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1. 落单的莫燃
    凌丰那不就是契约了深渊魔蛟的那个外门弟子吗那天在坊市见他时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现在收拾干净了竟然没认出来。

    “你怎么不放深渊魔蛟出来,这些魔物正好给他当零嘴了。”莫燃说道。

    凌丰回头看了莫燃一眼,那天晚上莫燃虽带着面纱,可是她气质独特,银发也是很是罕见,他不可能错认,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就是掌门的弟子。

    那天看到莫燃驯服深渊魔蛟的时候,凌丰只觉得心中涌起了强烈的不甘和久违的热血沸腾半年多来他受尽了嘲讽,也彻彻底底体验了一把从云端掉到泥土的感觉,全世界都在说你是垃圾,连他自己都快相信,他就是垃圾了。

    当他趴在莫燃脚下的时候,她纤尘不染,紫色的内门服饰,干净的白玉,竟让他有恍如隔世之感,他曾经的衣服,曾经的白玉,仿佛不曾拥有过。

    别人说他垃圾,他可以毫无压力的嬉笑着说他就是,可是当莫燃说他行尸走肉的时候,他表面上笑的没心没肺,可心里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半年不曾见过内门弟子,连仰望九层峰都不敢,那天,她的出现就如一把利刃,豁的划开了他醉生梦死的假象,让他想起来,他也曾是九层峰的内门弟子,也曾壮志凌云,气吞霄汉

    当看到莫燃凌空驯服深渊魔蛟的时候,一股难以自抑的羞愤汹涌而出,随之一个疯狂而让他兴奋的想法也冒了出来,他想,重新站在九层峰上

    就算是不自量力,他也要试一试就算死了,也好过现在生不如死

    今天寒水城出现魔物,实在是意外,遇到莫燃更是意外,站在她面前,他仍然觉得羞愤,一如那天晚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神情自然,可那透亮的眼睛似乎洞穿了他所有的懦弱,所以他急于掩饰、也急于证明,他不是这样的,他不懦弱,更不弱

    “哼”只短短瞬间,凌丰心中早已百折千回。

    而莫燃却是完全不懂,凌丰挑剔的看她一眼,这冷傲的一哼又是怎么回事。

    凌丰也纯粹是自己别扭而已,明明敬仰和敬佩眼前的女子,却低不下头,正在这时,几个高大的魔物从巷子里冲了出来,直奔他们二人,凌丰顿时杀了过去,出剑干脆利落,眨眼的功夫就解决了那几只魔物,这才转身对莫燃道“这些低级魔物,都不够深渊魔蛟塞牙缝的。”

    顿了顿,又道“真是荣幸,你竟然知道我这种小人物。”

    知道他契约了深渊魔蛟,又认出他就是坊市那人,这些已经够让凌丰惊讶了。

    莫燃无所谓道“你可不是小人物,兽宗没人跟我讲八卦,巧的是,你这个八卦是我自己碰到的,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兽宗小,三次总得是缘分了吧。”

    凌丰诧异的看了看莫燃,似乎没想到她这么有趣,本以为莫燃应该会是那种很严肃的模样呢,不禁说了一句,“能被兽宗如今风头最盛的莫师叔记住,要是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会上门找我麻烦。”

    莫燃道“那你还不离我远点。”

    凌丰哼笑一声,“是祸躲不过,我认栽了”

    看着凌丰提着剑斩杀魔物,莫燃心情竟然有点愉悦,因为见到凌丰振作,多少因她而起,就算萍水相逢,这也是件值得欣慰的事情,也因为她在兽宗的身份实在让人不自在,她习惯随性而为,可门派之中太过尊师重道,多数人只敢恭恭敬敬跟她行礼,不敢痛痛快快上前说两句话。

    这几天也实在过的憋屈,若非沉溺修炼,真不知得有多无聊,所以遇到凌丰这个例外,不对她敬而远之,她还挺受用的。

    两人穿行在大街小巷,斩杀了不少魔物,这些魔物最棘手的不是它们有多厉害,而是它们没完没了,因为魔物并非父母生育,而是诞生于魔池之中,生生不息,若是在魔域,魔物靠吞噬同类晋级,可离开了魔域,它们完全可以选择它们更喜欢的血腥味,从而选择人类。

    一旦开了头,就没有尽头了。

    一个时辰后,莫燃和凌丰已经到了中城,几乎同时,兽宗的弟子也纷纷汇合。

    中城的广场上聚集了不少人,莫燃赶到时,还未说话,六长老便指着她对一旁的中年男子道“这是莫燃,聂掌门的弟子,莫燃,这是谢玉芳谢城主。”

    那中年男子连忙作揖,道“久仰仙子大名,今日多亏了仙子和六长老带兽宗弟子前来除魔,助寒水城渡过难关啊。”

    莫燃笑道“谢城主谦虚了,城中百姓和官兵井然有序,我们并非头功,今日下山更主要的是想知道魔物从何而来,路线如何,该如何预防才是。”

    谢玉芳见莫燃虽然年轻,但是谈吐不凡,一针见血,不禁多了几分真实的欣赏,他看了看六长老,却见六长老抚须满意的笑,不禁道“可否请莫仙子与六长老移步府内稍坐,谢某在这稍作安排之后回府同二位详叙”

    六长老道“如此甚好。”

