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7. 苏雨夜的反常
    ♂!

    众人的眼神自然而然的扫过一字排开的几人,一身墨绿色军装的苏雨夜,上衣上金色的排扣一丝不苟的系到了领口,一双笔直的腿让许多女人都移不开视线。m. 移动网

    张恪穿着一身洁白的西服,劲瘦的腰线低调的诠释着性感,西服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衬衫,黑白衬托之下给人鲜明的视觉冲击,线条柔和的脸上神色平静,眉目之间稍稍带着些冷意,别有味道。

    柳洋也是穿了一身西服,只不过花哨多了,粉色的裤子只到脚踝,浅蓝色的上衣,微微敞开的衬衫领口,很大胆的颜色,可柳洋驾驭的很好,长发被编起来束在脑后,身上带着几分匪气。

    秦歌整个人都有些懒散,穿着一身绿色的西服,他是不喜欢自己那一头绿色的头发,一直都以墨发示人,可不得不说,绿色的衣服却好像天生就该属于他一般,即便他如此漫不经心,也悄悄的散发着生机。

    苏文哲低调,可苏家的基因却不低调,即便只是黑色西服,那完美的身形也让人看了只流口水,更别说苏文哲相比起自家小叔来说,那才是真的禁欲。

    而在张恪和柳洋中间,一身燕尾长裙的莫燃悄然而立,女子姣好的身材被包裹的恰到好处,丝绸和蕾丝两层设计的裙子让那矜贵之中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味道,包子上蹭蹭堆叠的蕾丝衬托着那张绝色的脸更加明艳。

    如此气质与风华绝佳的五人,饶是见过无数俊男美女的众人也惊叹的许久不能回神!

    说实话,莫燃也挺意外这五个人今天以这种形象赴宴的,毕竟西服在须弥界并非常用的装束,可也不能否认,这五人站在一起,光是气场就足以让人印象深刻了!

    “呵呵,这么多人迟到,该怎么罚呢?”却听一人调笑着说道,率先打破了安静,莫燃看了一眼,说话的人正是唐甜。

    在其他人观察他们的时候,莫燃也已经扫过了整个大厅,今晚是形三族和隐三族的宴会,在场的当然主要是唐家、花家、雷家。

    莫燃一眼就看到唐甜和唐烬,唐甜靠在一个妖艳的男人身上,懒洋洋的喝着酒,而唐烬在莫燃进来的时候就拄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瞧着她了。

    花家来的人为首的是花梓轩,这人莫燃也有印象,是花家很有能力的小辈。

    至于雷家,他们来云都也有些时日了,只是莫燃一直还未能得见,今天算是见到了,那个蒙着一只眼罩的男子,浑身都散发着与这个宴会格格不入的戾气,他身边的歌姬和舞女都寥寥无几,似乎并不敢靠近他,想必他就是雷霆了吧。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刚来云都不久,路不熟所以来得晚了,不过罚是得罚,苏某先自罚三杯给诸位陪个不是。”

    却听苏雨夜说道,长腿迈开,他径自从桌子上拿起了酒樽和和酒壶,干脆利落的喝下三杯酒,语气间的从容和举止间的痞气都让他极好的融入了宴会的气氛。

    众人不禁看向苏雨夜,心下已是对他赞赏不已,其实今天来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虽然是形三族的人,可他们各个都不简单,毕竟他们是先在归魂殿见过离心等几个高人的!而且听说都是历劫期的修者!

    历劫期的修者是什么概念?恐怕遍隐三族年轻一辈的子弟,也找不到多少!可这五个人竟然整整齐齐都是历劫期!

    因此今晚的宴会,隐三族可一点都没怠慢!从派来的人就能看出来,唐甜、唐烬必定是如今唐家小辈之中的当然不让的翘楚。

    而在花家,虽然花如君才是最让人乐于谈起的天才,可她还未当事,花梓轩才是。

    至于雷家,一门虎将,雷霆是被家中长辈从小培养的,据说他从五岁开始就是已经被带上战场了,从小征战在沧月国的大漠,家都很少回,此次是专门来云都参加斗霊大会的。

    “哈哈,三杯酒可不够,不过这账都慢慢算,几位远道而来,当下不是应该互相认识一下吗?”却见花梓轩笑道。

    苏雨夜几人落座,歌舞旖旎,又有许多厉害的歌姬助兴,气氛是一刻都没冷淡。

    虽然唐烬一直给莫燃使眼色,让她去他旁边坐,可都被莫燃忽略了,那厮便一直支着头懒洋洋看着莫燃这边。

    等众人各自介绍完了,酒也差不多过了三巡,莫燃挑了一些糕点吃了,而这时,却听花梓轩笑着问道:“莫燃可是最近云都最神秘的人了,多少人排着队都见不到一面,苏兄几位却是请得她一同前来,真是羡煞我等了!”

