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 收割性命
    莫燃向前走去,而那两只血蜘蛛圆圆的眼珠子直直的盯着莫燃移动,长长的腿也动了起来,不等莫燃走进,两只蜘蛛便飞快的窜了过来!它们的身形不大,速度极快,莫燃祭出了灭神剑,迎头斩去,剑芒明明落到了那蜘蛛身上,那蜘蛛的却丝毫无损!

    莫燃暗自心惊,怪不得刚刚那些女人身体幻化出的绒毛那般坚固,从这血蜘蛛身上学来的护甲,血蜘蛛原本的样子果然够厉害的!

    两只蜘蛛分别袭向了莫燃和唐烬,唐烬打的漫不经心,多半都在关注着莫燃的动向,而两只蜘蛛却是疯狂的进攻,蜘蛛腿与莫燃的灭神剑碰到一起,竟然还发出叮叮的声响!

    打着打着,莫燃发现那血蜘蛛不时吐出猩红色的烟雾,弥漫在头顶,起初莫燃并没有在意,可渐渐的,越打越焦虑,竟是被那血蜘蛛钻了好几次空子,她的剑伤不了血蜘蛛,可那血蜘蛛却挥舞着爪子,却能轻松的打破她的防御,在她身上制造了许多伤口。

    那伤口本是有毒,只是奇怪的是,那黑色也只蔓延一会,便又不着痕迹的消散了,莫燃知道这都是得益于她百毒不侵,可同时也深知,若非如此,她早就死了好多回了!

    越是如此,莫燃心中就越焦虑,破绽也越多,唐烬把她的变化都看在眼里,他频频看着那红色的烟雾,眼看着莫燃身上多了许多伤口,心里不舒服的很,却忍着没有开口。

    心里好像有着无数的郁气,莫燃自己没有发现,她的剑招也渐渐凌乱起来,而闻到血腥味的血蜘蛛却是越来越凶戾起来!直到莫燃被那密集的蛛丝拽到了蜘蛛腹下,满是腥臭味的嘴大大的张开,眼看着几乎将莫燃吞吃入腹,唐烬无法旁观下去了,正要去救莫燃,却听莫燃大吼一声,竟是将灭神剑直直的送进了血蜘蛛的口中!

    剑尖直接从蜘蛛的背上穿了过去!那血蜘蛛保持着倒挂在屋顶的姿势,却是渐渐僵硬不动了,唐烬顿时松了口气,同时掌中释放出一阵白色的能量,笼罩在另一只血蜘蛛身上,那血蜘蛛发出尖锐的叫声,拔腿就跑,只是唐烬怎么可能让它逃脱?那白光如影随形,没过多久,那血蜘蛛便掉在了地上,一动都不动了!

    唐烬走到前面,莫燃也正好落在地上,她皱着眉,不耐烦的看着自己浑身的脏乱,刚刚险些进了蜘蛛的肚子,杀了那蜘蛛时,它腹中吐出的红红黑黑的东西又落了她满身,现在她身上的味道简直把自己都要熏吐了!

    “呵呵”唐烬挑眉一笑,走过去揉了揉莫燃的头发,也不管自己手上顿时沾了一把黏黏糊糊的东西。

    “你笑什么?”莫燃皱眉,尤其是在看到唐烬杀的那只血蜘蛛,跟她杀的那只一对比,只觉得更心烦了。

    唐烬知道她在心烦什么,可偏偏在伤口上撒盐,笑道:“你怎么弄成这样?这些蜘蛛吸收了血池的怨气,那些烟雾都是亡灵的怨气,不是什么毒气,可却能激发你心里的负面情绪。”

    莫燃抬头看了一眼,顿时也明白自己刚刚的情绪怎么越来越失控了,好在还在她可以控制的范围,否则没有被血蜘蛛的毒所伤,也会被它吃了!

    虽然知道自己为什么心神不宁了,可看着唐烬一袭紫衣风度翩翩的站在她跟前,还是忍不住的不平衡,皱了皱眉,莫燃忽然上前,用力的抱了一下唐烬,然后忽然间消失了!

    唐烬却是一愣,很快就发现自己干净的衣服上也沾满了黏黏糊糊的东西,腥臭难闻,令人作呕,唐烬飞快的脱下了外衣仍在一旁,这才想到莫燃刚才报复一般的动作,匆匆离开时又像是逃跑一样,有点难得一见调皮和可爱。

    唐烬笑了笑,只觉得弄了一身的脏也不是那么无法忍受了。

    过了一会莫燃便又出现了,她在三藤戒内快速的清洗了身体,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而唐烬也已经是干干净净的了,又是一个丰神俊朗的公子。

    “走吧。”莫燃若无其事的说,仿佛已经忘了刚刚那一幕,在经过唐烬杀的那只血蜘蛛时微微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悟的说道:“你的能量是血蜘蛛的克星?”

