帮助,也许绑架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呢。”

    却是唐甜说道,她坐的很板正,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清晰,那淡定的样子几乎花如君跳了起来,少女还未完全长开的脸蛋一片愠怒,“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哥哥被绑架是活该?!”

    唐甜不慌不忙的回道:“天地可鉴,我没这么说,也不是这个意思,花小姐,你不如稍微冷静一点,我是说,我们现在应该商量的是,蜘蛛门要花家用两千个霊去话花公子,否则就杀人,你们也知道的,蜘蛛门杀个人从来不会手软。”

    花如君低吼道:“如果这是在雪城,两千个霊对我花家来说算什么!蜘蛛门现在要求明天就去换,唐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等我们的霊从雪城运来,我哥哥岂有命在?!”

    莫燃默默的听着,云曜向她看了好几眼,他虽端坐在太子高位,可唐玥薏和花凌月都是当世顶尖的修者,就算是他父皇在这里,对这两人都是礼让三分,更别说是他了!这半晌以来,他几乎没有插嘴的余地!

    莫燃想他递去稍安勿躁的眼神,云曜才稍稍安了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云曜总是坚定不移的相信,莫燃能够搞定所有棘手的事件。

    而莫燃也看出来了,唐玥薏和花凌月两人一言不发,高深莫测也暗藏危险,双方一直都是唐甜和花如君代为发言,只是已经很久了,两人也没有‘商量’出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这时,却听唐甜笑了笑,道:“那请问花小姐,你现在想怎么办?”

    莫燃看了一眼唐甜,心想虽说花如君年少天才,英气逼人,但那种蜜罐里泡大的女孩子,怎么可能玩得过唐甜?花如君心急如焚,几次都像是想要直接用武力解决办法一般,一直被唐甜压着。

    唐甜只字不提花良玉被绑架是云都布防的问题,暗指花家少爷竟然是个没有修为的凡人,这才被蜘蛛门钻了空子。

    以花如君对自家哥哥的护短,她根本不愿意提起花良玉没有修为,而花家的其他人更不会站出来说,不经花家可是隐三族之一,一个没有修为的少爷对他们来说可是耻辱。

    如今唐甜这么一问,花如君下巴一抬,想都不想就道:“我哥哥在云都被绑架,云家和花家不该表示点什么吗?今天你们把两千个霊给我们凑齐从过来,明天我们自会去换回我哥哥。”说着,少女轻蔑一笑,继续道:“放心吧,花家会把两千个霊如数归还你们!”

    “不瞒花小姐说,前几天花家刚刚被劫走一批霊,也是蜘蛛门做的,你让我们这么短的时间找两千个霊过来,你觉得可能吗?”唐甜却道。

    闻言,莫燃却是有点意外的看了看唐甜,她为何这么说?按理说花如君的建议已经很好了,就这么定了,既可以解决花良玉的事情,花家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可唐甜现在这么说,这不是明摆着不合作吗?

    “怎么,唐家”花如君面色一黑。

    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却见花凌月忽然一挥手,莫燃眼神暗了一下,下一瞬,那掌风已经到了唐甜跟前!唐玥薏也挥出一道掌风,虽然化解了花凌月的掌风,可花凌月掌风中彪悍的能量还是打在了唐甜身上一部分,唐甜闷声咳嗽了几声,咽下了口中的腥甜,她看了一眼唐玥薏,而唐玥薏根本没有看她,只是懒洋洋的说道:

    “花家主何必跟一个小辈动手?”

    花凌月刚才突然出手,此时只淡淡的说道:“我帮你管教管教。”

    唐玥薏却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们家的小辈,别说她没有过错,就算犯了错,那也是我来管教,花家主这手伸的也太长了点,如果有空,不如管教一下自己家的小辈,别让她像个泼皮一样在朝天殿上大喊大叫。”

    “你说谁是泼皮!”花如君指着唐玥薏便喊道。

    “啪——”

    只听一声清脆的响,直打的众人脸色都精彩起来,却是唐玥薏突然隔空打了花如君一个嘴巴,此时正慢条斯理的收回手,笑呵呵的说道:“花家主,我也替你管教管教。”

    花如君正捂着自己的脸,一脸屈辱又不敢置信的看着唐玥薏,似乎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打她!她正想说什么,却忽然觉得一股泰山压顶一般的威压迎面而来,逼的她动都动不了,站都站不稳,差点一下子就跪下去!

    好在下一瞬,她身上一清,花如君急促的呼吸了两口,气息还不稳,匆忙退后了几步,双拳紧握,有点后怕,刚刚是花凌月帮她隔去了唐玥薏的威压,否则一个不灭期修者的威压,随随便便都能要了她的命!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唐玥薏和花凌月两人的威压相互较量起来,两股强大的能量充斥在朝天殿内,除了唐玥薏和花凌月两人之外,所有人都是痛苦不堪。

    虽然不是被威压直接逼迫,但被波及也绝对不轻松!

    莫燃立刻起身,很快就到了云曜跟前,已经有了两个人给云曜张开了结界挡着,可也维持不了多久,要知道唐玥薏和花凌月可都是不灭期的修者!现在还只是比拼威压,可万一动了手,整个朝天殿都可能瞬间夷为平地!

    “莫燃”云曜唤了一声,“现在该怎么办?”

    两个高阶修者在这里比拼威压,除非他们愿意停下来,否则没人能够让他们分开!

    莫燃又看了看唐甜,心想也许唐家、唐玥薏根本就没想好好解决这件事情,否则两千个霊虽然多了点,但将唐家所有商铺的霊集中起来,也不是不够

    “别急。”莫燃沉声道,“我有办法。”

    说罢,莫燃看了一眼唐烬,而唐烬也正看着她,那一双蓝眸深深的,好像一直在等她回眸一般,远远看着,倒是让莫燃愣了一瞬,她确定她给唐烬下的只是春药,不是别的什么,这厮怎么从刚才开始就一本正经的,看的她心里瘆得慌。

    瞬间的失神后,莫燃指了指唐玥薏和花凌月,示意他要办正事。

    唐烬也未多言,站起来绕去了后殿。

    莫燃目送唐烬离开之后,忽然扬声说道:“唐家主、花家主,而且如果想切磋,还请另寻地方!这里是云岚国朝天殿,二位都是当世的顶尖修者,但身为隐三族的家主,该不会忘了,这里是王族的地盘吧!”

    隐三族世代辅佐王三族,这是相当于主仆契约一般的约束,从来没人敢僭越!这两人之间有私人恩怨,莫燃本以为在大局面前,两人可以不拘小节,可她想多了,这两人恨不得立刻置对方于死地,只可惜没有合适的契机!

    任谁也没想到会有人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吼一嗓子,那一瞬间,唐玥薏和花凌月两人同时看向莫燃!那尚未收回的威压自然而然的射向了莫燃!

    两个不灭期的修者的威压当头压下在,莫燃只觉得呼吸一滞,但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未移动分毫,在二人的注视下,莫燃一字一顿的说道:“二位家主,现在只是花公子的事情,你们不是想让花公子在蜘蛛门等死吧?”

    唐玥薏和花凌月都眯了眯眼,而莫燃也听到了进朝天殿之后花凌月说的第一句话:“你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