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6. 无情
    眼看一箭射中花凌月,莫燃心中一松,却丝毫没有停顿,飞身落回至离心身旁,“师傅,你怎么样?”

    离心看上去还很虚弱,可他的眼神却落在莫燃手中的灭神弓之上,皱眉盯着那高昂的龙首,他刚才看到了莫燃和花凌月打斗的全过程,本来着实为莫燃捏了一把冷汗,却不想莫燃赢的如此漂亮。

    而这把弓实在是他从未见过的强势。

    此时,离心似乎才有空去管自己的伤势,左手翻出丹药吞了许多,断臂之上也敷了药,很快,那断臂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出,离心这才道:“还死不了,先处理你的伤。”

    莫燃放下心来,被离心这一提醒才想起自己也吃了风暴雷子的亏,服下一些丹药之后道:“师傅,花凌月他”

    离心眼神顿时变得危险,看向钉在墙上的花凌月,“此时不除,后患无穷。”

    说着,离心站了起来,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大刀,是他的本命法器——十环金爵,通体金色,刀脊之上坠着是个拳头大小的银环,那可不是装饰,听说十环可以分离出来,配合金爵出其不意的进攻。

    莫燃看着离心飞身接近花凌月,而花凌月一直试图将那漆黑的箭从他肩膀上拔出来,只是始终无果,此时察觉到离心的杀意,眼眸血红的盯着离心,“为什么你这种人会活到现在!你早就该死了!”

    离心冷笑一声道:“你们花家的人都喜欢自以为是吗?”

    花凌月身体颤抖着,肩膀染红了一大片,那冷冽的军装也不复霸气,只是眼神依旧凶狠,那滔天的恨意,原来恨极了,表面真的能装的什么事都没有。

    莫燃却是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她知道自家师父有些方面不受人待见,可那也基本都是女人,花凌月跟离心、似乎无冤无仇吧?

    她实在没想到花凌月竟然这么想杀离心,忽然觉得自己以前了解的,可能也纯属坊间传言而已,谁知道这些人曾经究竟有过什么恩怨?

    “你若敢杀我,沧月国和雪霁国,永远不会太平!”花凌月低吼道。

    而离心道:“你们还真是亲兄弟,我记得你那弟弟临死前也是这句话。”

    而在离心的话音落下之后,花凌月猛的拔住了肩膀上的箭,大吼着似乎想不顾一切的拔出来,而离心也提着十环金爵杀了过去,眼看那大刀就要落在花凌月的脖子上,却被一把横空杀出的剑挡住了!

    一人插了进来,眨眼间将花凌月掠到了别处!

    莫燃看去,却见花良玉架着花凌月站在火海的对面,而此时,花良玉也正抬眼望来,那干净的眼里写满了复杂。

    而下一瞬,离心已经杀回,花良玉放下了花凌月,飞身迎上了离心。

    莫燃皱了皱眉,就算是离心有伤在身,可花良玉是雪鹿,打一会也会暴露的,她并不奇怪花良玉会出手,毕竟他是花家人,只是正如离心所说,留着花凌月只会后患无穷。

    “良玉,杀了他!”这时,花凌月喊道。

    而离心却忽然道:“花凌月,你若不死,便亲眼看着他也死在我手中吧。”

    莫燃不知道离心为什么要说那个‘也’字,也不明白为什么花凌月的脸色忽然变得狰狞起来。

    而很快,离心就为她解答了这个疑惑,他忽然道:“我记得,你弟弟的名字叫做花玉江,花良玉、不仅长得跟花玉江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连名字也有个‘玉’字呢,当初你花家主爱自己的弟弟爱的死去活来,如今有一个跟花玉江几乎木一样的小辈,也不知道花家主会不会偶尔认错人呢?”

    闻言,不仅莫燃吓了一跳,正在跟离心过招的花良玉也顿时乱了阵脚,被离心寻了空子一掌打开,飞身落在花凌月身边,大刀瞬间架在了花凌月的脖子上。

    “不要杀他!离前辈!”花良玉喊了一声,忽然飞身落在莫燃身边,眼神盯着莫燃,“莫燃,饶他不死好吗?”

