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 一家人的温馨
    莫燃刚走到海棠院子门口,便看到一个少女抱着膝盖蹲在门口,一直朝着她的方向张望,此时正睁着一双好奇又试探的眼神看着她,她站起来,一副想过来却犹豫的样子。

    莫燃却是有点惊喜,她冲口唤道:“伊伊,不认识姐姐了吗?”

    说完这句话莫燃才意识到,也许真是,她变了样子,伊伊肯定是没认出她来。“姐姐?你是姐姐吗?”莫伊伊眼睛亮了一瞬,欣喜的问。

    莫燃没想到莫伊伊也醒了,她习惯性的伸出手,道:“我当然是姐姐,伊伊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爹爹。”

    莫伊伊却歪着头道:“那伊伊要考你”

    莫燃点头,“好啊,你想考什么?”

    伊伊想了想道:“伊伊去年生辰的时候许了愿,还用小坛子埋了起来,你知道伊伊埋哪里了吗?”

    莫燃莞尔,“后院荷花池旁边的一颗小杏树下,那个小杏树还是你前年生辰的时候姐姐还有羽飞跟你一起种的,你说每年的生辰愿望都要埋在那里,等到长大后一起拿出来。”

    说完,莫燃顿了顿,莫家庄灭门都已经两年,伊伊似乎以为她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哈哈哈姐姐姐姐真的是你!爹爹说伊伊在这等着很快就会见到你的,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我才等了一个上午!”

    少女的话中满是欢喜,终于忍不住扑了过来,脸上的笑容简直比今天的阳光都要灿烂,莫燃低头看去,“姐姐也一直在等伊伊醒来,身体不难受吗?”

    莫伊伊仰着头笑道:“伊伊身体好的很,爹爹说伊伊病了一场,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姐姐,早上我还见到许多大哥哥,他们都好英俊啊,姐姐,他们都会住在我们家吗?”

    莫燃看着莫伊伊,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莫伊伊满脸的天真,与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她好像根本没有受到莫家灭门时的影响,就好像她还在莫家庄一样,那么自然。

    心中虽然想着一回事,口中还是很快道:“对,他们都住在咱们家,以后伊伊可以随便找他们玩。”

    莫伊伊欢快的跳了起来,“太好了!那我们家就会很热闹了对不对?”

    莫燃点了点头,她犹豫了一下,拉着莫伊伊的手问她:“伊伊,我们离开了莫家庄,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去,以后你也不能经常去找找山庄里的小伙伴玩了”

    莫伊伊现在正是最爱玩的年纪,而且她跟莫羽飞不一样,天真烂漫,很好动,莫燃正在斟酌着要怎么告诉她,以前她的那些小伙伴都不在了,伊伊却很懂事的打断了她,说道:

    “姐姐不必担心,伊伊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了?”莫燃惊讶道。

    伊伊点了点头,说道:“对啊!娘亲说我们搬家了,来到了很远的地方,伊伊会乖的,等伊伊长大以后再回庄里看望管家伯伯和小哥哥小姐姐,还要回去看伊伊种下的杏树长大结果。”

    “娘、娘亲?”伊伊后面说的话莫燃没怎么在意,因为她的注意力都被这两个字吸引过去了,她放开莫伊伊的手走进了拱门,绕过屏风,步履有些急切。

    却见一个女子正坐在海棠树下,长长的墨发挽成了简单而大方的髻,斜插着一根墨绿色的簪子,纤细的腰背却很挺直,女子很美,尤其是那股温婉与英气并存的气质,颇有些刚柔并济的感觉。

    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莫燃仿佛看到小的时候,娘亲也是这样坐在海棠树下,皱着眉一遍一遍的教她行针

    莫伊伊跟在莫燃身后,此时似乎感觉到气氛沉重,乖巧的站在了一旁。

    莫燃走到郑雨薇面前,忽然跪了下去,声音有些哽咽,“娘亲”

    莫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前她就算被娘亲的戒尺打的再多,也只知道咧着嘴笑,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的神经好像都变得脆弱了。

    也许是因为知道了从前她觉得永远不会离开她的家人有一天真的会天人永隔,也许是知道了娘亲每次板着脸数落她的时候都是爱女心切,也许是这两年多来,回忆起生活中的每个点滴都让她思念入骨。

    虽然郑雨薇才是她的娘亲,但多数时候她都很严厉,再加上她还有二娘和三娘,她和郑雨薇的关系不知道怎么就演变成了一本正经的上下级一般的关系。

    莫云枫的严厉是假的,莫燃从来不怕,可郑雨薇是的严厉是真的,说真的莫燃经历过的疼痛与折磨不计其数,早就有些习以为常了,可想起小时候娘亲的戒尺,还是很疼,可如果郑雨薇还能那么打她,就算打一辈子她也愿意。

    莫燃这一跪,让郑雨薇也差点泪湿了双眼,也许是一觉醒来沧海桑田,可母女心里的千般滋味,却能在一个眼神中传递。

    “怎么还跪下了?快起来!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才团聚了!”却听旁边一人说道,却是比郑雨薇还要快的跑过来扶莫燃,“快让三娘看看你变成什么样子了?挺好挺好,比以前结实了,以前不管吃多少都那么瘦,现在总算圆润一些了!”

