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9. 去看戏【二更】
    唐烬的语气还算平缓,可不难听出其中的羡慕之意,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在两个并不算熟识的人面前他竟然轻易的袒露了平时藏在心底的想法,他对莫燃和唐烬的信任显然有点多了。

    莫燃则是有点感慨,原来血族还有如此浪漫的传说,是不是真的?她下意识的看向唐烬,寻求证明,可唐烬只当没看见,不给他反应。

    而花良玉却是轻咳一声,问道:“莫小姐,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莫燃道:“你引火入体之所以会失败,就是因为,你身体里流淌着的是雪鹿一族的血脉,雪鹿是寒性妖兽,所谓水火不容,你引火入体当然是自取灭亡。”

    花良玉闻言却是一怔,然后似乎轻笑了一声,完全没有当真,“莫小姐,你怎么会开这种玩笑?我身体里有雪鹿的血脉?这也太”

    花良玉不知道该如何说,但总之觉得莫燃的说法很是荒唐。

    莫燃也没指望他一下子就相信,只是说道:“为没有跟你开玩笑,你既然知道雪鹿,必定也知道三界过去几万年的大战吧?”

    花良玉点了点头,这些年修炼已经无望,他很少走出花家,大多数时间都在看书,花家一整座藏书阁都快让他看完了,很多东西或许现在的修者不清楚,可他却知道。

    莫燃这才继续说道:“三界大战之时,的确有很多妖兽都灭族了,但是其中有六族妖兽的妖气却是被封印在了神之囚牢,世人并不知道这六族妖气是哪六族,也没人进去过神之囚牢,更别提解开六族妖兽的封印了。

    可就在两年前,有人进了神之囚牢,而且解开了六族妖气的封印,现在六族妖气已经重回世间,只要这世上还有六族妖兽的血脉,他们就一定会觉醒的,而你,就是其中的一个。

    只是你的身体太弱,雪鹿的妖气回到你的身体之后,你本该要变回本体的,可如果强行化形,你可能也会魂飞魄散,出于自我保护,你体内的妖气都被冰封在了轮海。

    一旦你的身体条件允许,它会自行解除封印的,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如果你执意不相信,也只能等日后你轮海的封印解开之后了。”

    花良玉的神色一点点凝重起来,莫燃的话很具冲击力,她所说的神之囚牢他是知道的,而且比莫燃以为的知道的多

    神之囚牢位于世俗界,两年前花家也曾派人去过世俗界,后来也带回了消息,说是神之囚牢有可能有人进去过了,可是他们赶到的时候,那里到处都是地狱之火,也无法确定是不是真的。

    被莫燃一说,他自然而然的就联想到了,而且,他的轮海被冰封的时间、也正巧就是那个时候

    他做了快三十年的人,现在却要相信自己其实是一个上古神兽,这换做谁都会不敢相信吧

    花良玉探究的看向莫燃,上次见面时,他只觉得莫燃很特别,说不上来的特别,她陪在云岚国小太子的身边,那个小太子对她很是信任,他万万想不到,时隔几日,他会从她口中听到如此惊人的事情!

    过了好半晌,回神的花良玉才道:“按照你的说法,如果现在解开我的封印,我也是死路一条,而不解开的话我也无法修炼,岂不是怎么都行不通?”

    莫燃却道:“我既然跟你说了,就必定有两全的办法。”

    花良玉很快道:“那你为什么会跟我说这些?”

    其实花良玉更想问的是,为什么她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而且能够轻易做到既不让他死又解开他的封印?六族妖气连隐三族都不确定的事情,她却如此肯定?这位面太耸人听闻了一些

    莫燃很自然的说道:“因为你是雪鹿,我无论如何都会保护你。”

    莫燃这话说的太溜了,她潜意识里已经认定,六族妖兽就是她的自己人,所以保护是理所当然的,只是这话一出口,花良玉狠狠一怔,唐烬也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与莫家渊源也不浅,你更应该保护我。”

    莫燃睨了唐烬一眼,不相信这妖孽会需要人保护,他不找别人的麻烦就不错了,而唐烬则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花良玉,自古弱不禁风的女子总会叫人又爱又怜,可‘弱不禁风’四个字,用在男子身上也同样适用?

    “你到底是谁?”花良玉不由自主的问道,他忽然很想探究,想知道莫燃的来历,想知道她的秘密,否则很多疑惑困扰着他,让他心乱不已。

    莫燃道:“我就是莫燃,等你可以相信我的时候,你也会慢慢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的。”

    花良玉没有说话,但他潜意识里已经相信了大半了,此时脑海中一团乱,他在努力的理清。

    此后三人之间并无交流,各自安安静静的坐着,莫燃给花良玉留下足够的冷静的时间,她则在闭目养神,等着夜晚的到来。

    地牢内一下午都没有人巡逻,也许是蜘蛛门的门徒对自家的地牢有信心的人,所以根本没有发现唐烬就那么光明正大的待在地牢内。

    莫燃算着时间,估摸着太阳已经落山之后,忽然开口:“准备一下吧,我们该走了。”

    这话成功的吸引了花良玉的注意力,他也仿佛才意识到,他们现在还在蜘蛛门的地牢之中,不由得问道:“走?如何走?”

