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0. 释魂
    37 om

    常无命都输了,就算有没挑战的,此时也都歇菜了,他们认了,今天是兽宗赢了,而且赢的很强势。

    六长老脸上也红光满面的,结束之后还把莫燃夸了一顿。

    莫燃心中倒是没什么起伏,离开的时候听到兽宗的弟子挤在人群里喊,今天兽宗在切磋当中已经位列第一了。

    “莫莫,我们去哪里?”魂落亦步亦趋的跟着莫燃。

    莫燃道:“去藏书阁吧。”

    魂落有点高兴,只要别回竹屋就行,那样的话就一直是两人世界,魂落作势要去抱莫燃,这回莫燃反应快阻止了他,“别抱了,我们走过去。”

    “哦。”魂落点头,不过有点失望。

    藏书阁。

    莫燃本来走到了上次的那一层,可站在楼梯上时,看着一直蜿蜒到高高的顶端的楼梯,莫燃又接着走了,她有权限进藏书阁的顶层,可一直都还没去过,不如现在去看看。

    顶层有特殊的结界,莫燃将白玉贴在结界上,过了一会那结界才打开一个口子。

    八角设计的屋顶,一根根红木都象征着就久远的年代和这里尘封的安静,一排高高的书架整齐的延伸向尽头,莫燃没走一步都传来清晰的回响。

    “这里的书真多。”魂落也不禁道。

    莫燃沿着书架边走边看,眼神掠过上面的书,“这些都是古籍,年代太久,已经很少有人了。”

    她拿出一本妖兽白纲,翻看了一会,发现里面记录的妖兽如今几乎见不到了,不禁有点唏嘘。

    看到有趣的便拿来看看,后来莫燃干脆坐在地上翻阅起来,顶层被打破的安静很快似乎又还原了。

    魂落靠在那,莫燃,他看莫燃,这里仿佛时光不惊,岁月不扰,只有他们两个人,莫燃就在他抬眸便能看到的范围之内,一瞬间,他觉得,以后每一天都如此,就好了。

    过了许久,魂落也找了一本书坐在莫燃旁边看,不过,想法是好的,可实际却不然,书本这种东西他从来都是离的远远的,他宁愿发呆也不喜欢看这种东西,硬逼着自己看了好半天,直到脑袋一点一点的睡着了。

    莫燃看了他一眼,也不禁觉得好笑,竟然睡着了不过美人睡着了也美的不可方物,长长的睫毛温顺的垂着,像个无害的天使。

    莫燃小心的把魂落手里的书抽出来,她则继续看了。

    不知过了多久,莫燃在暑假中找书,感觉在这个顶层好像在另一个世界一般,这里记载着已经过去的一个又一个时代,有谁璀璨过,有谁沉寂了,起起伏伏,到如今大部分已经不被世人铭记了。

    忽然,莫燃的脚步停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皱眉看着手边的几本书,刚刚走过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一丝绿光一闪而逝?

    驻足了一会,却再没有动静了,难道是她看错了?

    正欲走开,一道绿光再一次闪现!这次她看的清清楚楚,绝对没错!而且,在那绿光出现的同时,她还隐隐察觉到一股微弱的能量,有些熟悉,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是什么。

    莫燃抽出了一本书,稍一翻看,“不对不是这个”

    连续看了许多本,都没什么特别的,直到拿起一本书,泛黄的书页,看起来很普通的书,同样是很久不曾被人眷顾的模样,而且,封面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没有书名,更没有著作人的署名,莫燃翻开一看,却惊讶的发现,里面也是空空如也!一个字都没有!

    “奇怪”莫燃呢喃道。

    翻来覆去看了许久都没看出什么玄机,莫燃以为自己多心了,正要放下的时候,那书上又闪过一道绿光!

    莫燃愣住,这一次她清晰的感受到了那股能量,虽然微弱,可确实是、萤草之光!

