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5. 闯祸?【一更】
    就在鬼王打算收紧雷鹰爪杀了唐玥薏的时候,莫燃的手轻轻的扣在了他手上,她似乎听到唐甜说话了,此时勉强睁开眼睛,看着唐甜道:“什么诅咒?”

    唐甜没有看莫燃,紧紧的抿着唇,她看着唐玥薏,第一次如此直接的表露对唐玥薏的杀意,连唐玥薏看到都仰头大笑起来,那是一种胜券在握的疯狂,更多的是撕开面具的丑陋,“你恨我,可你永远都不能把我怎么样,唐甜,我能扶你步上云端,也能让你跌回肮脏的地底,即便我死,你也痛快不了!”

    唐甜的脸上也出现了疯狂的神色,一双杏眼几乎爬满了血红,她猛的站起来,只听“啪!”的一声,梦魂鞭猛的一甩,唐甜抡起鞭子,直直的甩向唐玥薏,“那就一起死吧!”

    只是唐甜的鞭子还没落下,就被雷鹰爪击落了。

    就在那一瞬间,鬼王松开了对唐玥薏的钳制,也阻止了唐甜,雷鹰爪和梦魂鞭纠缠在一起,落在了地上。

    唐玥薏飞快的给脖子上的伤口上了药,虽然动作前所未有的狼狈,可是这个时候谁还会在乎那些!

    唐甜还想捡回梦魂鞭,只是被鬼王一钩,那鞭子便远远的落在了一旁。

    莫燃这才又问:“唐甜,什么诅咒?”

    唐甜不说话,而唐玥薏却是大笑,“她不会告诉你的!你没看出来吗,她宁愿死!哈哈哈”

    莫燃努力站直了身体,看向唐甜,她不知道唐甜会有什么把柄在唐玥薏手里,更不知道唐玥薏为何对唐甜如此憎恨,这传说中关系胜似母女的两人,竟然是彼此恨的牙痒痒的。

    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闪过,拉起地上的唐玥薏眨眼间便消失了!

    莫燃迟钝的脑海中想了想,那个人是唐玥薏今天带在身边的霊。

    众人惊异的看着一片混乱中的莫燃、鬼王还有唐甜,莫燃也知道今天这事闹大了,可她现在也没力气想那么多了,最后看着唐甜道:“跟我回北苑。”

    三人先后离开了,剩下的烂摊子莫燃管不了了,好在云曜对于这场打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快斗霊大会就继续了,只是接下来,离心、洛川、聂狰都不在了,就连花凌月也走了。

    云都出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鬼王,这对整个须弥界都是一个不小的轰动!

    北苑,新房,屋内的门窗都紧闭着,而鬼忘却直接抱着莫燃出现在了房间,坐在后窗的阴影下闭目养神的鬼医睁眼看去,却立刻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鬼王简短道:“血榛子。”

    说话的当口,已经将莫燃平放在床上。

    鬼医回身走到桌子前,挥手取出了许多种灵药,稍加确认,手中祭出一团青色的火焰,眼睛盯着火候,一点点的加入灵药,不出一刻钟的时间,鬼医连续打出许多禁制,在那青色的火焰消失之后,他挥手将刚成的丹放在玉瓶当中。

    走到床前,鬼医将丹药喂给莫燃,这才去看她身上那些血迹斑斑的伤口,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指尖一划,将莫燃身上那染了血的衣服小心的撕了下来,然后一点一点的上药。

    鬼王本来也想帮忙的,但是鬼医医治莫燃的时候从来不用别人插手,他只好看着,见那些狰狞的刀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最后只剩下一点浅浅的痕迹,过几天也就消失了,鬼王这才觉得方才一直暴躁的心绪有些平复,也放心了。

    只是这一放心,看着莫燃被撕的七零八落的衣服,还有那白皙美好的身体,许多地方还隐隐留着他昨天晚上留下的痕迹,鬼王的手不受控制的摸了过去,只是刚刚碰到那滑嫩的身体,莫燃整个人就被鬼医抱走了。

    鬼王抬头看去,却见鬼医抱着她去了跟卧室相连的浴室,鬼王自然马上跟了过去。

    浴池下面有一个火系阵法,浴池里的水是恒温水,鬼医将莫燃放进了水中,转身拿了一块毛巾,却看见鬼王正在脱衣服,鬼医淡淡的问:“你要干什么?”

    鬼王手中的动作不停,“当然是给亲爱的主人洗澡,顺便按摩。”

    鬼医直接道:“不需要。”

    鬼王却道:“怎么不需要?小燃现在很虚弱,正需要我照顾呢。”

    鬼医反问:“看来你知道她很虚弱。”

    鬼王一顿,看向鬼医,鬼医那双眼睛荒芜的好像目空一切,可在某些事情上的坚持是谁都动摇不了的,鬼王心里想什么他定是知道,他现在是医者,而且只医莫燃一个人,他不会允许鬼王胡闹的。

    “唉”鬼王颇为可惜的叹了口气,又把衣服穿了回来,“无涯,你是医者,你最应该知道,总忍着可不好。”

    鬼医没说话,转身去给莫燃擦身体了。

    鬼王觉得留在这看这活色生香的一幕太折磨人了,可又舍不得走,只好坐在一旁看着。

    过了许久,只听有人推门进来,没一会就直奔浴室来了,鬼王和鬼医知道来人是谁,便都没动。

    而唐烬一进门,看到清水中白嫩嫩的莫燃,怔了怔走了过来,跟鬼王坐在了一处,他看了一眼鬼王道:“听说你闯祸了?”

