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 如约而至
    ♂!

    花家的动作很快,上午就把花良玉送过来了,而且后面跟了两辆豪华的马车,拉的全都是花良玉日常所需的东西,莫燃以为花如君真的会跟过来,可事实上并没有,而且一问之下才知道,花凌月竟然亲自点名让花如君去宫里保护云曜了!

    这绝对是莫燃意料之外的,她只是想让花凌月派个可靠的人而已,没想到直接把花家那个小天才派去了,他可真舍得,不过,这样一来云曜该高兴了吧,她这里也乐得清静,真是两全其美啊。```

    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莫燃去了花良玉的房间,见他坐在窗户边上,隔了防风结界在晒太阳,可头上还是戴着那个白纱的帽子。

    “你心情很好?”莫燃站在门口问道。

    花良玉笑道:“对啊,你怎么知道?”

    莫燃道:“这个房间的水属性能量很活跃,你是雪鹿,你的心情能带动周边的能量。”

    “呵呵,原来是这样……”花良玉笑了笑又道,“自我‘生病’以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单独离开花家……”

    有种说不出的兴奋感,就像小时候第一次离开家族出去探索一样,连呼吸都是自由的感觉,他沉寂了好多年的心,竟然有种少年时期的热烈。

    想着,花良玉不禁看向莫燃,如果他体内的‘封印’可以解除,他真的是雪鹿,那么,他本以为哪天就一命呜呼的事情就不存在了,他的生命也许真的有‘枯木逢春’的一天。

    莫燃笑了笑走了过去,“把你的手伸过来。”

    花良玉疑惑的看向莫燃,“干什么?”

    “我看看你的封印,还是说,我可以直接摸你的肚子?”莫燃问道。

    花良玉一顿,白纱下的脸不禁又红了,到底是莫燃不拘一格,还是他这些年真的太与世隔绝?莫燃的一些无心之言却总叫他心神皆乱。

    花良玉把手伸了过去,轻咳了一声问道:“你莫非真的懂封印?而且,你真的是七品炼丹师吗?”

    昨天莫燃那一通诊治,他是知道那都是做戏的,可要真的解开他体内的封印,那天在归魂殿的时候她不是说她做不到吗?

    莫燃把手搭上花良玉的手腕,指腹轻轻调整位置,过了一会道:“七品炼丹师?以后一定是,现在都是假的,至于封印……”

    说着,莫燃却是渐渐没音了,绝色的面孔在阳光肆无忌惮的关照下异常清晰也异常……惊艳,狭长的眼眸,眼尾处微微挑起,顾盼间满是风情,可她举止间却都是清冽和潇洒,冲淡了那种单调的妖艳,混合出一种独特的、让人想靠近却心生怯意的美。

    看着看着,花良玉不禁有点恍惚,这二十多年来,除了自家妹妹,她好像还是第一次这么接近一个女子,再说了,花如君在他眼里就只是妹妹,是亲人,甚至没有什么性别认识,虽然他很努力的表现出了淡然,可跟莫燃之间的所有相处,都是那么的新奇……

    而莫燃此刻则是一丝不苟的观察起了花良玉轮海中的封印,许久之后,她忽然说了一句,“你不要乱动。”

    花良玉恍惚的应了一声,还没明白莫燃是什么意思,便看到莫燃双手结印,打进了他的身体里!只是有一瞬间的灼热,其它便什么感觉了。

    而莫燃看到的则是全然不同的另一番情形,她刚刚打进花良玉体内的是一个“显”字诀,多数封印都能在这个咒语之下显形,此时她看到的便是花良玉体内的封印阵!

    那封印阵复杂而庞大,她的神识受到了很大的抵触,莫燃心中有点震撼,闭着眼睛仔细看了半晌后慢慢退出了神识。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她刚刚接触莫氏的封印,若要用六字真言来解这个封印,只需要第一字真言“术”和第二字真言“结”就能解开。

    只是这个封印的力量很强,她刚接触封印之术不久,必定无法达到如此强悍的程度,不过,既然是“术”和“结”字诀就能解开的封印,她自己还真有点跃跃欲试,很想试试莫氏封印的威力如何啊……

    当初长青木是被第三字真言“盾”字诀所封印,她不是还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破解了吗?想来换做花良玉,她也能做到吧!

