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5. 色诱的正确打开方式
    又过两天,莫燃背着手走回自己的卧室,下意识的寻找每天都能见到的人,在看到鬼医坐在黑暗的房间里的时候,下意识的放松了许多,她坐在鬼医面前,在他动身准备去端药之前按住了他。

    一双狭长的眼睛严肃的看着鬼医,直到那双荒芜的眼神迎了上来,低沉的声音打破安静,“怎么了?”

    莫燃撇了撇嘴,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怎么了?这都多少天了?搞神秘也得有个限度吧?其他人到底去哪儿了?我爹爹和娘亲们呢?你们把他们拐到哪儿去了?”

    鬼医淡淡的说道:“很快他们就回来了。”

    莫燃不信,也不依,更不放鬼医走,她心里还窝着一大堆事儿呢,虽然这几天很忙,可忙起来也总是想着那些个妖孽们都哪里去了,以前不天天缠着她吗?怎么一下子都跑了个干净?

    倒是让她心里越来越着急了,毕竟她刚刚认清自己的心意,一不小心就琢磨起来了,想着他们回来之后她该怎么表现?可好像怎么表现都怪怪的,到最后也想不出个结果来,反倒是让她越来越焦虑了。

    莫燃不由的往前一探,两只手臂撑在鬼医的躺椅上,两人的距离也不知不觉的拉近,鬼医半躺着,莫燃的银发垂下,落在他的肩膀上,她好像浑然不知两人的姿势看上去有多暧昧。

    莫燃忽然道:“这两天厉鸣犴一天到晚跟着我,给我讲青门的事情,你知道我很想知道青门的消息,那天还带他回来吃了顿饭,哦,那饭还是我做的,可能是我的厨艺超绝,他都想赖进北苑来了。

    我虽然义正言辞的拒绝过了,可他昨天还打算色诱我,虽然他身材还不错,但我也没动摇,不过我仔细想了想,北苑反正没人,不如就让他住进来,我也好套出更多青门的消息,住在一起还方便一点。”

    闻言,鬼医那精致的眉宇微微动了动,一双眼眸抬起,莫名的有点锋利,“色诱?怎么色诱?”

    莫燃笑了笑,回想着说道:“昨天我说想喝冰糖莲子羹,恰好宫里就有一个莲花池,他就跳进去摘了几个莲蓬,还弄的浑身**的,我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当然不会被他的湿身诱惑到,倒是宫里很多小姑娘被他迷的七荤八素的。”

    “见过大世面?”鬼医意味不明的问道。

    莫燃这才呵呵一笑,“当然,连无涯你这样的绝世美男子整天睡在我床上我都能坐怀不乱,厉鸣犴那点小手段对我来说可不是上不了台面了吗?”

    鬼医眼眸微晃,划过一丝惊讶,错愕只是一瞬,但仍然没逃过莫燃的视线,莫燃嘴角的笑容更大,却好像玩笑一般,透着几分散漫。

    鬼医垂下眼眸,那两排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眼中的神色,忽然伸手覆盖在莫燃的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一划过莫燃干净纤细的手指,“厨艺超绝?你给厉鸣犴下厨?”

    莫燃无所谓的说道:“只是一碗面而已。”

    鬼医沉默了一会,就在莫燃捉摸不透鬼医在想什么的时候,鬼医却忽然单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撑着扶手,迎着莫燃站了起来,莫燃也被逼往后退去,可紧接着鬼医另一只手捞起她的膝弯,动作不算娴熟却很轻松的把她抱起来了。

    莫燃惊讶的望着鬼医,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直到鬼医把她放在床上,转身出去,几秒钟之后莫燃才一拍床面,“搞什么”

