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0. 养猫
    莫燃来到驿馆的时候,已关门口正停着一辆豪华的马车,聚了许多人,走近一看,人群中央的正是沧月国的太子和太子妃,太子的脸色还好,在跟众人道别,而太子妃却有些憔悴,脸上的表情也似乎很牵强。

    莫燃让莫羽飞和莫伊伊在原地等她,她则拨开人群走了过去,而有人认出莫燃之后,竟远远的退在一旁了。

    “莫师叔。”却是太子先对莫燃行礼的,现在莫燃是离心的徒弟,辈分比太子也高了许多。

    莫燃忙去扶了一下太子,道:“不必行这些虚礼,我只是跟着师傅修行,实在不习。

    太子却道:“莫师叔受得,而且您要早些习惯才行,我们断然不能失礼。”

    莫燃不再争辩,因为她实在有些不忍心两人承受了丧子之痛之后还要跟她强颜欢笑,她道:“小世子的事情我听说了,还请太子与太子妃节哀,小世子很聪明,若他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他伤心难过,他也走不安心”

    不知道哪句话牵动了太子妃心里的伤口,一下子哭了起来,“巳儿我的巳儿莫燃是七品炼丹师,若她在,巳儿兴许就不会不会死了”

    太子抱紧了太子妃,无声的安慰她,随即对莫燃道:“莫师叔还请担待,玲儿只是太伤心了,并无责怪您的意思。”

    莫燃却无法克制的自责,虽然跟她没关系,但她是知情人,疯老九只是过客,但留给这对夫妻的遗憾和疼痛却是需要很久才能淡化的,她顿了顿道:“此去沧月国都还远,二位早些上路吧,以后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告诉我。”

    闻言,太子感激的笑了笑,搂着太子妃上了车,而众人见莫燃送走了人,也不强行上前寒暄了,等到马车离开,众人倒是蠢蠢欲动的想跟莫燃套近乎,可莫燃转身便走了。

    带着莫羽飞和莫伊伊走近驿馆,离心他们也都暂住在驿馆,她今天来本就是找他们,也要去看看沧月国太子和太子妃,还好赶上了。

    莫燃刚刚走到离心门前,那门却是自己开了,莫燃遂直接走了进去,却见离心和洛川正在下棋,离心雪白的长须有些凌乱,头发也是,整个人蹲在软榻上,抓耳挠腮的样子更像是猴子而非德高望重的掌门。

    莫燃有点不忍直视,而洛川回头看了她一眼,却是高兴的跳了下来,很‘不小心’的打乱了棋盘,“哎呀莫燃,为师就算到你今天要来了,果不其然啊。”

    离心手里还捏着一颗黑子,本来落下这步棋他就赢了。

    “哈哈哈,洛川,你又耍赖了,输不起还老赖。”旁边的聂狰大笑道。

    洛川‘惊讶’的看了一眼已经被他毁掉的棋局,惋惜的说:“太可惜了,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本来我都快翻盘了,这回可不是我赖,那都是看到我徒儿高兴的。”

    离心扔下了手里的黑子,“反正,以后也不会找你这老家伙下棋了。”

    洛川急道:“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呢?我又不是故意的。”

    离心还未说话,莫伊伊却捂着嘴咯咯笑了。

    洛川顿时看向下莫伊伊,“小姑娘,你笑什么?”

    莫伊伊拿开手笑嘻嘻道:“以前舅舅输了棋也跟爷爷一样耍赖,伊伊不知道被拿去做过多少次挡箭牌了,爷爷别怕,虽然每次父亲都说不跟舅舅下棋了,可每次舅舅搬来棋盘的时候父亲也都会陪他下的,所以,那个叔叔也一定是吓唬你的。”

    洛川眼珠子一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一捋胡须,皱眉道:“小姑娘,那个老家伙比我年纪都大,你怎么叫他叔叔,却叫我爷爷?”

    莫伊伊愣了一下,然后道:“啊?可是有白胡须的不都是爷爷吗?”

    洛川脸顿时黑了,而离心和聂狰却是大笑起来。

    见洛川脸色严肃,莫伊伊吓的躲在了莫燃背后,莫燃摸了摸她的头,转而对洛川道:“师傅不要见怪,这是我妹妹,父亲和母亲溺爱伊伊,不曾教过她如何识人,自然看不出三位师傅都深藏不露不过,我觉得师傅这样挺帅的。”

    洛川还真是好哄,听到莫燃的话,顿时拂须笑开,“还是我徒儿有眼色!”

    莫燃这才正式介绍道:“三位师傅,这是我弟弟莫羽飞,这是我妹妹莫伊伊。”

    莫羽飞和莫伊伊一同行了礼,聂狰好奇道:“莫燃,你带弟弟妹妹来,是有事情?”

    莫燃点头,看向了洛川,拱手道:“师傅,莫燃想斗胆请您带羽飞和伊伊去天一门,并且将他们托付给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教导。”

    洛川挑了挑眉,莫燃的确一点都不客气,让他这个掌门亲自给她走后门,若换了旁人,这算是不知天高地厚了,可放在莫燃身上却并不令人生气因为她有资本这么要求。

    还未说话,莫燃却接着道:“我这样做只是放心不下羽飞和伊伊,当然,若是羽飞和伊伊在天一门不安分,可随门派处分,只是,我也很清楚,他们绝非骄纵之人。”

    莫羽飞看了看莫燃,即便在坐的是莫燃的三个师傅,即便莫燃说的做的都合情合理,可他就是不想看到自家姐姐因为自己而在他人面前略低一头,哪怕是一点点。

    莫羽飞忽然道:“姐姐,再过几个月各大门派便公开招收弟子了,我跟伊伊可以凭实力进入天一门。”

    洛川顿时好笑的看着傲气的莫羽飞,而莫燃也笑着看他,只是那笑是欣慰的,也是宽慰的,“羽飞,你不必用那种途径证明自己的实力,那是在浪费时间,进入门派之后,你同样能让所有人认可,几个月不长,但也不短,姐姐不希望有任何意外,再说了,有姐姐在,你们永远可以做自己的想做的事。”

    莫羽飞抿唇,“姐姐,我不会丢你的脸的。”

    莫伊伊也探头道:“我也不会的姐姐,我会勤加修炼的。”

    这时,洛川哭笑不得的说:“好了好了,知道你们姐妹姐弟情深了,我又没说不帮这个忙,你们三个小家伙倒是先扮起可怜了。”

    莫燃顿时笑道:“那这么说,师傅是答应了?”