    唐烬也看着她,等她详细解释。

    而莫燃不慌不忙的说道:“这里是蜘蛛门四殿之一的归魂门,今晚蜘蛛门的门徒会很多,但都不会妨碍我们,他们都会去蜘蛛门的血池,血池的阵法一旦开启,蜘蛛门总部不停,他们就无法抽身。

    可以说,今晚虽然归魂门门徒聚集,却也相当于空城一座,我们就趁此机会离开。”

    唐烬当即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莫燃道:“听蜘蛛门的一个副殿主说的。”莫燃稍稍想了想,愈发觉得那个七副殿很是奇怪,从她被带进来到被关进地牢,她只见了他一个人,而他临走时说了那番话,倒像是专门说给她听似的。

    唐烬显然也意识到了不妥,他道:“万一他是故意这么说,引你上当呢?”

    莫燃稍稍摇头,“不像是他并不知道我,更别提了解我,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融火期的修者,被关进这里什么都做不了,他没有必要给我挖这样的坑。”

    唐烬却是站起身来,也终于拿开了一直抱着莫燃的手,他道:“我还是去看一眼吧。”

    说着,人影一闪,便已经消失了。

    莫燃也就安静的等着了,让唐烬探一探也好,一转头,却见花良玉一动不动,盯着唐烬消失的方向,似乎在发呆,莫燃笑了笑道:“别惊讶,这对于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如果你能接受你是雪鹿这件事,你以后要经历的会更丰富多彩。”

    “你们”花良玉呢喃着,却什么都没说,这地牢四周的墙壁被都砌有特殊的材料,会阻断传送或者瞬移,这个阻断是有范围的,起码历劫期以下是完全做不到的。

    可刚刚唐烬漫步一般就出去了,那么的随意!他的修为总不至于已经是历劫期以上了吧!这怎么可能!年龄不对,经历也不对!如果他修为那么高,还去兽宗干什么?唐家多了一个如此厉害的强者,也没必要隐而不露啊!

    没过多久,唐烬便回来了,他轻弹衣角,“果真是,蜘蛛门的门徒已经陆续赶往血池。”说着,唐烬眉毛一挑,看着莫燃道:“要么就是那个副殿蠢,要么就是他故意的,如果是前者也就罢了,可如果是后者,正如你所说,今天晚上也许就有好戏看了”

    莫燃也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而花良玉则是看着两人无言的默契,心中复杂。

    “你能坚持吗?”莫燃一边说着,一边给花良玉撤去了周遭的阵法。

    那阵法一去,花良玉不适应的裹了裹被子,但很快意识到他们要出去了,就把身上的被子也一并还给莫燃,“能,但恐怕也会拖累你们。”

    莫燃不在意的说道:“只要你别冻晕过去就行。”

    花良玉的脸微红,他下意识的低了低头,不过很快就意识到多余了,有纱帽在,莫燃根本看不到,他虽早已习惯自己这般体弱,但在花家时,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什么,现如今被莫燃如此调侃,不禁有些涩然。

    莫燃找了一根细长的铁丝,手握着铁门上的锁子摆弄起来,唐烬不由的笑道:“其实你完全不用这么费劲。”

    莫燃却不轻不重道:“你闭嘴,如果你不在,我不得用自己的本事吗?我这是时刻保持警惕。”

    唐烬竟然点了点头,他觉得莫燃说的挺有道理的,也就认了,过了一会,却见莫燃真的打开了那个锁,三人先后走了出去。

    在地牢中绕来绕去,刚开始还风平浪静,忽然不知道是哪个囚牢里的人大叫了一声,“救我出去!”

    囚牢内的人本来都是一副奄奄一息生无可恋的模样,被那人一叫,下意识的看向外面,不少人看到堂而皇之走在通道内的三人,顿时都拼了命一样向他们伸出手,叫喊着。

    莫燃皱了皱眉,大感失策,左右两边的栅栏上一下子围满了人,伸出一双双污垢不堪的手,这动静很快就会引来的地牢里的蜘蛛门门徒的。

    果然,没一会,两个看守的门徒就赶了过来,他们站在通道的尽头大喊:“竟然敢越狱!我看你们是获得不耐烦了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靠近,其中一人眯着眼瞧了半晌,忽然道:“那个戴帽子的,不就是花良玉吗?还有那个女的,不就是今天下午七副殿刚刚送来的女人吗?那个男的是谁?”

    另外一人也紧皱着眉头,他们俩就负责看守地牢,里面关押着些谁,他们一清二楚,可没有这么光鲜亮丽的男人,两人顿时停下了脚步,似乎意识到了事情不对。

    “七副殿可是说了,那个女人很重要,殿主要亲自审问的!”一人说道。

    另外一人顿时大喊,“马山锁死地牢!立刻通知殿主!有人劫狱!”

    经那人一喊,地牢内立刻响起刺耳的铃声,同时另外一个人猛的将墙壁上的火把一扭,只听咔咔的声音在通道四处响起!

    莫燃眼眸微眯,抬眼便看到许多精钢所制的围栏从天而降!

    这些都是地牢内的紧急应对措施,若让那些围栏都掉下来,必定能挡住越狱的人,只是眼下,他们面对的不是一般人!

    莫燃和唐烬同时抓住了花良玉的胳膊,三人一闪身,在那些围栏落下之前,便已经诡异的出现在那两个惊恐的门徒面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