    她刚刚才是诱惑鬼医吧?虽然她也没做什么,但她都不惜把厉鸣犴抬出来刺激鬼医了,可结果就只是这样?她刚刚真的以为鬼医抱她上床会做什么呢

    咳咳,虽然她原本也没想着要做什么,但好歹鬼医也给她点反应啊,头一次就碰壁,她还怎么表白?说实话,面对鬼医那张无欲无求的脸,她真的表白不出来

    莫燃呆坐在床上想了半天,可一点头绪都没有,最后忽然一咬牙,飞快的把身上的衣服扒了

    鬼医端着药进门的时候,房间里已经点了灯,他并没有在意,可在走进卧室的时候,那脚就跟打了桩似的,定在地上半晌都没动,端着药的手都抖了抖,差点打翻在地

    一双荒芜的眼眸飞快的聚集着星星点点的火星,望着床上那个仿佛第一次见的女子

    她只是褪去了外衣,身上穿着洁白柔软的丝绸里衣,她侧身躺着,柔软的衣服贴在身上,勾勒出女子美好的曲线,上衣的下摆翻起一角,露出一片紧致柔韧的细腰,双腿交叠着,**的玉足和纤细的脚踝无不散发着致命的吸引。

    银色的长发散乱的铺在床上,晕黄的灯光跳跃在那银色的发丝上,格外诱惑

    一双狭长的眼眸斜了过来,随意而散漫,语气疑惑的问道:“我该喝药了吗?怎么不端过来?”

    鬼医被着声音叫回了魂,刚刚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却是站在原地没动,眼神细细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莫燃。

    莫燃看不清楚鬼医的神色,可几秒钟过去之后,她的姿势就有点僵硬了,心想色诱这种事情果然不是一般人做得了的,这得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色诱?

    最后还是莫燃没绷住,翻身坐了起来,叹了口气,认命的伸出手去,“药。”

    鬼医迈开步子走过去,把药碗放在莫燃手中,莫燃看着鬼医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泄气了,仰头把碗里的药喝了个干净。

    喝完之后莫燃呲着牙,实在有点受不了碗里的血腥味,她看向鬼医道:“就剩几味无关紧要的灵药了,根本遮不住血腥味,你不如直接把血端给我喝,就算我得了什么绝症要吸食血液,我也不会讳疾忌医的,你这煞费苦心的让我喝了这么多血,不如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

    这药连喝了这么多天,莫燃早就发现不对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药,虽然里面的灵药很多,但都是为了中和血腥味的,可也分解了许多血液,这几天灵药的比重越来越少,血腥味自然越来越浓了,到今天她几乎感觉自己喝的就是血了。

    鬼医伸手擦去莫燃嘴边的药渍,指腹在那柔软的唇上划过,心里也莫名其妙的波动了一下,冰冷的身上泛起一丝奇异的热,鬼医探寻又留恋的轻轻按压着莫燃的唇。

    莫燃口中的血腥味还没散,一时没察觉到鬼医的异样,只是嘴唇痒痒的,她下意识的舔了舔唇,却不料湿濡的舌尖在鬼医的手指上划过,细小的电流冷不防的在触碰的瞬间迸发,分别窜向两人的四肢百骸。

    “砰——”鬼医手里的空碗掉在地上,终是摔碎了。

    莫燃也惊的往后挪去,有点尴尬的看着鬼医,刚刚她可不是故意的

    鬼医却是没动,手都还高高的端着,眼神望着他的手指,半晌忽然看向莫燃,眸色比以往亮了许多,也灼人许多,那薄唇一张一合,却是问道:“你在色诱我?”

    莫燃瞠目结舌,下意识的摇头,“没有!”

    虽然是有这个想法的,但她的行动不是已经宣告失败了吗?刚刚那些都是意外啊!

    鬼医的眼神扫过莫燃的身体,又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指尖,那小动作明明可以忽略不计,可莫燃却要命的看到了!鬼医好像无声的在说,那她脱成这样算怎么回事?刚刚舔他的手指又是怎么回事?

    莫燃欲哭无泪,她只想到了开头,根本没想结尾,也就没想到现在这骑虎难下的情形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更让莫燃措手不及,脑子差点就死机了!

    却见鬼医解开了衣衫侧面的绳结,华贵的长衫半褪在胳膊上,而那骨节分明的手又去解黑色的里衣的扣子,并没有全部解开,鬼医身手一拽,那柔软的里衣便从肩膀上滑了下来!

