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9. 打断!
    在入口的高台上时,看着坑中的的尸骨尚觉得虽危险却不会跳上来咬人,可被传送到下面时,众人都是一阵眩晕!那无数森森的白骨对着他们,那些浮动在表面的黑气,依稀还能听到遥远而缥缈的吼声,仿佛虽是都会冲进来一般!

    身临其境时,竟那般震撼!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声音在诱惑他们,让他们走到那些尸骨当中!

    莫燃甩了甩头,猛的将视线转移到阵眼中央,不再看外面,“别看了,这些死气会影响我们的。”

    敖放也不禁说道:“仅仅是死气,就能让我产生幻觉,果然不能松懈。”

    莫燃四下一看,阵眼中央有一个能量井,而能量井周围漂浮着一圈晶石,它们围绕着井口不停的旋转着,每个能量晶石都是一种禁制,而他们要做的,就是要将禁制打入这些晶石当中。

    “快看!它们要进来!”神音派的女子忽然喊道,吓的往后退去,差点退入那能量井中,还是莫燃及时拉住了她,微微皱眉,“你慌什么,它们进不来,就算进来,这些还不是魔魂,也伤不了你,你专心一点,掉下去可没人捞你上来。”

    那女子不悦的看向莫燃,甩开了莫燃的手,“我会不知道吗?我才不会掉下去。”

    莫燃看了她一眼,不解这女子的敌意从何而来,“那我刚刚还不应该拉你了。”

    那女子噎了一下,正要说话,却见几双冰寒的视线一同向她看来,顿时噤声,她是看不惯莫燃,可目睹莫燃杀了唐玥薏,她知道自己最好不要惹她

    “还是快些开始吧,安魂阵的力量变弱了,所以这些死气才会窜进来,我们尽早完成任务,也免得夜长梦多。”赫森说道。

    众人赞同,各自找到了位置,围绕在井口,同时掐诀,慢慢将一个个禁制打入了那些晶石之中。

    入口的高台居高临下,可以尽揽坑中巨大的安魂阵,也能看到阵眼的位置,可站在阵眼的莫燃一行,却是根本看不到看台的位置,只能靠感应禁制慢慢变强,例外才能知道彼此的进度。

    “他们开始了,我们也抓紧!”离心忽然说道,也飞快将能量注入了石器。

    随着离心几人和莫燃一行同时施法,安魂阵的能量越来越强,那些刚刚渗透进阵眼的黑气被逼的慢慢退了回去,坑中金色的阵法越来越亮,那黑气也越来越薄,许久,几乎不见了那些黑气,只剩下了厚厚的白骨。

    众人变幻着手诀,眼看着马上便要成功,石器却忽然猛烈的震动一下!那鸵鸟蛋大小的灵主忽然锁了回去,阵法之上的纹路也扭曲起来,连带着坑中的阵法也波动起来,刚刚消失的黑气忽然窜了起来,甚至有的腾空而起!在空中化出了一个个人形!

    “噗——”离心吐出一口血,猛的正眼看去,却见石器中间插着一把剑,剑身深深的没入其中!硬生生的中断了阵法!

    离心杀气腾腾的看向花凌月,他正是那把剑的主人:“花凌月!你是不是疯了!你想让须弥界完蛋吗?你为什么不去死!你张脑子了吗?!”

    说着,离心又吐了一口血,收服龙殒之焱的时候就重伤一次,本来可以坚持到巩固完安魂阵,可被如此强行打断,他遭到了阵法的反噬,安魂阵的能量何其之大,他已经无力再来第二次了!

    可不行,莫燃他们还在下面!一边说,离心一边去拔插在石器中的剑,好不容易拔出来,可石器被破坏了,一时半会根本恢复不了!

    “花凌月!你身为花家家主,怎能如此不堪!”明阳也怒道,他万万想不到,一个家主竟然能不分主次、不分轻重到这种程度!

    “妈的,你想杀人吗?安魂阵若不恢复,死的何止是那二十几个小辈,须弥界都会生灵涂炭!老子现在就杀了你!真他妈给你脸了!”