    莫燃看着眼前的女子,深邃的五官很是惊艳,漂亮的长发扎了许多小辫子,妆容精致艳丽,穿着一袭紫色的吊带纱裙,一如既往的**,正是她的三娘琪琪格南琴,“三娘”

    接着,莫燃抬头看向后面,却见一袭绿衣的女子款款走来,嘴角漾着笑意,莫燃此时又哭又笑,感觉跟做梦似的,“二娘”

    琪琪格南琴给她擦了擦眼泪,“怎么像个小孩子似的?别哭了,三娘看不得你哭,你一哭三娘就着急的很!”

    莫燃捂着脸,自己把眼泪擦干了,又一言不发抹了抹琪琪格南琴的眼角,她只顾着说她,不知道自己的妆都要花了。

    莫燃一笑,嘴角翘起高高的弧度,她张开双臂,抱着自己的三位娘亲,“娘亲,二娘三娘,我们以后都不分开了,再也不会了。”

    郑雨薇道:“当然,我们已经死过一次了,任何人休想让我们再死一次。”

    琪琪格南琴也道:“对,上次是我们莫家庄栽了,这个仇我们一定得寻回来!况且,小燃一定吃了很多苦,三娘可舍不得你再一个人受苦了。”

    琪琪格南琴太宝贝莫燃了,从小只要有人敢欺负莫燃一下,琪琪格南琴从来不管对方是谁,明着上去揍人,暗里种蛊是常有的事,在对待莫燃的事情上从来都不讲理,谁劝都没用,莫燃有时候疯子一样的性格多半就是琪琪格南琴给惯的。

    “娘亲,你们在说什么呀,还有伊伊”这时,却听莫伊伊抱着陈倚素说道。

    闻言,几人这才分开,陈倚素摸了摸莫伊伊的头,道:“伊伊听话,去敲爹爹的门,让爹爹和哥哥出来吃饭了。”

    伊伊乖巧了应了一声,很快就小跑着走了。

    过了一会莫燃才收回视线,“羽飞也醒了吗?”

    郑雨薇道:“醒了,只是羽飞的情绪很低落,你闭关了三天,我们前天醒来,现在大概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莫燃默默点了点头,坐了下来,这才问道:“那伊伊呢?”

    郑雨薇又道:“伊伊是受了刺激,忘了那天的事情。”

    琪琪格南琴接着道:“所以我们干脆告诉她,我们搬家了这样也好,伊伊还小,很容易适应环境,就算她以后想起来,也不会那么难接受了。”

    莫燃点了点头,一时也没说什么,看着三个娘亲都在,心里已经是说不出的满足。

    没过多久,莫云枫和莫羽飞果然出来了,莫燃看向自家弟弟,羽飞从小心思就很重,又比同龄人沉稳许多,他不同于莫伊伊,他已经知道这个世界跟大齐王朝完全不一样,可伊伊会觉得他们真的就只是搬了个家而已。

    莫羽飞走到莫燃跟前,小脸紧绷着,一眨不眨的看着莫燃,“姐姐,以后羽飞陪你,羽飞保护你。”

    莫燃以前经常听到自家弟弟这么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羽飞忍住不哭的时候便是这副表情,让人看着心疼,莫燃一如既往的没有拒绝,她揉了一把羽飞的头发,道:“好啊,那羽飞就快点长大吧!”

    也许是专门让莫燃一家人团聚的,今天家里竟然一个人都没在,就连可青、鬼王、鬼医、离火也没看见人影,午饭是陈倚素做的,他们一家人吃过饭便坐在海棠树下慢悠悠的聊天。

    谁都没再提起莫家庄的事情,是不愿意当着莫伊伊的面说,也是不愿意让悲伤的事情影响他们团聚的幸福,对他们来说,此时此刻,以后的每一刻,他们一家人都在就够了。

    莫燃跟他们说了许多须弥界的事情,还有云都的事情,当然最重要的是莫家的事。

    “我们现在都在须弥界了,爹爹娘亲们还是早些修炼,否则我不放心。”莫燃道,这件事她已经跟莫云枫说过了,现在再次提起,她相信他们都懂,尽快适应这个世界,比任何事都来的着急。

    陈倚素道:“我虽不懂修炼,可任何功法都有门槛,也都非一蹴而就,小燃,我们还能修炼吗?”

    莫燃看了看陈倚素,自家二娘考虑事情向来周全,莫燃肯定的说道:“二娘不必担心,一般人有年龄限制,可你们绝对不存在,你们的身体是用许多世间罕有的奇珍重塑的,你们本来就已经是不死之身了,现在的修为也已经是筑基期,只是你们不懂如何引气入体,如何修炼冥想,也没有功法辅助。

    否则现在已经是小有成就了,修炼起来也必定不会有常人那么多的壁障,你们难道没发现即便没有了三十几年的真气,你们的五感六识依旧很敏锐吗?”

    琪琪格南琴道:“这三娘倒是知道,原来如此”

    提起了修炼,几人兴致都很高,莫燃知道,虽然爹爹和三位娘亲不说,但是他们心里的压抑绝对比她想象的要多很多,尤其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四人在大齐王朝都是叱咤一生的人,都有各自的骄傲。

    再者作为她的长辈,绝对不会愿意拖累她,能早一点修炼就绝对不会拖延,于是几个小时里,海棠树下,莫燃都在一遍遍的教他们如何引气入体,如何打坐冥想,效果当真比她想象的要好很多!

    没有费多少口舌,只在引气入体时花了些功夫,之后他们很快便已经可以自行运转灵力了,就连莫羽飞也是!

    莫伊伊也学的很认真,但是在学会引气入体之后,打坐之时却是坐不住了,伊伊本就是小孩心性,容易分心,莫燃便让她去一旁玩了,羽飞已经如此早熟,莫燃真的不想伊伊也被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