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6. 暗语
    “呵呵,姑娘已有伴侣,心思必定也不会放在我身上,我于二位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见与不见便没有意义了。”

    那九公子笑着说道,有些自轻自贱的话,他说起来却是行云流水,淡薄的很,丝毫没有影响那好听的声音。

    莫燃记得刚刚在楼下时惊鸿一瞥,虽没有看清他长相如何,可浑身无与伦比的妖艳却是难忘的很,不想他的言语却如此讲道理。

    人就是这样,自己对自己的定位会影响到旁人的对他的认识,而那九公子,必定不认为自己是不齿于人的花楼小哥儿,莫燃觉得,那红绡帐之后,至少是一个有趣的灵魂。

    莫燃没说什么,只是摸出了一条红色的手帕,手帕很香,而且是花楼里处处可闻的那种刺鼻的香,可手帕却很干净,莫燃的视线落在手帕的一角,那里用稍微暗一些的红线绣了一个‘玖’字,若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莫燃道:“这是你的手帕,物归原主。”

    那九公子笑了笑,“随姑娘处置吧,这样的手帕我多得是。”

    闻言,莫燃也没有坚持送还给他,而是放在了桌子上,她看了看张恪,两人坐在这也无聊,莫燃便闲聊似的问道:“九公子在扶风城待了很久吗?”

    那九公子道:“记不清多少年了。”

    莫燃又道:“那九公子必定对扶风城很熟悉了?”

    那九公子却道:“那要看什么事情了,若是识人,我知道的自然不少,若是说扶风城的大街小巷,我说的上来,却多数没有亲自去过,若是北岸以北的海,北南以南的沧月国乃至三国,大小琐事,我也都知道一点。”

    莫燃不由的说道:“九公子真是谦虚了,待在这花楼深处,却知道天下之事,这样已经很神通了。”

    那九公子笑道:“姑娘过奖,我做的便是迎来送往的生意,来这里的可是什么人都有,九族、门派、三会、散修,数不胜数。”

    莫燃却笑了笑,没有辩驳,她心里的想的却是,花楼的确是广纳百川之地,鱼龙混杂之所,但身为楼里的人,任何消息进了这里,也就烂在这里了,花楼做的是生意,楼里的姑娘小哥儿图的是安身立命,像九公子这么明白的人,在这种地方可是忌讳。

    张恪忽然捏了捏莫燃的手,莫燃抬眸一看,却见张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看的莫燃一阵奇怪,眼神询问他怎么了的时候,张恪却拿起了桌子上那块手帕,“要不,这东西你收着?”

    莫燃一顿,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你珠帘深处,她看不清里面,那里面应该也看不清外面吧?

    莫燃把那手帕扯过来仍在桌子上,她只是很好奇这九公子感觉上跟这花楼格格不入而已,所以多问了两句,张恪该不会以为她真对他感兴趣?

    “呵呵”那珠帘深处传来一阵悦耳的笑声,却听那九公子道:“让二位心生不虞倒是我的不好了,言归正传,姑娘,方才我扔出的手帕,并非是冲着姑娘去的,而是你的夫君。”

    莫燃一愣,条件反射的抓紧了张恪的手,道:“你什么意思?你既然知道他是我的,就别想打他的主意!”

    张恪也眯了眯眼睛,正欲说话,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变了变,忽然道:“是你在等我?九命一堂,孤城一凰?”

    那九公子道:“落月一炀,日升一殇。”

    莫燃看着张恪,怎么还对上暗语了?张恪什么时候勾搭了远在扶风城花楼小哥儿?她没听说张恪还喜欢男人啊?

    莫燃顿时抓起那张手帕塞进张恪手里,“看来这手帕得你收着,张恪,你可没交代过你还喜欢男人。”

    张恪还在意外跟九公子对上的暗语,忽然听到莫燃这样话,顿时掐着她的腰危险的说道:“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你不知道吗?要不要现在回客栈证明一下?”

