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 幽会?
    莫燃没再进去,只在门口等江潮出来,同时也在想着,也许她有时候真的有些强求羽飞了,他倒是希望羽飞能像离战星那样,做个随心所欲的少年就好,可事实上,也许他真的更向往大人的世界。

    她在羽飞面前是姐姐,可江潮在羽飞面前更像是朋友,站在平等的角度对话,羽飞接受起来似乎也容易多了

    “干嘛站在这偷听?”江潮站在门口看着莫燃。

    莫燃道:“我这不是不敢进去吗?”

    江潮挑了挑眉,而莫燃又道:“我不仅不敢打扰你们,还不敢不同意明天你给羽飞的安排。”

    这话听着就有点讨伐的意思了,江潮不禁道:“怎么,难道你觉得我的安排有问题?”

    莫燃当即谦虚道:“不敢。”

    江潮顿时笑出声了声,“那你敢不把这两字挂在嘴上吗?”

    莫燃又道:“不敢。”

    江潮挑高了眉看着莫燃,似乎有点无奈了,莫燃这才满意一笑,忽然拉起江潮的手就跑,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停下。

    莫燃很自然的松开了手,江潮却是低头看了许久,莫燃没有注意到他,只是说道:“羽飞要过来了,我得先回去,配合你演出。”

    江潮不禁道:“我这不知道是为谁忙碌的。”

    莫燃嘿嘿笑了,“我懂我懂,多谢江大美人惦记,最多我再搜罗一些好玩意给你,好酒好茶好花”

    江潮却道:“不必了,好酒好茶我一个人喝着也没意思,好花就更不必了,如果真想贿赂我,不如陪我去喝酒。”

    莫燃道:“家里有的是酒。”

    江潮瞥了她一眼,还没说话,莫燃就及时道:“可以可以,你就说什么时候吧。”她只瞧着江潮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江潮的喜好都在一些小细节上,以前他为了喝一壶酒,大老远的跑三个月,她要是扫了他的兴,他一准说她没情趣了。

    江潮道:“今天晚上。”

    莫燃一顿,而江潮又道:“想到的事情就要马上做,否则夜长梦多。”

    莫燃却有苦说不出,顿时苦着一张脸道:“真的不能再商量了吗?”

    江潮摇头,“你也可以不贿赂我,反正你可以不考虑我的心情。”

    莫燃不禁看了看江潮,这话说的怎么这么戳心呢?为什么有种她是无耻恶霸而他是付出不求回报的小娘子的感觉?莫燃有点受了惊吓的看着江潮,“你这么一说,我更不敢不贿赂了”

    江潮但笑不语。

    而莫燃已经在默默的琢磨,今天晚上要怎么找借口出去了,毕竟她可是要在自家爹娘、男朋友、朋友们的监督下半夜出去喝酒,这个谎她有点编不出来啊

    江潮慢慢走着,稍微落后了一步,看着莫燃陷入思考的样子有点失笑,如果她心里磊落,她大可实话实说,过去莫云枫知道他们两个常常结伴同行也并未想歪过,可现在她却苦恼起来了。

    所以,你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你对我是有情的,莫燃

    想了好半天,都快走到海棠院子了,莫燃都没想出个像样的借口来,她看向江潮,忽然唤道:“江潮。”

    “嗯?”

    “我哪里像鹰了?”

    “那只是个比喻而已。”

    “那金丝雀什么的不是更适合我吗?”

    “”

    晚上一切都过的很平静,一家人一起吃晚饭,莫燃不无意外的同意了莫羽飞明天跟着佣兵团去妖兽森林的事,之后大家又各自回房,莫燃想不到怎么告假,后来一想,自己平时出去也不需要告假啊,于是她堂而皇之的、谁都没有惊动的翻墙跑了。

    莫燃跳下强的时候心里还惴惴不安的,频频往后看,好像自己做了多大坏事一样,最后一咬牙才离开。

    江潮选的酒肆的确挺特别的,莫燃绕了许多圈子找过去的时候,真的有点怀疑那是不是一个酒肆,因为这里远离闹市,而且是开在一个普通的院子里,不过偶尔进出的客人倒是比别的院子特别了点。

    院子里的格局也很简单,是很常见的四合院,院子里也没什么人走动,莫燃进来也没人招呼,莫燃环顾四周,正不知道该往哪走的时候,一个少年模样的男子抱着一坛子酒走出来,看到她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却也很快镇定,迎上来道:“道友找谁?”

