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 雪鹿
    莫燃拢了拢斗篷,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室内的风格倒是别具特色,装饰的色彩都很艳丽,很有异域风情,只是来去的门徒都身穿斗篷,而且步履匆忙,基本上停下来聊天的,阴沉而森然的气氛跟如此奢华的建筑结合起来很是尴尬。

    莫燃心中也无法平静,她现在有点怀疑,血杀在不在这了,刚刚她还没有问清楚,他们就已经到了,现在她带来的霊已经到了蜘蛛门手里,而她也陷进了蜘蛛门里,完全陷入了被动。

    如果巨塔拿了东西不放人,而且把她也扣在这里,或者把她和花良玉都杀了,这都是有可能的她是因为相信血杀会有安排,所以才都按照蜘蛛门说的来,可如果血杀不在,她的处境可就有点麻烦了

    走了许久,莫燃发现,那个副殿似乎并不是带她去见巨塔,因为他们走的路越来越偏僻,四周也不似刚刚进门时那般华丽。

    又过了一会,二人走下了一个楼梯,那楼梯是通往地下的,越往下走越是阴森,光线也越来越暗,到最后完全见不到光,只有依靠墙上的火把照明。

    这里的气味也很难闻,莫燃很快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大概就是归魂殿的地牢。

    莫燃脚步停顿了一下,虽然那个副殿一直在前面走着,但却在时刻注意这莫燃的动静,她一停下,那副殿便回头看向她,嗤笑了一声道:“不是想见花良玉吗?他就在这里,你是自己进去,还是我‘请’你进去?”

    莫燃听明白了,要么她自己进去,要么他抓她进去只一瞬间,莫燃就做了决定,她继续往前走去,倒是那副殿有些探究的多看了莫燃几眼。

    地牢里看守的人似乎不多,一进门便看到两个门徒在一边聊天一边喝酒,那两人竟然是先看到的莫燃,其中一人狞笑道:“嘿,我不是眼花了吧!我竟然看到一个绝世美妞儿!”

    另外一人转头一看,顿时也流着口水道:“地牢里八辈子也见不到女人,你是想女人想疯我靠,我他妈也看了一个绝世美妞儿!”

    “你看到的那个绝对没有我看到的那个正!”前一人道,另外一人正要辩解,只听‘啪啪’两声!两人顿时捂着嘴,噙了满口的血,差点从座椅上掀翻在地!

    两人捂着脸怒气冲冲的站起来,正想发怒,却看到了背着手站在他们面前的面具男子,两人浑身一抖,立马酒醒了!

    却听那副殿说道:“现在你们看到什么?”

    那两人哆嗦着,深深的低着头,“七七七七七七副殿属下失职,七副殿饶命!”

    “哼花良玉呢?”那副殿并没有多追究,可那两人依旧战战兢兢的。

    两人忙道:“在地牢里呢,那个废柴扛不住打,还没上刑就半死不活的了。”

    “带我过去。”那七副殿说道。

    两人连忙带路,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往里面走。

    地牢里阴暗潮湿,地面上到处都是脏臭的积水,牢中关押着不少人,但多半被打的看不出人样了,哼哼的声音都没有,安静的有点诡异。

    七拐八绕的,几人终于停在了一个地牢面前,莫燃稍一抬眸就看见了里面的人,应该就是花良玉,他还穿着那一件厚厚的裘皮大会,只是洁白的颜色染了不少脏东西,他还带着那纱帽,此时蜷缩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带路的两人开了门,然后恭敬的说道:“七副殿,就是这里了。”

    而那七副殿却是看向莫燃,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而莫燃笑了笑道:“蜘蛛门果然有点手段,但你们打算如何处置我们,就算是要杀我,也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

    那七副殿却道:“进了这里,你是死是活都是殿主说了算,谁叫花家和唐家这么白痴,派了一个融火期的修者就敢挡墙匹马的来换人,这种结果不是意料之中吗?”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们殿主?”莫燃问道。

    那七副殿却是不屑,“你睡个觉,做个梦,也许能梦到。”

    莫燃当即不再多问,知道说再多都没用了,便抬脚走进了牢房之内。

    而那两个门徒在关门之际悄悄抬头看了一眼莫燃,两人又快速的对视了一眼,原来刚刚他们不是眼花

    那七副殿把莫燃关起来之后一刻都没有多留,转身就走了,而那两个门徒也赶紧跟上去,一人小心翼翼的问道:“七副殿,刚刚关进去的女人是干什么的?需要属下审问吗?”

    那七副殿语气不太好的说道:“你们两个如果想死的话就去审问吧。”

    那两人一抖,想着刚刚对七副殿不敬,现在又说错话,这下不敢说话了。

    而那七副殿却道:“今天晚上所有人都要去血池,堡内人手不够,你们这地牢虽是最安全的,但你们也都给我瞪大了眼睛!不能有半点闪失!刚刚那个女人是殿主要亲自审问的,你们明白怎么做了吗?”

