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1. 惊吓
    “我们不是在北苑吗?”莫燃问道。

    “是啊。”琪琪格南琴点头。

    莫燃抽了抽嘴角,“那有必要敲锣打鼓的吗?”

    琪琪格南琴顿时笑道:“这是成亲,不是儿戏,所有该有的步骤都要有,这都已经很简陋了,若非看在他真心爱你的份上,我们都不会同意就这么把你嫁出去。”

    莫燃没注意到琪琪格南琴的停顿,她现在脑子里想着别的事情,想到一会要面对的人,忽然就有点紧张了。

    郑雨薇拉着莫燃的手往外走去,在开门之前看着莫燃说道:“虽然现在不是在莫家庄了,但你仍然是我郑雨薇的女儿,你要记住,你高兴才是最重要的,不要为任何人委屈自己。”

    莫燃抱了抱郑雨薇,“娘亲,在莫家庄的时候,我无法无天够了,没人能让我受委屈,我会幸福的,就像你们和爹爹那样。”

    郑雨薇笑的有点欣慰,她若不是看出莫燃眼中的归属,怎么会配合制造这样的“惊喜”?

    “可以了,该出去了。”陈倚素在身后提醒道,把那最后一件盖头给莫燃戴上。

    门被打开,阳光洒了过来,莫燃的视线只能看到红色的地毯一直延伸到很远,一双墨色的靴子停在眼前,一只手紧跟着伸了过,低沉的声音带着难易忽略的喜悦,“主人,我来接你了,你愿意跟我走吗?”

    莫燃停顿了一会,心中默默叫了声白矖,看着眼前的手,慢慢放了过去。

    一触碰到莫燃的手,白矖猛的收紧,随即又弯腰将莫燃抱了起来,视线一晃,莫燃只看到一大群迎亲的仪仗队伍,穿着都是很喜庆的红色。

    莫燃被白矖放在了一匹高头大马上,而他自己也随即跳了上去,从背后环抱着莫燃的腰身,拽起了缰绳。

    只听一声锣响,喜乐重新奏起,迎亲队伍也缓缓出发。

    “呵呵”白矖的身体贴着莫燃,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主人,我好高兴。”

    莫燃转头,可有那盖头在,她只看到了白矖暗红色的喜服,耳边是热闹的吹奏声,她觉得此时的一切也都挺神奇的,她竟然真的成亲了

    “你竟然没告诉我。”半晌,莫燃心情复杂的说道。

    “可你仍然同意嫁给我了,所以我好高兴。”白矖道。

    白矖那种高兴真真切切的传达给了莫燃,莫燃不禁笑了笑道:“我们要在一切一辈子,本来,成亲迟早也会有的,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白矖却道:“不一样,以后不管见到任何人,我都可以说,我是你的霊,也是你的丈夫,成亲虽然是一个仪式,却能把我们永远绑在一起。”

    “呵呵”莫燃也笑了,只是,她忽然道:“可是,你知道的,有些人,我放”不下的。

    “嘘,先别说那些了,主人,今天是我们成亲的日子,这段路,你心里只想着我,可以吗?”那低沉的声音里带着轻柔的享受,白矖抱紧了一点莫燃,侧脸蹭了蹭莫燃。

    小动物一般的罕见举动让莫燃愣了一瞬,心里莫名的有点疼,她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过了一会,却听白矖突然道:“主人,这样的婚礼,你喜欢吗?”

    莫燃点了点头,“喜欢。”顿了顿然后补充道:“新郎是你,当然喜欢。”

    白矖似乎很高兴听到这样的话,她隔着盖头吻了吻莫燃的耳朵,然后道:“其实我想过给你更盛大的婚礼,可是你爹爹说一切都要按照大齐王朝的礼俗来,我就找了这些喜乐仪仗,还有八抬大轿。”

    莫燃不禁笑了起来,其实她早就发现了,这些仪仗队里都是普通人,那八抬大轿她也看见了,很是华丽,只是现在的情况确实,八个人抬着喜娇跟在后面,新郎却是抱着新娘骑马而行。

    还有这威风凛凛的马,的确很英武了,只是这是在须弥界,找一些妖兽不费劲,可要找普通的牲畜却是难了,在上马的时候她就收敛了气息,否则真怕把这匹马吓的走不动了。

    “你不用多想,我真的很喜欢。”莫燃说道。

    白矖便没在说什么,他只是抱着莫燃,说了好几次“我好高兴”这样的话,虽然他大婚所有的程序都是按照大齐王朝的礼数来的,可唯独让莫燃坐轿子这件事,他没答应,如果可以,他想永远把她抱在怀里。

    他想,他永远都会记得这一刻、这段路的,莫燃把身心都交给了他,沿着这条红毯,他们好像真的能走到深邃的未来。

    迎亲的队伍并没有走很久,本来就在同一个宅子里,虽然走的很慢,但在一刻钟之后,他们还是走到了喜堂。

    白矖把莫燃抱了下来,此处正是海棠院内,海棠花开的鲜艳,那些仪仗队退下之后,院子里仍然热闹非凡,只是莫燃现在还看不到,到底来了些什么人。

    脚尖沾地,白矖放下了她,可莫燃忽然就有点紧张起来,身上投注的视线很多,她大概猜到,那些男人肯定都在。

    周围的声音也很杂乱,莫燃想着,竟然真请了这么多人来,不禁又想到,莫非她这次昏迷之后睡了很久?否则他们是如何把北苑布置的如此妥当的?