    鬼王挑了挑眉,而鬼医也扶着莫燃,停下动作看他,刚刚一直没问今天斗霊大会发生了什么事,但鬼王回来的时候余怒未消,不应该无事发生才对。

    “闯祸?没杀了你那找死的姐姐,这是闯祸?”鬼王似笑非笑的问。

    唐烬则是说道:“不管你杀没杀,唐家和云家都不是小角色,你是管杀不管埋,回头这都是莫燃的麻烦,你这还不是闯祸?”

    鬼王道:“来多少人我便杀多少人。”

    唐烬道:“你还是回你的鬼域吧,想杀多少人都随你,须弥界有须弥界的规矩,莫燃要在人类的世界里成长,就要用人类的手段征服这里。”

    “难道不是心疼你那人类姐姐?”鬼王不轻不重的说道。

    唐烬懒得鬼王辩解,趴到浴池边上去看莫燃了,他的手在那些刚刚愈合的伤口上轻轻划过,刚刚听到消息他就直奔这里了,至于唐玥薏动了他的人,是谁都得死!

    莫燃昏迷了许久,到晚上的时候才醒来,看着头顶上红色的帷幔,视线转到一旁,唐烬在她身边趴着,鬼医则在床边的椅子上坐着,房间里只点着柔和的烛光,莫燃刚刚一动,唐烬便睁开了眼睛。

    一双蓝眸漾起了笑意,凑过来在还没有彻底清醒的莫燃脸上亲了一口,“小情人,你可终于醒了,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莫燃摇了摇头,“我很好。”她能感觉到,血榛子的毒已经解了。

    鬼医端了一杯水过来,莫燃撑起身体喝了,这才看先唐烬,问道:“你知道唐甜身上有什么诅咒吗?”

    唐烬摇了摇头,“不知道。”

    “这就奇怪了”莫燃呢喃道,她立刻就想下床去找唐甜,“唐甜还在北苑吧?”

    唐烬按住了她,“别去了,唐甜下午返回去打完了她的比赛,现在关在屋里不出来,你去了也不管用,你现在问她她什么都不会说的。”

    莫燃停下了动作,唐烬说的没错,唐甜今天的反应太奇怪了,她宁愿跟唐玥薏同归于尽也不向她寻求帮助,那那个所谓的诅咒一定非同小可,唐甜现在不冷静,她肯定不能去找她。

    虽然唐甜平时没有禁忌,可那个诅咒一定就是她的底线,她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她向任何人示弱,包括莫燃。

    而知道这一点的莫燃也不禁担心了。

    “别瞎想了,越是在黑暗中挣扎过的人,越不会想死的,只要没有唐玥薏的刺激,唐甜会活的好好的,你不必问唐甜,这事我也能帮你打听清楚。”唐烬把莫燃重新抱回了床上,笑着说道。

    莫燃看向他:“打听?你跟谁打听?唐玥薏吗?”

    唐烬却道:“她今天叫人杀你,我怎么会还想理她?这件事别的人不知道,但辞音一定知道。”

    莫燃顿时想起了今天唐玥薏说的话,当即问道:“你知道辞音在哪?对了,唐玥薏好像还知道唐甜的父母的下落,这到底怎么回事?”

    莫燃疑惑了,唐甜的父母在她小时候就各自消失了,这个时候怎么会蹦出来?

    而唐烬道:“大概知道,唐家有个密室,只有家主能进去,我找个机会去瞧瞧,至于她父母,这个也得问辞音。”

    闻言,莫燃点了点头,暂时把这件事寄托在唐烬身上了。

    过了一会,莫燃又要下床,而唐烬抱着她,手钻进她衣服里,有点不老实起来,莫燃身体一僵,抓着唐烬的手拽了出来,咬牙道:“我是伤患!”

    唐烬烟波流转,“所以更应该进补,小情人,我们双修吧!”

    双修个鬼!说的好听!莫燃快速下床,撞上在站在一旁的鬼医,心想鬼医的丹药实在太好了,如果药性稍微差点多好,也让她养养伤,顺便躲避一下这些妖孽的骚扰。

    “我要去看看爹爹和娘亲们,他们一定在担心我。”莫燃说道,这可是真的,这事他们一定知道了,就算今天不知道,也瞒不过明天,她说什么都得去一趟。

    这理由唐烬无法反驳,只能看着莫燃穿好衣服出去了。

    ------题外话------

    炒鸡不想让鬼王和鬼医同框,不然那诡异的cp感是怎么回事oo”(内心是崩溃的yyy)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