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7. 你可以做我的男人
    莫燃返回屋里的时候厉鸣犴正眼巴巴的望着门口的方向,在看见她的时候明显松了口气,那样子就好像担心她不会回来一样。

    莫燃坐在床边,一本正经的看着厉鸣犴,可厉鸣犴只苍白着脸傻笑。

    半晌,莫燃问道“你是怎么回事你被厉家人追杀了那厉家是不是容不下你了我已经告诉师傅你的身份了,至于要怎么解释,那是你的事了。”

    厉鸣犴却跟莫燃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似乎完全没听到莫燃说什么,等她说完之后忽然问道“莫燃,你是不是发现你对我也不是无情,是不是舍不得我死你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

    莫燃楞了一下,“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厉鸣犴却道“我昏迷的时候你为我做的事情斩月都告诉我了,你都亲我了,还脱光了我。”

    莫燃脸黑了一下,为什么要把话说的这么**“你当时遍体鳞伤,脱光了也跟猪肉没什么区别。”

    猪、猪肉厉鸣犴忽然扯掉了身上的被子,“那现在呢”

    莫燃顿时撇开了头,可那健美的身体还是印在了脑海里,莫燃咬牙道“厉鸣犴,看来你还是不太想看到我,那我先走了,还能赶上今天的交流会。”

    厉鸣犴却急着抓住了莫燃的手,“别走,我怎么会赶你走平时求着你来找我你都不会来我真的以为我要死了,我的命在你手里,只要你不想我死,我说什么都要活着。”

    抓着她的手没什么力气,莫燃也不是真的走,听厉鸣犴的话有气无力,可他还是努力的在说,莫燃心里软了一些,何必逗他。

    莫燃拿开厉鸣犴的手,摸到了被子,重新给他盖上,视线尽量停在厉鸣犴的脸上,见他还在傻笑,莫燃面无表情的道“别笑了。”

    厉鸣犴却道“莫燃,我们有肌肤之亲了,还是在我昏迷的情况下,你得负责吧”

    莫燃撑在厉鸣犴的头顶,“肌肤之亲”

    厉鸣犴笑弯了眼睛,“是啊。”

    莫燃却不太明白的问“什么肌肤之亲我怎么不知道”

    厉鸣犴眼中巨变,似乎怕莫燃赖账,飞快道“我有证人,你喂我吃长生果了,我就说醒来时口中怎么甘甜异常,一定是你留下的味道。”

    莫燃不由的抽了抽嘴角,“甘甜的是长生果。”

    厉鸣犴笑的更大,“那你是承认了,你确实亲我了就算不是亲,哺喂那不是更亲密吗”

    莫燃摇了摇头,“那不算肌肤之亲。”

    厉鸣犴正着急莫燃怎么都不肯承认,莫燃却忽然顺着被子边缘探进了一只手,软绵的手指羽毛似的,在那硬邦邦的胸膛上来回滑动,慢慢摸向了他的腹肌。

    厉鸣犴的身材很好,他生的高大,身上的肌肉硬的就像石头,却光滑的很,摸上去手感极好,莫燃的手指流连在那腹肌的沟壑当中,眼睛松散的看着厉鸣犴。

    而厉鸣犴一双眼睛却紧绷起来,肌肉也跳了跳,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被子下的身体一丝不挂,莫燃的手畅通无阻,可在滑到小腹的时候停了下来,手指转着圈,她能清晰的感觉手指下痉挛的小腹。

    莫燃看着厉鸣犴的眼睛,道“这才是肌肤之亲。”

    厉鸣犴深吸一口气,红着眼道“莫燃,你在做什么”

    莫燃道“我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吗”

    厉鸣犴声音都沙哑了一些,“你在挑逗我。”

    莫燃笑了笑,“你说对了。”

    似乎被那一笑晃的眩晕,厉鸣犴心跳的有点快,小腹上一直打圈的手指夺去了他全部的注意力,触觉变的极为敏锐,期待着那只手再往下一点,可莫燃却怎么都不动了。

    厉鸣犴咽了咽口水,“莫燃,你再再往下一点”

    “呵呵”莫燃却一下笑出声,忽然抽出了手,把被子仔细的给厉鸣犴掖好,末了笑道“蛊虫喜热,你身体越是激动,蛊虫爬的越快,厉鸣犴,这几天你都要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无边无际的失落爬向了厉鸣犴,万分的期待一下子落空,仿佛从云端跌下,厉鸣犴面色都惨白了些,他忽然就明白了,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什么意思,他现在哪还记得身体如何,就想让莫燃对他为所欲为。

    紧紧的闭上眼,许久才从那阵失落中回神,再睁眼时目光灼灼,盯着莫燃道“莫燃,你这算是接受我了吗”

    莫燃道“我可是有夫之妇。”