    唐烬点头,而莫燃撇了撇嘴,不就是开挂吗

    她站在那扇巨大的石门跟前,在那些浮雕上研究了好半晌,不知道扭动了哪里,那石门缓缓的打开了。

    视野渐渐清晰,莫燃嘴角微勾,总算找对了地方。

    一眼便看到了那巨大的血池,浓稠的猩红色,血腥味刺激着所有的感官,一个巨大的阵法笼罩在血池之上,血池中央的红色的蜘蛛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左右台阶之下,大概有几百门徒,他们无不盘膝而坐,漆黑的斗篷掩盖着身形,几乎要与黑暗融为一体,看上去很是诡异。

    他们一动不动,像是根本没有发现莫燃打开了石门一样,唐烬走到了莫燃跟前,生怕有任何变故。

    这里跟莫燃曾经在华夏见到的血池很像,只是规模大了很多,莫燃往周围的墙壁上一看,果然发现许多火把,她一挥手,便将那些火把都点燃了,幽暗的房间顿时亮了许多。

    莫燃提着灭神剑走了进去,那些门徒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是任人宰割一般,唐烬紧紧的跟在她后面,不远不近,正好三步的距离。

    莫燃冷冷的勾着嘴角,手起剑落,齐刷刷的收割了一排门徒的性命!他们本来就在修炼,被打断又受致命伤,斗篷下的脸说不出的扭曲。

    可莫燃却一刻都未停,她脑海中回放的是莫家庄那晚的雨夜,那些黑衣人就是这样杀了她的亲人们!莫燃踩着那些尸体一步一步的往前,有的门徒已经意识到有人闯入,强行退出了修炼,但血池的能量惊人,反噬时亦伤害巨大,莫燃杀他们依旧不费吹灰之力!

    人天下人想破脑海肯定也想不到,他们口中神秘莫测、滴水不漏的蜘蛛门四殿竟然被莫燃在一天之内摸了个透,现在还在像切白菜一样收割着归魂殿的门徒!

    花良玉震惊的站在门口,如果不是一路亲眼所见,他都会怀疑今天都在做梦!这太不可思议了!今天归魂殿的所有一切都像是集体自杀一样,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都袒露在了莫燃跟前!

    虽说湖心大阵会会保护归魂殿,有人来了也进不来,可谁能想到,仅仅一个莫燃加一个唐烬,就能倾覆了整个归魂殿!

    没过多久,那台阶上已经躺满了蜘蛛门门徒的尸体,莫燃站定,冷冷的看着剩下的二十几人,他们抵着头盘膝坐在那里,帽檐深深的垂下,莫燃想再往前的时候,却发现这些人所在的地方跟刚刚那些门徒不一样,他们在阵法中,而她想要走过去的时候,那血红色的阵法却是猛的弹起一片红芒,将她阻挡在外!

    莫燃微微皱眉,这阵法是血池的能量阵,根本无法破除,除非蜘蛛门的总部那里停止,她看了一眼血池中间依然泛着红光的蜘蛛雕像,她才不管什么阵法,今天这里的人,都得死!

    莫燃双手举着剑,低喝一声‘十字斩’猛的向阵法劈去!两道黑色的剑芒猛地劈到了阵法上,可那阵法只稍稍晃动了一下,纹丝未动!

    莫燃不相信,又连续挥出几剑,依然如扔进大海的石子,没有丝毫作用!

    倒是阵法中忽然传来一声粗粝的声音,充满着阴狠,“好大的胆量!杀了我这么多门徒,你有几条命来还!”

    莫燃冷笑道:“我只是替天行道罢了。”

    那人声音更加阴狠,“还是个女人!有意思,我巨塔几百年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女人了!我倒要看看,是你替天行道,还是本殿主让你痛不欲生!”

    莫燃却不屑,看向说话的那个人,原来他就是归魂殿的殿主,“那也到你有命见到我!”

    那巨塔却是大笑,“血池的阵法就算你是归仙境的修者来了也照样无可奈何!”

    莫燃皱眉,这阵法当真打不开吗?

    而唐烬也适时道:“这阵法联通了蜘蛛门所有的分部,一起组成了一个阵法,就算有阵眼,阵眼也一定在总部,破解不了。”

    巨塔忽然阴气森森的说道:“还带了男人!哈哈哈,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我巨塔一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唐烬却笑了笑,“一个不灭期四层的修者,竟然也敢如此口出狂言。”说着,唐烬看着莫燃道:“亲爱的小情人,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一会便先把这个人杀了。”

    唐烬的声音不加掩饰,那巨塔一惊,此人知道他的真实修为?而且并不怕他?险些乱了方寸,堪堪稳住了修炼,同时告诉自己,此人怕是故意在扰乱他,当今三国之内的高阶修者用手指都数的出来。

    今天从早到晚,殿内的防御都是他监督的,外人就只有花家的那个病秧子,虽然现在还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但是他干肯定,那些个高阶修者一定没有动!

    “我归魂殿的湖心阵一开,任何人进不来,也出不去,谁杀谁很快就能见分晓!”那巨塔狠狠的说道。

    而就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一阵强烈的震动传来!莫燃都身形不稳的晃了半晌,唐烬扶着她站稳时,莫燃不禁道:“这动静莫非是归魂殿的湖心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