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3. 争锋!【一更】
    这一次唐文茵脸上终于出现惊异的神色,大概是没想到这么绝佳的机会,几乎是必杀的一击,实际上莫燃竟然毫发无损?

    而莫燃稳住了身体之后,那异火也早已退回了经脉,快的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刚刚莫燃是怎么挡住那一刀的!

    莫燃却是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隐隐泛着黑色,眼神不禁越来越浑浊,她已经知道为什么唐甜说唐文茵狠毒了,她的双刀之上浸了毒!而且绝对不是普通的毒!

    莫燃本就百毒不侵,不管是前世今生,她都没在毒药上面栽过,今天还是第一次!

    “这是什么毒?”莫燃问道,她也不指望唐文茵回答,只是想问而已。

    没想到唐文茵却是开口了,“血榛子。”

    莫燃想了想,嘴角一勾,血榛子长在沙漠荒地,而且必须是杀戮极重的战场,千金难求!“那你还真是下了血本,我与你无冤无仇,这笔账,怕是你担不起吧?”

    唐文茵没有说话,莫燃又问,“是谁雇你杀我?挑拨我与唐家?”

    唐文茵沉声道:“将死之人,不必知道那么多!”

    说着,唐文茵竟然再次消失!

    莫燃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只是身体仍旧迟钝了许多,血榛子沾上一点可是会要人命的,她现在只是眩晕迟钝,已经是奇迹。

    莫燃飞快的吃了几颗解毒的丹药,忽然,她身上的铠甲竟然消失了!变成了两个连着手套的护腕!那银色的手套上面覆盖着薄薄的鳞片,她缓缓动了动手指,丝毫不影响灵活。

    众人都诧异不已,他们看得真切,莫燃显然有点无法应对和夜参战斗合体的唐文茵,她神出鬼没总是叫莫燃防不胜防,若非那铠甲,莫燃早已遍体鳞伤!可现在她竟然解除了全身的铠甲,只留下了一对手套?这不是在送死吗?

    然而,这还不够众人惊讶的,却见莫燃忽然从袖子上撕下一段布条,反手蒙在了眼睛上!?“天哪!她在干什么!她是在找死吗?”

    “睁着眼睛尚且把握不了唐文茵的踪迹,现在蒙上眼睛,不就是束手就擒吗?”

    “不要啊!莫燃快喊停吧!输一局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唐文茵下手那么狠,要真杀了人可怎么办?”

    观众席上一片喧哗,贵宾席也不淡定,连洛川都摸不清莫燃这是在干什么?

    “莫燃这是得罪了什么人?那个人明显是要杀她。”洛川道,寻思着自己得防着点,不能让莫燃真在擂台上出事,那可是他刚刚收的徒弟!

    “莫燃的动作怎么慢了许多?”聂狰则是说道,他们显然并不知道,莫燃中了毒。

    离心却是沉默着,他看了一眼鬼王,却见鬼王半阖着眼皮,依旧无波无澜的看着擂台,嘴角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倒是让他有点意外。

    鬼王这样到底是不关心,还是太有信心?好像都不像

    莫燃静下心来,她缓缓的移动,在寻找着目标,当初长青木也给她出过类似的难题,那时她不知道在那些黑影之下死过多少回,但那时每一次死都会重来,可现在她无比清楚,若死一次,就不可能重来了!

    唐文茵很聪明,她似乎也知道了莫燃很强,而且就算是血榛子,也无法要她的命,但能让她迟钝也是优势,所以她并不急着出现,她要等到药效发挥到莫燃无法自控的地步,而她也开始焦虑的时候,那才是最好的杀机!

    可莫燃,不会给她那个机会!

    她真的以为,她不出现,莫燃就找不到她吗?

    天真!

    只见莫燃慢慢的移动着,仿佛在观察周围的动静,可是突然!却见她毫无预兆的转身!猛地朝后方攻去!攻势又快又猛,几乎在她的掌风刚刚打出的瞬间,那圆月弯刀便出现了!而唐文茵也紧跟着出现了!

    众人来不及惊叹,便看到莫燃连连进攻,动作快的让人无法看清!

    莫燃舍弃了法器,只有与白矖战斗合体的手去对抗唐文茵的双刀,腰上和肩膀上都被豁了一刀!鲜血直流!迅猛的几十招过去之后,莫燃竟劈手夺下了唐文茵的一只短刀!

    两把弯刀只见连着一条极细的锁链,唐文茵似乎想夺回短刀,可都没有成功,莫燃绷紧了那锁链,手臂缠了上去,没有覆盖铠甲的地方立刻被勒出深深的血痕,那疼痛竟也让莫燃又清醒了许多。

    “啊——”

    莫燃低喝一声,猛地一扯,另外一只短刀也落入了莫燃手中!

