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7. 收服!
    “你要跟我打?”离心笑了一声,问道。

    花良玉无声点头。

    “那好,来吧。”离心提剑说道。

    花良玉虽是徒手攻去,可那如剑一般的冰凌却能随时随地的出现在他手中,两人在狭窄的熔岩带上打了起来。

    莫燃皱着眉,离心受着伤,花良玉在这种地方也施展不开,两人都不是最佳状态,这样打只会两败俱伤而已。

    又看了看花凌月,花良玉刚刚已经那么说了,她却是万万不能再杀花凌月了

    这时,身边忽然落下一人,唐烬也瞧了瞧那边打的正酣的两人,说道:“别耽搁了。”

    莫燃看向唐烬,很快又看向远处还在争夺火种的众人,这一会已经有明阳和洛川相继失败了。

    “还有封魔古迹,该留下的一个都不会跑,别担心了,我帮你看着。”唐烬又道,似乎知道莫燃在想什么一样。

    莫燃不禁看向他,点了点头,“嗯。”是啊,该留下的一个都不会跑。

    说着,莫燃正要飞身离开,唐烬却抓住了她的胳膊,用力一拉,将她拉进了自己怀里,紧紧的抱着,“给你一个爱的抱抱一定要完完整整的把自己弄回来。”

    莫燃在唐烬肩膀上笑了笑,“我会的。”

    说着,莫燃想要从唐烬怀中离开,可唐烬却似不舍得松手,“如果,能代替你就就好了”

    莫燃不由的一顿,手慢慢放在了唐烬的背上,“这么说来,我才是幸运的,你虽然不能跟我感同身受,可你看着我心中更加煎熬如果是你,我也希望替你去,所以,我一点都不怕。”

    唐烬松开莫燃,在她唇上亲了一口,笑道:“小情人,你说话越来越中听了,这小嘴也越来越舔了。”

    说着还舔了舔唇,好像真的在回味那‘甜’似的。

    莫燃脸黑了黑,看着唐烬一脸的不正经,干脆的转身,身形一跃,飞快的冲向了众人聚集的地方。

    身后,唐烬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淡了下去,深深的望着莫燃的方向。

    而另一边,莫燃闪身至聂狰身边,见聂狰正要去追那火种,莫燃扬声喊道:“聂师傅!”

    聂狰身形顿住,看向莫燃,“离心如何?”

    莫燃快速道:“离心师傅很好,您不用担心,只是您也不能再去了,收服龙殒之焱之后还有封印等着,离心师傅和洛川师傅还有明阳校长都已经负伤了,花凌月已经指望不上了,接下来的事情还得您去做,收服火种的事情交给我吧。”

    聂狰立刻反对道:“不行!你更”

    莫燃却没有让聂狰说完,笃定道:“我行!我能做到!相信我,师傅。”

    说罢,莫燃已经抢先一步闪身飞出,将那被众人困在结界中的火种引了出来,刚一碰到那火种,看似平静的火种却散发出难以想象的灼热,庞大的威压也一并抗拒着她!

    灵力只维持了一会,那火焰便穿透了她的能量,莫燃眼睁睁的看着火焰沿着她的手一直往上窜,所过之处皆是一缕黑烟。

    疼,但莫燃根本来不及去管,灼伤的同时却有种无法形容的畅快,血脉中奔涌着异样的兴奋,莫燃放任了压抑许久的渴望,同时拼命保持清醒,她最清楚,若是在异火中失去意识,她就真的完了!

    “莫燃!快放手!”聂狰吼了一声,刚刚他一时没拦住,莫燃就冲出去了,此时见到莫燃根本控制不了火种,心中不由的着急,他怎么就被莫燃刚刚那笃定语气镇住了呢,若是不成,他不就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徒弟?

    可莫燃没有放手,准确的说,莫燃根本没有听到聂狰的话,任由那龙殒之焱窜上了她的肩膀,进而‘呼’的一腾!彻底将她吞噬!

    当那猛烈的火舌在空中燃烧的时候,众人都不可置信的呆望着,唐甜更是嘶吼一声:“莫燃!”

    不可能,她不可能就这么败在龙殒之焱下!那么多危险她都蹚过来了!唐甜失控的冲上前去,却中途被辞音拦住了。

    “你放开我!”唐甜喊道,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慌乱,她脑海中不断的循环着莫燃可能死了这样的念头,她不接受!莫燃不能死!

    “再等等!唐甜,莫燃不会死的!唐烬还没动,他们都没动!”辞音也喊道。

    他这一喊,却是把唐甜的理智喊回了一些,她没有再往前冲,而是红着眼死死的盯着前方。

    在被龙殒之焱吞噬的那一刻,莫燃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已经化成飞灰了,可她却依然清醒,而且非常清醒,她可以思考,只是看不见,也听不见了,属于人的知觉,都没有了。

    可她却知道自己还被龙殒之焱包围着,看不见四周的人,可却能看到那清晰无比的火,它们肆无忌惮的活跃着,红色的隐隐漂浮着蓝。

    她感觉她好像也成了龙殒之焱的一部分,随着它们一同跳跃,一同燃烧!慢慢的,她好像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不,好像也不是,这呼吸、似乎是龙殒之焱的!

