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6. 童鹤
    “江潮,你与孽海童鹤是什么关系?”那主持人忽然问道。

    江潮拿着那边血红色的权杖,笑道:“童鹤正是家师。”

    那主持人脸色大变,正欲终止比赛的时候,江潮却是问道:“请问,斗霊大会规定了童鹤的徒弟不能参赛吗?”

    那主持人却是无言以对,可脸色仍不好看,而此时,另有一人飞身落在擂台上,那主持人立刻上前与他商议起来。

    莫燃看向唐甜,“童鹤是谁?”

    唐甜挑眉,“你家江潮都成了童鹤的徒弟,你竟然还不知道童鹤是谁?”

    莫燃道:“别说废话。”

    唐甜这才道:“童鹤嘛,这个人有点传奇,当年是跟离心洛川这些人齐名的,不过这人太过离经叛道,加之他又是修习的诅咒之术,当年沧月国永夜城兽潮之时,他妄图以一人之力击退兽潮,用了上古的大型禁咒——地狱囚徒,结果整个永夜城都被诅咒,一夜之间沦为地狱,城内三十万人全部丧命,更别说还有将近百万的兽潮。”

    “事后,童鹤被天下人所忌惮,同时也被三国皇族通缉,这件事情太大,以至于当时三颠圣人、离心、聂狰、洛川、明阳、李飞五人还曾一起去杀过他,将他逼至沧月国的北丘岛,可依然没杀了他,他用了另一个禁咒——孽海牢笼,将北丘岛以及岛附近几百里都封印了,任何人进不去也出不来,包括他自己。”

    “他说他会在北丘岛反省,直至北丘岛的诅咒消失,五人这才散去,而自那之后也就有了孽海童鹤,只是一晃几百年过去,没想到孽海牢笼的诅咒已经消失了,你看大家的样子,该是吓坏了吧。”

    莫燃看向众人的反应,果然见他们都一脸担忧惊恐的模样,视线猛的转向江潮,莫燃皱起了眉,江潮与她一起来的须弥界,江潮是什么时候拜了这样一个师傅,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那比赛还能继续吗?”莫燃问道。

    唐甜笑了一声,“不好说。”

    莫燃现在担心的是江潮成为众矢之的,她几乎什么都没想就探身去问离心,“离前辈,当年你们将童鹤逼至北丘岛,是不是默认了他自我囚禁反应的说法?三国对他的通缉还在不在?”

    离心看向莫燃,眼神中有些好奇,他正要说话,一旁的聂狰却是先回过头道:“乖徒儿,你问为师就对了,旁人说的都是以讹传讹的版本,为师自然是最清楚的,童鹤这老不死的别看他罪孽深重,可当初他也的确是为了击退兽潮才用的禁咒。

    而且,那样罪孽深重的禁咒,他本人并没有遭到反噬,说明天道容他,再加上他囚禁自省,终究是给了天下人一个交代。”

    莫燃诧异道:“其实你们并没有想杀他?”

    离心笑了,“我说什么来着,我这徒儿脑子活泛的很。”

    聂狰赞同的点头,“不愧是我徒弟,一点就透。”

    看着两人欣慰的眼神,莫燃这才发现她刚刚冲动之下直接逮着两人的问的,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倒是还想问问他们怎么不杀童鹤,可想到江潮还在擂台上,莫燃就没闲心扯那么多了,顿时呵呵一笑,道:

    “二位前辈,既然你们都没想杀童鹤,那童鹤的徒弟你们就更不会管了吧?再说,他的徒弟出现了,也不代表童鹤就出现了啊,你们是不是能稍微知会一声,斗霊大会总得继续吧?”

    两人都露出探究的神色,离心手指着擂台上的江潮,问莫燃:“乖徒儿,你看上那个小子了?”

    莫燃轻咳了一声,道:“离前辈,他叫江潮,是我丈夫。”

    离心诧异的扬了扬眉,“乖徒儿你成亲了?他是你的道侣?那白矖又是怎么回事?”

    莫燃看向离心,本来没什么好尴尬的,但是离心问的实在太直接了,他大概以为她一直用白矖练功的,也对,在须弥界,修者跟霊之间的关系本来就**裸的,可双修道侣却是很严肃的一件事情,一旦成亲,就不能再跟霊不清不楚了。

    在须弥界,结成双修道侣的人很少,因为双修道侣之间有一个夫妻契约,而谁也不能保证在漫长的修炼道路上两个人能够不离不弃。

    所以听到莫燃这么年轻就已经成亲了,离心和聂狰都很意外。

    而莫燃顶着两人探寻的视线,道:“不瞒二位前辈,白矖和江潮都是我的丈夫,我们确实成亲了”

    两人更加诧异,而离巳还积极的充当证人,“莫燃姐姐就是几天前才成亲的,巳儿跟爹娘还去参加她的大婚仪式了,莫燃姐姐的八个夫君都很英俊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