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1. 比赛中断,重伤的螭吻
    几个掌门都凑过去看洛川手中的丹药,的确是两种丹药,的确是三品丹药,也的确有丹纹廉鸿渊拿着那丹药一下子逼近莫燃,脸色板的像是面具一样,“你说,这丹药你是怎么炼出来的你没有挑拣药材,没有封炉熬丹,怎么可能炼出这么极品的丹药”

    在他质问一般的话语中,不灭期修者的威压也消无声息的笼罩在莫燃身上。

    莫燃皱了皱眉,却没有动,在她说话之前,聂狰已经一掌挥开了廉鸿渊,那掌风很强,却并没有攻击性,而站稳的廉鸿渊脸皮抽搐一般抖动了一下,一瞬间回神。

    “本座我竟是百思不得其解,聂掌门见谅,我并无意伤你弟子。”廉鸿渊忽然说道,他有个不太好的毛病,遇到炼丹的事情总是容易痴,刚才失态了,他可以对聂狰解释,却不会对莫燃道歉。

    “还请廉掌门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聂狰道。

    这时,谭星也忍不住了,问莫燃道“莫燃,你可否说说这丹药是怎么回事”

    莫燃看向谭星,道“谭掌门,不是我不回答您,而是我也不知道,我炼丹向来如此,在看到其他人炼制的丹药时,我也很意外呢。”

    洛川道“乖徒儿,我是不管你怎么炼丹的,我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能炼制出两种丹药”

    面对自家师傅,莫燃的脸色好了很多,她道“因为我用的就是两个丹方,凝血丹中的许多灵草可以直接用在回气丹上。”

    洛川疑惑道“还可以这样”

    莫燃点头,“当然。”

    而苗思雨忽然道“不可能,不用丹药的药性不同,一起炼制必定会互相影响。”

    莫燃不禁道“如果诸位都不信,何须继续比”

    苗思雨的脸色迅速黑了下去,而聂狰最后宣布,“这一场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莫燃的凝血丹和回气丹都是极品,而且成丹都是二十五粒,药性比普通的丹药翻了两倍不止。”

    这一下,刚刚还想说被莫燃轮回之火影响了发挥的另外三个丹师也不敢说什么了,仙剑门的那个弟子更是看都不敢看莫燃了。

    聂狰看向廉鸿渊,很快又道“廉掌门,还要继续吗”

    廉鸿渊沉声道“当然,继续。”

    五人再次回到各自的台子上,这一次炼制的是四品丹药,时间限制在一个时辰内。

    这一次跟上一次截然相反,开始之前苗思雨和另外三个丹师都没有急着开始,而是直勾勾的看着莫燃。

    可莫燃却没再看他们,刚才就已经看够了,所以她直接就开始了炼丹,拿出灵草之后,同样是直接祭出轮回之火,不一会就开始慢慢加入灵草,她的动作娴熟而流畅,丝毫不见紧张。

    浮云殿上所有人都在盯着莫燃,可莫燃硬是泰然自若的炼制完了丹药,一直到她收了丹药,熄灭了轮回之火,把玉瓶轻轻放在一旁,抬头瞧时,见到的是许多不解和震撼的眼神。

    就连廉鸿渊都前倾着身体,恨不得站在莫燃跟前看着一样。

    五派弟子中间响起一阵低沉的呼声,惊讶于莫燃炼制四品丹药比刚刚的三品丹药还快,连一刻钟都没有

    苗思雨几人忽然回身,咬牙收敛心神,赶紧开始了自己的炼丹。

    莫燃站着无聊,又没椅子可以坐,眼神瞥向兽宗的弟子们,一群人顿时张牙舞爪的跟她挥手,莫燃不禁笑了笑,这一笑倒是让许多人按捺不住的心跳起来。

    视线掠过天一门,这一看竟让莫燃发现了一件大事,厉鸣犴竟然不在莫燃实在惊了,很久了吧,厉鸣犴真是一眼都不看她了,以往那无处不在的存在感,一下子消失了。

    收回视线,莫燃想着还是找时间问问洛川吧

    好不容易熬到一个时辰到了,除了苗思雨稍微快一点你,其他三人几乎是踩着点结束的。

    在查验丹药的时候,洛川第一时间拿起了莫燃的玉瓶,在其他人急迫的眼神下说“这回倒是一种丹药四品上等地元丹,二十五粒,成色不用我说了吧。”