    洛川抚须道:“我跟这两个老家伙一起收了你一个徒弟,可天一门却另外收下莫家两个子弟,怎么看都是我赢了,为何不答应?明日为师便返回天一门,这两个小家伙跟我一道去吧。”

    莫燃顿时谢过洛川,莫羽飞和莫伊伊也行礼,换了一声“掌门师祖。”

    莫燃很快便道:“师傅明天便回天一门?那离师傅和聂师傅也要走吗?为何如此匆忙?”

    离心咳嗽了一声道:“也不算匆忙,云都事了,我们都该撤了,我要回去闭关养伤一段时间,莫燃,我们三人商议了一下,你跟聂狰先去兽宗,在那行拜师礼,等日后你再去天一门拜过祖师,再来沧月国拜过宗祠就好。”

    离心说的很有道理,可莫燃总觉得太突然了,好像略过了很多事情一样,可她又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

    “我听三位师傅的。”莫燃道。

    过了一会,莫燃问道:“师傅,雪玉要如何处置?”

    聂狰先是有些迷惘,可很快就想起,雪玉就是花良玉了,他道:“囚在了皇宫地牢,还活着,但也命不久矣,听云岚国皇帝的意思,是要把他交给天界。”

    莫燃皱眉,“交给天界?为什么?”

    聂狰道:“本来六族妖兽是天界派给须弥界的秘密任务,只因青门仙客以前不能天频繁的在须弥界活动,可今非昔比,这件事,怕是仙界要自己办了,起码,是他们主导了。”

    莫燃沉默了一会,这样的结果其实早就可以预料。

    离心却忽然看着莫燃道:“你对那只雪鹿好像格外关心,对三界也比他人敏感许多,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都希望你记住我的话,不要插手。”

    莫燃看了看离心,垂眸道:“我知道,师傅。”

    过了一会,莫燃从驿馆出来,站在门口宽阔的台阶上,远远的望向天边,那朦朦胧胧一片白之后,便是仙界。

    莫燃忽然感觉有点紧张,虽然周围的一切都很平静,可她却有种什么未知的东西在迫近一样!

    “喵”

    忽然一声猫叫,一道黑影飞速划过,准确而轻盈的落在了莫燃的肩上,伸长了脖子蹭了蹭莫燃的脸,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有些亲昵的样子。

    还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莫燃一看,正是许久不见的黑猫,诧异的把它抱了下来,仔细看了看,完好无损,莫燃不禁拉长了它的耳朵,“你去哪了?我还以为你奔向自由了,怎么还回来了?”

    虽然这黑猫是大妖,可发现这只猫很久不会来之后,莫燃还想过,大妖归大妖,本体依旧是猫,猫的习性他一样都不少,她小时候也养过猫,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别提对它多好了,可后来不知道偷吃了谁家的食,抛弃她了。

    自那之后,莫燃就觉得,猫是讨人喜欢,可她伺候不起,这一次,她还以为又被一只猫给抛弃了。

    “你比我养过的那那只猫有良心多了,竟然还知道回来。”莫燃笑道,提着他颈后厚厚的肉便提了起来,许是这黑猫自己找回来,让她少了几分疏离的心思。

    况且,若他真的想心无旁骛的做一只猫,她也不介意再养一只猫。

    黑猫划着四肢,爪子收起了锋利的指甲,厚厚的肉垫在在莫燃脸颊上拍了两下,喵喵的叫,求饶一般,其实他想说的是,青门一团糟,若非他好奇多转了两圈,早几天前他就能回来了。

    不过他已经知道莫燃解开了三界地脉的封印了,若他能说话,倒真想夸她两句,此举、是生生撕了天界的一层皮啊。

    好不容易爬上了莫燃的肩膀,黑猫蹲着便有些昏昏欲睡,这个三界、依旧令人提不起精神,他怎么会奔向自由呢?也只有在莫燃身边,他才偶尔有**听听这个世界的声音。

    莫燃没有耽搁,直接回了北苑,把他们明天都要离开的事情告诉了莫云枫和三个娘亲,她则转身又除了门,直奔江潮的酒馆。

    江潮在房间里,看到莫燃来了之后就放下书去迎她,“你醒了?可还有不舒服的地方?”

    说话间,江潮的手已经从她的背上摸到了腰间,还要往下摸她的腿似的,面上云淡风轻,似乎一心关心莫燃的身体,可莫燃咬牙抓住了他的手,“江潮,你这个禽兽,装的再良善我也不信你了!”

    江潮顿时笑了,眼角的泪痣清逸绝伦,实在是点睛一笔,“既然这样,我只能帮你慢慢习惯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在莫燃肩膀上闭目养神的黑猫,刑天回来了

    江潮不着痕迹的把黑猫从莫燃肩膀上抓下来放在一旁,而莫燃已经抖出一张纸摆在桌子上,抬眸看江潮:“这是苏雨夜画的地图,你知道是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