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5. 一诺千金!
    “唐烬,你一点都不念我待你二十几年如故吗”唐玥薏隐忍又仇恨的沉声问,看着唐烬的眼神很复杂,似乎带着几分畏惧,让人实在不解。

    唐烬回头,对唐玥薏道“正因为我念着,所以才没有对你做什么,姐姐。”

    看着他嘴角的笑,唐玥薏只感觉从心里冒着寒气,竟有种恐惧疯狂的向她笼罩而来,脑子却忽然转的飞快,她飞快的分析了一下形势,忽然发现,她处境危矣

    唐玥薏不敢应那句姐姐,沉着眼看向了莫燃,眨眼的功夫,却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主意。

    而在唐玥薏和唐烬说话的当口,花凌月似乎看出些什么,唐玥薏竟然对唐烬很是忌惮花凌月慢慢收回了剑,冷哼一声,“跟我打,你还不够资格。”

    唐烬笑了笑,没有揭穿花凌月是畏战,蓝眸闪过一丝深意,道“便由花家主做主一回。”

    而此时,莫燃已经提剑攻向唐玥薏,莫燃并没有打算浪费时间,她已经身怀四种异火,又独自放出了沐风,就算她圆的再完美,都无法掩盖她早已不是籍籍无名之辈的事实,既然如此,她便没有必要再顾忌

    莫燃的剑法凌厉霸道,常有开山破地之威就算是旁观的人都能看出那一剑一剑之间蕴藏的磅礴之力光是气势便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相比而言我,唐玥薏的剑法倒是显的小气起来。

    “我竟从不知道,莫燃的剑法已经如此精湛了那破空斩如神来一笔,可她这一招一式,若没个几十年如何练出来更何况,这剑气,为何如此霸道”敖放不禁说着,鹰眸发亮,竟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

    赫森目光也不曾移开,若有所思的说道“莫燃也许就是御剑的天才,只是,再好的功法,也要有深厚的修为做基础,否则实力是深是浅,一看便知,我想,莫燃的修为虽是元婴期,但却能跟不灭期的想媲美”

    敖放不禁道“你说的我当然知道,她现在就在跟花家主打,是个人都看得出她们暂时势均力敌,可谁省谁负却不好说,可元婴期与不灭期之间横着两个大境界,这韦氏太过匪夷所思了你可听过有谁越级挑战还能如此强势的”

    赫森盯着寒颤的两人,过了一会道“有许多丹药是能提高修为的,助人突破与晋级,许多人更是不惜倾家荡产求药,只是依靠丹药提升的修为却无法长久,根基也不稳,比之踏踏实实修炼的人来说,就算级别高,实力也是远远不如的”

    敖放忍不住打断,“你说这些做什么这样的人我见多了,那些娇生惯养的公子小姐靠丹药晋级的还少吗这样的人放在佣兵们面前,都是一拳一个。”

    而对于这样的人,敖放从来都是不齿的,甚至从来看不惯那些娇滴滴的小姐,从来都不正眼去看,所以不知为何竟有敖放不近女色的传言。

    赫森却道“你打断我做什么我还没说完,莫燃虽然是元婴期,修为与我们差不多,只是也许她更扎实,修为远比我们凝实。”

    敖放不愧是天才,顿时有所悟,道“你是说,我们倒是那些磕了药的,莫燃不是”

    赫森点头,“虽不太恰当,但也许真是如此。”

    敖放的表情忽然便的凝重起来,眉心皱起一个川字,道“若真是如此,岂不是有些可怕了父亲从小便让我跟着佣兵历练,打打杀杀这么多年,都不如莫燃的修为来的扎实,那她是如何过的”

    两人相视一眼,都是惊讶向来战火出英豪,血雨见君子,莫燃一个女子竟是杀伐中淬炼出来的吗

    敖放突然道“原是如此,我就说为何她剑意之中杀气那么重,血海走出的修罗,常人怎能比拟”

