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0.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莫燃鄙视的看了一眼鬼王,“你当谁都像你一样还有发情期?”?鬼王站了起来,移步到莫燃身边,笑着道:“亲爱的主人,你对我误解很深啊,我对你是发乎于情,那是情不自禁,况且我们先在都是夫妻了,就更加不必止乎于礼了,你说是不是?”

    一边说着,一边却是抓起黑猫,随便一扔。

    黑猫落在桌子上,炸着毛弓起了身体,黝黑的眼睛望着莫燃看了一会,忽然转身跳出了窗外,几个跳跃就消失了。

    “诶!它去哪了?”莫燃来不及叫,那黑猫就没踪影了,这么急,该不会真的发情了吧?

    鬼王自然不会告诉莫燃那只猫上天了,只很不关心的道:“大概是去找母猫了吧。”

    莫燃怀疑的看了看鬼王,然后后知后觉的问:“你们怎么来这了?”

    鬼王道:“这地方有吃有喝,我们来坐坐,正巧碰到夫人跟江潮在这幽会。”

    莫燃推开了满口酸味的鬼王,对江潮道:“刚刚灭神弓的力量被释放了一部分,现在已经没事了,那只猫是不是知道你把上一颗晶石炼化了,所有又给你取了一颗?”

    江潮点了点头。

    莫燃若有所思,可还没想到什么,鬼王便又缠了上来,“亲爱的主人,难得你今天早早结束比赛,我们早点回家吧。”

    “不”

    ‘回’字还没说出口,眨眼间便被带回了家里,而站在依旧喜字高悬,红帐翻飞的房间,莫燃就跟被针扎了似的,跳起来就想跑!

    只是鬼王根本不给她机会,搂着她笑道:“亲爱的主人,这可是你欠我的,赖账可不好呢。”

    莫燃看了看还亮着的天,道:“不、不就是侍寝吗?现在还早,我还不想睡。”

    鬼王像是听了什么笑话,眼角的泪痣妖冶的晃了晃,“可我想睡了。”

    莫燃试图掰开鬼王的手:“那你睡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鬼王却任由莫燃使小动作,半拖着着她向那张大床走去,“不行,我是要睡你,你不配合怎么行?”

    莫燃顿时拉住了鬼王,“我们不是不是刚刚洞房吗,你不要这么频繁的发情好不好?”

    鬼王抱着莫燃压了过去,把莫燃推在了床上,而他也紧接着覆了上去,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窗边,鬼王撑着身体看莫燃,嘴角一勾,“那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亲爱的主人。”

    “没有吧,我记得唔”莫燃还想争取一下,可还没说完,鬼王便低头吻住了她,轻柔的吻,像是品尝伤好的珍馐,一点点的深入,许久才撬开她的唇齿,追逐着她的小舌。

    许久,鬼王才稍稍退开,可依旧抵着莫燃的头,说话时嘴唇擦着她的,有点痒,鬼王笑着,“我发现一件事。”

    “嗯?”莫燃下意识的疑问。

    鬼王却道:“如果不堵上你的嘴,你的话都会很多。”

    莫燃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意识到她差点屈服在鬼王的色诱之下了,“你马上起来!我还要”

    后面的话再一次被堵了回去,而且这一次鬼王的吻并不像刚刚那么温柔,他吻的很热烈,呼吸也重了许多,舌尖传递的热度几乎要将她融化掉!

    莫燃推着他,可鬼王却轻松拉开了她,一手按着她的挣扎,另一只手摸索着她的衣襟,只一会的功夫,便将那穿着整齐的外衣剥了下来。

    身上一凉,莫燃脑子里也顿时清醒了许多,“不行!”

    说着,莫燃猛的推开了鬼王!

    刚刚莫燃没注意手中的力道,还真把鬼王推开了,他倒在一旁,衣衫微微有些凌乱,墨发落在红色的床铺上,他舔了舔嘴角,不知为何那妖异的脸顿时阴霾了许多,“不行?”

    莫燃本来想跑的,可是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回头看到鬼王那样子,顿时拽着衣服不动了,她神经又不大条,当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虽然没跑,但是莫燃还是往后退了退,“明天还有比赛,今天不能陪你胡闹”

    果然,听到莫燃的话,鬼王眼中的阴霾顿时散去了大半,他掀起眼眸,看着快退到床下的莫燃,“亲爱的主人,可你要是现在喊停,我的心,我的身体都会很难受的。”

    莫燃看着忽然间变的慵懒异常的鬼王,每一根头发丝都好像透露着致命的吸引,莫燃悄悄咽了下口水,道:“我欠两次还不行吗?”?鬼王却道:“这一次就过不去,别说下次了。”

    莫燃进退不得,干脆撂挑子道:“那我不去比赛了,反正也不想应付那三个男人。”

    “哪三个男人?”鬼王眯了眯眼睛,并没有注意到莫燃赌气的重点,反而更关心她口中的’男人’。

    莫燃道:“离心、聂狰、洛川,都说要收我做徒弟。”

    “呵呵”鬼王这才低低笑了,在确定不是什么有威胁的男人之后便懒得管了,他扯下了床上的红绡帐轻轻一摆,那红绸灵活的缠上了莫燃的腰,再轻巧的一拽,莫燃便重新回了他怀里。

    鬼王趁势往后一倒,便成了莫燃扑在他身上,“亲爱的主人,你好像觉得你明天一定会下不了床?”

