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1. 拜三人为师?
    莫燃和鬼王一起出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尤其是在贵宾席,昨天他们是目睹了离心、洛川、聂狰三人争抢的莫燃的,今天本就对她抱着无数的好奇心,结果她竟然跟一个帅的毫无天理的男人一起出现了!

    这这好像也不是白矖啊。

    莫燃大婚的时候虽然也请了许多朋友,但是那些朋友嘴都还挺严,起码现在外人还不知道莫燃已经有了八个夫君。

    就在众人纷纷猜测莫燃身边的男人是谁的时候,莫燃和鬼王也已经落座了,考虑到莫燃腰不太舒服,鬼王很有诚意的建议:“亲爱的主人,要不你坐在我腿上不然你靠在我身上”

    回答他的都只有莫燃充满杀气的眼神,鬼王不禁笑了笑,“我以前真的不知道。”

    “还有你不知道的?”莫燃下意识的呛到。

    鬼王道侧着头,很专注的看她,旁若无人,好像在这里与在家里没什么分别一样,“有啊,我以前不知道你原来这么害羞。”

    “害你大爷的羞!”莫燃低咒,最近被逼的总是想爆粗口,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鬼王笑道:“你是害我的羞,还好我家中没有旁亲,若真有个大爷,不管是真是假,你害他的羞,我都会弑亲的。”

    听着鬼王的话,莫燃只觉得背上窜起一阵凉气,不禁道:“那你怎么不对白矖他们下手?”

    鬼王又笑,缓缓道:“我开玩笑的,亲爱的主人。”

    莫燃瞥了一眼鬼王,心道变态!不要脸!简直不可理喻!

    这时,唐甜到了,她在看到莫燃身边的人时,颇有诧异的扬了扬眉,又察觉到两人之间亲密的小别扭,不禁“啧啧”感叹两声,坐下道:“有了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昨天溜的那么早,连我的比赛都没看。”

    唐甜没有跟鬼王大招呼,只因她对鬼王还算有点了解,虽然见面的次数也算不少,但是鬼王最是“目中无人”,除了莫燃,那是谁都看不见,她已经习以为常。

    莫燃看了看唐甜道:“你还会输吗?”

    唐甜道:“你倒是对我挺有信心。”

    莫燃正要说话,却不小心看到了唐甜放在椅子上的手臂,衣袖落下去一截,刚好露出一小截手臂,她不禁伸手过去,想要撸起唐甜的袖子,“不会吧,你昨天的对手是谁?该不会受伤了?”

    可她刚碰到唐甜的袖子,唐甜便反应极大的缩了回去,皱着眉,脸色也很阴暗的样子,冷笑一声,“谁能伤得了我?你看错了。”

    莫燃也皱眉,虽然刚刚唐甜躲得快,可她还是看清楚了,她手臂上的确有伤,而且还挺新鲜,皮开肉绽的,只是没有流血了而已。

    这样的伤太好处理了,唐家不缺那点上好的丹药,可唐甜怎么留在身上了?而且,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伤口根本就是梦魂鞭造成的!是她自己的法器!当初她在白矖身上可没少见过。

    莫燃凑近了唐甜,“我又不是眼瞎,你自虐的吗?”

    唐甜好像浑身都竖起了刺一般,猛的推了莫燃一把,“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

    莫燃撞在了椅子上,她身边的鬼王动了动眼皮,扫过唐甜,有点不悦了,莫燃抓住鬼王的手,“你乖乖坐着别动!”

    莫燃现在可没空管他。

    鬼王稍稍一愣,看了看莫燃,第一次听到有人跟他说“乖乖别动”这样的话,他这辈子都没听过什么人的话,可此时却当着你乖乖不动了,嘴角一勾,反而愉悦起来。

    莫燃忽然去拽唐甜的衣领,却别唐甜挡开了,莫燃并没有放弃,两人暗中较劲过了几招,莫燃还抓住了她的领口,这稍稍拉开一点便放开了。

    因为已经证实了她有点夸张的想象,她的衣服下面几乎都是伤!

    莫燃的脸瞬间便阴沉了下来,她道:“唐甜,这总不是你自己跟自己的玩的吧?”

    唐甜道:“怎么就不是?”

    莫燃盯着她,可是唐甜脸上只有那完美的假笑,一双杏眼半垂着,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就在这时,莫燃的视线忽然移开了,她看向了刚刚来到贵宾席的人——唐玥薏,她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依旧是大红色,却是跟昨天全然不同的华丽。

    她今天身边没带着辞音,而是换了一个男人,莫燃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也是一个霊,他比起辞音要小心谨慎许多,始终略带恭敬的站在唐玥薏身后。

    莫燃看向唐甜,“跟她有关吗?或者就是她打的?”

    唐甜也看莫燃,“你什么时候这么多管闲事了?”

    莫燃皱眉,“唐甜,你的事可不是闲事。”

    就算唐甜再变态,也不可能变态到拿着自己的法器自虐,而能让她吃鞭子的人,整个云都,除了唐玥薏还有谁?可是唐玥薏不是一向很倚重唐甜吗?

