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2. 斗霊
    莫燃看了看哈哈大笑的离心,又看了看正自跟辞音**的唐玥薏,心想这里两人一个是沧月国的精神领袖,一个是唐家的灵魂人物,如果二人结合,那可真就了不得了。

    洛川被离心捉弄了一下,在离心正要坐在他旁边的时候,谁知洛川竟是一躺,支着头笑:“哎呀,可惜了呢,你们两个老家伙来晚了。”

    那兽宗掌门大笑一声,拍了拍离心的肩膀道:“我就说你别捉弄这个老头儿吧,不管他装的再道骨仙风,也改不掉那泼皮样,这下好了,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离心只顾着乐,而云曜见此,主动吩咐道:“快给二位前辈看座。”

    离心却虚虚的按了按手,道:“云家太子不必麻烦,这不挺多地方的吗?”

    他指的是靠后的两排,虽然都在贵宾席,但前面两排可都是专门给这些顶级的修者准备的,云曜顿时道:“离前辈,这不太好吧?”

    洛川也哼道:“是啊,你怎么能为难云家太子呢?”

    离心给气笑了,指着洛川道:“若不是你这老泼皮,我跟聂狰何至于这样?”

    洛川躺的依旧心安理得,手抚胡须,干脆沉默以对。

    莫燃不禁心中暗笑,天一门的掌门竟然真是如此赖皮的模样,之前在归魂殿见那一面,她倒是完全没有发现

    云曜正想着解决办法,那离心却是已经信步走向了后面,在路过唐玥薏的时候却是停下了,众人本来屏息看着几个大佬们谈笑,此时一见离心站在了唐玥薏跟前,一个个眼睛都要放光了!

    “唐家主,这斗兽场的观众少说也有十几万,你这样表演,是不是有是妥当啊?”却听离心说道,而他的手却是懒洋洋的指了指空中悬浮着的水晶球。

    此言一出,众人几乎都闻到了火药味,唐玥薏靠在辞音怀里,两人亲昵的模样的确挺火辣的,毕竟八卦放在这些头衔众多的大佬身上,那效果就会成倍的放大。

    只是谁敢说什么呢?要是人家唐玥薏愿意,就是抬张床过来也没人敢吱声。

    唐玥薏似乎哼了一声,然后才笑道:“我做什么干你离心何事?”

    离心也笑了笑,“当然不干我事,如果你的腿没有挡我的路的话。”

    众人不禁都向唐玥薏的腿看去,果不其然,那双修长纤细的**的确横在过道,而且很是诱人呢。

    唐玥薏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腿,离心也慢腾腾的走过去了,本来只是个小插曲,众人也以为就这么过去了,可没一会,却听聂政小声道:“那娘们是不是勾引你?”

    他的话音刚落,背后便飞来一个鹰爪似的钩子!就在那么眨眼之间,若非聂政反手抓住,定格了额瞬间,众人也不会看到这一幕。

    人群中发出一阵吸气声,显然是被这突发情况给下了一跳,聂政是说的小声,可在这一群高阶修者面前,那跟拿了扩音喇叭是一个效果!

    说唐玥薏勾引离心,这可不是找事吗?

    聂政刚刚松开唐玥薏的钩子,那钩子顿时就跟开花一样,变成了好几个!而且从许多方向一起飞向聂狰!

    观众席顿时喊声震天,这比赛还没开始,却是让他们先看到了如此一场大戏!

    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旁人根本看不清他们如何出的招,只是一个劲的凑热闹,只觉得那两人之间你来我往的气势也令人惊叹的很。

    不灭期的绣着,果真不同凡响。

    二人将能量控制的很好,只在彼此之间较量,并没有波及旁人,否则这整个贵宾席都不够他们糟蹋的。

    打了许久,见唐玥薏一直不肯收手,聂政只好大吼一声!倒是听不见那声音多刺耳,可一阵强大的能量却是四散开来,震的人耳膜直颤!

