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3.
    “谁在那里!那沙虫忽然喝道,声音未落,人已经瞬间出现在莫燃所在的地方,只是那里空空如也,并没有人。

    临野随后过来,不悦道:“你紧张什么?难道你虫山窟的毒王还有什么怕的?”

    沙虫却盯着那假山看了许久,刚刚分明有微弱的灵力波动,怎么可能一下子消失了?可他的蛊虫也并没有异常

    沙虫看向临野,阴森森道:“林城主,到最后也只有我能给你留条活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还是收起你的英雄侠义吧,不会有人感动的,我再提醒你一句,你没时间考虑后路了,我也不会等你那么久。”

    说完,沙虫的身形忽然间如烟雾一般消失了,临野气急败坏的挥手,却什么都没有抓到,他在原地踱步了许久才疾步离开。

    有过了许久,莫燃才出现在之前的位置,若非刚刚她反应极快的躲进了三藤戒,还真会被逮到

    很快,莫燃也飞快回了客房,彼时凌丰正焦急的在门口探望,见到莫燃出现才松了口气,等莫燃一进门就问:“你跑去哪了?不会是去西院了吧?”

    莫燃没有回答,却是看了一圈房间里的人,兽宗二十一个弟子都在了,莫燃直截了当的说:“席泽城的情况有点复杂,我之后会详细跟掌门说,继续待在这里太危险了,我马上送你们回兽宗。”

    说着,莫燃取出一张传送卷轴,众人惊讶了瞬间,一般的传送卷轴大家都买得起,可现在有席泽城的护城大阵在,想要传说这么强大的结界,一般的传送卷轴根本做不到!

    莫燃拿出的卷轴之上布满了金线,一看便知是极品的传送卷轴,珍贵的很,莫燃竟然在这种场合拿出来用了!是不是也太财大气粗了!

    一人问道:“我们既然来帮席泽城解围,中途离开会不会被天下人耻笑?”

    莫燃皱眉道:“天下人的眼睛未必是雪亮的,他们耻不耻笑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我只知道,若你们在席泽城丢了性命,我回去无法面见师傅。”

    另一人道:“今天兽潮不是已经退了吗?情况还那么严重吗?”

    莫燃道:“远比你们看到的严重,下一次兽潮必定很快会来,席泽城能不能保住都不一定。”

    众人面面相觑,竟不知道情况如此严重,最后衡量再三,一人道:“莫师叔,我们听你的,但是我们既然要走,不先知会临城主一声吗?”

    莫燃道:“你们先走,我会告诉他的。”

    众人一愣,很快,凌丰反应过来大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叫我们走,你却不走?!”

    莫燃只淡淡的点头,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清楚,把兽宗的弟子弄回去,她也不必有后顾之忧。

    “那我们也留下!莫师叔,你若不回去,我们回去也无颜面见掌门!”

    “对!既然席泽城这么危险,我们又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待在这里?要回一起回。”

    众人纷纷反对,可莫燃却没有多做解释,在众人说话的当口已经撕开了传送卷轴,传送阵旋转在众人脚下,几秒钟的功夫,白光一闪,众人便被传送走了。

    只是,在那传送阵即将消失的瞬间,凌丰不知道哪里来的狠劲,突然冲出来了!

    房间内顿时空旷起来,莫燃站着,而凌丰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按着冲出阵法时挤断的肋骨,抬头龇牙咧嘴的说:“你刚刚果然是去西院了,你见到沙虫了。”

    莫燃丢个他一瓶伤药,“是。”

    凌丰自己摸索着接好了肋骨,站起来道:“那你为什么不走?待在这也无济于事。”

    莫燃沉默了一会,忽然道:“须弥界九族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莫燃其实是自言自语,可凌丰却嗤笑道:“王三族和隐三族在明,暗三族在暗,明里互不相容,暗中却互相依存。”

    莫燃意外的看向凌丰,想不到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与那日九公子的话倒是不谋而合

    “很惊讶吗?暗三族人人得而诛之——这种想法也只有无知的修者才有,暗三族做再多的恶,王三族和隐三族都从来不伸张正义,美其名曰不涉足私人恩怨,其实根本就是他们之间的默契而已。”

    凌丰的语气中满是厌恶和不齿,许是联想到了他的家族,停顿了一会才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沙虫为什么来席泽城了?”

    莫燃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但他似乎是想让临野配合他做什么,而且,听临野的意思,不死丛林消失的那么多妖兽,似乎就是毒门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