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3. 好事将近?
    血杀看这莫燃,半晌轻轻点头,“你说的没错。”

    莫燃扬了扬眉,道:“我的心魔早就死了,并不谦虚的说,我是无懈可击的。”

    在她最弱的时候面对的是白狼,后来遇到的是灭之麒麟,再后来一次次收服异火,如果她心中稍微存有不坚定,早就万劫不复了,也不会有今天。

    血杀笑了,莫燃今晚见他笑了很多次,阴森的,杀气腾腾的,意味深长的,还有现在这样轻松惬意的,让人捉摸不透,上一秒还是恶魔,这一秒就变了回来,实在让人有点接受不良。

    “你说的都对。”血杀道。

    莫燃微微皱眉,“那你不打算让我看看你的脸吗?”

    血杀道:“不是不能,是有代价,你要看吗?”

    莫燃好奇道:“什么代价?”

    血杀摸了摸脸上的面具,若有所思道:“听说魔不会伤害伴侣,否则多数情况都会被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莫燃一愣,见血杀正要摘下面具,忙上前拦住了,仔细的给他戴好,然后道:“呵呵这个就算了,我好奇是好奇,但如果你的能力突然不灵了,也不能说明什么啊再说了,仔细瞧瞧,你戴着面具也挺好,挺酷的,我都看习惯了。”

    血杀垂眸看了看莫燃,似有若无的说道:“可惜了”

    莫燃转移话题道:“皇上怎么办?他醒来会不会记得今天的事情?”

    血杀摇了摇头,“不会记得,也无从查起。”

    莫燃放心了,要不然她今天来这一趟可就亏大发了,得罪皇族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她一边向外走去,一边将云仙和玉山召唤回了契约空间。

    在门外等了一会,血杀也出来了,莫燃最后看了一眼裂开条条缝隙的两尊椒图石像,跟血杀原路返回。

    他们依然是从那个废弃的皇后寝宫出来的,莫燃不由的问道:“你不会再对云氏皇族做什么了吗?”

    血杀道:“我对这里并不感兴趣。”

    莫燃紧接着问道:“那云曜呢?”

    血杀这才顿住,没有说话,莫燃怀疑的问道:“云曜是不是你的亲弟弟?”

    云曜说他有一个大哥,也有传言说云曜也是魔后所生,但并没有准确的定论,莫燃算过,从魔后带着血杀到世俗界的时间上来看,云曜有可能真的是魔后的第二个孩子!

    见血杀沉默着,莫燃几乎肯定了,也好像明白了为什么皇上虽然对云曜爱理不理,却依然执意让他做了太子,大概皇上对魔后的感情始终是特别的吧

    “云曜是人类,对不对?”莫燃又问。

    这一次,血杀点了点头,等于承认了莫燃的几个问题。

    莫燃顿了顿,忽然道:“你是云曜的哥哥你连他也不管了吗?”

    血杀却道:“他长大了,以前的十六年里我没参与过他的成长,以后我出现也并没有意义,他有他的生活,有他的担当,我能给他什么?带他一起去蜘蛛门吗?”

    莫燃道:“就算让他知道,他的大哥还活着,在你看来没意义,对他来说也许也是不同的。”她始终记得,初见云曜的时候他就是去找他哥哥的。

    血杀却摇了摇头,“莫燃,不是每个人的成长都是完美的,云曜跟很多人比起来已经很幸福了。”

    莫燃盯着他看了一会,也放弃了再劝他,血杀跟她到底是不同的,试想一下,让血杀和云曜也兄友弟恭,像她和她的家人一样,那也委实不现实

    “那你是不是要走了?”莫燃转而问道,现在看来,血杀来云都主要就是来把过去做个了断的,仇已报,心愿已了,归魂殿的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现在蜘蛛门应该乱成一锅粥了吧,血杀肯定要走了。

    血杀却忽然有点古怪的看着莫燃,道:“是该走了,但还需等两日。”

    莫燃道:“还有什么事吗?”

    血杀道:“有,而且不能缺席。”

    莫燃有点琢磨不透血杀现在的眼神,不过刚刚血杀给了她一连串的冲击她都接受了,也懒得探究这些细节了,便道:“那随你吧,我出来很久了,该回去了。”

    说罢,莫燃便走了,回去的时候小心避开了宫中的侍卫,最后晃悠回了御书房,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一回来却是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那人背对着她站在大殿中,似乎刚来不久,挺拔的背影,肩膀、手臂、腰胯,每一处棱角都犀利如刀,浑身都带着一股不加收敛的侵略气息,长长的墨发落在背后,回眸时勾唇一笑,浑然天成的邪气和霸气,“呵呵,这不是莫燃吗?好久不见了呢。”

    莫燃拱了拱手,道:“厉公子。”

    这人、可不就是厉鸣犴吗?

    厉鸣犴转过身来,完全面对莫燃,眼神放肆的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有些不加掩饰的风流,若是寻常女子,这个时候早就脸红羞涩了,莫燃却是好歹有了免疫,厉鸣犴这人有点禽兽的气质,认真你就输了。

    厉鸣犴散漫的站在莫燃跟前,笑道:“上次一别也有半月了,师傅让你拜入天一门,难道你决定拒绝了?不然的话,你不是应该喊我一声师兄吗?”

    云曜在听到这话的时候不由的走了过来,诧异道:“莫燃,洛川真人亲口说让你拜入天一门?真的吗?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没说呢?”

    莫燃看了看厉鸣犴,不着痕迹的拉开点距离,厉鸣犴本身就高大强悍,再加上他的气势太强,两人面对面站着的时候,那气息逼得人难受。

    “洛川真人也许只是一时戏言呢,我怎么能四处宣扬呢,我自己倒是没什么,若是给洛川真人抹了黑可就不好了。”

    莫燃说道,心里却想着,厉鸣犴把洛川真人搬出来,这不是故意压她吗?她要是敢拒绝洛川真人的亲口提议,那须弥界多少修者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她淹死了!

    云曜却抚掌笑道:“原来真有此事啊?依我看洛川真人肯定不是戏言,不过莫燃考虑的也不错,的确不宜声张,不过过几天就是斗霊大会了,洛川真人会观看比赛的,莫燃你正好可以展露自己的本事”

    云曜后来还说了什么,莫燃已经没有注意了,因为厉鸣犴那火一样视线太灼人了,又稍微待了一会之后,见厉鸣犴没有离开的打算,莫燃就先一步告辞了。

    轿子还没出宫,轿帘轻轻一闪,莫燃对面便多了一个不速之客,正是刚刚分开的厉鸣犴。

    莫燃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厉鸣犴往后一靠,“听说你好事将近,怎么都不通知我一声?你真打算装不认识我?”

    莫燃奇怪的看着厉鸣犴,“我好事将近?我怎么不知道?”

    厉鸣犴眼神犀利,看了一会莫燃道:“把须弥界几个顶尖高手耍的团团转,现在又在皇宫兴风作浪,最近发生的事情,对你来说哪一件不是好事?你就这么放心我,不怕我帮你说点‘真话’?你是不是太低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