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1. 斗魁!
    莫燃和江潮是夫妻这件事众人都已经听说了,可莫燃当中宣布依然劲爆!这两个新晋的偶像修者竟然是夫妻!不知道得碎了多少男男女女的心!

    可就在这个时候,江潮竟然要认输!要知道,在斗霊大会的擂台上,不战而退可是很被看不起的,就算两人是夫妻,战斗就是战斗,依然有许多人无法接受。

    观众席顿时一片哄闹,莫燃也皱了皱眉,她本想先认输的,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江潮抢了,这让她没来由的想到唐甜说她斗不过江潮的话,顿时哽的慌。

    “二位,斗霊大会的擂台上认输,可是史无前例的啊。”那主持人也提醒道。

    江潮则道:“赛中并没有规定不能认输,我便开这个先例。”

    主持人一噎,名声是参赛修者的,他当然不能干涉,他向贵宾席看了一眼,却见皇帝站了起来,在众人瞩目之下飞身落在擂台上。

    他看了看莫燃和江潮,“你二人,都接受这个结果吗?”

    江潮点头,“回皇上,是的。”

    莫燃顿了顿,也道:“我接受。”

    皇帝这才微微抬头,沉声宣布道:“此次斗霊大会,莫燃夺得斗魁!”

    不管众人有多可惜,皇帝都已经宣布结果了,莫燃就已经是斗魁了!场上顿时响起一阵欢呼,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久久不散。

    莫燃这些天几乎都沐浴在这样的欢呼声中,本来没有什么感觉,可直到主持人端着一个托盘过来、而皇帝也一脸严肃的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方才有种莫名的荣誉感。

    这些崇拜是她的,胜利是她的,荣誉是她的,她的名字会被这个须弥界记住,这场胜利,便是她在这个世界插下的第一面旗帜!

    视线落在托盘上,那上面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而盒子里是一枚铜黄色的戒指,戒指上刻着一个很是张狂的字眼——魁。

    皇帝将那盒子颁给了莫燃,这是作为斗魁独一无二的奖品、斗魁戒指,除去它所代表的意义,它本身是七品防御法器,据说里面有三大阵——北斗阵、驱魔复煞阵、厚土千变阵,这三个阵法都是六阶高级阵法,是由三会合力完成的。

    “恭喜。”皇帝说道,面色依旧冷淡。

    “谢皇上。”莫燃道。

    在一路的欢呼声中,莫燃和江潮也一起走下擂台。

    莫燃自顾自的走着,也没理江潮,江潮好笑的说道:“我让出了斗魁,你就不感谢我?”

    莫燃瞥了他一眼,“有什么好感谢的?”

    江潮叹道:“好人难做,好夫君更难做把你的戒指给我瞧瞧?”

    莫燃无所谓的一扔,“给你吧,好夫君。”

    江潮接过,笑道:“叫的真好,如果以后都这么称呼就好了。”

    他拿出了那枚戒指,抓过了莫燃的手,不由分说的戴在了她的食指上了,欣赏着说道:“三大阵不是徒有虚名,你戴着我们也放心。”

    莫燃本想说这戒指太招摇的,可听到江潮这么说,正要摘的动作停下了。

    江潮又道:“佣兵团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第一第二没有区别,况且你在银色闪电,就算是不死鸟对银色闪电的示好吧。”

    不死鸟佣兵团经过斗霊大会,招牌肯定是打出去了,他们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是小打小闹,必定是要奔着第一佣兵团去的,而在这过程中,他们自然不能全得罪人了。

    莫燃撇了撇嘴,“你说什么都对。”

    江潮松开了莫燃的手,“你要真这么想就好了,谁知道你又怎么口是心非的腹诽我。”

    莫燃这才看向江潮,几秒钟之后,泄气了,“你让我觉得我很没用啊。”

    江潮抬起折扇敲了敲莫燃的头,“你要真没用也好了,我只要好吃好喝养着你就行了。”

    莫燃揉了揉脑袋,不忿道:“江潮,咱俩今天没打成,必须得补上!”

    江潮想了想,道:“也好,你这属于加赛一场,没有彩头的话,我不打。”

    莫燃抬起手,“三大阵!你要赢了,我给你一个一模一样的!”

    江潮摇了摇头,“不稀罕。”

    莫燃道:“那你想要什么?不对菜头是什么不能你说了算啊,再说了,你根本不用费脑筋想,你打不过我的!”

    江潮道:“话别说的这么满,谁要是输了,就答应对方做一件事,如何?”

    “这有什么问题?成交。”莫燃几乎没怎么想就答应了,她就不信,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更何况,江潮也不可能让她去做上刀山下火海的事。

    不过,在江潮嘴角笑容蔓延开的时候,莫燃忽然警觉的说道:“你不会提什么奇怪的要求吧?”

    江潮道:“什么叫奇怪的要求?”

    莫燃道:“比如跳草裙舞、变装、让我给你暖被窝什么的?”