    很多人一眼就认出莫燃了,他们在进宫的时候自然会见到莫燃,但是这样参加宴会,见到莫燃如此惊艳的亮相还真是第一次,也是相当意外,所以花梓轩说的羡慕也是真的。

    对于这些久负盛名的青年才俊来说,除了修炼和才华,女伴对于他们来说一种高调的炫耀,为了今天晚上的宴会,他们也曾仔细挑选过女伴,虽然都是六大门派或各大家族的的天才女子,可不管有多少,只一个莫燃就足以让她们黯然失色了。

    “呵呵,那日在归魂殿相识,这几日也是承蒙莫燃照顾,苏某也觉得受宠若惊呢……”苏雨夜气定神闲的周旋,一双眼睛看向莫燃的时候带着不加掩饰的柔情,嘴角的笑容也温柔之极,直让许多女人都看直了眼睛。

    莫燃当然也发现了,苏雨夜第一次这么看他的时候她还在想着这厮一直扮猪吃老虎真是太屈才了,演什么像什么,连她这个挡箭牌都不好意思了。

    可在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这么看她的时候,莫燃不能淡定了,她皱眉看了一样苏雨夜,眼神传递着她的意思,让他别再这么笑、也别再这么看她了,她鸡皮疙瘩都掉了满地了!

    前几次苏雨夜忽略了莫燃的眼神,最后干脆拉过她的手,压低的声音更加雌性悦耳,眼神专注的看着她,“怎么了?是这些不合胃口吗?夜深了,你习惯吃晚饭,走之前还忙了那么费体力的‘小事’,是该吃点茶饭的,我这就让他们去做。”

    莫燃懵懵的听完苏雨夜的话,他的神情和语气都把她雷的外焦里嫩,刚刚吃的零嘴差点就吐出来了,而那‘小事’二字再一次从苏雨夜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莫燃已经肯定,苏雨夜已经知道她跟白矖干什么了!

    苏雨夜转身快速的吩咐下人单独做一些饭菜,等莫燃回神的时候,那下人已经快步出去了,莫燃心里顿时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苏雨夜,我没说我饿啊。”莫燃试图解释一下,但是苏雨夜现在怎么会听她的?他忽然揽过莫燃,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乖,小朋友,等等就好。”

    这下,不仅是莫燃被雷的不轻,其他人也被吓的有点变脸了,这算怎么回事?苏雨夜之前对莫燃嘘寒问暖,温柔以对,他们还能自我理解成苏雨夜爱慕莫燃而去献殷勤,可刚刚那一幕‘深情对视’、‘甜蜜一吻’又该如何解释?

    这苏雨夜刚来云都没几天就把传闻中无所不能的女神莫燃给拿下了?花梓轩在对面眼睛都快直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对莫燃也好奇的很,而且他比别人幸运了些,因为前段时间花良玉出事,他跟莫燃是见过几次面的,只是每次都没能单独攀谈而已。

    今天他在宴会上很是活跃,一来是探听形三族的此来的目的,二来当然是想引起莫燃的注意了,可迄今为止,这两件事都没有进展!

    连雷霆也破天荒的抬头看了这里一眼,复又垂下眼去,一杯接一杯的喝酒,而他身边伺候的歌姬似乎又少了几个。

    张恪看了看苏雨夜,又看了看莫燃,他自然察觉到了苏雨夜的反常,把手中摆弄的魔方漫不经心的放在桌子上,他拉起莫燃的手,道:“莫燃,我有事跟苏雨夜说,你坐这。”

    莫燃看了一眼张恪,简直想连连点头了,一刻也没耽搁的换了地方。

    见此,苏雨夜也只是挑眉轻笑了一下,“小朋友犯了错,躲是躲不掉的。”

    莫燃听见了,这回大概知道苏雨夜为什么反常了,跟她迟到不迟到没关系,而是跟她吃到的原因有关系!可白矖是她男人!她不偷不抢的到底哪错了!

    “莫燃,你干什么招惹苏小叔了?早就跟你说了那家伙变态的很,你别着了他的道!白白让他占你便宜!妈的,这个小爷可不能忍,等我回去再揍他!”

    莫燃这一换位置,却是坐在了柳洋和张恪中间,柳洋立刻凑上来说道,伸出手在莫燃的额头上擦了擦,总觉得苏雨夜刚才那一吻碍眼的很,虽然不可能有印子,可柳洋就是不舒服,突然凑上去也亲了一口,这才顺心了。

    莫燃却是一巴掌拍在了柳洋头上,“你找打是不是?”她不敢打苏雨夜还不敢打柳洋吗?一个个都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她今晚是来充数的,可不是来制造绯闻的,没看到对面那些人眼睛都快瞪出来吗?

    柳洋假装哀嚎的抱着头躲了一下,然后又嘻嘻的凑了回去,“只要你高兴,怎么打都行!”

    柳洋挨着莫燃,这半晌又闻到她身上迷人的味道,柳洋早就发现了,那味道醉人的很,不是熏香,也不是什么其他的味道,而是独属于莫燃的香味,让他每次靠近都想赖在她身上一直闻。

    而且,今天晚上好像格外的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