    聂狰暴怒吼道,祭出剑攻了上去,原想着花凌月就算再糊涂,也是有底线的,可谁知道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聂狰,快点杀了这条臭虫!这种垃圾也能活在世上欺世盗名,我呸!”洛川道,虽然也恨的牙痒痒,可他却急于修补石器,无暇分身。

    “这要如何修补?早知道,今年无论如何都要请三颠圣人出马了。”明阳道。

    离心手撑在石器上,皱眉道:“要把灵珠弄出来,一定要!虽然他们都是小辈,封魔古迹的魔魂暂时不会动他们,可时间长了就不以言了。”

    “哈哈哈,反正我也活不了了,当然要拉几个垫背的,如果须弥界生灵涂炭,那就更好了!”花凌月缝宽过的笑道。

    “你还敢笑!枉你修的是天道,悟的是人性,你的所作所为,是你一个人的业果吗?你整个花家都会因此万劫不复,你会是花家的罪人!”聂狰恨道。

    花凌月有瞬间的失神,这一辈子,花家都是他的责任,他不怕死,可却怕亲手毁了花家,过了一会他忽然道:“花良玉是雪鹿!你们难道不知道吗?雪鹿乃六族妖兽之一,青门有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六族妖兽!”

    聂狰气的大吼:“花良玉是你花家的小辈,他是不是雪鹿,你现在才知道吗?什么时候不能杀,非要等到在封魔古迹?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三界已通,花家在须弥界无人能动,你以为,天界也不敢动吗?你知不知道封魔古迹是多大的篓子!你也敢捅!”

    花凌月眼眸飞转,竟有些慌张的神色,可很快就恢复了凶狠,他中了莫燃那一箭之后,力量便开始流失了,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到花家了。

    他们自然不可能知道他的伤势多重,他哭哭修炼一千多年的修为毁于一旦,又命悬一线,他还有什么好怕的!花家,花家他对不起了

    莫燃就在下面,这是他唯一能杀她的机会了!

    “我不在乎!你说的我一样都不在乎!反而是你们,也等着一起死吧!”花凌月喊道。

    聂狰也发了狠,几招之下,长剑刺入了花凌月的胸膛,又补了一掌,击碎了花凌月的元婴!

    花凌月满口的血,半跪在地上,那眼睛还诡异的盯着聂狰,“我、我先走一步,等、等你们,哈哈哈”

    聂狰拔出了剑,一脚将他踢开,“老祖还没活够!”

    说罢,聂狰立刻返回,“如何?什么时候能恢复?”

    明阳和洛川满头大汗,心急如焚,却都奈何不了这石器。

    洛川不由的喊道:“老鹤,你有没有办法?别光站在那,你的两个徒弟可都在下面!”

    童鹤却道:“我从不擅长摆弄法器,着急有什么用?”

    洛川“呸”了一声,专心研究那石器了。

    童鹤却是看了一眼下面金光渐渐黯淡的阵法,阵眼的位置也模糊起来,手掌握紧了法杖,嘴唇不停的开合,却没有发乎声音,也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而在另一边,莫燃一行也猝不及防的被晶石弹开!惊讶的看去,却见那些晶石又黯淡下去,周围的金光也瞬间萎靡!一层黑气猛的扑了过来!中途化出许多手执各色法器的人形,他们漂浮在空中,带着强烈的死气和杀气,无情的‘看着’他们!

    “这是什么东西!”神音派那女子惊恐道。

    “这些就是魔魂!怎么回事?阵法怎么中断了?离皇他们那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敖放忽然道。

    众人吓的匆忙后退,因为白骨之上的黑气越来越厚,空中漂浮的人影也越来越多!转瞬间便如军队一般!而它们还在漂浮着向阵眼的方向移动!

    它们没有成功的进来,阵法的能量还有,可时间若是再长一些,就说不好了!

    众人已经退至能量井的井口,有人颤抖这问,“怎么办?发生什么事了?不是说不会有意外吗?那些魔魂要是进来,我们怎么可能够它们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