    而在那吼声落下之后,唐玥薏的钩子却是收回去了。

    “我只是开个玩笑,唐家妹子何必这么认真呢?”聂政笑着说道。

    唐玥薏却冷笑:“我可欣赏不了聂大掌门的玩笑。”

    聂政不禁拐了拐一旁看戏的离心,道:“有些年不见了,你是如何把唐家妹子弄成这样的,我记得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瞧着唐玥薏重新祭出了那钩子,聂狰顿时告饶:“唐家妹子息怒,我不必便是,呵呵”

    回头再看离心,却见他只摆了摆手,好无所谓的样子,聂狰讨了没趣,也不再提。

    离心径自坐在了离家太子跟前,那太子和太子妃颇有些惶恐的站站了起来,这位老祖,若非在这里见一面,他们就是在离氏皇宫也见不着,作为他的后代,他们对离心更加崇拜。

    离心摆了摆手,“坐下坐下,不必拘礼。”

    说着,离心却是看向了那个头都没抬,更没跟着他爹娘站起来,一心埋头玩拼图的离巳,忽然伸手抱起了他,笑的有几分慈爱,“呵呵,这个小家伙倒是可爱,告诉祖爷爷,你叫什么名字?”

    “噗咳咳咳”莫燃没忍住喷笑出声,连忙收住时又憋的直咳。

    如此大的动静,再加上她所在的位置本就离离太子那不远,顿时许多双眼睛都向她看来,连唐甜都一边拍她的背一边询问她何事这么激动。

    莫燃好不容易稳住,坐直了身体,却见离心也正看着她,那双有点散漫的眸子此时若有所思,过了一会,他忽然道:“这位小道友,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他问的是莫燃,而莫燃愣了一下便道:“前辈记性真好,晚辈莫燃,我们在归魂殿时见过。”

    莫燃说话不卑不亢,更没有旁人见到这几个古董级的高阶修者时惶恐的模样,仿佛只是平辈间的对话一样,倒是让一旁的聂狰也忍不住侧目。

    离心啊了一声,似是想起来了,道:“老了,记性差了,若还好的话,也不会把月前才发生的事情忘了,你是那小丫头,我想起来了,不错不错,修为大涨啊。”

    离心那了然的模样,莫燃几乎肯定,他一定是看出她真实的修为了,却没有道破,这离心倒真有些胸怀。

    “莫燃,你方才为何发笑?”离心又问。

    莫燃顿了顿,总不能说她笑是因为他抱着疯老九吧?她几乎能想到,疯老九心里一定在喊‘祖爷爷你大爷!’了,只好道:“我是在笑,前辈看上去正当盛年,不像是祖爷爷。”

    这谎话说的气定神闲,离心都笑的很是开怀,而有那么一瞬间,莫燃只觉得身上一冷,仿佛被毒蛇盯上一般!条件反射循着那视线追去,却是并无痕迹,不过,眼神在扫过唐玥薏的时候停了一下,会是她吗?

    广场的气氛被几个顶尖修者持续带高,维持了许久,才有决赛的主持人宣布比赛开始。

    “现在,所有参赛者手中都有一个铭牌,我们会随机配对你们的对手,而对手的名字会显示在你们的铭牌上。”

    那主持人说道。

    莫燃低头看去,却见自己铭牌上显示的名字是“良喆”,莫燃稍稍愣了一下。

    “怎么了?”唐甜探过来看了一眼。

    莫燃摇了摇头,“没事。”

    “第一组出战的修者是赫森,金韦!双方的霊是蓝羽豹、焰尾貂!”

    只听主持人喊道,话音落下之后,便有两人飞身落在了擂台中央,赫森是炼丹工会的宠儿,金韦是仙剑门颇有些声望的内门弟子,两人的修为差不多,可最终却是赫森轻松胜了。

    至于原因,除了赫森修习的天级功法占据先天优势之外,他与蓝羽豹战斗合体之后背生双翅,速度极快,金韦借助焰尾貂的火焰根本没有发挥出优势。

    莫燃看的聚精会神,她没见过几次修者与霊的战斗合体,现在看来,却发现合体的形态竟然有这么多!而且强化的能力也千奇百怪!

    一百五十组比赛,本来挺漫长的,可接连看了几场比赛之后莫燃却不再有这种感觉了。

    正看得兴起时,却听台下传来主持人略显激动的声音,“下一组,莫燃,良喆!双方的霊是是白矖、赤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