    唐甜怔了怔,那瞬间,浑身的防备也卸了许多,可她抿紧了唇,似乎不愿谈下去的样子。

    莫燃忽然不追问了,她靠回自己的位置,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唐玥薏,可就是那么巧,唐玥薏似乎也不经意的扫来,嘴角勾起高傲而轻蔑的弧度,跟她对视了瞬间。

    莫燃浑身的细胞都躁动起来,像是被挑衅了一般!可她还不清楚被挑衅的原因,唐玥薏已经收回了视线。

    很快,离心、洛川、聂狰三人也来了,今天洛川没有捣乱,可离心和聂狰也没去那个象征着身份和地位的最佳位置,两人先后晃到了莫燃莫燃前面,洛川站在那瞪眼了一会,似乎担心他们两个借机拐带他的’新徒弟’,也扔下老脸蹭过来了。

    “三位前辈早。”莫燃收回了心绪,跟这三人打招呼。

    而三人似乎立刻就发现了莫燃身边的男人,倒不是因为别的,三人见多了世面,自然不会因为一个男人长的超凡脱俗便大惊小怪,而是因为以他们三人的境界,竟然都没看出鬼王修为!

    这种情况,要么是鬼王根本就是个普通人,没有修为,要么就是他的修为深不可测!可第一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如此气质的人,怎么可能是个普通人!

    可是,若须弥界有这样一个连他们都无法看透的强者,他们怎么毫无所知!

    三人面上不显,可心中意识震惊不已,要知道,离心的修为可已经是不灭期九层!就差一步就晋入归仙境界了!

    这个男人,总不会已经是归仙境了吧!那他是天界的仙客?怎么可能?!

    三人不禁看向莫燃,忽然有点明白为何莫燃的表现什么时候都是那么从容淡定了,原来她身边早有强者!

    离心的眼神从莫燃和鬼王交握的手上掠过,笑道:“乖徒儿,昨天才听说你有八个夫郎,莫不是这就是其中一个?”

    莫燃也很无奈,鬼王最不好伺候了,天大地大他最大,只要是他不想理会的人,绝对眼皮都不会抬一下,这也是莫燃不想让他留在这的原因。

    鬼医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人家压根就离的远远的,可鬼王就更厉害了,除了不委屈自己,也绝对不会迁就别人。

    说到底,他们都是惯于发号施令的人,早已懒理人情世故,也就在这时,莫燃才更清楚,她食的是人间烟火,可他们早已超凡脱俗了。

    莫燃笑了笑,反握住鬼王的手道:“是啊,三位前辈,这是我最爱的夫君,他姓冷。”

    莫燃编不出鬼王的名字,而鬼王又很抗拒别人知道他真实的名字,莫燃干脆选择不说,反正鬼王并没有打算隐藏他的修为,而以他的修为,就算不说名字,也并不会失礼,相信离心三人看得出来。

    果然,离心只是笑了笑,“乖徒儿,你还真是让为师意外呢。”

    那洛川却是轻抚胡须,颇有些深意的问:“那这位冷道友在何处隐居?”

    洛川这话,却是将鬼王放在同等的地位了。

    洛川是直接问鬼王的,本来鬼王也许会选择忽视,可现在,他长长的睫毛掀起,眸光深邃的望着莫燃的侧脸,嘴角的笑迷人之极,透过贵宾席的大屏幕,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女子。

    鬼王握紧了莫燃的手,转头看向洛川,道:“并不隐居,小燃在哪,我便在哪。”

    洛川噎住,他本想问清楚鬼王来自何处,须弥界突然多了一个这样的人物,他们怎么毫无所知?可他也看得出来,鬼王狂妄而自我,他们又不熟,显然不能继续追问了。

    忽然,洛川看向厉鸣犴,隐隐瞪了他一眼,这小子喜欢莫燃,那他到底有没有弄清楚莫燃身边到底有些什么人!

    厉鸣犴摸了摸鼻子,只当做没看见,反正开弓没有回头箭。

    聂狰又问:“那你们现居何处?”

    鬼王道:“就在云都。”

    离心问道:“冷道友,莫燃的功夫可是你教的?”

    鬼王笑了笑,“并不是,小燃修炼上从不问我,她宁肯自己摸索,也不走我这条捷径呢。”

    离心挑眉,“如此说来,我若收莫燃做徒弟,冷道友也不会反对了?”

    鬼王道:“自然不会,非但不会,我还相当欢迎。”

    聂狰脸色一变,离心这家伙脑子转的总是快一点,当下他也道:“冷道友,我已经口头收了莫燃做徒弟,只待日后回兽宗补办拜师礼了。”

    听到离心和聂狰两人的话,洛川急了,顿时也管不得什么旁的了,脑子里就剩下自己的徒弟快被抢走了这件事了,“冷道友别听这两人胡说,我才是莫燃的师傅!”

    闻言,鬼王却是不疾不徐的笑了笑,然后道:“三位莫急,小燃悟性极高,就算同时承你们三人衣钵,也不会坏你们三人名声,让她同时拜三位为师,岂不也是一桩美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