    她说不清楚为什么龙殒之焱会有呼吸,可她却真真切切的能感受到它如何动,如何燃烧,能感觉到龙殒之焱傲视万物的霸气、包容万物的广博。

    她有点兴奋的在‘它们’之中游走,有点享受这种喜悦,好像这些火焰本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一般,只是遗落了太久,现在竟有种找回来的雀跃。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燃渐渐从兴奋中回过神来,她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她还要收服龙殒之焱,还要醒过来!

    清醒的意念越来越强,莫燃竟感觉汹涌的龙殒之焱一瞬间全部向她聚集而来!一口郁气压在胸口,不由的张口嘶吼。

    “锵锵——”

    而此时,洞中忽然响起一声清脆高亢的啼鸣!只见火海之中,一道金色的巨大妖兽轮廓闪过!众人几乎都没看清它的全貌,只看到它金色的尾翎划过,火焰一般的金色翅膀展开,顿时热浪滔天!

    众人被那巨大的火舌掀飞了出去,再回头看时,那金色的妖兽已经不见了!

    而莫燃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感觉到属于人的感官又回来了,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依然是耀眼的火光,可这一次,她不疼了,也感觉不到灼烧了,她知道,她已经收服了龙殒之焱!

    低头一看,看到自己奇迹一般重新塑造的身体,只是让她汗颜的是,之前穿在身上的衣服又烧没了,好在被龙殒之焱包围着,外面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快速取出衣服穿上,莫燃握了握拳,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灵敏了许多,不管是经脉还是神识,都像是焕然一新一般!

    可不是焕然一新吗?她整个身体明明都重塑了一遍。

    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莫燃竟然是经历第二遍了,收服轮回之火时,她以为自己在异火中经历了轮回,可现在看来,或许每一次收服先天之火,都是一次重生。

    而就在刚刚,她清晰的感觉到身体中一股力量的存在,它和她一起,征服了龙殒之焱,而后餍足一般,回到了她的体内,原来,那就是狱火鬼车。

    莫燃闭眼感受了一下,察觉到轮海中静静悬浮的龙殒之焱的火种,忽然催动了火种,飞快的引入了经脉之中!

    她已经收服了龙殒之焱,趁热打铁,当然要一起引火入体,否则接下来必定没有合适的时间了。

    龙殒之焱在轮海中可以安于一隅,可进入经脉,却无法跟另外三股异火和平共处,甚至激烈的‘厮杀’起来,疼痛翻江倒海的袭来,莫燃整个人都翻滚起来!

    外人只看到那火舌时大时小,来来回回的窜,可唐烬、苏雨夜他们却知道莫燃在里面,苏雨夜趁着眼眸,嘴角的痞笑早已消失,插在口袋中的手紧握着,挺拔的身影有种难言的僵硬。

    唐烬一双蓝眸一沉再沉,湛蓝的眸子泛起了丝丝诡异的绿,早已无心去看离心和花良玉打的如何,莫燃不出现,他就无法冷静。

    张恪紧张的等着,恨不得冲进那团火焰,一想到莫燃现在正疼痛万分,心里就被揪的紧紧的,每当这种时候,他都无比痛恨他们的身份,荣耀背后是数不清的劫,如果莫燃只是莫家村的莫燃,他只是初次遇见她该多好,那样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平静幸福的过凡人的一生?

    不过这些都是高压之下的妄想而已,他知道,没有那些如果。

    柳洋紧紧握着拳,指甲嵌进了肉里,鲜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他却不知道疼,甚至更狠的磨着那细小的伤口,如果可以,他真想拿刀子在身上捅几刀,与她一起疼,也好过这样眼睁睁的煎熬,可他不敢,一会莫燃要是看到他身上多了几个窟窿,不知道要怎么生气呢

    厉鸣犴抱着双臂,那凌厉的眼神更加凶悍,仿佛分分钟就会爆发一样,可他没动,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莫燃引火入体,她时隐时现的嘶吼,每一声都跟皮鞭一样抽打在他身上,他知道引火入体是用异火生生锤炼自己的经脉,一般人被火烧一下都疼痛难忍,更何况要被龙殒之焱一寸寸的重塑经脉

    他虽恨莫燃心太狠,肯接受八个男人,却唯独不愿意给他机会,可在这种时候,却什么恨都没有了,她若能安好,再来折磨他、他也无怨言了。

    在众人紧张的视线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莫燃嘶吼一声!而那火焰猛的一腾!而后又是一收!

    赤红的火焰落下,莫燃的身影渐渐出现,张扬的银发在烈火中飞舞,浑身带着未及收敛的强势,在龙殒之焱的衬托下,天神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