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8. 大战将至!
    上午的时候,聂狰和洛川果然来了,厉鸣犴把自己的身份跟两人解释了一番,两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后来心事重重离开了,莫燃知道,让这两人接受这么大一件事情,并非一朝一夕能够的,也就没劝。

    她本来打算照顾厉鸣犴的,可下午席泽城临野的传讯符忽然到了,信中的语气很急,只十二个字:“兽潮围城,求援不及,盼友来救!”

    莫燃没法继续待着不动了,可厉鸣犴这个样子她又没办法放心离开,干脆把厉鸣犴和斩月都放她的竹屋了。

    “无涯,我得立刻去席泽城一趟,不知道兽潮怎么回事,厉鸣犴就交给你了。”莫燃说道。

    鬼医朝着厉鸣犴的方向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莫燃顿了一下又道:“你可以先把斩月医好”

    鬼医再次点头,莫燃这才放心,她相信鬼医会救厉鸣犴的,可却不会躬身去照顾厉鸣犴的琐碎事情的,医好斩月,起码有了跑腿的。

    斩月自然乐的很,若是鬼医医他,他至少可以提前几个月痊愈。

    可厉鸣犴却不想让莫燃走,他抓着莫燃的手道:“莫燃,我现在身负重伤,你就不怕他趁你不在偷偷了结了我”

    莫燃无语的拿开了厉鸣犴的手,“无涯不是你。”

    说完莫燃便走了,厉鸣犴愣了一下才道:“我怎么了?我很正直啊!”

    可惜莫燃已经听不到了。

    等厉鸣犴回头的时候,鬼医已经站在他床前了,厉鸣犴浑身都紧绷起来了,可他知道,他紧张是一点用都没有的,莫燃真是太天真了,鬼医不会杀他,但不代表会让他好过啊!

    她怎么就真的忍心把‘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放在家里呢!

    厉鸣犴道:“鬼医,有什么事我会让斩月去做,就不牢你费心了救命之恩,我日后会还。”

    鬼医简单道:“你该还的人是莫燃,不是我。”

    厉鸣犴眼眸沉了沉,“莫燃的那一份我自然会还,用我命、我的灵魂、我的一切。”

    鬼医始终垂着眼帘,似乎对他的表态并不感兴趣,这时,他手中忽然冒出一股冰冷的气息,那掌心自厉鸣犴的身体上方划过,只见厉鸣犴从脚开始,身体被一层冰霜笼罩,眨眼间冰霜结成了冰块。

    厉鸣犴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被装进了冰块,皱眉道:“鬼医,你这是干什么?”

    鬼医淡淡道:“在我没有想出怎么拿出死囚之前,你就待在这冰块中吧,低温下死囚爬的慢。”

    说话间,那冰块映完全把厉鸣犴覆盖了,厉鸣犴瞪着眼睛看鬼医,从皮肤冷到骨头缝里,偏偏他还清醒着!所以接下来几天内,他就是这待遇吗?

    莫燃你怎么不会来看看!你家无涯才不是他厉鸣犴,他比他狠毒多了!就这么折磨一个手无寸铁的病人!

    斩月在一旁看着,不禁也打了个冷颤,忽然闪身飞出去了,他还是换个地方疗伤吧,也不天真的以为鬼医真的会医他了,还是老老实实自己修炼吧,至于厉鸣犴都冻成那样了,哪还需要他照顾?

    莫燃自是不知道她走后发生了什么事的,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回头的,她之所以放心把厉鸣犴留在那,就是想让厉鸣犴自己去适应,如果他真的无法融入那几个妖孽的氛围,那她也无能为力了

    莫燃没有直接下山,而是去找了聂狰。

    莫燃站在聂狰的殿外,里面传来他浑厚的声音,“你回去吧,为师现在没什么想说的。”

    聂狰还沉浸在天界的一团错综复杂的故事里,因此不想见莫燃,而莫燃直接道:“师傅,我来是为了席泽城兽潮的事情,情况紧急,我想待一些弟子前去解围。”

    殿内沉默了一下,半晌一张金色的锦帛飘了出来,聂狰道:“上面有我的印信,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只是凡是都要小心。”

    “是,多谢师傅!”莫燃隔着门行了礼,便闪身离开了。

    她飞快到了七层峰的任务堂,让那里的人发布了任务。

    因为情况紧急,任务内容直接挂在了九层峰的广场下,九层峰上下的弟子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

    不多久,许多修者已经陆续赶来,连六长老和八长老也赶来询问情况。

    “莫燃,席泽城兽潮属实?兽宗并没有收到求援的信件啊。”六长老道。

    莫燃道:“六长老,是席泽城城主临野亲自给我发的传讯符,这次兽潮本就来的突然,我想,兽潮围城定是席泽城完全措手不及,他们的求援信要派人送来,到时肯定误事了。”

