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 天雷滚滚
    过了许久,连唐甜都不复淡定了,这都打了这么久了,再打下去可真要见血了!她扭头对莫燃道:“我说莫大小姐,收回成命吧?那可是有四个人呐,难道你真要看到三死一伤才能满意?”

    莫燃无动于衷,“你太小瞧他们了。”

    唐甜是真被莫燃给吓到了,她咽了咽口水,提醒她道:“莫燃,你答应的可是要嫁人的啊,那白矖怎么办?还有,你这先例一开,以后还收得住吗?这事你不跟你爹娘先说一声?”

    唐甜的话让莫燃有瞬间的迟疑,眼神中有些东西也悄悄的散去了一些,她看了一眼唐甜,却没有立刻说话,她是在想,她这话都说出去了,现在收回来显然也不行。

    再说了,遗留下那个甲鱼汤跟她嫁个人,在莫燃眼里几乎是同等严重!更何况莫燃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打成一团的四个人,她就是迈不过心里的那道坎,她以为,就算有爱情,一世一双人也够了,可谁知道轮到自己身上却是这么理不清。

    她刚刚那话完全是冲动之下说的,可她竟然不想收回来,这个台阶是无意中出现的,要是以后再让她松口,她怕是做不到了。

    也许张恪他们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打起来都快不要命了。

    “他妈的”柳洋忽然狠狠的咒骂了一声,打的一点都不痛快,他利索的从地上翻身起来,忽然掏出一个传送卷轴当众撕开,众人只看着四人被传送阵笼罩,然后打着打着就不见了!

    刚才还激烈的打斗瞬间归于平静,甚至静的有点让人瘆得慌,几秒钟之后众人才反应过来,那四个人是遁了!换了个地方接着打了!

    众人不禁可惜,他们看得正起劲呢!

    莫燃倒是松了口气,想也知道他们是回北苑了,现在竟然有种眼不见心不烦的感觉。

    “莫燃”唐甜这时才看着莫燃,好像才认识莫燃一样,缓缓的竖起了大拇指,“我服!”

    形三族的人一下走了三个,这宴会也有点继续不下去了,舞姬重新跳起了舞,可气氛明显没有刚才那么热烈了,而且,众人心里也不禁犯嘀咕了,这打着打着就退场了,这种状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好在苏雨夜不在了还有苏文哲,苏文哲看似文质彬彬,但苏家好像都有长袖善舞的基因,把刚才的事情巧妙的圆了一下,又许了隐三族一些事情,就把众人的关注点悄悄转移了。

    倒是那个雷霆,从苏雨夜四人离开之后,那熠熠生辉的眼睛就总是在苏文哲、秦歌、莫燃三人身上瞟,那眼神,就跟饿狼盯上了猎物一样,强烈的让人无法忽视。

    不过莫燃倒是没放在心上,虽然是第一次见雷霆,但对这个人也早有耳闻,从小在大漠长大,是在最野性的杀戮中锻炼出来的,这种人对强者有着天生的嗅觉,刚刚看苏雨夜四人打斗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他似乎恨不得也冲进去打一场。

    宴会在不久之后就散场了,莫燃却是不急着回去,不然回去了也得看他们接着打,唐甜这个时候也摸清莫燃的心思了,贼笑着拉着她换了地方。

    换在了江边的酒楼,坐在楼顶上俯瞰着两岸连天的灯火,心都静了,清风徐来,美好的都让人有点昏昏欲睡。

    “这几天,五皇子很不安分啊”唐甜忽然说道。

    莫燃问道:“他干了什么?”

    唐甜道:“不知道,他最近见的人很杂,按照五皇子的性格来说,他这狐狸尾巴藏不了多久。”

    莫燃不禁又问:“他会傻到直接去害云曜吗?”

    唐甜却嗤笑了一声,“为什么不会?你不明白,就算现在是斗霊大会,就算他对太子做点什么那是在捅娄子,可也就这种时候他才有点机会了,一旦皇上出关,就什么都改变不了了。”

    闻言,莫燃看了一样唐甜,若真是如此那她就不能不防着他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莫燃忽然道,在唐甜看过来的时候继续道:“蜘蛛门要那么多霊干什么?”

    唐甜挑了挑眉,“这种事情你问血杀不是更靠谱?”

