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9. 首战退敌!
    天黑的很快,莫燃一行赶到北城门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天空仿佛压的低低的,一片紧张,城门上无数修者挤在一起,同时将能量注入了城门外的结界上。

    而隔着一道透明的结界,宽宽的护城河外,空中飞着一只浑身缠绕着青光的巨大妖兽,那妖兽看起来威风而二华美,那青光犹如绸缎,披在一个庞然大物身上,有种怪异却和谐的美。

    而它盘旋在空中,口中不断的吐出青色的火焰,始终落在结界的一个点,似乎要将那个地方烧出个洞来一样

    “青鹭火”莫燃低声说道,还真是青鹭火,它的修为已经有三百九十星青鹭火是火系的妖兽,而且它的火很特别,虽是妖火,却不能用来炼丹,因为它的火焰能够吞噬能量,如果用来炼丹,会将灵力都吸光的。

    席泽城的护城大阵是席泽城最后一道防御,若非万不得已必定不会打开,抵御了三次兽潮仍然完好,可见这结界的强大。

    可现在竟然出现一直高阶的青鹭火别的火大概无法烧过结界,可青鹭火能吞噬结界的能量,它这样瞄准一点烧,结界迟早抵挡不住。

    “竟然是一只快要四百星的青鹭火天哪,不死丛林什么时候出现过这么强的妖兽”凌丰喊道。

    望着外面渐渐从丛林中涌来的兽潮,高阶妖兽的威压汇做一处逼来,隔着结界都让人冷汗直冒。

    “今天的兽潮异常凶猛必定是他们也在顾忌会有援兵前来,想要迅速攻城了”临野看向莫燃,脸色凝重,“莫燃,你有什么主意”

    莫燃已经将城门内外的情况看在眼中,她当即道“光靠城内的修者修补不了结界,青鹭火能吞噬能量,来多少它吃多少,这不是长久之计,最有效的办法是把这只青鹭火弄走。”

    临野立刻道“是这样没错,可那青鹭火修为太高,莫燃出战没有胜算何况兽潮已经来了,打开结界也太冒险”

    凌丰听到莫燃的提议却有些紧张,他快速道“莫燃,攻城的兽潮杀戮太重,这只青鹭火来势凶猛,你千万别想着出城与它一战”

    莫燃却看向凌丰,“为什么””

    凌丰心里咯噔了一下,听到莫燃这么问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这里不是兽宗,那只青鹭火不会手下留情的,别去送死”

    莫燃却道“我看起来像是那么没头没脑逞英雄的人吗除了引开那只青鹭火,在城内根本无计可施,我是来解围的,不是坐以待毙的,何况我也想领教领教青鹭火。”

    临野眼神极度复杂的看着莫燃,一方面席泽城存亡在即,另一方面城外实在危险,他知道莫燃心思缜密,不会贸然提议,但也担心她一去不回。

    莫燃拍了拍临野的肩膀,轻松却坚定的道“临野,你有的忙了,打开结界,我要出去,在这段时间里,你要保证兽潮不会趁机攻进来。”

    有过一次并肩作战的经历,莫燃在战斗中的果决和强悍让临野深深的信服,以至于在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临野只把她当成了一个强者,忘记了自己城主的身份,沉声道“放心吧,城外的妖兽一个都进不来,但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莫燃点了点头,而临野转身,迅速安排了下去。

    莫燃回头看了凌丰一眼,见他还在担忧的看着她,莫燃不由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你不用担心我,你应该照顾好你自己,如果你迟迟不长进,深渊魔蛟会翻脸不认你的。”

    凌丰愣了一下,不肯承认他有点意外,意外于莫燃这样和颜悦色的跟他说话,以往他在底层峰的坊市等上好多天,运气好才能等到一次见到她,她虽记得他,可每次都好像面对随便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

    相反的,他见她却好像见到神一样他的热情、骄傲、卑微交织起来,最后化成了极力伪装的无所谓,以至于每次珍贵的见面之后他都后悔又失落。

    可此时莫燃的话,却让他感觉到一丝朋友的关怀和在意,他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你有把握打退青鹭火吗”几秒后,凌丰反应过来问。

    莫燃却道“在即将战斗之前,任何人这么问我,我的回答都是有,既然选择了战斗,就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说着,莫燃回头看了一眼临野的方向,他和两个长老已经在开启结界了。

    莫燃正打算过去,凌丰却忽然叫住她,激动而快速的说道“莫燃,谢谢你我欠你一句谢谢”

    莫燃看他,“谢我什么”

    那就话说出口,心底的卑微和骄傲也似乎一并甩开了,他道“谢谢你让我知道我还活着,我还有未来你去吧,我等你凯旋”

    莫燃也笑了,此时方才真正仔细的看了一眼凌丰,她道“我知道你曾经是九层峰的弟子,我等你重回九层峰。”