    六长老皱了皱眉,却是说道:“我们并不清楚情况,贸然前去万一出什么意外呢。”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了任务堂,莫燃看向六长老,道:“六长老,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也不知道席泽城现在到底如何,我已经想好了,我先带二十人前去,探明了情况后立刻传讯于你,你和八长老尽快组织好剩下的弟子。”

    六长老很是赞同的点头,“如此甚好,我们也尽快准备一些丹药法器,若真有兽潮,怕是一场硬仗。”

    正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兽潮的时候,莫燃扬声道:“大家安静!刚刚我收到席泽城城主的求援信,此次兽潮来的突然,情况也还不明,我要先带二十人前去一探究竟,剩下的人听从六长老和八长老的安排,现在,元婴期的修者上前来。”

    话音落下,人群中走出许多修者,都是元婴期的修者,但最后也只有十六个,莫燃又挑了四个融火期九层的修者出来。

    莫燃把江小帝召唤过来,神鸟帝江一亮相,自然惊艳了一众眼球。

    正要走时,一人大喊着莫燃的名字,莫燃回头一看,却见凌丰御剑而来,一下子冲到了神鸟帝江的背上,跳下来便道:“那日不是说好如果兽潮出现的话一起去席泽城吗?你怎么如此不守信用?”

    莫燃让江小帝启程,巨大的翅膀一拍,顿时冲上了天际。

    莫燃这才看向凌丰,“别给我扣这种帽子,我可没有跟你约定什么,不过,既然你都来了那就一块去。”

    凌丰噎了一下,那日确实没有约定,但他那么说的意思还不是一块去吗?他这几天一直在等消息,期待着跟莫燃并肩作战,现在倒显得他自作多情了。

    “江小帝不要闹别扭,快点去席泽城,你若真不愿意,我让风狸来。”莫燃沉声说道,江小帝这熊孩子也是骄傲的很,上次让聂狰和洛川踩上他高贵的背他已经很不高兴了,这次驮了这么多人,飞的忽高忽低显然是闹脾气。

    江小帝顿时飞的稳了,而且速度也快了不少,“罢了罢了,主人,我就当驮的都是你,别唤风狸,它哪有我快。”

    席泽城距离兽宗还很远,快道的时候天也快黑了。

    “江小帝,先别靠近,在城外飞一圈。”莫燃道。

    江小帝依言飞低了一些,席泽城外山峦和森林遍布,往下一看绿茵茵的一片,一股诡异的气氛笼罩在上空,虽然看上去风平浪静,可危险似乎无处不在。

    “没有兽潮吗?怎么没动静?”一人不由的说道。

    “是不是已经退了?”另一人道。

    莫燃却立刻道:“不,这里很不对劲,席泽城在不死丛林边缘,平时日落时分进城的人会很多,可这半天我们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四城的城门都紧闭着。”

    听莫燃这么一说,众人不禁也警惕起来。

    “江小帝,快点进城。”莫燃命令道,江小帝顿时振翅冲向城门。

    可刚刚飞了几百米,丛林之中忽然冲出三只银尾雕,几声满是戾气的啼叫之后飞快的攻了过来!

    “主人别动,坐稳了!”江小帝喊了一声,忽然猛地一拍翅膀,身形飞快的旋转起来冲向其中的一只银尾雕!

    那三只银尾雕本想合力堵住神鸟帝江的,没想到神鸟帝江的速度无比的快,巨喙张开,直接衔住了一只银尾雕的脖子带着它冲向了城门,待到接近城门,又飞快的把口中的银尾雕甩了出去,不偏不倚的挡住了尾随追来的两只银尾雕。

    神鸟帝江在门口鸣叫盘旋,不一会,城门上空的结界打开一个口子,神鸟帝江瞬间冲了出去,在后面那三只银尾雕追上来之前,那结界又合上了。

    神鸟帝江在城中心的广场上落下,莫燃率先跳了下去。

    残阳遍地,空气中满是灰败和血腥的味道,莫燃环顾一周,这个情形并不陌生,广场和街道上到处是受伤的修者,城内充斥着无比紧绷的气氛。

    几人疾步走来,为首的正是临野,衣不卸甲,风尘仆仆,看到莫燃的时候脸上扬起了激动的笑容,走近时只说了一句“莫燃,你真的来了!”

    之后竟是激动的半晌都没说出话。

    莫燃拍了拍临野的肩膀,道:“受到你的传讯我便立刻带人来了,这里有二十一个高阶修者,等探明了情况我会立刻传回兽宗,兽宗长老也已经在着手准备了。”

    闻言,临野眼中的光更加灼热,随他一起前来的几人都是城主府的长老和将军,闻言也难掩激动。

    临野终于道:“莫燃,县随我回城主府,我们边走边说。”

    莫燃点头,其实不用临野说,莫燃也已经感受到这次兽潮的非同寻常了,以往的兽潮都是月夜之时围城,可现在天还没有全黑,刚刚那三只银尾雕显然是藏在丛林里的,也许兽潮早就如临野所言,已经围城了,而且一直不曾退去!

