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3. 这个丫头不简单
    在听到‘白矖’二字的时候,观众席明显不淡定了,纷纷惊愕的向旁边的人求证,他们是否听错了,可众人都陷入了癫狂之中,根本没有人回答。

    众人不得不将视线投放在擂台上,等着莫燃和良喆出现。

    很快,莫燃飞身落下,当那一白影出现的时候,连主持人都惊的忘了说话,就在他愣神的瞬间,良喆也已经出现在了赛场上,他一袭褐色的衣衫,精干利落。

    良喆先笑一声,道:“竟然抽到你这样的对手,也不知道幸是不幸。”

    莫燃无法接话,只笑了一声道:“许久不见,你修为精进了不少。”

    良喆却道:“比不得你日进千里,今天败在你手上,我倒是一点都不亏。”

    莫燃不由得说道;“还没开始比。”

    良喆却颇有涵养的笑了笑,“虽然不知道你在云都又经历了什么,气息更加醇厚,可我有自知之明,我并不是你的对手,不过跟你打一场也是我的夙愿,我会全力以赴,希望你也千万被放水。”

    莫燃顿时笑了,其实刚才在抽到良喆的名字时,她是有些犹豫的,毕竟她跟良喆有些交情,若是赢的太直接好像有些伤感情,不过在听到良喆这样说之后,莫燃完全没有顾虑了,“你放心,我记得兽宗对付霊与兽颇有些手段,今天也领教领教了。”

    二人相视二笑,直接跳过了主持人的阶段,同时召唤出了自己的霊,而那主持人在回神时只好匆忙退出擂台了。

    却见空中忽然出现两道虚影,几乎笼罩了整个擂台,其中之一人身蛇尾,那黛绿色的蛇尾仿佛上好的玉石一般,吸引着人的眼球,而人们最关心的却是那上身**的墨发男子,到底适合模样?

    可除了飞扬的发尾,他们什么都没看到,视线所及都是那长而霸气的蛇尾!

    那威压延伸开来,虽然结界之外感受不到,可那与生俱来的尊贵却硬生生的闯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而另一边却是一条青色的蛟,只有下颚有一簇火焰一般的红色,赤蛟的名字也也是从这一抹红而来,它的体型比白矖大了许多,可气势上却明显弱了好几节,好在很快就跟良喆战斗合体了,否则他肯定不敢单独面对白矖。

    两个霊都是只出现了瞬间,很快就与两个主人战斗合体了,可是观众席的狂热却没有因此而退去,众人纷纷喊着白矖和莫燃额名字,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震惊。

    “斗霊场上竟然出现了白矖,热闹热闹,诶那小丫头怎么有点面熟?”贵宾席上,洛川一个机灵坐了起来,也不管刚刚躺在三个人的座位上差点睡着了,本来想着今天可能也就这么无聊的过去了,没想到斜插了这么一出!

    厉鸣犴就坐在洛川身后,此时却是倾身道:“师傅,她是莫燃,归魂殿你见过的,你还说她资质卓然,想让她拜入天一门的。”

    洛川抚着胡须想了半晌,然后点了点头,“是有这么回事,我想起来了,这丫头不简单,在归魂殿兴风作浪如入无人之境,是,老夫是有意让她入我天一门的。”

    说着,洛川回头看了一眼厉鸣犴,眼睛一眯,怀疑的问:“你这小子,是不是认识她?”

    厉鸣犴诚实的点了点头。

    而洛川见他虽然在跟他说话,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擂台,顿时又道:“好小子,你还喜欢那丫头?”

    厉鸣犴这才看了一眼洛川,道:“师傅,我不仅喜欢她,而且非她不娶。”

    洛川顿时笑的胡须乱颤,他随手一指,正是指着莫燃,“你瞧见了没有,那丫头跟白矖的战斗合体只有手臂部分,合体的区域小,有时候是因为主人胜券在握,可更多时候是一种无形的宣告,她跟她的霊完美契合,不需要大面积的合体来持续战斗,你小子,还非她不娶?你先斗得过那只白矖再说吧。”

    说着,洛川若有所思,“原来是白矖啊,怪不得这丫头修为大涨了”

    洛川记得上一次见莫燃的时候她还是融火期,这一次却已经是元婴期了,这晋级实在有些太离谱了,可是如果她的霊是白矖的话,也就没那么奇怪了。

    厉鸣犴知道洛川想歪了,可他也不会解释,只道:“师傅,我根本没把白矖放在眼里,我只要莫燃。”

    洛川不禁皱眉,“你小子,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非要她?像白矖这样的霊,那丫头根本掌控不了”

    不等洛川继续说下去,厉鸣犴便打断道:“师傅,我只要她。”

    那语气绝无回转的余地,一双野兽一样的眸子更是黏在那比抖之中的人身上下不来。

    洛川奇怪的看了看厉鸣犴,寻思着他这个徒弟是什么时候跟莫燃认识的,明明上次在归魂殿的时候还没什么反常的,而且,他知道自己这个徒弟天赋超绝,可也极其自负,追老婆这种事,以他的性格来说一定是单刀直入的,现在怎么还找他这个师傅帮忙了?

