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0. 决赛
    斗霊大会所在的广场原本是斗兽场,而这个斗兽场又归唐家所有,而在斗霊大会期间,这广场便被征用了。

    观众席远比擂台要高出十几米,擂台更是堪比两个足球场那般大,不管是多大的妖兽,这擂台都放得下。

    擂台周围设有防御阵法,避免了擂台中的的打斗波及道观众席上,而擂台正上方的空中悬浮着一个鸵鸟蛋那般大的水晶球,别看它小小的,却是能将擂台上的情形清晰的折射在空中,形成一个立体的大屏幕。

    今天是决赛开始的日子,观众席座无虚席,别说坐了,连站的地方都不见得有,这个斗兽场起码能容纳十万人,可想而知,今天的情形有多火爆了。

    据说打进决赛的修者有三百个,而决赛是淘汰制,先将三百人抽签分组,两两对决,第一轮就要淘汰一半人数,第二轮也是随机分组,再淘汰一半人数,直到第三轮,剩下七十五人的时候,却是挑战赛,连续挑战胜出三轮,便可以晋入争夺最终斗魁的决赛。

    总的来说,越往后越紧张,而因为今年‘赌霊’的场子开的太多,关注度也就奇高。

    贵宾席位于第一区正北方向的前排,莫燃的位子就在这里,或者应该说,决赛现在那三百人里边,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在贵宾席。

    斗霊大会还未开始,广场内已经沸腾不止了,因为贵宾席上方有专门的一个水晶球,将第一区的细节都放大了出来,而此时,众人的欢呼声一阵响过一阵,自然是因为众人视作偶像的修者一个个到场。

    “这是不是太疯狂了?”莫燃说道,抬头望着观众席上招摇的横幅,谁的名字都有,而那些高分贝的喊声混合在一起,实在有点吓人。

    她这是第一次见识修炼世界的‘追星’,丝毫不必世俗界的差劲。

    “这就疯狂了?你瞧,你还没上场,已经有人表示要娶你了,你若再打两场,估计北苑以后就太平不了了。”唐甜瞧着二郎腿,毫不稀奇的说道。

    莫燃顺着唐甜所指的方向看去,却见正对面拉着一道长长的横幅,上面赫然写着“莫燃!我爱你!嫁给我吧!”

    莫燃顿时抖了一下,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别扭的很,虽说她以前也有过爱慕者,可大齐王朝毕竟比华夏和须弥界都含蓄多了,别这样点名的,莫燃还是头一次见。

    “有那么严重吗?”莫燃不禁问道。

    “什么?”唐甜下意识的问,可在看到莫燃抽搐的嘴角时,顿时大笑一声,“只有更严重!没有轻易混过去的,斗霊大会是须弥界的‘造星大会’你不知道吗,除非你一上场就输,否则就你这脸蛋,你那身手想低调?没门儿的。”

    莫燃皱了皱眉,她如今坐在这里才意识到这个问题,那么,鬼医让她参加斗霊大会,就不只是历练了,这显然是让她主动出击啊

    正在这时,前面人影一闪,一个女子身着大红长裙飘然而至,那人本就女王范十足,在那红色的衬托下更加凌厉了,而在她身边跟着一个绿色头发的男子,那男子身形高挑,面容俊逸,眉目间更是出奇的温柔。

    来人正是唐玥薏和辞音。

    观众席的喊声猛的拔高了许多,正是这两人造成的效果。

    莫燃摸了摸下巴,凑到唐甜耳边道:“我猜今天离心也会出现,你看唐玥薏穿的衣服,跟嫁衣似的,这红色可有讲究了,情浓时红色是喜,仇深时红色是怨,我看唐玥薏对离心,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喜是怨呢。”

    唐甜不禁嗤笑一声,“你说的还挺有道理的样子,怎么轮到别人的时候你就这么会分析了?”

    莫燃道:“上次在归魂殿我已经见过他们两个了,彼此无话,可我看,离心是真没把唐玥薏放在心里,唐玥薏才是心口不一,总之,也许这次他们俩会有点火花呢。”

    唐甜却好像不是很感兴趣,莫燃看了她一眼,忽然道:“我说,你有没有发现,每次只要辞音一出现,你这个人就便的特别冷淡?”

    唐甜皱眉,瞥了莫燃一眼,“你在瞎说什么?”

    莫燃挑眉,“我无聊吗?如果没有的事我有必要说吗?”

    唐甜道:“别老提那个人的名字,你不知道很影响心情吗?”

    莫燃耸了耸肩,“那就不提咯。”反正莫燃已经肯定,辞音那就是唐甜心里的一根刺,动一下都疼,拔出来又不习惯,反正要想根治,那就一个字、难。

    这边因为唐玥薏到来的躁动还没平息,又一人凌空而来,眨眼便已经出现在近前,那人抚须一笑,“哈哈哈,热闹热闹!许久不曾见过如此如此人声鼎沸的情形了,别有一番滋味啊!”

    来人却是天一门掌门洛川真人,

    而众人的欢呼声刚刚掀起,又有几人接连到场,都是极其高调的横空出现,观众席上的人们都快疯了。

    而来人之中,那身着雪霁国旧军装的高挑男子,正是花凌月,冷傲之极,面对比他先到的唐玥薏和洛川,只是点头示意而已。

    而很快,一个宽袍大袖的男子与另外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结伴前来,莫燃一看,那宽袍大袖的男子正是离心,他手里提着一坛子酒,那酒必定是好久,因为在十几米之外,莫燃便闻到那酒香了。

    另外一个男子,个头很高,身形也很魁梧,两个离心加起来也没他那么壮。

    “他是谁?”莫燃问道。

    唐甜道:“聂狰,兽宗的掌门,早些年他的修为是不灭期四层,跟离心的关系很好。”

    莫燃挑了挑眉,兽宗的掌门啊

    “你们两个老东西,喝酒也不叫上我,今天也敢大摇大摆的一起出现?”洛川迎面质问,离心和聂狰都是成熟男子的模样,各有各的魅力,可洛川这一声老东西叫的,令许多人都满头黑线。

    离心举起手,将手里那个酒坛子扔给了洛川,“给你带的,你瞧你那白胡须,剪下来正好能做个拂尘了,不灭期修者的胡须也是有法力的,今天正好三会的老伙计都在,你再卖个老脸,顺便就捡个法器了。”

    洛川接过酒坛子,抚须怒道:“你当谁都像你这么不要脸,我这胡须留了几百年了,头可断,胡须不可断!”

    离心抱着手臂笑道:“啧啧,话不能乱说,你这头若真断了,还留那胡须何用?给别人做拂尘吗?”

    洛川顿时指着他道:“你这张嘴,还是跟下水沟一样臭!”说着,他将那酒坛子端起来喝,倒了半天却是一滴都没有倒出来,顿时又砸了回去,“好你个离心,你自己留着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