    莫燃顿时将上次月圆之夜吸收的萤草之光释放出来,那绿色的荧光竟极快的渗入了书中,而莫燃眼睁睁的看着手里的书‘脱胎换骨’,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原来纸质的封面变成了干燥的细小树藤,一根压一根的缠绕起来,灰扑扑的颜色看起来有点诡异。

    飞快的翻开书页,里面也变了,可依然没有字!莫燃持续不断的释放出萤草之光,那书也一点不剩的都吸收了,可奇怪的是,再也没有别的变化了,而她的萤草之光也用完了!

    莫燃捧着书,她不信就只是这样,如果还有萤草之光就好了算了算,距离下次月圆之夜还有三天

    之后莫燃依旧在藏书阁顶层,可终究有些心不在焉了。

    “小黑醒醒,我们该走了。”莫燃把睡了一下午的魂落叫醒,魂落还懵懵的,一把抱着莫燃就要继续睡。

    身上挂了这么重的一个大男人,莫燃差点被压的躺在地上,又在魂落脸上拍了拍,魂落才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莫燃,魂落下意识的蹭了过去。

    脸颊摩擦了几下,莫燃无语的同时还不由的想,这厮的皮肤可真够嫩的“快点起来!你很重。”

    魂落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就这么抱着莫燃,他一低头似乎就能吻到她的唇“这么快就走了吗?”

    说着,魂落垂眸坐直,揉了揉脸,呼差点就犯糊涂了

    莫燃跳了起来,拉着魂落走,也没发现他哪里不对,而之后自然也没几乎发现了,“已经很久了,你睡的倒是熟。”

    她手里还拿着那本奇怪的书,藏书阁的书都是不能带出去的,更被说这里是顶层了,如果是属于这里的书,就算是带出去了它也会自己回来了。

    莫燃有点担心,这本书不知道能不能带出去。

    “这是什么书?”魂落发现了莫燃的不对劲。

    莫燃也没多解释,打开结界走了出去,而那本书也被她带出去了,站在门外等了一会,那本书却迟迟没有回去。

    “是因为你不属于这里吗?”莫燃疑惑的低语,随即把书收起来,回竹屋去了。

    第二天,依旧是兽宗讲道,莫燃一早在浮云殿外站了一会,听离战星给她讲五大门派这几天的胜负情况,正在这时,神音派的弟子相携而来。

    一个女子径直朝莫燃走来,直到停在她面前,却是伸手递过来一张红色的战帖,那人高傲道:“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莫燃接过战帖,勾了勾唇角,“为什么不。”

    那女子冷声道:“别太得意,我会让你输的很惨!”

    说完,那女子趾高气昂的走了。

    “到底谁会输她心里没点数吗?”离战星说道,声音很大,故意让那女子听到的。

    莫燃打开战帖一看,三天后挑战,生死不论,而且,她才知道那个女子的名字叫任珊珊。

    “她这是什么意思!生死不论?她也敢写?”占梅凑过来一看,眉头顿时拧成了一个疙瘩,虽然是个人挑战,可生死不论也太过了,她要真死在兽宗,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就揭过去?

    “莫燃打她还不是三拳两脚的功夫,我以为她不敢下战帖,没想到战帖来的还挺快。”离战星道。

    “也许事情不那么简单,她许是有所准备了,昨天她结束的时候她还躲着你,今天怎么一下子变的这么有底气?”风修永道。

    莫燃拿着那战帖在手里拍了拍,笑了笑道:“我是被挑战的人,只要按时赴约就好,至于别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莫燃也有点奇怪任珊珊的转变怎么这么快,可说实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修为到了一定境界,能对一些事有大致的掌控,那是一种感觉,可也是一种道,是属于她的运数。

    任珊珊就算有备而来,她也不惧。

    更何况,她昨天激她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不管她出什么招,她都接着,她无法改变修者对契约妖兽的态度,可她不能忍受,在她眼皮子底下的小丑。

    兽宗的讲道又持续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轮到了落霞宗,可莫燃借口神识有伤请假了,一整天都在听鬼医给她讲炼丹,自己又试练了几炉。

