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7. 我一点都不想死
    莫燃没有动,她所在的地方本来就很隐蔽,听声音进来的应该是两个人,莫燃正打算等到他们再进来一点之后解决掉,却忽然听到一个人低声说道:

    “地牢那边我已经重新安排过了,不会有问题的,今天来的是三个高阶修者,我们还要出去吗?”

    “当然要,而且必须出去。”另一人说道。

    低沉的声音中满是冷意,却充斥着一种任何时候都异常笃定的感觉,莫燃精神一震,不禁脱口道:“血杀?”

    “谁在那!”一人厉声问道,一瞬间便已经闪身过来,手中举着一把剑警惕的指着莫燃,待看清她的脸之后,那人的神色微微放松,却是转头看向了旁边。

    另一人缓缓走来,他穿着漆黑的斗篷,跟其他门徒似乎也没什么两样,转过身的时候摘下来帽子,脸上带着一张黑色的面具,面具之上有着简单而神秘的红色花纹,果真是血杀!

    血杀挥了挥手,旁边那人便自动退到一旁了,莫燃也认出了那人,正是归魂殿的七殿主!

    “你不先离开吗?”血杀问道,一开口不是解释,也没有叙旧,仿佛他们早就商量过一样,可事实上,莫燃根本不知道血杀策划了些什么!

    莫燃摇了摇头,“我还不能走。”

    血杀道:“你感兴趣的东西也许都在这个房间了,如果来不及,你可以都搬走。”

    莫燃道:“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

    血杀点了点头,这才转眸看了一眼唐烬,而自从血杀出现开始,唐烬就别有深意的打量血杀了,虽然他身上的气息极淡,可还是不难看出,这人是魔族之人,不过,他跟莫燃之间熟络的感觉,还真是叫人有点不爽啊

    其实莫燃也觉得很奇怪,跟血杀很多次的合作,都从来不曾事先商量过,可每次都能恰到好处的配合,这也许是因为血杀安排的巧妙,可现在想来,更像是她和血杀不谋而合、殊途同归

    想到这点,莫燃不禁有点激动,她问道:“血杀,巨塔今天怕是难逃一死了,你还有什么打算?”

    血杀平静的说道:“跑。”

    莫燃有点哭笑不得,不要用这种一本正经的脸开这种玩笑好吗?今天起码让她知道,血杀进蜘蛛门必定是有别的意图,至于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但至少,他不会是站在蜘蛛门阵营里的人,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

    莫燃还想说什么,唐烬却忽然拉着她的手道:“走吧小情人,我们该去迎接老朋友了。”

    “你别乱叫!”莫燃皱了皱眉道。

    唐烬却瞥了一眼血杀,笑道:“始乱终弃可不好,刚刚你还是我的小情人,现在怎么急着反对了。”

    莫燃无语,好的坏的,什么话都让唐烬这厮说了,他一厢情愿的这么称呼她,她什么时候答应过?“没有的事。”

    一边说着,一边打算甩开唐烬的手,可唐烬却抓的很紧,笑的让人牙痒痒,“迟早的事。”

    两人正要从血杀身边走过,血杀却是伸手拦住了二人,“你们去哪里?”

    莫燃还没说什么,唐烬先道:“去过我们的二人世界,我知道你忙着演戏跑路,就别跟着了。”

    血杀却道:“我不忙。”

    莫燃诧异的看了一眼血杀,却见血杀转身对那个七副殿吩咐了几句,那人很快就领命离开了,而血杀看向莫燃,似在无声的说着‘走吧’。

    莫燃有点愣,血杀这是打算跟她走?随即又想到,唐烬口中的‘老朋友’,莫不就是灭之麒麟?

    “有什么不方便吗?”血杀忽然问道,异色瞳孔看着莫燃,平静中带着不可忽略的冷意,莫燃这才发现,血杀身上的气息变弱了很多,以往远远就能感受到的煞气,现在竟然很难察觉到了!

    莫燃顿时仔细看了看血杀,莫不是他的修为又精进了?连那种与生俱来的腥煞气息都可以敛如体内了?那么,南草刚才他其实也在血池的阵法中,只是她没有注意到?