    而此时擂台之上,莫燃手持一把七品上等长剑,那长剑本是银色的,可表面却附着一层红色的火焰,众人看不出那火焰的名堂,只当是异火,毕竟知道莫燃的人都是知道她身负异火的。

    可只有莫燃知道,那可不只是火,还是能量,她没有用灭神剑,可如果有这异火在,即便是七品灵剑,也照样有灭神剑的威力,这一点她的对手良喆应该感受的最清楚了。

    莫燃每一剑落下都如开山破地一般!赤蛟的罡气都几乎都快撑不住那凌厉的剑气了!而良喆却将这威力归功于跟莫燃战斗合体的白矖。

    莫燃只强化了手臂的力量,那银色的臂甲紧紧的缠在右臂之上,微微泛着光,却丝毫不显笨重,莫燃的剑法本就厉害,一套剑法下来,良喆几乎没有了还手之力!

    “好剑法!这是飞凰剑法,一个散修所创,只是那简朴未成,那散修便寿尽而死,因此飞凰剑法只有招式,未成功法,这丫头能把飞凰剑法路使出这等威力,确实有两把刷子啊。”洛川说道,虽然觉得自家徒弟对莫燃的喜欢很奇怪,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突然对莫燃产生的兴趣。

    厉鸣犴却道:“她已经收敛了许多了,若不是要给对面的人留点面子,莫燃对付他和那只赤蛟,一招都用不了。”

    “一招?”洛川道,“对面那小子是兽宗的吧,那一手御兽术跟招牌似的,那小子也是有点经验的,若一招就被打落擂台,兽宗还有脸吗?”

    厉鸣犴却没有继续解释,反而道:“师傅,你给我收个师妹吧。”

    洛川不禁惊讶,指着厉鸣犴的鼻子道:“你小子,主意打到你师傅头上了!你师父我可是发誓不再收徒了,上次收你就是破例了,再收一个,指不定那些老家伙怎么笑话我呢!”

    厉鸣犴却道:“师傅,日后你徒弟的名声在三界传颂的时候,他们羡慕你都来不及,谁还会记得你发过什么誓。”

    洛川不禁道:“你小子倒是狂妄。”洛川当初破例收徒也是看中了厉鸣犴的这人磐石一样的道心,还有那股与生俱来的野性,当初天一门几个长老说厉鸣犴乃是祸星,门派不该收下这等狂妄的弟子,可他还是收了。

    只因也是厉鸣犴让他迟迟不进的道心有了波动,他安逸了太久,修生养性的同时也没有了争的**,本以为顺其自然就是天道,却忘了大道就是要逆流而上!

    厉鸣犴却道:“师傅,想都不敢想的话,还怎么做到?”

    洛川若有所思,可嘴上却道:“若不是为了追老婆,你小子会如此苦口婆心?”

    而这时,莫燃与良喆胜负已经很明显了,良喆果然如他所说,全力以赴!即便是处于下风,他的表现依然可圈可点,而此时,却见良喆身上的气息暴涨!那墨色的头发也好像被染色一般,瞬间变成了火红色!

    良喆执剑攻来,那一剑如困兽之斗,毫无保留!莫燃眼眸一眯,并未后退,而是迎面而上!长剑迎向良喆,两剑相遇,发出“锵——”的一声,而莫燃长剑之上的异火猛然窜了起来,在两人胶着的瞬间,莫燃左手掐诀,出其不意的打入了良喆的眉心!

    而紧接着,莫燃忽然撤去了招式,飞身急速往后退去!

    “吼——”

    与此同时,只听一声巨吼,一道青色的巨大虚影自空中划过,随着莫燃的落下而落在地上,众人震惊的几乎忘记了反应,却见莫燃手中抓着赤蛟头顶的角,她竟是硬生生的把赤蛟从战斗合体中拽了出来!