    莫燃掰开了他的手,“不必了,还有人等着你呢,原来是找你的。”

    莫燃当然不会真以为张恪喜欢男人,只是搞了半天,这九公子原本就是冲着张恪来的,那她吃了半天飞醋,还被张恪打压了半天,岂不是冤枉的厉害?害得她这半天都在反省,以后遇到花楼是不是都要绕着走了。

    莫燃给自己倒了酒小酌起来,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张恪看了她一会,忽然道:“我今天是来这拿消息的,并不知道送消息的人是楼里的人。”

    莫燃“嗯”了一声,明显不接受这样的解释,她就说了,这花楼又不是她找过来的,是张恪停下她才跟着停下的,她冤大发了!

    张恪自知惹到莫燃了,却也不好继续解释,否则越描越黑,他摸了摸莫燃的头,转而先去处理正事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张恪问道。

    那九公子却道:“本来,公子拿消息凭的是暗语,只是有人给我看了二位的画像。”

    张恪挑眉,“是谁?”

    那九公子道:“是一位姓苏的公子,还有,他已经在一个时辰前就把消息拿走了,只是他拜托我等二位过来,再拖延片刻。”

    闻言,张恪的脸色变了变,莫燃也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苏雨夜?”

    张恪顿时面无表情,可莫燃知道,这厮怕是不高兴了,棋差一招啊

    莫燃站了起来,“我说,现在可以走了吧?”

    张恪起身,跟珠帘后的九公子道别,“叨扰了。”

    那九公子道:“二位请便。”

    直到张恪和莫燃走出了房间,又过了一会,竹帘后的男子才站了起来,拂开那旖旎的红帐,拂开叮当作响的珠帘,赤脚在木质的地板上走过,红色的衣摆微微晃动,一双笔直的长腿若隐若现。

    他停在莫燃和张恪刚刚坐过的位置,俯身拿起了那张手帕,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慢移动到右下角那微微凸起的字,轻轻摩挲了一下,红唇扬起,“呵,会再见的,莫燃。”

    而此时,莫燃跟张恪已经离开了花楼,莫燃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子一边道:“不关我的事,是你叫我出来,也是你把我带去花楼的。”

    张恪不禁气笑了,“你不是很厉害吗?当初还单挑苏雨夜来着,现在怎么这么没出息?”

    莫燃斜了张恪一眼,“我单挑苏雨夜?我后悔死了!苏雨夜一定是施虐狂,我挑衅了他一回,他就要压我一辈子!”

    莫燃必须承认,她是被整怕了,边堂那一次,让她看到许多喜欢的菜就想吐,上一次聚会上一个甲鱼汤,卖了她一辈子,一会回去,莫燃可不想再被苏雨夜喂一些奇奇怪怪的食物。

    她跟张恪在大街上逛了许久,苏雨夜肯定早就知道他们出来了,虽然招不到人,可是先去那九公子那把消息拿走了,还顺带让九公子整了他们一把,刚才那九公子含蓄的说是‘拖延’,想必也在那看笑话呢。

    张恪忽然拉着莫燃往一旁的巷子走去,莫燃道:“你干什么张恪?”

    张恪忽然把她推在了墙上,自己也很快贴了上来,箱子里光线很暗,张恪笑道:“那就别回去,明天再说。”

    莫燃道:“不回去那去哪?客栈可是有人看着我们的,我们出来一趟已经是偷偷摸摸的了。”

    张恪忽然贴近莫燃,一低头,脸埋在了莫燃脖子里,呼吸喷在细嫩的肌肤上,莫燃不禁敏感的动了动,却听张恪道:“那就偷偷摸摸吧。”

    莫燃觉得很痒,她想推开张恪,结果张恪得寸进尺的亲吻着她的脖子,偶尔轻轻咬着她的皮肤厮磨,就在莫燃怀疑他是不是在这种地方发情的时候,张恪松开她,在她耳边道:“你要是敢喜欢苏雨夜多一点,后果也很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