    也就莫燃走神的些许功夫,唐烬已经说道:“是挺不方便的,我跟我的小情人要去做一件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参与的事情,你走吧。”

    “唐烬,你嘴上要没个把门的,就别再说话了!”莫燃道,心想这厮真的越来越放肆了,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尤其这两天,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唐烬眯了眯眼,他怎么觉得这个血杀出现之后,莫燃看他哪哪都不顺眼,他说什么都不讨好了?

    而血杀却好像并没在意两人之间的猫腻,他只是看着莫燃道:“我要带莫先生去见莫老九,之后再离开。”

    闻言,莫燃稍微犹豫了一下,她正想着要不要带血杀去见灭之麒麟的时候,浑身冷不防的打了个一个寒颤,好像瞬间掉进了冰窟一样,冷的站都站不稳了!

    唐烬和血杀眼神都变了变,唐烬忽然抓起了莫燃的手,摊开掌心一看,果然那只绿色的眼睛幽幽的睁着,血杀一双异色瞳孔却是暗了暗。

    “来不及了。”唐烬口中说道,一把抱起了莫燃,一闪身就不见了。

    血杀一刻未停,追着唐烬的气息便走了,可旁边的花良玉却是有苦难言了,怎么又走了?知不知道他追的很辛苦?早知道就不要他们来救了,现在怎么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可想到刚才莫燃忽然晕倒的样子,花良玉任命走了出去,他只是不相欠别人的

    唐烬带着莫燃出现在不久前他们刚刚离开的那个圆顶房间内,巨大的房间内此刻充斥着阴森的冷意,幽幽的绿色一直从屋顶蔓延到了地面、水面,到处都透露着无尽的死气,压的人心中也沉沉的。

    唐烬看了一眼怀中的莫燃,握紧了她的手,将自己的能量源源不断的送了过去,没过多久,莫燃便悠悠转醒,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

    莫燃四下一看,这熟悉的一切都在向她展示着,真的是灭之麒麟出现了!

    “放我下来吧。”莫燃说道。

    唐烬慢慢放下莫燃,眼神盯着某处,等着灭之麒麟出现。

    旁边有人拉了莫燃一把,她回头一看,却见是刚刚出现的血杀,那双异瞳此刻变的警觉而阴森,好像受环境影响一般,他身上的气息也变的腥煞起来,同样是满身的死气,莫燃却自然而然的往血杀身边靠了靠,许是潜意识里相信,血杀是无害的。

    唐烬看了莫燃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

    渐渐的,那巨大的水池之中忽然凭空冒出许多蚀骨草,翠绿的颜色,芦苇一般飘飘荡荡的长在水中,又过一会,空中才忽然出现了正主——灭之麒麟!

    “它——”莫燃不由的开口,惊讶的望着空中的绿色身影,那身影高贵而危险,一对漂亮而精致的鹿角,浑身铠甲一般的龙鳞,轻轻摆动的鬃尾,高高昂起的头颅,好一个威风凛凛的麒麟!

    刚刚解开封印的时候灭之麒麟还只是一团并不成型的烟雾,后来能够幻化出很小的体型,可这一次,它却是直接以麒麟的形象出现的!没有白麒麟身上的圣洁,却有着不输于白麒麟的睥睨。

    “女人,你失约了。”一个冷淡的声音忽然响起。

    莫燃只觉得阴森的气息嗖嗖的往骨头里钻,她抬头看了一眼那只绿色的麒麟,皱眉道:“两年未到,‘失约’二字从何说起?”

    莫燃刚一说完,便感觉到一双冰冷的瞳孔瞬间锁定在她身上,那感觉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索命一样,莫燃并不怕她,但是在如此阴冷的气息之下,她的身体却不适应的很,下意识的紧锁着眉头。

    她跟灭之麒麟是有着两年之约,但那是因为迫于灭之麒麟的‘淫威’,也是缓兵之计,她本就打算走一步算一步,现在唐烬就在这,生之麒麟和灭之麒麟是存是亡,当然是它们两个之间的事了,与她无关。

    “等我解决了白麒麟,再跟你慢慢算这笔账。”灭之麒麟忽然说道,那低沉的声音带着嘲讽,好像在嘲笑她自以为可以脱离苦海一样。

    “呵呵”唐烬却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你的形还未成,就敢说这样的话,就算你已经成为黑麒麟,也不是我的对手呢。”

    那灭之麒麟却是睨着唐烬,“你已入轮回,连本体都舍弃了,现在谁不是谁的对手,言之过早了吧?”