    而良喆仿佛瞬间脱力一般,从空中掉了下来,莫燃伸手虚空一扶,本来急速坠落的两车便仿佛被托着一般,慢慢的落在地上,只是他躺在那,半晌都没有动静。

    莫燃松开了手中的赤蛟,那赤脚顿时化成了一个红发男子,那男子虽生的魁梧,可在莫燃面前却无论如何都厉害不起来,眼神闪躲着,有些不敢看莫燃。

    莫燃轻轻拂过手臂,那银色的臂甲也消失了,解除了战斗合体,白矖直接回了契约空间,再没有现身。

    莫燃走到良喆面前,而良喆也已经坐起身来,头发已经变回了黑色,可气息却很弱,仿佛重伤一般。

    莫燃取出一瓶丹药递给他,“这是固元丹。”

    良喆疲惫的看了一眼莫燃,嘴唇开合,似乎说了声“多谢”,可并未发出声音,他接过莫燃的丹药吃了几颗,过了一会才恢复了一些。

    莫燃道:“良喆,你这样太危险了。”

    良喆却是看了一眼赤脚,那眼神有些失望,“我以为可以。”

    莫燃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道,“我扶你出去吧。”

    良喆正要同意,那赤蛟却是一言不发的架起良喆的胳膊,“我带他出去”

    良喆没反对,莫燃也就没说什么了,二人一同走出擂台。

    直到两人的身影快要消失在擂台边缘,主持人仿佛才如梦初醒,慌忙宣布,“莫燃对战良喆,莫燃胜!”

    而观众席也才掀起新一波的狂潮,众人都被莫燃最后那一手惊到了!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其实良喆最后的变化是跟赤脚‘意识合体’了,所谓的意识合体,指的是修者无限放空神识,而让霊的意识无限融合,意识合体能将两者的力量都发挥到最大,通常情况下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强悍效果。

    可意识合体很难,因为意识合体的时候,霊的契约也无限薄弱,若是霊很强,而且趁机吞噬了主人的意识,那霊就会占据主人的身体。

    意识合体只是个概念,几乎没有人用,因为人类与霊之间的信任很薄弱,经不起这样的考验。

    良喆可真敢,竟然跟赤蛟意识合体,方才他的样子,分明是赤脚想吞噬他的意识,显然,赤蛟并没有经受住自由就在眼前的诱惑。

    也幸好良喆碰到的人是莫燃,若是遇到其他人,恐怕就没救了吧。

    莫燃几乎是一路迎着凯歌回到贵宾席的,观众席的人几乎在齐声喊‘莫燃’,那声势、绝对震撼,以至于下一场本该开始的比赛也迟迟无法宣布。

    唐甜不知道什么站了起来,看着出现在贵宾席的莫燃,慢慢的鼓起了掌,而零零散散的,再到整齐一致的,几乎所有人都在鼓掌了,当然,除了那些个顶尖修者。

    莫燃被这些喊声和掌声弄的有点虚,这种感觉太不好了,好像突然把她捧了起来,那热切的仰望让她很不习惯。

    面上虽然淡定,可脚下明显快了许多,不一会便回到了座位,她无语的看着唐甜,拉着她坐下,“你干什么?”

    唐甜笑道:“当然是欢迎你凯旋归来啊。”

    莫燃道:“这有什么好欢迎的?”

    唐甜道:“你说的轻松,你可是做了一回英雄,贡献了一场教科书级的斗霊,怎么能不欢迎。”

    莫燃无话可说,她绝对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效果。

    “丫头,你刚刚是如何将那赤蛟拽出来的?”这时,坐在前面的聂狰忽然转过身来看着莫燃,那双虎目很是锋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兽宗的人一生都在跟妖兽打交道,在莫燃见过的人当中,不管是兽宗的弟子,还是这位掌门,身上都有种如出一辙的兽性,直接而强悍,带着不可忽略的侵略性。

    莫燃想了想道:“意识合体换个角度来说,应该是灵魂上的融合,不同的灵魂在同一个壳子里是有层次的,我暂时封印了良喆的灵魂,让赤蛟无法融合,然后用引魂钩把赤蛟的灵魂钩了出来。”

    闻言,聂狰大惊,“封印灵魂?你懂封印术?”

    莫燃道:“我只懂皮毛。”

    这时连离心都忍不住回头看来,“只懂皮毛就能封印灵魂,你这丫头莫不是以为我们都老糊涂了?”

    莫燃却道:“不敢,我的确只都懂皮毛,刚才情况紧急,我与良喆是旧交,定然不能坐等事情无法挽回,只能冒险一试。”

    她说的是实话,刚刚她在发现赤蛟意图吞噬良喆的灵魂的时候,根本来不及想别的,封印灵魂是很高级的法术,她还做不到,她顶多能让灵魂径直几秒而已,不过那几秒也够了,吞噬的关键就在那么几秒,一旦中断,良喆自己也会躲回身体的控制权。

    在聂狰问她的时候,她实话实说,并非想不到托辞,而是考虑到她本就修习了封印术,日后比会再用,先透个风也好

    聂狰和离心相识一眼,心中都有了计较,看来眼前的女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也并非取巧,她是真有些过人的天赋的

    “丫头,我看你御霊也颇为心得,不知道御兽如何?你现在可有契约兽?”忽然,聂狰又问。

    这时,一人忽然挤在了聂狰身边坐下,却是洛川,只听他道:“老家伙,这丫头叫莫燃,她对御兽没兴趣,她可是我看中的徒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