    他似乎觉得跟莫燃求情更管用一点。

    莫燃皱眉看着花良玉,花良玉要救花凌月,她管不着,那是他的家事,可要是让她去救,那绝对不可能,刚刚可是她把花凌月钉在墙上的!

    “他活不了了。”莫燃抿了抿唇说道,花凌月是被灭神弓所伤,即便没有伤及要害,可灭神弓的煞气留在他的体内,迟早会摧毁他的经脉的,花凌月已经是不灭期的修为,以免他抛弃这个肉身夺舍求生,不如现在就杀了。

    花良玉眉目间出现了挣扎的痕迹,低声道:“我欠他一条命,也欠你一条命,你若放了他,从此我便不做花家人,只跟你走。”

    莫燃直视着花良玉道:“花良玉,我没有逼你,他们是在处理他们之间的恩怨,你我说了都不算。”

    花良玉急忙道:“我知道!可我不能看着他死,就当是给我一个离开花家的理由!”

    花良玉知道他应该怎么选择,即便家族之内亲情淡薄,可从十二岁以来,他一直都受花凌月的照拂,这份恩情,他不能不还,即便其中的原因很肮脏,可也是他轮回一世的业。

    如若今天看着花凌月被杀,而他什么都不做,那以后他都不知道有没有勇气面对莫燃。

    “良玉,不要管我,杀了离心,我知道你能做到!你轮海的封印早就解开了对不对?堂堂雪鹿,杀他绰绰有余!”

    这时,花凌月却忽然喊道。

    三人一同看向花凌月,而离心问道:“什么雪鹿?”

    莫燃也很意外,花良玉更是诧异,而花凌月捂着肩膀冷笑道:“从你修为尽失开始,我便翻遍了古籍,你的轮海根本就不是毁了,而是被封印了,只是我一直都不确定那封印是什么而已。

    直到她把你的封印解开,我便发现你的修为突飞猛进,只不过,你体内流淌的血液早就不是花家的了,你的长明灯在你解开封印的时候就已经灭了!

    你的修为尚不稳定,我还不至于看不出你的本体,花家养育你二十年多年,你今日杀了离心,便一笔勾销!”

    花凌月似乎看准了花良玉心软,不会袖手旁观,可他似乎不知道,他这番话却是如刀子一般割了花良玉的心,原来他在花凌月眼里、早就死了,只不过杀一个离心,就能一笔勾销了。

    花良玉在绝望中生活过,因为花家有花凌月,有花如君,他尚有一丝温暖,可如今看来,花凌月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花良玉忽然看向离心,问道:“离前辈,你刚才说,我长的跟花玉江很像?”

    离心点头,“如同一人。”

    花良玉又问:“那可否告知,你们之前有何恩怨?”

    “这不是你该好奇的!你现在应该做的是杀了离心!”花凌月忽然喊道。

    离心刀刃往前一送,在花凌月脖子上留下一道血口,转而道:“你的家主,花凌月爱上了自己的弟弟,可花玉江一心只有唐玥薏,花玉江以为杀了我就能消除唐玥薏变态的恨意,就来杀我,不过是自不量力罢了。”

    后面的话即便离心不说,莫燃也懂了,最后自然是离心杀了花玉江,而非传言中的花凌月失手杀了自己的弟弟真是复杂,就是这四个人,串起了三个帝国之间私人恩怨。

    怪不得花凌月要杀离心呢,这是要报仇啊。

    “花良玉!动手!”花凌月又催促道,那完好的一直眼睛满是血丝,不复一代家主的霸气。

    花良玉忽然飞身过去,站在花凌月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这么说,你这些年护持我,也只是因为我长得像花玉江?”

    花凌月不语,可花良玉已经知道答案了。

    “呵。”花良玉忽然冷笑一声,手中忽然出现三尺多长的一道冰凌,猛的隔开了离心的大刀,他看向离心,道:“今天,你不能杀他。”

    干净的眼神中仿佛蒙了一层冰,满是无情,转而又对花凌月道:“也好,欠你的今天我会都还给你,以后,我跟花家再无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