    那两人连忙应道:“是是是,七殿主放心,进了这地牢,别说是人,就是只苍蝇它都飞不出去!”

    声音渐行渐远,很快就什么都听不到了莫燃却若有所思的转过了身。

    她走到花良玉面前站定,他的气息本来就弱,现在简直似有若无了!莫燃蹲下去瞧了瞧,又探了探他的脉,手刚放在他的手腕上,却发现那肌肤一片冰凉,就跟握在冰块上一样!

    而与莫燃相反,那一直没什么动静的花良玉却是稍微动了动手,像是被莫燃的温度吸引一样,动作有些迟缓的去抓莫燃的手。

    莫燃只稍一使劲他就动不了了,而莫燃也专心查看他的身体,一看之下却是意外的很!

    花良玉曾经自己说年幼时生过一场大病落下了病根,畏寒怕风,可莫燃却发现,这哪是什么病根!这人明明是有轮海的,只是轮海都被一片冰寒之气牢牢的封了起来!

    那么,花良玉应该是有修为的!只是被冰封的轮海运转的极慢,灵力微弱到让人根本察觉不到,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废柴!

    莫燃忽然收回了手,心中极为诧异,这种情况她可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心中大为不解,而花良玉现在昏迷不醒的,她也无法对症下药啊!

    过了一会,莫燃只好从储物袋里找出一床被子铺在地上,把花良玉挪了上去,又给他盖了两床被子,最后还用灵石在他身边布下一个小型的阵法,将火属性的元素聚集到阵法之中,温度起码能升高几十度。

    做完了这些,莫燃才靠在墙上,漫不经心的等着。

    没错,她是在等人,想想,他也该出现了。

    果然,没过一会,牢中人影一闪,唐烬穿着一身轻便的紫衣凭空出现,精致高贵的男子,跟牢里的一切都那么的格格不入。

    唐烬先是看了看花良玉,然后挑眉一笑,“他倒是舒服,你都没有这么伺候过我。”

    莫燃抬眸看了他一眼,而唐烬很快变了一下说辞,“让我这么伺候你也行啊。”

    莫燃却道:“如果你的轮海也别冰封了,变的这么弱不禁风,我也许会大发善心,也给你盖个被子。”

    唐烬顿时笑道:“算了吧,我可不要你的同情,被子可以盖,但我要等着心甘情愿跟我一起盖。”玩笑后,在莫燃还未打击他之前,唐烬便抢先道:“你刚才说,这姓花的轮海被冰封了?”

    莫燃点了点头。

    而唐烬挑眉道:“有点意思,我瞧瞧。”

    莫燃道:“你别动我的阵法!”

    唐烬见莫燃紧张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心里就不舒服了,动作不停的破除了莫燃的阵法,身手就探上了花良玉的脉,“要冻死的话早死了,不在这么一会”说着说着,那语气见见奇怪了起来,好看的眉毛也微微蹙着。

    莫燃见他神色不对,顿时凑过来道:“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他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轮海是被人为封上的吗?”

    唐烬看向莫燃,蓝眸深深的,久久都没有说话。

    近距离对视着,莫燃有一瞬间的不自在,那双蓝眸里全是她的倒影,让她有点避无可避,莫燃不禁又道:“你倒是说话啊”

    唐烬却忽然道:“真让你碰上了”

    莫燃皱眉,“什么事情让我碰上了?”

    唐烬收回手,盯着莫燃的眼睛,眼神中充满了探索和深思,“六族妖气。”

    莫燃道:“六族妖气?你在说什么?该不会是说花良玉身上有妖气吧?”说着,莫燃很快就自我否定道:“不可能,六族妖气已经被释放了,如果他身上有妖气,他早就恢复本体了,怎么可能还是现在这个样子?”

    “那可不一定”唐烬却是摇头,“他的轮海不是被别人冰封了,而是被他自身的妖气自行封印了,这个人太弱,根本无法恢复本体,强行恢复本体他的魂飞魄散的,那妖气也是出于自我保护才这么做的。”

    莫燃很不敢置信,却不能不信,唐烬毕竟比她知道的多的多,她不由的问道:“那怎么办?被冰封着他也不能修炼,也只能这么弱,难道就这么被封一辈子?还有,他是哪一族妖兽?”

    唐烬想了想道:“办法嘛有是有。”

    莫燃顿时问道:“什么办法?”

    唐烬却挑眉,“但我为什么要说?难道你打算帮他?”

    莫燃道:“六族妖兽与莫家关系匪浅,如果他真是哪一族的妖兽,我必定会帮。”

    唐烬却是稍微沉默了一会,“他这个有点难办,得把他先带回去,还有最好别让花家的人接触他。”说着,唐烬不太情愿的交代了实情:“恭喜你,你已经找到了第五族妖兽,雪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