    江潮抬了抬眼皮,清澈的眼睛里荡开愉悦的笑意,“你的建议很好,我瞬间有了很多想法。”

    莫燃脸一黑,“我们是切磋,你不要把一些猥琐的东西弄进来好不好。”

    江潮没说话,只似笑非笑的的看着莫燃,好像在说,到底是谁把猥琐的东西弄进来的。

    莫燃眼前都开始泛黑了,只道:“我不会输的,随便你怎么想。”

    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出口,唐甜正在那里等她。

    “你们在聊什么猥琐的事情?”唐甜迎面问道。

    “我们聊的话题都很正经。”莫燃面不改色的回道。

    唐甜嗤笑,“假正经吧。”

    莫燃依旧绷着道:“我又不是你。”

    唐甜倒是没有继续调笑,道:“斗霊大会结束了,该去瞧瞧皇帝有什么吩咐了。”

    莫燃扬眉:“我们不回家?”

    唐甜顿了顿,’我们、回家’第一次发现这样的词能让人心情大好呢“不能你拿了奖就不管其他人了啊,再说了,还有皇上的晚宴。”

    “还真差点忘了”

    皇宫内,宴会是早就准备好的,在那些大人物没来之前,宴会的主角便是斗霊大会前二十的修者。

    “莫燃,我心里想着你肯定是斗魁,结果你真的是!你太厉害了!”云曜说道,他很高兴,为了莫燃夺得斗魁而高兴,也为了今天他父皇回归,他代理朝政期间总算安然无恙的度过了。

    “你小声点。”莫燃提醒他。

    云曜轻咳了一声,他也是有点激动,差点忘了这是公众场合了,他二哥去年还是前三甲,今年却连前十都没有进,他好像的确不应该表现的太高兴了。

    “嘁”花如君不屑的哼了一声,“技不如人罢了。”

    莫燃有趣的看了看花如君,她还习惯性的跟在云曜身边,不由的说道:“我跟你家老祖的约定可是圆满结束了。”

    斗霊大会结束了,皇帝也出关了,花如君自然不用再跟着云曜了。

    花如君愣了一下,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我早盼着这一天了!”

    说完便转头走到了一个角落,靠在那里,也不跟任何人说话,有上前搭讪的也被她三言两语就打发走了。

    云曜收回视线,有点不舍。

    莫燃看着他道:“该不会怪我多嘴了?”

    云曜立刻摇头,“怎么会呢?我已经很满足了,这段时间每天都过的很开心呢。”

    莫燃道:“走你自己的路吧,花如君心高气傲,你要想抓住她,得靠实力。”

    云曜脸红了红,但很快严肃的看着莫燃道:“我知道,我会加倍努力的!”

    “莫燃,你修习的是什么功法?今天那一剑可真是惊天动地了啊。”这时,敖放一脸感兴趣的问道,闻言,众人同时侧目,他们都想问的很,只不过没有敖放这般不拘小节。

    莫燃歉意道:“是家中传下来的功法,至于名字,我不能说。”

    敖放表示了解,但仍然有点可惜,“那一剑叫破空斩吗?当真有穿云破雾的气势呢,这斗霊大会一点都不尽兴啊,你跟江潮没比就算了,有了这一剑,看样子你还远远没有使出全力呢,可惜可惜,再遇上这等切磋的机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啊。”

    莫燃也笑道:“呵呵,这倒是没错,今天许多高阶修者都没参加,我这斗魁拿的实在有点水,也算是捡了大便宜了吧。”

    “哈哈,莫燃,你这话就谦虚了,斗霊大会本就是开放给年轻修者的,所谓高阶修者,最多也就是元婴期修者,你已经是实至名归了!”敖放大笑道。

    这时,赫森也道:“我还未曾见过莫燃如此不循常理又实力超强的修者,她前面的十几场比赛依赖的基本都是武技,可威力远远超出我所知的范围,真是让人想不通了莫燃,你是如何修炼的,可否透露几句?”

    莫燃并未回避,只是道:“战斗讲究的便是先发制人,所有招式练的不过是个’快’字和’精’字,没有特别的手法。”

    闻言,有人若有所思,更多的人则不屑一顾,以为莫燃只是敷衍罢了,而莫燃自然不管他们怎么想,这个道理人人都懂,只是并非人人能做到而已。

    正说着,却见一行人自殿外而来,众人顿时齐齐站了起来,以云岚国皇帝为中心,这一次斗霊大会出现的高阶修者全部在内,而且,还多了许多莫燃不曾见过的面孔。

    一众高阶修者走入殿内,重叠的气场和似有若无的威压让刚刚还热闹的气氛顿时冷却下来。

    ------题外话------

    小剧场世界难题

    某天,柳洋心血来潮问:莫燃,如果我跟张恪同时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莫燃回以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

    柳洋补充道:就假设一下,我们都是普通人,又都不会游泳的话!

    莫燃道:那我就在岸上跳脱衣舞庆祝

    柳洋惊讶:这样吗?

    翌日,莫伊伊急匆匆跑来找莫燃,边跑边喊:姐姐救命啊!有人掉水里了!

    莫燃问道:谁掉水里了?

    莫伊伊急道:柳洋姐夫啊,你快去看看吧!柳洋姐夫会不会淹死啊?

    莫燃没理会:放心吧伊伊,不会的,你去玩你的

    莫伊伊又道:可是柳洋姐夫说等你跳脱衣舞呢!

    莫燃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