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1. 入兽宗
    江潮只瞥了一眼便道“这个地方叫做莽原,是天界与无间界交界的地方,向来也是战事最频繁的地带,这里平静很久了,但是这个平静很快就不复存在了。”

    莫燃顿时抬眸,几乎瞬间就联想到很多事情,“苏雨夜他们去莽原了无间界和天界要在这里开战”

    江潮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莫燃却是沉默了一会,“那有必要这么瞒着我吗”

    江潮伸手点了点莫燃的额头,“瞒着你干什么若真瞒着你,等打完了你才能知道,他们只是趁你睡的时候先离开,否则怎么狠心告别。”

    江潮斜靠在软榻上,他竟然也可以如此自然的帮着那几个家伙哄莫燃了,他是不是得欣慰一下,这个家越来越和睦了

    呵,其实真的够了,相比起莫燃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惊险,现在的一切都很完美了,他们都是为了她而存在,那么正视所有人,似乎也不难了。

    莫燃却是猛地一拍桌子,茶碗都被震的跳了起来,江潮也诧异的看着一脸怒气的莫燃,看着看着就笑了。

    “谁让你笑的”莫燃吼道,看着那张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的脸笑的如此开怀,莫燃心里的火就蹭蹭直冒,她这是给人当笑料了

    江潮唰的一下打开了扇子,挡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可那双眼荡漾着笑意,身体微微晃动着,画中人如活了一般,更加让人移不开眼。

    眼见莫燃快掀桌子了,江潮赶紧道“莫燃你别这样,太、太可爱了”

    莫燃仿佛被泼了油漆,脸色变幻个不停,可、可爱你才可爱你们全家都可爱她现在很严肃知不知道

    “不许笑了”莫燃将另外一张纸拍在了桌子上,这次都有点恼羞成怒了,为什么当她非常非常正经的时候,总是被如此不正经的对待

    江潮眼眸一晃,瞟了一眼纸上的字,好不容易才憋住了笑,凑上去仔细看,一边看一边念道

    “侍寝三则”

    标题两个大字就让江潮意外又兴味的看向莫燃,而莫燃瞥向一旁,板着脸道“本来是要让你们一起看的,他们几个跑了,你先看也一样。”

    “呵呵,好,我看。”江潮笑道,低头又念“八日轮回,月三轮,余空;禁多人同侍;违者剥夺侍寝权利三个月”

    等念完了,江潮捂着脸,肩膀不停的颤动着,一看就是忍笑忍的厉害,莫燃敲了敲桌子,“你就笑吧,反正这三则是一定要实行的。”

    江潮拿开手,那清逸的脸也被他笑红了,“侍寝三则莫燃,不是我不配合你,只是我敢保证,你这三则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月三轮难道要让我们等到爆血而亡吗”

    莫燃看向江潮,惊叹于他的脸皮为何如此之厚“那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江潮道“以前怎么能跟现在比,你就是毒药,碰了你就戒不了了。”

    莫燃觉得自己不能再跟江潮讲道理了,他那张嘴是不会输的,再说了,她写下这些东西又送过来,她觉得已经把这么多年的脸都丢光了,又拍了一下桌子,一锤定音“我不管,侍寝三则你们必须遵守我是太惯你们了,告诉你,逼急了我我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江潮试图劝莫燃,“你自己也很喜欢,真该弄一个镜子,让你看看沉浸在**当中的你有多迷人”

    “喵”

    莫燃几乎要越过桌子去堵江潮的嘴了,可忽然被黑猫的叫声打断,低头一看,却见它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两只前爪扒在了桌沿上,黝黑的双眼似乎在盯着纸上的字。

    江潮先一步把它拂开,“好好,先按照你说的办,以后有事我们私下说,不要当着外人的面。”

    莫燃把黑猫抱了过来,道“他只是一只猫。”

    江潮看向黑猫,而那黑曜石一般的猫眼也迎向江潮,虽波澜不惊,可隐隐有些胜利的神色,黑猫在莫燃怀里伸展了一下四肢,头朝下,四脚朝天的又睡了,也是,反正他是一只猫,他们能把他怎样

    男女之情阿以前总觉得是头脑简单的人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本能,愚蠢又可笑,可自从莫燃在他还沉睡的时候就常常自言自语一些困扰她的情愫,刚开始他还只是随便听听,知道很久后她说过一句话