    确实,什么都不用说了,那金光闪闪的丹纹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这下,其他人炼的丹药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今晚风头已经都让莫燃占尽了。

    聂狰宣布继续五品丹药的比拼,而洛川特意吩咐人给莫燃加了把椅子,这么区别对待,却是让人敢怒不敢言,因为事实证明洛川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

    五品丹药的时间限制又延长了半个时辰,可莫燃仍然只用了一刻钟

    五品丹药已经是极其珍贵的丹药了,在结果出来之后,众人看莫燃的眼神已经彻底服了。

    “接下来是六品丹药了,还要继续比吗”此时聂狰红光满面,他忽然意识到,莫燃仅凭她这一手炼丹已经能被人供起来了,有徒弟如此,能不高兴吗

    仙剑门、天一门、神音派的三个弟子自动弃权了,他们的极限就是五品丹药,炼制六品丹药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此难得的机会,弟子还想再开开眼,弟子要继续比。”苗思雨低着头道,在她看来完全不像炼丹的莫燃却炼制出那么极品的丹药,她深深的震撼着,也深深的疑惑着,她就是想看看,她跟莫燃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好,那就继”

    聂狰的话一下子被莫燃打断了,“师傅,我不比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很意外,聂狰问道“不必了为何”

    洛川却一下子把莫燃拉到一旁,小声道“乖徒儿,是不是累了那也得比啊,就一次把他们都踩到脚底下,以后任谁都别想再挑战你,这一次我们五个掌门都在,你若证实了你七品丹师的身份,日后你在丹道之上便是大师了,就算三国皇帝见到你都得礼遇三分,接着比啊,傻子才不比。”

    洛川的话大家都听到了,的确是这样没错,谭星、廉鸿渊、凤宜人对莫燃的态度都有微妙的转变,廉鸿渊好几次都旁敲侧击的问莫燃怎么炼丹的,可莫燃装作听不懂,就是一个字都不说。

    廉鸿渊拉不下脸,好奇心又让他抓心挠肝的,此时不禁也道“没错,接着比,你若赢了,我便可以做主,把你的名字写入炼丹工会的七品丹师簿内。”

    莫燃却道“多谢廉掌门好意,可我并不想入炼丹工会。”

    廉鸿渊却解释道“炼丹工会的丹师簿只是一个权威的认可,让世人知道你的身份不假,并不是代表你就是炼丹工会的人了。”

    可莫燃还是道“原来如此只是我真的不比了。”

    “这是为什么”廉鸿渊问道。

    莫燃道“我没有把握炼制六品和七品的丹药,我认输,这么说,诸位应该明白吧。”

    几人顿时愣住,以莫燃刚刚信手拈来的架势,竟然说要认输还说没把握

    “乖徒儿,别谦虚了,你可是当着云岚国皇帝炼过七品丹药的。”洛川道,他是绝对跟莫燃同一条船的,可他都不信莫燃说的是真的。

    “接着比吧。”聂狰道,竟是直接替莫燃决定了。

    莫燃还想解释一下,可竟然没人愿意听了。

    盯着丹炉,莫燃有点无奈,她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试过了,六品丹药她炼不出来,现在也没那个必要强去炼。

    时间限制是两个时辰,莫燃什么都没做,全程都在看苗思雨炼丹,众人见她这样,还以为跟刚才是一样呢,竟不为她担心,以为她又要在时间快到的时候来个惊喜呢。

    惊喜莫燃要知道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估计笑都笑不出来了,想象力可真丰富。

    苗思雨在集中精力炼制她的丹药,眼看着都过去一个半时辰了,而莫燃站着都快睡着了,却还是不动。

    这下有人开始为莫燃着急了,毕竟是六品丹药,应该没之前那么神了吧

    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嘶吼,紧接着地面忽然剧烈的一震一个巨大的妖兽突然冲到了浮云殿,可它的本体实在太大了,结结实实的卡在了殿门口,把门都撞塌了大半

    众人猛的跳了起来,戒备的看向门口,纷纷祭出了剑

    莫燃的瞌睡也给这一下震的没了,睁大眼睛一看,只见一张狰狞的兽口卡在门上,露出两排锋利的獠牙,重重的呼吸着,随着那呲呲的喘息声,一道道鲜血流了下来,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