    “谁说我舍弃了本体?”唐烬挑眉道。

    那灭之麒麟哼了一声,“你若想让三界都知道白麒麟出现了,大可化出本体,我也想看看白麒麟到底有几斤几两,也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唐烬却是走到了莫燃跟前,一双碧蓝色的瞳孔望着莫燃,“莫燃,我跟它一战,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若是我死了,你有没有话跟我说?”

    莫燃皱眉,“若是你活着,我倒是有话跟你说。”

    唐烬笑了,“那你是希望我活着,你也担心我了?”

    莫燃不语,可听到他们说话的灭之麒麟却哼了一声,“你若舍不得这个女人,我可以送她去跟你团聚,当做你将我分离出现的谢礼。”

    唐烬却没有理会灭之麒麟的话,他继续对莫燃道:“不管我能否活着,你都对我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不甘心去打这一架。”

    莫燃看着他带笑的脸,散漫中却带着无尽的认真,他之前明明对打败灭之麒麟胜券在握的,怎么现在却像是在诀别一样?莫燃不禁有点怀疑了,唐烬这人做事会没有把握吗?他怎么可能让自己输?

    可他的神色也不像是在开玩笑,他说不甘心、那是真的不甘心

    莫燃脸色也紧绷着,想着若是唐烬真的因此而死那不管白麒麟的出现会引起什么反应,不管她将会面对如何突变的局面,那都不是主要的。

    唐烬三天两头出现在她的别院里,有事没事就凑在她跟前,动不动就献殷勤,一双干干净净的眼睛里却总是藏着算计,让她见到他的时候都下意识的绷紧了神经。

    可在皇宫之中,唐烬每一次及时出现,每一次帮她都显的那么理所当然,包括他用生之力救她的家人,包括这一次他跟她来蜘蛛门,她又不傻,分得清真心与假意,唐烬若真的算计什么,这一次一次的,累都要累死了。

    莫燃口中说着不欠人什么,可她欠唐烬的够多了,再说了,家人便是家人,她早就改变的看法,不可能因为他的身份或者任何原因而改变。

    “你”莫燃开口,顿了顿才道:“我爹爹醒来时便想见见你,只是没来得及,他们醒了,你别反而一去不回了。

    唐烬顿时笑了,眼中的凝重仿佛都瞬间消散一般,他道:“虽然没听到我想听的,但这个也够了,莫燃,再帮我一次,也只有你能帮我。”

    “帮你什么?”莫燃问道。

    唐烬却是抵上莫燃的额头,眼中笑意深深,神识中交代一番。

    说罢,唐烬闪身飞入空中,而那灭之麒麟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准备好受死了?”

    唐烬却是轻描淡写的说道:“我一点都不想死。”

    说着,只见唐烬周身忽然腾起了一阵白色的能量,那能量干净而圣洁,仿佛从死亡之地忽然劈开了一道生路,那白光耀眼的让人怔怔失神!

    蚀骨草仿佛见到了天敌一般,摆动着枝丫飞快的往阴暗的角落退去,一时间巨大的房间内死气也散去大半!

    看着那些凭空长出的鲜花和绿叶,一点点的驱散了阴暗,莫燃不可抑制的盯着白光之中的模糊的影子,此时一对洁白的鹿角已经渐渐清晰,唐烬真的要化出本体吗?

    生之力越来越浓,也越来越放大,空气中的能量兴奋的跳跃着,似在响应这天地之力一般!

    在莫燃聚精会神关注着唐烬的变化之时,几个身影却是先后出现在她身边,一人道:“呵,还不算晚。”

    莫燃掉头一看,却是鬼王、鬼医、离火、小黑、江潮、柳洋都来了!

    来不及说什么,鬼王飞快的在房间内设下一个结界,鬼医几人又接连加固,鬼王又对莫燃道:“灭神弓给我。”

    莫燃飞快的将灭神弓扔了过去,鬼王将灭神弓仍在了结界的中心,只见一阵巨大的能量从空中一点震荡开来,深深的扎根在地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