    莫燃不想压在鬼王身上,可被那红绸捆着也由不得她,索性趴在鬼王肩膀上,咬牙道:“我不相信禽兽的承诺。”

    “呵呵,本来我打算早点结束好让你休息的,可现在,若放过你,岂不是叫你失望了?这样我就会很为难了”鬼王说着,两只手却一刻都没闲着,趁着莫燃的双手被一并捆住的时候,手掌徘徊在那单薄的里衣上,只听撕拉撕拉的几声之后,莫燃身上就只剩下那暂且捆在腰际的红绸了。

    “放开我。”莫燃张口咬在鬼王肩膀上,哪知鬼王很是享受的呻吟一声,莫燃牙齿一抖,顿时松口了。

    鬼王摸着莫燃丝绸一般的肌肤,笑道:“就这样吧,防止你再跑。”

    都已经这样了她还跑什么跑!她又不是木头人,被这么撩拨着还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可不想一直这样被捆着!莫燃只在心里咆哮着,并没有说话,身体细微的颤抖着,忍着没有呻吟出声。

    鬼王抬起她的头,纠缠着她亲吻,长长的吻过后,莫燃身体有点犯软,轻声道:“冷羽”

    这一声名字叫的比什么都管用,只听刺啦一声,那红绸被瞬间扯去,鬼王抱着莫燃的腰一转,两人便换了位置,鬼王压在她身上,笑的妖孽,“亲爱的主人,多叫几声”

    第二天,莫燃没有如她所想错过比赛,反而一大早就被挖起来,从穿衣服到出门再到斗兽场,莫燃一根手指头都没动,都是鬼王服侍的,可是,莫燃并不领情!

    此时,一辆并不张扬的马车外,鬼王伸着手,作势要抱莫燃下来。

    莫燃站在车上,拍开了鬼王的手,自己跳了下去。

    “嘶——”

    “亲爱的”

    可是很快,莫燃就为此吃到了苦头,腰就像断了一样,顿时疼的站都站不直了。

    鬼王很快搂住了莫燃,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感觉到莫燃又要推开她,吃饱喝足自知理亏的鬼王没有狡辩,只是低声道:“别动主人,好像有很多人在看我们呢。”

    莫燃抬头一看,顿时有些头皮发麻,这哪里是很多人,这分明是所有人都在看她!入口处本来人就多,现在置身人群中,莫燃有种快被这么多火热的眼神烤化了的感觉!

    “看呐!是莫燃!”

    “真的是啊,她本尊果然美若天仙呐!”

    “莫燃!我要做你的追求者!”

    “我也要做你的追求者!”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莫燃只觉得人潮一下子朝她这里涌了过来,混乱中她有点看不清那些人的脸,但好像又看到了昨天见过的那些横幅。

    莫燃往后退了退,紧紧的靠在了鬼王怀里,“快、快走啊。”

    鬼王隐隐笑了笑,“遵命,亲爱的主人。”

    鬼王抱着莫燃忽然从原地消失,让那些兴奋的跑过来的人们一阵懊恼,纷纷猜测着刚刚那个男人是谁,怎么跟莫燃那么亲密。

    而在另一边,鬼王和莫燃出现在通往第一区的通道上,这里人少,莫燃也顿时松了口气,可看到还在身边的鬼王,却和颜悦色不起来,“你怎么还不走?”

    鬼王道:“你今天比赛,我也想看看你如何风华无限的,这才一天的功夫,你的追求者已经可以拉出一个军队了。”

    莫燃道:“我几斤几两你又不是不知道?”

    鬼王轻声道:“我当然知道,不胖不瘦,抱着正好还可以再胖点。”

    莫燃猛的停下了脚步,指着鬼王道:“你现在马上走!我不想看到你!”

    鬼王急忙给莫燃顺毛,“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我闭嘴好了吧?我又不是见不得人,不会给你丢脸的。”

    其实鬼王是想,他家主人表现的太好了,难保没有献殷勤的人,本来他回去也无妨的,可见识过刚刚那情景,他觉得还是留下来比较好。

    莫燃眯着眼看着鬼王,也不走了,这厮油盐不进,莫燃是真有点头大了,有他在身边,她能消停就怪了!

    正在莫燃跟鬼王暗暗较劲的时候,只听一人哼笑一声,“哟,很巧呢,怎么不进去?”

    鬼王微微挑眉,看着走过来的厉鸣犴,勾唇一笑,果然,他不该走呢,伸手揽着莫燃的腰,笑道:“正要进去呢。”

    莫燃皱了皱眉,厉鸣犴来到真不是时候,要是没有他,鬼王可能也就妥协了,可现在她知道,没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