    “我一直觉得,一个人游历山水,阅尽繁华,潇洒的过一辈子,是最惬意的一生,可我心底有另外一个声音,我从来不想仔细听它,那就是没有一个倾心的爱人,再惬意也是遗憾的,而我,最讨厌遗憾了”

    真的会遗憾吗到底是他没有这根神经,还是说,他心底也有这样的声音,只是他刻意忽略了太久,久到他怎么都无法代入到自己身上了

    总之,管他呢,也许他会想起来呢

    “我明天就要去兽宗了。”莫燃说道,总算结束了刚刚令她发狂的话题。

    江潮敲了敲桌子,“我猜到了,离心肯定要回去养伤,不久之后五大门派之间有个交流会,会设在兽宗,到时候洛川应该也会去,这样的话你当然是应该在兽宗行拜师礼了。”

    莫燃抬眸,“既然你连这些都想到了,那你呢,待在云都吗,云都又要如何安排”

    江潮笑道“当然是你去哪我就跟着去哪了,唐家肯定马上就能安稳下来了,虽然唐家能照拂父亲和母亲他们,只是我想你也不能完全放心,明天你先走,不死鸟佣兵团会护送他们随后到寒水城。这样安排,你可满意”

    莫燃这才露出笑容,忘了刚才的事情,“果然百无遗漏,江郎名不虚传。”

    江潮笑了笑,扇子轻轻敲了敲桌沿,该说莫燃这是恩怨分明吗念他的好,又对某些事情绝不松口,真是有点愁人呢“还有一个人,得听你怎么安排。”

    莫燃几乎立刻就知道他说的是谁,她道“我会留地缚魔和江小帝在云都,去把雪玉偷出来,虽然我可以直接召唤出来,可那样的话,云岚国皇帝难免会怀疑我。”

    第二天,莫燃跟着聂狰乘雷豹前往寒水城兽宗,唐烬只来送了一下她,告诉她他很快就会去找她的。

    莫燃也知道,这几天唐家一定是天翻地覆,但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爆炸性的影响,想来是唐烬早有准备,唐玥薏一定想不到,她死了非但不会给莫燃招来杀身之祸,还会让她一手经营几百年的唐家也彻底让出。

    雷暴风驰电掣,飞跃无数高山大川、江河湖海,不歇脚的飞了一整天,日暮时分,天边一片红霞,山中静谧,楼阁门宇隐越来越清晰,无数高空中的台阶连接着一座座峰头。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山中兽吼和鸟鸣之声随处可闻,更是不时看到色彩斑斓的妖兽飞过,交织在空中,绘成一幅意外和谐的画卷。

    这时也才看到,山中有许多人,还挺热闹。

    雷豹扇动着翅膀滑翔而过,沿途的人都抬头望了过来,不禁惊呼“掌门回来了”

    停着一路高呼掌门的声音,雷豹丝毫不做停歇,径直停在了最高峰上,登时许多身穿紫衣的弟子跑了跑了过来。

    “恭迎掌门回山”

    莫燃也而随后跳了下来,站在聂狰身后,而聂狰抬手招了一个女弟子过来,“占梅,这是莫燃,你先带她回住处歇息。”

    那被换做占梅的女子身形高挑,很是英气,穿着兽宗的道袍,颇有几分飒爽的味道,“是,掌门。”

    聂狰回头看了一眼莫燃,道“不必拘束,兽宗并不死板,你一定会喜欢的。”

    莫燃点头,“多谢师傅。”

    聂狰随即便步入峰顶的大殿中了,那占梅忽然跳到了莫燃跟前,挽着她的手,很是兴奋道“你比传说中的还要美的多呢依我看,兽宗第一美人,从此就该是你了”

    留下的几个弟子好像都很兴奋,看着莫燃的眼神有点狂热,但都在极力收敛,其中一个男子道“占梅你逾矩了,这位是我们的师叔。”

    那占梅顿时松开了莫燃,急忙解释道“师叔莫怪,主要你太年轻了,我一时忘了。”

    莫燃这才有空说话,她道“没关系,你们已经知道我了”

    占梅顿时抬头“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十几天前就在准备师叔的拜师礼了,而且兽宗虽然距离云都远了点,但云都发生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师叔你真是千古奇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