    厉鸣犴立刻道“你有八个夫君,多我一个不多。”

    莫燃沉默了,厉鸣犴的眼神好像一下子活了,一如往常那般凌冽而逼迫,那是因为他在紧张莫燃的答案,莫燃刚才的那番举动,他做梦都没有梦到过,那么不真实,可又那么美妙。

    半晌,莫燃的神色终于放松了一些,直视着厉鸣犴的眼睛道“如果你能捡回这条命,我给你机会。”

    厉鸣犴脑子里几乎放起了烟花,紧接着道“只是给我机会吗难道不是直接让我做你的男人”

    莫燃却道“我已经说了,我是有夫之妇,我不会劝他们接受你的,如果你能说服他们”

    不等莫燃说完,厉鸣犴就接道“我懂了,那都不是问题,莫燃,只要你点头,谁反对都没用,哈哈咳咳咳”

    似乎太激动了,以至于都忘了身体的虚弱和疼痛,厉鸣犴咳嗽了许久才停下,看着莫燃的眼神仿佛还在做梦,“你不是可怜我吧以后我可是丧家之犬了,说不定还有一堆麻烦。”

    莫燃却冷笑了一声,“你当我的喜欢那么廉价吗可怜你就可以给你”

    厉鸣犴道“不,一点都不廉价,相反,你的喜欢很奢侈,奢侈到就算你是可怜我,我也接受。”

    莫燃愣了一下,不由的捂上了厉鸣犴的嘴,接着又捂上了他的眼睛,那样的话她不想听,太卑微了,她宁愿听他趾高气昂的语气,那眼神也太灼热了,她实在经受不住。

    过了一会,莫燃叹息一般轻声道“让你久等了,这次我给你一个肯定的回答,你可以做我的男人。”

    厉鸣犴许久都没有反应,可他心如擂鼓,好像要跳出来一般。

    正在莫燃想着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时候,厉鸣犴却忽然含住了莫燃的一根手指,舌头卷着舔了一圈,莫燃急急地抽出,在他被子上擦了擦,无语又嫌弃的看着厉鸣犴荡漾的神情,现在都有点怀疑他脑子里是不是也钻了虫子,不正常了。

    明明那么温馨,生生被他破坏了。

    厉鸣犴道“我想立刻好起来了。”

    光看厉鸣犴的眼神就知道他没想什么正经事,莫燃索性走远了一些坐下,取出一本书来看。

    厉鸣犴歪着头看了她好半晌,忽然道“你不打算给我穿衣服吗”

    莫燃头也没抬,“不用穿了,晚一点你要泡澡,穿了还得脱。”

    厉鸣犴却道“你不能因为嫌麻烦就不给我穿衣服啊,你刚刚才说了我以后就是你的男人了,你不会是不敢看我吧”

    莫燃抬头看他,忽然一笑,道“不是我不敢看你,你太容易激动了,我是怕你把持不住。”

    好像被识破了厉鸣犴想了想,终于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旖思收敛了一些,想着死囚实在不能掉以轻心,现在最主要的是保住这条小命,以后再连本带利讨回来。

    厉鸣犴退一步道“那你总得给我穿条裤子吧,估计师傅得来了,我总不能这样见他吧”

    莫燃这才放下手里的书,去给他穿衣服,即便她想着速战速决,可实际操作起来却没那么轻松,难免碰到不该碰的,好不容易给套上一条裤子,莫燃头上都出了一层细汗,别说厉鸣犴了。

    “你打算怎么交代”莫燃问道,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

    厉鸣犴深呼吸了几口,道“不难说,厉家也出乱子了,离火回天界之后青门已经有点分裂了,一部分仍然效忠当今青门太子,一部分追随了离火,我只需说我追随离火就好。

    只是日后须弥界也必定会被卷入青门争斗,倒是你我要着手准备,让天一门和兽宗选择立场了,我拜师虽是为了在须弥界方便行事,可毕竟师徒,何况你还是我师妹,这个师傅我怎么都要认了。”

    莫燃挑眉,“这么说,离火打算拿回青门太子之位了”

    厉鸣犴眯着眼睛想了想,“也许吧,离火想要的肯定更多”

    莫燃却忽然问道“当初你不是去天一门释放离火的吗”

    厉鸣犴笑道“离火是你放出来的,不是我,离火是青门前太子,有很多事情是只有离火才知道的,比如如何召集二十四星辰使,如何控制小千湖,厉家本是让我去探虚实,没想到你直接给放出来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未来就变了。

    “你要跟师傅讲青门的事吗”莫燃问道。

    厉鸣犴点头,“就算我不说,不久后他们也会知道的,与其从别人口中得知,不如由我来说而且,你直接把我的身份说不去,不就是为以后做铺垫吗我又不是看不出来,你不会坑你那三个师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