    莫燃摇头,“他不说。”对于血杀不松口的事情,她也没办法。

    唐甜想了想道:“蜘蛛门对霊很执着,每年斗霊大会蜘蛛门都很活跃,这次就因为你和花良玉,唐家和花家可是折进去四千个霊,那些霊的修为不等,恐怕蜘蛛门这次高兴坏了。”

    莫燃皱了皱眉,对于四千个霊被当做儿戏一样送到了蜘蛛门手里这件事,反正莫燃心里是憋屈的,尤其是如果霊对蜘蛛门作用很大的话,她虽然打掉了归魂殿,但同时也给蜘蛛门制造了不少便利

    “好像这里面没你的‘功劳’似的。”莫燃瞥了一眼唐甜,他是为了引花凌月出现,才有了后来一系列事情,可花凌月倒是出现了,到现在花凌月和唐玥薏见面之后也没产生什么化学反应啊

    “好吧好吧,这事我承认我做的有点过了我倒是有一点点消息,就算我赔罪了好吧”唐甜说道,顿了顿又接着道:“在霊界,霊的修为高低是有分层的,修为越高的霊越难召唤出来。

    但是据我所知,这种分层也是有一定规律的,大概就是霊界内部的禁制不同,越是深层,禁制越强大,这大概跟霊界的封印术有关系。

    鲛人之所以能召唤出厉害的霊,除了因为它们的神识天生强大之外,也因为鲛人擅长封印,也许它们就是掌握了一定的规律,才能召唤出强大的霊的

    而蜘蛛门抓这么多霊,我想他们也是想弄清楚这个事情”

    莫燃有点惊讶,她还是头一回听说霊界有分层一说!她修炼这么久,这种常识一般的事情为何一直被她忽略?!

    “那白矖是在哪一层?”莫燃顿时问道,其实她现在更想回去问鬼王,他是在哪一层?

    而唐甜意味深长的笑道:“白矖可是霊界底层的大妖,我为了换他,可是跟鲛人族结下了大梁子的!怎么,你现在是不是才意识到我对你多好,连白矖都送得出手。”

    在她话音刚落莫燃就接茬道:“是我抢来的,不是你送的。”

    唐甜只嗤笑了一声,而莫燃则是沉思起来了,白矖如果是霊界底层的大妖,那鬼王必定也是了,这世上除了她,竟然还有人能召唤出霊界底层的大妖?

    莫燃不禁问道:“那个召唤出白矖的鲛人呢?他在哪?”

    唐甜道:“在鲛人族,当初是唐家阴差阳错,捉到了鲛人族的小太子,我用那个小太子逼鲛人族换给我的,你如果想让鲛人族再召唤出霊界底层的大妖,估计不可能了,除非鲛人族已经能破解霊界的层级禁制了。”

    莫燃这回意识到事情严重了,她之所以能够无视霊界那么多层的禁制,大概是因为妖禁本来就无视禁制,可既然有白矖这个例外存在,就不能保证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我要找到那个召唤出白矖的鲛人!”想着,莫燃突然说道,这可不是小事,鲛人只能召唤霊而不能契约霊,可如果蜘蛛门的目标真的是霊界底层的话,那他们的目的就太明显了!

    他们想契约霊界底层的大妖,为他们所用!莫燃想不到如鬼王一般强大的霊若是落在蜘蛛门手中,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对于莫燃的反应,唐甜并不意外,她挑眉道:“鲛人族在海上,而且世人都知道,鲛人族的海域最为难找,也最容易有去无回,我可以给你指路,但能不能找到就看你的造化了。”

    说着,唐甜把一张地图放在了莫燃面前。

    莫燃收起了地图,她现在很想回去向鬼王问个清楚,霊界的底层到底有多少大妖,她心里得有个底才行!

    看了看天色,估摸着那四个人也差不多打完了,莫燃告别了唐甜就回北苑了。

    可在门口的时候莫燃却是被挡住了,北苑被一个巨大的结界笼罩在内,莫燃对这结界熟悉的很,是鬼王的能量,莫燃心里不自觉的咯噔了一下。

    神识中唤鬼王撤了结界,莫燃快速朝着海棠院奔去,可越是靠近心里就越忐忑,说不出的感觉

    绕过拱门,夜还深着,可今晚的月色却是极好,院里没有点灯也明亮的很,一群人坐在海棠树下那大桌子上,一个比一个闲适。

    苏雨夜的头发微微凌乱,金色的排扣丢了几颗,想来是打架的时候打丢了,长腿交叠着,很是痞气。

    唐烬也是一脸的高深莫测,挑眉看向莫燃,除了衣衫有点凌乱之外,看上去还挺意气风发?