    想着,莫燃不禁笑了,抚掌说道:“花良玉,你在我这住一段时间吧,我研究一下怎么破解你轮海中的封印!”

    从一脸严肃认真转做如此笑逐颜开,花良玉不禁道:“好、好啊……”他不是本来就会在这里主很久吗?“不过,你真的能解开我体内的封印?你确定吗?”

    莫燃点了点头,信心十足,“一定可以,我又不是只会骗人……而且就算我最后不行,也不会耽误你解开封印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花良玉道,只是觉得她真的很令人意外……

    白天莫燃去皇宫里转了一圈,帮云曜处理了一些事情,花如君满脸的不乐意,好多次堵着莫燃问同一个问题,她有没有对他哥不好,有没有安排最好的环境……

    花如君似乎更想亲眼去看看,可花凌月的命令是让她寸步不离云曜,俨然相当于贴身侍卫的活儿了,花如君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自然不爽了。

    但多数的抱怨云曜都包容了,刚不到一天的功夫,花如君对云曜的称呼就变了,太子殿下都不叫了,变成了‘云包子’,还说他怎么一点脾气都没有,跟个受气包似的。

    下午莫燃便待在三藤戒里修炼,一遍一遍的练习莫氏封印的六字真言,一直到晚上才出现,而且刚入夜不久,离战星和风修永便如期而至。

    也许是知道了风修永喜欢离战星,莫燃在见到这两人的时候下意识的观察了一下,风修永长相斯文,那眼神的确多数时候都是跟着离战星转的,在须弥界虽然同性双修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尤其是有霊存在的情况下,可要真以爱情维系,那还真是难了,更何况以风修永和离战星的家世……

    “莫燃,事先说好了,你可不能放水!”离战星从背后拔出了那把巨剑。

    莫燃也收敛了思绪,一不小心想的有点远,他们两个如何那是他们的事情了,她竟然也八卦起来了……

    莫燃正了正神色,道:“放心吧。”

    莫燃记得,离战星的确有些潜力,他的‘兽王之怒’的确值得她认真对待。

    一场酣畅淋漓的切磋,自然是以莫燃的胜利收场,离战星果然用了‘兽王之怒’,只是他明显比上次进步了,上次使用过后他当场便晕倒了,这一次却只是虚弱了点,并没有晕过去。

    风修永扶着离战星,而离战星虽然精疲力尽,可一双眼睛却亮的很,对莫燃道:“果然传言不虚,你进步的太快了!下次见面,你必须再跟我切磋才行!”

    这一站莫燃也打的很痛快,答应的很爽快,“好啊,只要你有那个能力。”

    少年经不起激将法,更何况像离战星这样的战斗狂人,他当下就拍了拍胸脯,“你很强,但我也不差!我不会让你一直甩这么远的!哈哈咳咳……”

    可能是用力过猛,离战星咳嗽了起来,风修永语气无奈的劝了他两句,莫燃的眼神则是悄悄在风修永放在离战星的腰上转了一圈。

    “咳……”莫燃不禁也轻咳一声,若无其事的道:“就在我这里歇一晚吧。”

    莫燃是客套,离战星当然也不会留下,他道:“我必须回驿馆,否则大哥回头定要训我。”

    莫燃便没有再留他,目送二人离开了。

    之后莫燃便进了三藤戒,去后院泡澡的时候,心里一直想的都是,早上苏雨夜可是让她陪他去参加什么宴会的,逃跑是绝对不行了,她做不出第二次了。

    可这么平常的事情,她要是跟所有人都告个假,那不是小题大做,更奇怪了吗?

    想了一会,莫燃烦躁的拍了拍水,又想她何必想那么多,跟白矖说一声就是了,不然她那莫名其妙的‘做贼心虚’的感觉会折磨死她的。

    想着,莫燃把白矖召唤了进来,不一会,白矖便找到后院来了,他站在浴池外问道:“主人,你在里面?”