    短刀一丢,唐文茵竟没有慌乱,立刻便消失了!莫燃拿着那双刀,锁链上还低着血,她冷笑道:“同样的游戏,我可不喜欢一直陪你玩!”

    说罢,莫燃曳起了一只短刀,猛的朝一个方向挥去!利刃破开皮肉的声音响起,唐文茵立时出现,她的肩膀上插着那把短刀,那把淬了毒的短刀。

    唐文茵抬头看了莫燃一眼,莫燃也是直到这时才看清唐文茵的脸,那眼中闪烁着狰狞和疯狂!忽然喊了一声:“我认输!”

    可与此同时,莫燃手中的另一只短刀也向她飞去,夹杂着呼呼的风声,那短刀在空中绕了一圈,那条细细的锁链缠绕在她的脖子上,收紧时,那颗头颅已经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颈上的血喷了满地。

    全场哗然!

    半晌,主持人匆匆来到擂台上,阴沉着脸,“她都已经认输了,你为何还要下手?”

    莫燃撤去了跟白矖的战斗合体,伸手扯下了眼睛上的布条,看着脸色很差的主持人,只道:“箭在弦上,不能不发。”

    而那主持人却依然道:“按照比赛规则,你已经被取消比赛资格了!”

    莫燃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中年主持人,那主持人背着手,却隐隐有些强撑的样子,“还不赶紧下去!不要影响下一组比赛!”

    莫燃正要说话,却听空中传来声音,却是洛川,“为何不宣布比赛结果?”

    那主持人抬头一看,见是洛川说话,顿时弯着腰毕恭毕敬的回道:“回真人,方才唐文茵已经投降认输,可莫燃依旧杀了她,按照比赛章程,莫燃犯了规,理应取消比赛资格,这一局,也就没有结果了。”

    洛川却问:“谁听到她投降了?”

    那主持人略显尴尬,腰弯的更低,擂台上设下了重重结界,包括隔音结界,观众席上的人自然没听到,“回真人,我听的清清楚楚。”

    洛川却笑了笑,“斗霊大会比赛本来就百无禁忌,有死有伤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战斗之中难免收不住手,可你听到了有人投降,为何不及时阻止?”

    那主持人冷汗顿时就下来了,他暗暗猜测着,洛川竟然在为莫燃说话?那他岂不是撞枪口上了?刚刚他若跑出来阻止,那现在躺在地上那颗头颅可就是他的了!

    也怪这个主持人倒霉,他昨日不在比赛现场,也并没有听到昨日的热闹,也就不知道洛川可是说了要收莫燃做徒弟的!

    “我,我”那主持人迟迟说不上话,急的满头大汗。

    而洛川却又轻松的笑道:“这也不能怪你,刀剑无眼,总不能让你冒死去阻止比赛,既然有这次教训,我看擂台之上还应多配备两个评测修者,以防不测,至于这一局,安葬好死者,莫燃胜出。”

    那主持人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忙道:“真人说的极是,我这便宣布”

    “莫燃对战唐文茵,莫燃胜出!”

    话音落下,主持人抬眼瞧了瞧贵宾席,见上面没什么吩咐了,便打算叫人来收拾场地了,可就在这这时,一声冷冷的轻哼响起,却诡异的覆盖了整个斗兽场。

    “慢着,你们当我唐家没人了吗?”

    那主持人猛的打了一个冷颤,惊愕的抬头望去,说话的人可不是唐家的大家主、唐玥薏吗?那一身大红色的衣裳,远远看去,灼眼的很!

    那主持人心中压力顿生,小心道:“唐家主,您、您还有什么吩咐?”

    唐玥薏俯视着他,却又像是根本没看他,“刚刚,是你听到唐文茵认输了?”

    那主持人小心的点头,“正是。”

    唐玥薏笑了笑,却令在场十几万人都不寒而栗,“唐文茵是我唐家的小辈,我唐家的人输得起,可现在唐文茵横尸擂台,我还未见过如此狗仗人势之人!难道是觉得我唐家好欺负?”

    莫燃看向唐玥薏,心中冷笑一声,她这也算是等来了正主吧!

    那主持人则是吓的都快站不住了!洛川的话他不能不听,可唐玥薏也不是好惹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主持人,如何承受得起这两个大佬的压力?

    而就在这时,莫燃却是上前几步,她看着大屏幕上的人,道:“唐家主,你们唐家培养出了一个好杀手,而且财大气粗,这双刀上浸的毒竟然都是血榛子。

    唐文茵步步要杀我,我只好回敬给她,她输了,是技不如人,我杀了她,也是众人所见,我并不辩解,只是,唐家若是要算账,也该来找我便是,不必在这斗霊大会分个清楚,耽误了比赛可不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