    “你在想什么?”鬼医问道,他捧着一本书在看,可即便低着头也能察觉到莫燃的不平静。

    莫燃翻出了从藏书阁带出来的书,道:“在想这本书,我在藏书阁找到的,但里面什么字都没有,我在想,可能灵草之光能解开这本书的秘密,今天是月圆之夜,悬崖外有萤草之光,我在等天黑。”

    鬼医抬眸看了她一眼,合上书道:“那出去吧。”

    他们现在在三藤戒里,他既然知道莫燃心不在焉,也就没必要在学了。

    天刚一黑,莫燃就直奔悬崖去了,本来魂落也要跟她去的,可被莫燃言辞拒绝了,主要是上次吸收萤草之光的情形还历历在目,魂落去了只会添乱

    坐在悬空的木屋,面前摆着那本书,莫燃等了很久,夜色渐渐深沉,圆月升空,木屋之中才渐渐出现绿色的荧光,而且越来越多。

    莫燃终于打起点精神来了,想着今天就是痒死也得忍着,她还要看那本书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事实上她真是想多了,在那些萤草之光出现不久后,便忽然集体飞向了那本书!

    好像有什么东西把它们吸去一样,不一会,绿色的光完全把那本书笼罩了,而上次很受它们眷顾的莫燃,这次没有一点萤草之光来亲近她!

    “”莫燃愣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好的东西,虽然过程折磨了一点,但也别一点都不分她啊

    不过,在看到那本书自己漂浮到空中之后,莫燃放松了,罢了,只要解开她的疑惑,尽管吸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萤草之光不再那么疯狂的扑向那本书了,而是找上了莫燃,又过了不久,那本书周围的萤草之光便都散开了,而那本书却忽然自己落入了莫燃手里。

    莫燃拿起来一看,原先灰扑扑的细树藤已经变成了嫩绿的颜色,而上面出现了两个金色的字眼——释魂。

    翻开一看,里面仍然什么东西都没有!

    “搞什么!”莫燃简直想抓起它仍悬崖下边了,它吸收了那么多的萤草之光,结果就只是这样?

    而这时,萤草之光不停的钻进她的身体里,浑身又痒了起来,渐渐的顾不上那本书了,紧紧的抓着那本书,也没看到封面之上抽出一根细藤缠在了她的手上,那细藤顶端变的尖锐,忽然刺破了她的手,吸血似的,很快,那翠绿的树藤便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书中猛的亮起一束金光,那金光径直刺入了莫燃的眉心,莫燃正眼一看,才发现手里的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发生了变化,而此时脑海中也忽然多了许多东西!

    不一会那金光便消失了,莫燃打开书一看,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可她脑海中却多了东西!

    莫非,那就是这书里的内容?

    莫燃心里想着,忽然闭上眼睛整理起来,一番查看之后却忍不住心惊!

    她到底,拿到了怎样逆天的东西!

    这是一个几乎不为人知的术,它不是功法,也没有任何杀伤力,可它能斩断契约!能吞噬契约!

    这世上最霸道的契约有两种,一种是人类与妖兽之间,另一种便是人类与霊之间,而这两个契约都是以人类为主导的,在主仆契约下,不管是妖兽还是霊,都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而这种契约一旦达成,谁都无法解除!

    若非要找出个例外,那就是吞噬兽了,这种妖兽能够吞噬契约,莫燃知道唐玥薏手里有一只,可是在唐玥薏死后,这只吞噬兽也不存在了。

    她怎么都想不到,这本书竟然就是吞噬契约的术!那么,它的名字叫释魂,也很贴切了吧。

    莫燃有点兴奋,这几天困扰她的阴郁几乎瞬间一扫而空,那天看到暴风狼拼命,而任珊珊恨不得它死的时候,她心中就无法平静了,说不出的反感与厌恶。

    可她根本无计可施,左右不了任珊珊,也改变不了暴风狼,只能被这个世界的规则嘲笑而已,可现在,若是她学会了释魂,是不是就可以做些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