    这都还没完,却见鬼医抬起手,抽出了发间的玉簪,那泼墨一般的长发散落下来,落在他的肩头、身前。

    形状完美的锁骨,紧致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常年不见光的肌肤泛着温润的白。

    做完了这些,鬼医才抬眸看向莫燃,视线相接的那一瞬间,莫燃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的狼狈,而鬼医竟拉起她的手,含着她的指尖,舌尖绕了一圈。

    这一舔彻底把莫燃舔毛了,她几乎是跳开的!一下子缩到了床脚,捏着刚刚被舔过的手指,话都说不利索了,“那个、那个无涯,你先穿、穿上衣服有话好好说,晚上这么冷,你别、别着凉了”

    鬼医却欺身逼近,“我现在很热。”

    莫燃很想说她更热!可这话她不敢说,只是看着鬼医这般衣衫半褪的样子,只觉得鼻子痒痒的,话说印象中鬼医什么时候都是一丝不苟的,没想到现在只是扒了点衣服就这么大的反差!

    莫燃突然有点明白所谓色诱的真谛了,她是真的有点期待鬼医衣衫尽褪后的模样了这个想法刚一出现,莫燃脑子里就晕乎乎的,有点哀叹自己是不是完蛋了。

    在她发现自己同时喜欢着几个妖孽的时候,从震惊到接受,她觉得自己挺厉害的,毕竟像那几个妖孽,这世上谁还敢凑上去?谁敢跟他们谈恋爱?没有超绝的智商和情商,早就被秒成渣了吧?

    莫燃觉得自己大概是为民除害了吧,同时也大气凛然的想着,不就是几个妖孽吗,她已经做好了谈这场世纪恋爱的准备,不管纠缠多久,她都认了。

    她是做好准备了,可她准备的是精神上的旷日持久的马拉松式的恋爱,不是现在这样啊喂!

    而且她也没想到,鬼医也没做什么她就有点受不了了!去他妈的精神上的旷日持久的马拉松式的恋爱!她现在扑倒鬼医的话会不会被一掌掀飞?

    “你、你穿上衣服就、就不热了”莫燃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么,但大概、也许,他穿上衣服的话她就没这么热了吧?

    鬼医却伸手圈住莫燃的腰往怀中一带,莫燃的鼻梁好巧不巧的磕在了鬼医的锁骨上,莫燃只觉得鼻子更痒了,头更晕了,身体更热了,好像有温热的液体从鼻孔中流了出来,莫燃想推开鬼医,可却昏昏沉沉的没了力气,紧接着身体一软,彻底陷入黑暗了。

    感觉到身上一重,那僵硬的身体也彻底松懈下来,鬼医将莫燃平放在床上,却发现她果然睡着了。

    只是那秀气的鼻子下面挂了两道血迹,鬼医眼神忽然波动了一下,心里有种无名的柔软,轻轻把那两道鼻血擦拭干净,鬼医拉上了自己的衣服,撑在莫燃身边看着她。

    手指勾勒着她的面部轮廓,划过两道黛眉,轻轻掠过那狭长的眼线,潮红的脸颊,最后停在那两瓣柔软的唇上面,有点爱不释手的摩挲。

    心里像是有羽毛不断的划过,鬼医有点痴迷这种新奇的体验,许久之后才离开,只是那眼神愈发幽暗,若有所思的盯着熟睡的莫燃看了一会,忽然俯下身去。

    两唇相贴,刚开始只是小心的撕磨,过了一会,鬼医试探着撬开莫燃的唇瓣和贝齿,在碰到那安静躲着的香舌时,鬼医的气息忽然急促了一些,吻也变的激烈了起来,不像刚开始那般小心和试探,汹涌的掠夺着莫燃口中的香甜。

    过了许久,熟睡中的莫燃发出难受的呻吟,鬼医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这绵长的一吻,他看着双颊殷红的莫燃,脸上的神色前所未有的丰富,似是疑惑又似是恍然大悟,复杂又深沉。

    半晌,鬼医在莫燃唇上轻啄一口,和衣躺在她身边,若有似无的低语,“再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