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6. 为她,不甘平凡
    清晨,莫燃从床上弹坐起来,第一时间看向旁边,却发现鬼医早就不在了,摸了摸被子,还是热的,显然刚走没多久。

    “唉”叹口气,顿时觉得很无力,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窘境,还好她在关键时刻睡了,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应付了。

    莫燃稍稍整理便出了门,径直朝着花良玉的院子走去。

    花良玉的院子采光最好,视野也最好,在莫燃刚进院子的时候花良玉就看见她了,感觉到那明显的注视,莫燃抬头看了一眼,却见花良玉撑着头在窗户边上晒太阳。

    顿时有些好笑,花良玉这十几年就是这么过的吗?整天就像养在深闺的姑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莫燃进门之后直接走到花良玉跟前,就站着说道:“我要给你解除封印了。”

    花良玉抬头看莫燃,正因为她的突然靠近而莫名的紧张的时候,冷不防的被她的话吸引了注意力,愣了一下道:“现在吗?”

    莫燃点了点头,“嗯,就现在,你家家主已经亲自催过我了,更别说你家妹妹,她还以为我扣着你,大概快恨死我了。”

    虽然如此说,但莫燃并不在意,可花良玉却皱眉,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终是没说。

    “那就在这里吗?”花良玉问道,因为莫燃站着没动。

    莫燃却是撑着桌子,看着花良玉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是雪鹿,虽然花家是你的家族,但你的处境也会非常危险,我可不想我费半天功夫救你结果你还是被杀手找到了,要是他们再顺着你找到我,我就更亏了”

    花良玉点了点头,这些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而且早就淡定了,这些天待在这里,他所有的时间几乎都在梳理六族妖气的事情了,“你放心,我可以不回花家,甚至,可以待在你的视线范围内。”

    花良玉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以后都跟着莫燃,以他的性格肯定不愿,从花家那个牢笼跳进了另一个牢笼,而且他更被动,像是要被时刻监视一般,可奇怪的是,他并不抗拒

    莫燃却是一笑,然后道:“不不不,那倒不用,你想回花家或者想去哪里都是你的自由,我之前在归魂殿说的话的确有点强求你了,所以我想了另外一个法子,并不限制你什么。”

    花良玉疑惑,“什么法子?”

    莫燃故作轻松的说道:“我解开你的封印之后,雪鹿的妖气释放,本体也会释放出来,到时候你就是妖非人了,我只需契约你,不就一劳永逸了吗?不过你放心,绝对是平等的契约,我是绝对不会要求你做什么的,你肯定还是高贵纯洁的雪鹿。”

    说完,莫燃看着花良玉,观察着他的神情,而花良玉愣了一下,两秒钟后,似乎明白过来莫燃说的是什么后,先是惊讶,然后震惊的望着莫燃,猛地站了起来,“契约?!”

    男子站起来的时候比她高出了许多,莫燃寻思着他果然接受不了吗?也对,契约对所有妖兽来说都是奇耻大辱,更别说从小作为人类的花良玉了,这大概是晴天霹雳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花良玉涵养使然,没有勃然大怒。

    莫燃硬着头皮点头,依旧微笑的看着花良玉,她仔细想过了,只有这样她才能放心,就算花良玉接受不了,或者不相信她,反正日后她自会证明的,他要是不同意她可就非常情况用非常手段了

    花良玉却盯着莫燃,一双温润的眸子里风云变幻,在契约二字闯进脑海中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屈辱,第二反应竟然是、对方是莫燃,那份屈辱感便一点点的缩小了

    直至,他似乎可以接受?

    花良玉许久都没说话,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契约不契约上面了,而是心慌意乱的拷问自己,为什么他变的这么陌生、这么反常?几乎是在毫无底线的退步了!

    他怕白麒麟吗?怕莫燃神秘莫测的身份吗?怕他们带给他的那遥远而复杂的恩怨吗?可笑,他明明不怕,十几年前他就尝过从云端跌入谷底的味道了,这么多年,他也早就无所谓生死了,有什么好怕的?

    他是想以另一种方式再活一次,可这并不是被逼无奈的,而是他想的,他想再次执剑,想再次体会那种热血沸腾的战斗,想继续去探索这个危险却充满刺激的世界。

    他想做的事情很多很多,可他想的最多的却是,她的世界太精彩,他绝对不能太平凡。

    “没关系,你要是不同意的话”

    “不,我同意,契约是吗?我接受,要去哪里?”花良玉打断了莫燃的话。

    莫燃诧异的看了一眼花良玉,那双眼眸很亮,也很坚定,莫燃默默咽回了‘也由不得你’的话,心想花良玉还挺想得开的啊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莫燃拉住花良玉的手道。

    花良玉却是怔怔的望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她的手很暖,那温暖传递过来,比他晒一天的太阳都要舒服,“等等”

    莫燃见他反常的样子,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她拉着花良玉的手,然后解释道:“你别介意,我必须带着你去。”

    花良玉却摇了摇头,“伊伊怎么办?”

    莫燃一愣,顺着花良玉手指的方向一看,却见另一边厚厚的地毯上,自家妹妹抱着将军睡的正香。

    莫伊伊也发现这几天家里人都不在了,不过小姑娘挺会找乐子的,整天指挥着将军带她来找花良玉,既是坚定的执行了莫燃的吩咐,又给自己解闷了。

    莫燃顿时笑道:“没关系,让她睡着吧。”有地缚魔暗中保护伊伊,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说着,莫燃心念一动,眼前一闪,已然是在三藤戒里了。

    花良玉惊讶的望着眼前的一切,不理解这是什么样的瞬移,怎会毫无感觉就转换了地方?

    莫燃却没急着解释,道:“解开封印时释放的妖气非同小可,只有这里是安全的,不会有人发现。”

    一边说,一边带着花良玉到了长青木的树下。

    花良玉心中震撼,望着那几乎独木成林的巨大灵树,参天的树冠,伞盖一般撑满了半边天,浓郁的灵力充斥在空气中,无数色彩缤纷的蝴蝶嬉戏在树叶之间,美轮美奂!

    “欲秋!欲秋!”莫燃清了清嗓子喊道。

    很快,却见无数蝴蝶纷涌而至,围成一个巨大的球,几秒钟后猛地散开,一个男子自其中飘然落下,身披色彩艳丽的衣服,清风掠过,吹起那旖旎的衣摆,阳光透过那不知多少层的衣裳,斑驳而梦幻,真真是薄如蝉翼。

    半晌,那衣摆落下,遮住了一双形状完美的赤脚。

    男子墨发及腰,头上只戴着一根藤叶编织的细环,眉清目秀,深深的眼窝,眼尾自然的翘起,并不妖异,反而透着几分深情,更妙的是气质,宛若九天玄女下凡一般。

    哦,应该是九天玄男。

    这厮,每次出场都这么惊艳,莫燃摇了摇头,看向旁边似乎被‘迷住’的花良玉,拍了拍他,好心的提醒,“别看了,他是男的,而且脾气很不好,你再看一会他要揍你了。”

    花良玉条件反射的看向莫燃,他只是被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绝色美男惊到了,他当然能看出他是男子啊,那么高的个子,那么宽的身板,怎么可能看错?

    “失礼了。”既然莫燃都那么说了,花良玉从善如流的致歉,反正不会错吧?

    欲秋却是皱起了眉,好心情顿时有些变差了,直冲莫燃道:“有事快说。”

    莫燃撇了撇嘴,看了花良玉一眼,仿佛在说,瞧吧,脾气就这么差。

    “有件小事要麻烦欲秋你,你不介意慷慨相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