    而他看着莫燃的眼神,竟然更加狂热起来,隐隐多了几分崇拜,那是对强者的敬畏,敖放出自佣兵团,对于力量有着比常人更加苛刻的要求,他从来不吃世家门派拿腔作势那一套。

    赫森却惊异的低喃“莫燃可以做到跨两级挑战唐家主,这便证明越级挑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甚至可以说我们先在修炼的等级框架是可以打破的”

    闻言,敖放震惊的看着赫森,仿佛听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语。

    确实,赫森所说不能更惊世骇俗了从古至今,有谁质疑过修炼的等级须弥界、无间界,甚至仙界一直沿用这样的框架,谁敢说它不准确

    赫森也觉得自己有些妄言了,摇着头道“我只是瞎说的,你就当没听见吧。”

    敖放却目光灼灼的说“不不能当做没听见赫森,你说的没错,也许,这个框架不是一成不变的,莫燃就是例子这样的话别人听了当然不会信,可我们不妨去信,那么,我们也许可以更强”

    若赫森不说,敖放也只感慨一句“怎么会有莫燃这样的变态”而已,可赫森却提醒了他,他也可以尝试去做。

    不愧是多年的好友,赫森立刻明白了敖放的兴奋,也笑道“没错,是我们狭隘了。”

    敖放又看向战场,低声道“我现在,竟然觉得莫燃会是最后赢家”

    赫森没有说话,可敖放眼睛的余光看到他点了点头。

    而此时,莫燃的剑气已经隐隐压制住了唐玥薏,众人都议论起来,似乎完全没想到唐玥薏会不敌莫燃。

    别说旁人了,就连唐玥薏自己也没想到,莫燃竟然这么强那日是鬼王出手伤她,她还当莫燃只是花拳绣腿呢

    “呲”

    忽然,莫燃一剑刺向唐玥薏,唐玥薏回挡不及,只冒着汗避开了要害,灭神剑却是瞬间擦过她的胳膊,将那品阶上乘的软甲顿时撕裂

    唐玥薏心中也猛的跳个不停,危险的直觉疯狂的滋生,许久不曾遇到劲敌,她这次托大了

    而莫燃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飞快攻至剑招仿佛结成了一张网,唐玥薏左突右闪,竟都无法占据主动权

    看着看着,洛川下意识的捋着胡须,眼眸眯着,道“莫燃的剑气势如虹,却简练洒脱,竟有步步化境之感远远超出了她原本的水平这是她心中有剑,竟是人剑合一之象”

    聂狰也不禁放下手臂,研究起来,“修道修的是心性,而这剑道,却不是每一个修者都能参悟的,人剑合一,那是多少御剑之人的奢望,若要人剑合一,那是要剑入心中的,心性与剑道缺一不可,虚都都参悟的,可莫燃若都悟了,叫我如何相信”

    离心却道“你不信都不行,莫燃许是没悟,她的剑意波动很大,并非一直如此,我想她是不自知,她的潜力无穷无尽,许是,现在有信念让她如此。”

    洛川低声道“那新年,可是因为对唐家那小辈的承诺这岂止是一诺千金我说,以后我要教她些什么人剑合一都要做到了,现在我反悔,拜她为师好不好让她教教我怎么悟”

    聂狰瞥他一眼,“没出息,你是天一门的掌门,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洛川道“你有出息,你给我人剑合一试试。”

    莫燃并不知道自己给旁人带来的多大的震撼,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取唐玥薏的心血这个信念越来越强烈,她甚至完全忘了她的对手是谁,忘了这个人的修为,忘了她的身份,甚至,脑海中一片空白。

    唐玥薏真的害怕起来了,嘶吼道“我不信你敢杀我杀了我,唐甜那个贱人也得死”

    莫燃森然回道“不就是你的心血吗我就算杀了你,挖你的心脏出来,我也有的是办法让它活蹦乱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