    张恪的外套不知道哪里去了,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领口同样开着,露出白皙平坦的胸膛,很是诱惑。

    柳洋狂妄不羁,看起来是打爽了,见她出现,此时笑的一脸灿烂,连嘴角那点淤青也浑然不知。

    鬼王支着下巴,轻松惬意的样子,难道是因为看了一场打架尽兴了?

    鬼医今天晚上倒是难得的出现了,但跟这些人‘混’在一起,实在让她有点不放心啊。

    莫燃慢慢移动到那边坐下,看着偌大的桌子中间孤零零放着的白瓷汤盅,盖子完好无损的放在旁边,汤却是没了,她慢慢问:“这里的汤谁喝了?”

    “我。”

    这可不是一个人回答的,而是六个人一起回答的,声音各不相同,但都肯定的很。

    “呵呵”莫燃尴尬的笑了笑,“到底是谁喝了?”

    几人这次没急着说话,倒是鬼王忽然问道:“亲爱的主人,不就是一个甲鱼汤吗?我听说你许诺张恪,他要是喝了这甲鱼汤你就嫁给他?”

    莫燃点了点头,已经豁出去了,她看了一眼张恪,而张恪的眼神深邃,她没看出什么

    “亲爱的主人,这可就是你太偏心了,明知道我们都喜欢你,还敢说这样的话,你这不是挑动我们为你大打出手吗?”鬼王笑着说道。

    莫燃不可置信的看着鬼王,这帽子可真大!不过,她很快抱着双臂,眼睛往上一挑,坚定今天晚上的事情她不能认怂,于是毫不犹豫的把苏雨夜抬出来顶锅了,“我也是被逼的,我就是听到甲鱼都犯恶心,别说让我喝了,当时那种情况,只要有人肯帮我喝了他,他就是我的英雄!嫁给他我也心甘情愿!”

    莫燃这话说的,几人都是有瞬间的怔愣,就一个甲鱼汤而已,还上升到如此崇高的境界了?英雄?让莫燃崇拜的感觉,想想都让人沸腾了

    张恪现在怕是后悔不迭了,曾经有一盅甲鱼汤放在他的面前,他没有好好珍惜,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端起来一口气喝掉!壳子也能吃掉!

    柳洋现在也想吐血了,早知如此,他就算得罪了苏雨夜也要抢先喝了那盅汤啊!

    鬼王眯了眯眼,眼角的泪痣也悄悄晃了晃,带着些诱惑,也带着些威胁,他稍稍抬起眼皮,直勾勾的看着莫燃,“可事实是,我们为此打的头破血流,伤了胫骨不说,还伤了感情,以后怕是没法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事实已经如此,这汤总之是有人喝了,你给个准话吧,若不是张恪喝的,你嫁是不嫁?”

    听了这话,莫燃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头破血流?也就柳洋脸上挂了点不轻不重的彩,其他人不还是人模狗样的?还伤了感情?这几个人也好意思说有感情?一个个不暗搓搓的掐,她就谢天谢地了好吧!

    平复了一下自己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莫燃淡定的说道:“不管是谁喝的,我的话都算数。”

    她话音落下之后,几人却是相互看了一眼,那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轻松让莫燃一阵紧张,接着,却听张恪道:“我没意见。”

    柳洋也嘿嘿的笑道:“我当然也没意见!只是得选个日子,最好尽快!”

    鬼王道:“我必须把她迎娶回鬼域才行。”

    莫燃听的一脸懵,所以最后是鬼王喝了那个甲鱼汤吗?可柳洋和张恪竟然没意见?苏雨夜和唐烬也不反对?鬼医那么意味深长的瞧着她又是什么意思?

    总觉得他们六个之间好像真的有‘感情’了,怎么他们的话她都听不懂了?

    “咳”莫燃忍不住打断了几人之间异常和谐的气氛,问鬼王:“是你喝了甲鱼汤?”

    鬼王漫不经心的点头。

    莫燃还没松口气,却听柳洋道:“嘿嘿,莫燃,鬼王是喝了汤,但我们也都喝了。”

    一瞬间,好像有一道雷从天而降,劈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耳中嗡嗡响个不停,只看着眼前几个人不停的翻动嘴皮子,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