    说完,莫燃便闪身飞至空中,留下凌丰满腔的火热。

    在发现城门上的结界有所松动之后,护城河外顿时围满了虎视眈眈的妖兽,连那只青鹭火也停下喷火,扇动着翅膀停留在上空,那凌然的气势仿佛时刻准备着破城而入。

    而此时,莫燃浑身红光一闪,瞬间换上了舞天衣,红色的战袍迎风落下,柔软的铠甲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体,手中一把灭神剑,漆黑的煞气幽幽的飘荡开来,就算在如此紧张的氛围之内也让人震撼的失神不已。

    而此时,结界忽然开了一个口子

    青鹭火猛地一派翅膀,浑身缠绕着青色的火焰飞快的冲了过来而莫燃也瞬间冲出结界,灭神剑在身前飞快的挥舞,附着在剑身之上,随着剑芒留下一道道捉人的痕迹,最后结成一个巨大的符文被莫燃猛地推了出去

    那青鹭火的来势被覆盖着异火的符文所挡,回身盘旋了一周又要再来,可莫燃已经追了过去,连连挥出几剑,那青鹭火一张口,青色的火焰猛地扑了过来,浪潮一般要将莫燃淹没,却被莫燃以异火结成的结界所挡。

    青鹭火的妖火能吞噬能量,任何防御在它面前都不堪一击,可唯独异火,它无法吞噬。

    青鹭火似乎意识到来者不善了,当即放弃了结界,全力攻向莫燃。

    一人一兽一交手便引的地动山摇,莫燃的招式强悍而刚猛,在破空斩之后,生生将青鹭火逼到了不死丛林边缘,而青鹭火翅膀上留着血,落下去就跟下雨似的,它怒睁着双眼看着莫燃,声音浑厚,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的声音,“你是谁竟然身负如此多的异火”

    莫燃也凌空而已,红色的战袍在身后飘飞,她道“我叫莫燃。”

    青鹭火扇动着翅膀,审视着莫燃,说出了她自见到莫燃就有的疑惑,“你身上有萤草之光,你既是天地万物所喜爱的人,为什么要对妖兽赶尽杀绝就因为你是人类吗”

    莫燃却皱眉道“我何时对妖兽赶尽杀绝了我倒是奇怪,为什么兽潮会围攻席泽城你这等妖兽,应该是不死丛林伸出隐居的吧”

    青鹭火却不知道被触到了哪根神经,身上的青色火焰忽然高涨起来,声音也尖锐了不少,“人类修者卑鄙无耻,两个月之间,数以百万计的妖兽落入你们手中,我等还如何能够在不死丛林隐居

    此次攻城,誓要拿下城池,就算你兽宗来再多的人都没有用,不光是不死丛林的妖兽,妖域也不会袖手旁观,你叫莫燃是吧,今天就算你走运,回去给此地城主带句话,要么献出城池,我留你们全尸,要么等兽潮入城,那你们摆庆功宴”

    说完,那青鹭火竟振翅飞走了,眨眼间就消失在连绵浩瀚的不死丛林之内,而那高亢尖锐的啼鸣却好像号角一样,将正在四个城门酣战的兽潮叫回。

    地面传来剧烈的震动,兽潮卷起漫天的尘土奔来,莫燃居高临下看着,那些妖兽只头也不回的奔入了不死丛林。

    来的猛,去的突然,莫燃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实在不明白刚刚那青鹭火的话是什么意思,但看的出,它的态度很坚决,也很有底气,如它所说,现在须弥界的妖兽并非各自为战,三界一通,它们都是有族群的,有退路的。

    不再停留,莫燃飞身回到北城门,从已经打开迎接她的结界入口进去,城内的人们都在欢呼,城门上绵延的火光中,是人们再次退敌的喜悦脸庞。

    临野激动的对莫燃道“莫燃,你是席泽城的英雄”

    旁边的人也随之高呼,莫燃心中却并无太大起伏,她直接对临野道“临野,你尽快安排好战后的事宜,我去城主府等你,有很重要的事情问你。”

    临野当即点头,“好,我也有重要的事要请教你。”

    随后莫燃就往城主府去了,刚开始心里一直想着青鹭火的话,并没怎么留意周围,进入城主府之后才忽然发现,似乎有一双眼睛一直跟着她。

    虽然路上行注目礼的人很多,可那视线很特别,存在感很强。

    莫燃四下一找,视线停在城主府的院墙上,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几乎跟夜色融为一体,若非它故意释放出气息,她也发现不了。

    脚下站定,莫燃冲那边招了招手,只听一声猫叫,肩膀上一沉,几乎瞬间而至,毛茸茸的尾巴在莫燃身后扫了扫,脸上也被蹭了蹭。

    以前从来不觉得它这样有什么奇怪,猫不都这样软萌的吗,可莫燃现在知道这猫是刑天,哪哪都奇怪的很

    她也没碰黑猫,就让它站在肩膀上,等一到房间就把它弄下去了,看着蹲在那的黑猫,莫燃忍不住道“你既然是刑天,就以人形相见吧,我就当那只黑猫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