    白矖牵着她的手一起向前走去,莫燃试图从那些鞋子上分辨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可是一个都没看出来。

    行至堂屋门前,莫燃刚要抬脚进去,却不小心踩到了裙子,身形不稳的向前跌去。

    身边有白矖牵着,莫燃并没有慌,只是瞬间,另外一人忽然上前扶住了她,手臂环在她的腰上,等她走进门来,还细心的帮她整理了一下裙摆和披风。

    在他弯腰的瞬间,莫燃见他也是穿着跟白矖差不多的喜服,正奇怪着,却听那人带笑的声音道:“亲爱的主人,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吗?”

    莫燃惊了一下,第一反应是,鬼王这厮果然也来了,第二反应是甩开这厮的手,她可没忘了她今天可是在成亲,就算是为了完成白矖的心愿,她也想让这个仪式完完整整的结束。

    “亲爱的主人,你这是在害羞吗?我们很快就要成为夫妻了,为夫抱一抱你没什么吧?”没想到鬼王非但没放手,而且还箍的更紧,将她圈在怀中。

    “什么?你在胡说什么?”莫燃有点反应不过来的说道,一边拉着白矖的手,身体却偎在鬼王身上,脑子里懵懵的,看着两人身上几乎一样的暗红喜服,什么叫“马上就要成为夫妻了”?

    “呵呵,这么难懂吗?就是你也要嫁给我了啊,怎么样,亲爱的主人,是不是很惊喜?”

    那可以加重的“也”字进来莫燃的耳朵,莫燃只觉得脑海中嗡嗡的响,猛地看向白矖,可眼前依然是一片红,但她还是想知道,这踏马到底是什么惊喜?

    “哎呀你们不要耽误时辰了,吉时要到了,不要耽误拜堂!”却听一人打破安静,走过来把莫燃从两人中间挖了出去,不过那抓着莫燃的双手一下子就黏在上面下不来了,一边说一边吃豆腐。

    这是柳洋的声音,这厮倒是听反常,非但没有失控,竟然还记得提醒他们拜堂。

    莫燃不禁看向柳洋,可是在看到他身上也是复制一样的暗红色之后,整个都愣住了。

    “柳洋小朋友说的是,是不应该耽误时间了,快放开莫燃小朋友。”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显然是苏雨夜,不看他的人只听这声音的话,还以为会是什么温文尔雅的贵公子呢。

    “你们别吓到我的小情人,她还不知道你们也是新郎呢。”一人笑道,施施然停在莫燃的视线范围内。

    “她也不知道你是新郎。”另一人并不买账的拆穿。

    唐烬?张恪?!

    莫燃的视线在几人身上游走,被连连惊吓的脑子终于回神了,白矖,柳洋,张恪,苏雨夜,鬼王,唐烬!

    “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燃问道,猛的身手去掀盖头,她是真的不淡定了。

    可是一个人轻松的压住了她的手,略带凉意的声音道:“听说,这个盖头是要在洞房里掀的。”

    莫燃惊的退后两步,“无涯?你怎么也”穿这身衣服?

    “莫燃,还记得那盅甲鱼汤了,你可是斩钉截铁的说过,谁喝了,你就嫁给谁?”张恪的声音传来,磁性低沉,却听的莫燃无法反应。

    她当然记得,那次的甲鱼汤事件,她还在奇怪为什么没有后续,本以为就那么过去了,没想到他们消失了这么多天,竟然暗搓搓的谋划了这样的事?

    而从几人的交谈中,不明真相的宾客似乎也做摸出一些门道,一个女子抚掌笑道:“啧啧,原来如此啊,我记得我记得,怪不得那天他们几个大打出手呢,原来是得了这样的承诺啊!哈哈哈,这招好,好得很呐”

    顿时许多人都在恍然大悟的笑,一个少年不禁附和,“哦,是这样啊!那莫燃不知道这些吗?你看她似乎也很惊讶啊。”

    另外一个少女道:“这还用说吗?你们都是今天才收到请帖,这明显是那七个男人一起搞出来的阴惊喜啊。”那少女说话时有些高傲,可是说完之后又嘟囔了一句,“不过,那女人是怎么收服这么多美男的”

    这三人都在堂屋内,莫燃将他们的话听的清清楚楚,唐甜、云曜、花如君

    莫燃此时才彻底明白,三娘口中所谓的“惊喜”,她是成亲了,可新郎并非只是白矖一人,而是这七人!脑海中短暂的空白之后,莫燃心里竟然有点奇异的放松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