    聂狰瞬间闪身过去,厉声喊道“何方妖兽胆敢来我九层峰闹事”

    而那妖兽只哼哧哼哧的喘气,许久都没答话。

    还是紧随而至的廉鸿渊说道“聂掌门不必紧张,这妖兽受了重伤,已是强弩之末了,许是逃命至此,先把它弄出去再说吧。”

    闻言,聂狰一挥手,那妖兽便被逼了出去,趴在了殿外,众人随后出去。

    被这突如其来的妖兽吸引了注意力,竟没有人注意到苗思雨的炼丹被打断了,此时捂着胸口急急忙忙的打坐,还是莫燃看到后告诉落霞宗的掌门,他们才派人去护法的。

    莫燃这才走出去。

    一场炼丹比赛进行了六七个时辰,天都快亮了,凌晨清冷惨淡的光线下,莫燃看清了那妖兽,通体火红,身形像蛇又像鱼,头的两侧有一对翅膀一样的鳞片。

    虽然它浑身是伤,很多地方的鳞片被大片大片的掀开,血粼粼的,真的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可莫燃还是忍不住惊呼“是螭吻”

    也多亏了最近在藏书阁看的那些书,莫燃才认出这妖兽是螭吻,它既不是蛇也不是鱼,而是龙属而眼前这螭吻的修为怕是远远不止五百星了

    须弥界如何会出现这么高星的螭吻

    莫燃拨开人群挤到了前面,快速对聂狰道“师傅,这是螭吻我们得救它”

    聂狰眼神敏锐的看了看莫燃,意外莫燃这么快就发现了,他马上对廉鸿渊道“廉掌门,螭吻乃是上古神兽,它落在这里许是求救,你可有办法救它”

    廉鸿渊立刻道“我早就在观察了,你看他吐的血带黑色,灵气三而不聚,再看它头顶的黑色印记,那应该是碎魂符,那符到现在还这么清晰,说明出手的人至少是归仙境的修为了

    这螭吻是被人类修者打成这样的,要想救它,首先得揭开它的碎魂符,然后修补它的妖丹,一个归仙境修者的碎魂符啊谁能揭开修补它的妖丹,至少要七品上等的回魂丹,不管是哪一种,我们都做不到,回天无力了”

    “归仙境强者须弥界何时有归仙境修者了”谭星却是道。

    “那也要救”聂狰斩钉截铁的说道,螭吻是纯正的龙属妖兽,若是不救,他恐怕会后悔一辈子。

    说着,聂狰已经飞身去揭那碎魂符了,没拦住他的廉鸿渊只好喊道“聂掌门小心”

    而聂狰刚飞上去,那本来奄奄一息一动不动的螭吻忽然弹起了身体,张口去咬聂狰,聂狰被迫飞身回来,连碎魂符都没摸到。

    而那螭吻也一下子摔在地上,气息更弱了。

    “它这是在防备你,它都伤成这样了,谁靠近它它都会觉得是害它。”廉鸿渊说道。

    聂狰再次上前,他周身笼罩了一层似有若无的绿光,是萤草之光这一次他成功的接近了,螭吻没跳起来咬他,可是在他准备碰碎魂符的时候,那螭吻却猛的嘶吼一声,猛然爆发的能量再次把聂狰逼退了。

    这下聂狰都不敢上前了,因为再来几次的话,那螭吻自己就把自己折腾死了。

    “师傅,我去试试。”莫燃忽然道。

    聂狰皱眉着眉没立刻同意,莫燃大概能接近它,可它也不会让莫燃动它,就算它不防备了,莫燃也揭不下那个碎魂符。

    莫燃似乎知道聂狰怎么想的,又道“放心吧师傅,我有分寸,会见机行事的。”

    聂狰这才点头。

    莫燃走上前去,释放着萤草之光,那螭吻果然让她靠近了,可莫燃却没有直接去揭那碎魂符,而是凝声问道“螭吻,你为什么来兽宗是来寻求帮助的吗如果你还想活命就放松,相信我能救你。”

    等了半晌,螭吻都没什么反应,就在莫燃以为它没听到的时候,那两排带血的獠牙轻轻阖动,虚弱的声音道“莫燃我、我本体不帅吗你竟然没认出来我这条命可交给你了,我还不想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