    其实莫燃已经猜到魔物潜来的路线了,兽宗位于东丛林的边缘,这些魔物定是从不死丛林过来的,丛林中没有什么阻拦,它们来的最快。

    商量到最后,谢玉芳决定在寒水城周围布下结界,只留东西南北四门出入,防止魔物渗透,只是这么大的结界,还需兽宗出面相助,六长老已经答应了。

    离开府城主府时天已经黑了,莫燃跟六长老说她还想在城里走走,六长老便先回山了。

    其实兽宗是规定弟子不得擅自下山也不能逗留的,只是莫燃身份不一般,这规矩自然也不全适用于她了。

    虽然白天紧张几个小时,可夜晚的寒水城早就没有丝毫紧张的氛围了,中城热闹非凡,还有许多卖魔物内丹的,那可都是下午新鲜收获的。

    莫燃也随手买了几颗,魔物的内丹对人类来说没什么用,她只是想随便研究研究而已。

    逛夜市是挺悠闲的,只是莫燃却穿了一身兽宗内门弟子的服饰,走哪都顶着一双双看大肥羊似的视线,让她避之不及。

    其实莫燃是比较疑惑,魔物来的太快了点,魔域就挨着鬼域,有动静鬼域不可能不知道,不过,若是鬼王知道,他一定也是乐见其成的吧

    低级魔物渗透到须弥界,虽然算不上威胁,但也能分散须弥界的注意力,她今天带着兽宗的弟子在寒水城除魔,虽然不值一提,可却让她意识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以至于她从下午到现在就一直无法安心,此时一个人留下,也只是想静一静而已。

    她入了兽宗,同时拜了聂狰、洛川、离心三人为师,兽宗让她感受到归属感,她说过会守护兽宗,绝不是空话。

    如果须弥界大乱也是鬼王他们所希望的,那兽宗怎么可能偏安一隅鬼王和兽宗,一个是她的男人,一个是她的师门,都是她要守护的,有朝一日,这两者会出现矛盾吗

    到时候她如何能做到一面帮助兽宗御敌,一面搅乱这潭浑水如此两面三刀,她自己都唾弃自己

    可若想找一个解决之法,却根本没有

    正在心烦的时候,竟是走入了脂粉堆里,晚上最热闹的莫过于酒肆和花楼了,这两样向来都是须弥界的不可或缺的消遣,莫燃刚刚也路过两家,但纯粹是路过了。

    这一次却被几个衣着清凉的花楼女子围住了,此时轮流劝莫燃进楼里去,手上也拉扯着往门口去。

    “仙子进来坐坐呗,辛苦大半天了呢。”

    “我们楼里有的是俊俏小哥,肯定有您看得上眼的”

    莫燃七手八脚的推开了身边的人,今天心情欠佳,也懒得跟这些女人磨嘴皮子,正要抽身离去,一块红色的手帕却是正好飘在了她的脸上,刺鼻的香味让她顿时打了个喷嚏,拽下那手帕一看,脑海中闪过似曾相识的画面。

    偏那手帕也眼熟的很,她展开一看,看着不清晰,可手指摸过去,却有细细的凸起,那里绣着一个玖字。

    莫燃顿时抬头看去,却见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一个红衣男子倚窗而立,遥遥望着她。

    那些花楼女子本想继续来拉莫燃的,此时抬头一看,见到那红衣男子时,竟嬉笑着散了。

    莫燃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却是走进了楼里,不过心里还是很虚,现在她家男人们都还没到寒水城,她只是进去见个人,不会有事吧

    “你们这里可是有位九公子”莫燃问楼里的人。

    一个女子笑盈盈道“有,每天要见九公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喏,九公子的房就在那呢,仙子能不能见着,可还得看九公子的心情呢”

    “多谢。”

    知道了房间,莫燃便径自去了,门口的确徘徊着很多人,有男有女,莫燃敲了敲门,门开的瞬间,那些人都闪身过来,兴奋的问“九公子是不是答应见我了”

    莫燃被这阵仗吓了一跳,忽然抬脚踢飞了一个差点趴在她身上的男人,那人袒露着油腻的大肚子,胸膛上一片蜷曲的毛,看上去跟头野猪似的,而且身上的味道实在恶心,莫燃皱了皱眉,随口道“九公子喜欢女人,你走错门了。”

    那人一时不察,竟然被莫燃轻易踢飞了,顿时怒吼“谁说老子是男人了老子也可以让九公子为所欲为”说着,那人揪着自己衣服,对莫燃道“只有我这么强壮的人才配得上九公子”

    莫燃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心想你他妈还在娇、娇羞还为所欲为还强壮

    这时,开门的女子忽然道“是莫姑娘吗九公子有请。”

    “正是。”莫燃道,正想进去,可刚刚那那人却怒道“不准进去老子在这等好几天了”

    说着,笨重的身体忽然飞起踢向莫燃莫燃转头看着,心情本就不好,别说被这人恶心了一通,此时也不急着进去了,顺手拿来墙上的鞭子,缠住那人的脚一甩,那人狠狠的砸在地上,震的地板都晃了好半天。

    莫燃却并未收手,拽着那人甩来甩去,那人也从一开始的怒骂到后来哭丧着求饶,半晌,莫燃一松手,那人直接飞出去掉在了一楼的大厅,不用莫燃吩咐,很快就有花楼的下人把人抬出去了。

    莫燃扔下鞭子,那鞭子已经被染的血淋淋了,她看了一眼旁边的人,还没说话,那些人顿时散了,还谦让着道

    “仙子请,我只是路过”

    “对,我也是路过,不是来找九公子的,真不是”

    莫燃莫名其妙,他们找不找九公子跟她有什么关系不过刚刚打了一通出了气,现在心里舒坦多了,也懒得多想,举步进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