    莫燃应了一声,“你等等,我马上出来!”

    莫燃跨出了浴池,去取浴袍,可就在这时,白矖却不声不响的走进来了,四目相对,莫燃短促的叫了一声,飞快的回到了水里,扑腾起了一串水花,而白矖则是在原地站了几秒钟之后举步走了过来。

    “你、你怎么进来了?”莫燃指着白矖道,着实吓的不轻。

    白矖看着莫燃,一双碧绿色的瞳孔像此时池子里的水,不断的波动着,不管是刚刚一丝不挂、芙蓉出水的莫燃,还是现在在水里,那乳白色的水根本挡不住多少春光,水面在那姣好的玉体之上轻轻荡漾,都带给他极其香艳的视觉冲击……

    “我不能进来吗?主人。”白矖问道,声音变得有些暗哑,双眸也裸露的直视着莫燃水面下的若隐若现的美景。

    莫燃感觉浑身都有点灼热,就算躲在水里也没有丝毫遮羞之感,她不禁想着,自己叫人好像真的不是时候,连忙干笑道:“那个……你出去等等,我穿好衣服很快就来。”

    白矖却道:“主人,你找我来,难道不是让我服侍你的吗?”

    莫燃道:“不,不是,我正好有点事……”

    白矖却忽然踏进了水池里,整个人瞬间就接近了莫燃,声音压的更低,气息也有些压抑,一只手搂住了莫燃,另一之手轻轻摩挲她的脸颊,“真的不是吗?”

    裸露的身体骤然贴近了白矖,他的衣服已经湿透,紧贴在身上,根本无法隔绝那坚硬的胸膛和火热的温度。

    莫燃抬头,看着那混合着**的绿色眼眸,那张俊美的脸上更是肆无忌惮的艶醴,不失时机额展示着他的诱惑,莫燃欲哭无泪,“白……白矖……”

    白矖藏在水下的手已经不安分起来,他忽然低头,轻轻咬住了她的耳垂,呢喃一般说道:“主人,我很高兴,你好像越来越热情了。”

    莫燃很想说她到底哪里热情了,而白矖却在下一秒就体贴的告诉她了,“就像今天早上,就像刚刚,你是在……邀请我吗?”

    “啊?”莫燃缩了缩脖子。

    白矖追了上去,又道:“那我换个说法,你是在……勾引我吗?在浴池里……似乎也不错。”

    莫燃这回听明白了,她很冤枉,她真的是找白矖来说很正经很正经的事的!“白矖,我找你其实是……”

    白矖却打断了她的话,“主人,你已经暗示我这么多次了,我说什么都应该满足你了,你放心,我会让你舒服的。”

    说罢,白矖的吻细细碎碎的沿着她的脖颈往下,双手也没闲着,四处点着火,莫燃刚开始还记得苏雨夜的事,可没过一会就被白矖明显娴熟了不知道多少的挑逗弄的节节败退。

    昨天晚上跟江潮就差点没守住……莫燃方才知道她也是有**的人,而且当那股燥热燃烧起来的时候,真的很难叫停。

    昨天那是不得不停,可现在是白矖,她有什么好顾忌的?想着,一双小手攀上了白矖的身体,顺从身体的渴望迎合着。

    白矖抱着莫燃转了一圈,将她抵在白玉池边……

    一池春水,几件衣服漂浮在水面,随着水波规律的晃荡,交织着曼妙的缠绵……

    ------题外话------

    正常的二萌:莫燃啊,我观你印堂发黑,双目无神,最近恐大祸临头啊

    莫燃:有什么大祸?该如何破解?

    正常的二萌:这个……待我算一卦……卦象显示……祸起后院?看来你最近要远离男色啊

    莫燃:远离男色?他们怎么可能害我,你是不是算错了?

    正常的二萌: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十卦九准!

    精分的二萌:……别听她胡说,你明明面露桃花,这是后院热闹之意,是福不是祸!看来后宫该添新人了

    莫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