    莫燃见那少年笑的一脸憨厚,不禁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找人?”

    那少年却道:“呵呵,来这院子的都是熟客,我怎会不认得?”

    莫燃也笑道:“倒是我愚笨了。”

    那少年却也嘴甜,立刻道:“道友说笑了,我却觉得道友像是大智若愚。”

    莫燃不禁多看了他两眼,想来他应该是这里的小童,可眉目清晰,像是心无杂念杂念之人,修为已经是融火期二层,如此亲善也是少见了,还没喝到这里的酒,莫燃已经对这里很有好感了。

    “大智若愚当不起,我也当你说笑了我是来找江潮的,他在哪里?”莫燃问道。

    少年的神色稍稍变了变,诧异的看着莫燃,上下打量了一番,却是比刚刚情绪外露了许多,莫燃笑道:“怎么了?我哪里很奇怪吗?”

    那少年连忙摇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听一间屋子里有人唤他:“宣洺?”

    那少年立刻应了一声,看向莫燃道:“道友稍后,我去送酒,一会回来我亲自带你去见你要找的人。”

    莫燃点了点头,而那少年立刻转身跑了,没过一会便小跑着回来了,他道:“走吧,江潮大哥在后院。”

    那少年一边带路,却一边在认真的打量莫燃,莫燃当然察觉到他的变化,不由的问道:“怎么突然这么看着我?”

    那少年挠了挠头,显得有些拘谨的样子,不过却很坦然,“我还不曾见过江潮大哥与人交往,你来这里找他,想必是他很重要的朋友吧。”

    莫燃点了点头,并不谦虚的说道:“那也许是吧你是叫宣洺吗?你跟江潮很熟吗?”

    那少年点头,“江潮大哥也不是常来这里,不过嘿嘿,你有什么问题还是问江潮大哥吧,万一我说错了什么,江潮大哥回头训我喏,这里就是了,我就不进去了。”

    莫燃站定,却见后院又跟前院完全不同,许多盆栽妆点在路上,很是别致,而且这里只有一排独立的房子,看上去也没客人来这里,比较私密,莫燃挑了挑眉,顿时肯定这地方可真不是江潮随便挑的了。

    莫燃走进房间,淡淡的檀香味传来,房间里布置的也很精妙,瓶子、字画、标本、琉璃依稀可以看到一些江潮当年收藏的感觉,不过,别的也就罢了,最惹眼的却是里另一个房间深处摆放的一个一人多高的红珊瑚!

    那珊瑚形状似火,朱红如血,细看之时,表面有着一层细细的如冰晶一般的东西,很是惊艳!

    “看来不该叫你来这里,你第一眼看到的是珊瑚,而不是我。”却听江潮忽然说道,莫燃转头看了他一眼在,他正支着头,散漫的看着他,眼前的酒壶冒着热气,酒壶下面有很温和的火焰烤着。

    莫燃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他了,只是注意力更多的在这个珊瑚上而已,再说了,他们之间还需要那么多虚礼吗?

    莫燃没理会江潮的抱怨,只是说道:“这东西放在这里,你是要招贼?”

    江潮却瞥了一眼那个珊瑚道,“你是第三个看到它的人,你想偷走?”

    莫燃挑眉,“第三个?另外一个是谁?难道是宣洺?”

    江潮摇了摇头,“这个人要慢慢告诉你才行。”

    莫燃忍住了好奇,走过去坐在江潮对面,眼神却没有离开那个珊瑚,虽然这珊瑚美的很,可莫燃刚好知道它的出处,它可并非来自海底,而是出自龙殒之焱!是龙殒之焱的结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