    一路行来城内如此破败,受伤的修者遍地都是,恐怕席泽城抵御兽潮已经不是一波两拨了。

    果然,临野很快便表情沉重的说:“没想到你忽然传讯问我情况,也多亏了你的传讯符,我才能把你盼来,兽潮围城已经六天了,一点预兆都没有,席泽城年年都会经历兽潮,可这次一点前兆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以往每年都是低阶妖兽打前阵,可这次却都是高阶妖兽!至少是五十星以上的妖兽!不得已,我早早便命人打开了护城大阵。

    这几日日夜提防,城中的人根本出不去,城内被困的消息也送不出去。”

    莫燃顿时问道:“有多少高阶妖兽?”

    临野道:“兽潮攻城三次,每个城门每次都有上百妖兽,加起来至少五百,只是我担心这还不是全部的,有修为更高的妖兽还没露面,就像刚刚那三只银尾雕,修为都是一百四十多星的,若不是你今天乘神鸟帝江来,还不一定冲的进来。”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城主府,城主府已经变成了指挥中心,许多院落也拿出来安置伤员。

    众人坐下,凌丰听了一路,此时忽然道:“这么多高阶妖兽组成的兽潮,在过去怕是前所未有吧?近日许多城池都传有兽潮踪迹,该不会如今都像席泽城一样吧?”

    临野看了一眼凌丰,神情凝重的点头,“很有可能。”

    莫燃却忽然道:“高阶妖兽向来不会离开不死丛林,攻占城池也绝对不可能,他们怎么会围城这么长时间?”

    临野也道:“我亦百思不得其解,可这几日光是堤防兽潮就已经心力交瘁了,更无心去想其中缘由了。”

    莫燃按下了心中的疑惑,问道:“临野,你城中有多少人?”

    临野知道莫燃想问什么,他回答的很详细:“总共三千有余,现如今能出城御敌的修者不足一千五,其中多为筑基期修者,融火期修者不足两百,元婴期修者只有十个。”

    闻言,不光是莫燃,兽宗来的弟子都沉默了,这个数字可一点都让人高兴不起来,四十星的妖兽就相当于人类修者的筑基期,如今围城的妖兽至少都是五十星

    以刚刚三只银尾雕出来阻拦的情况来看,像银尾雕那样的高阶妖兽怕是也不少,光以席泽城的修者来看,是一点优势都没有!

    莫燃带来十六个元婴期修者,五个融火期修者,可若想打退兽潮,依然没有胜算。

    莫燃万万没想到,席泽城的兽潮已经这么严重了。

    而就在这时,外面一人大喊着“城主”飞奔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城主!兽潮攻城了!北城门快要不保!”

    人到了,话也已经说完了,惊的在坐众人都站了起来,临野更是拽起那人问道:“你说清楚,北城门怎么了!”

    那人一脸绝望的说:“是一只三百多星的青鹭火!它快把结界咬开了!”

    临野顿时甩开那人,抽出剑来喝道:“所有人马上跟我去北城门!”

    众人都知道城门一旦被攻破,席泽城内的所有修者都无退路,此时大喊着跟着临野出去。

    莫燃飞快闪身至临野身边,边走边问:“临野,之前三次攻城,兽潮中有没有三百星的妖兽?”

    临野头都没没有回,道:“没有,最多只有一百多星的,我猜测有修为更高的妖兽,没想道果然如此,莫燃,席泽城前无援兵,后无退路,若不死守,城内三千修者都是死路一条!我恳求你助我一臂之力!”

    莫燃道:“我若不帮你就不会来了,但你现在必须冷静一下。”

    说着,莫燃生生拽住了临野。

    临野却道:“莫燃,有什么话路上说,现在十万火急”

    莫燃打断他道:“就是因为十万火急,所以你才必须冷静听我说!今天出现了三百星的妖兽,你带所有人守北城门,如果其它三个城门出了问题你要如何防备?

    我跟你去守北城门,你马上安排人前往其它三个城门,我会让兽宗弟子前往加固结界,同时在城外设下捕兽大阵,若兽潮涌来,至少能抵挡一个时辰。

    我会马上把消息送回兽宗,这么多高阶妖兽,光是兽宗弟子也无法抵御,如今五大门派的掌门都在兽宗,我会让师傅劝其它掌门派人前来,合力抵御兽潮!”

    莫燃一番话说完,临野和城主府众人已是从震惊到欣喜,临野激动道:“太好了!莫燃,席泽城一城修者的性命,都靠你了!若非你想出这些办法,我必定等不来皇上的援兵,还只能死守城池!如今终于有希望退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