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8. 屠城!
    “什么声音?”沙虫先听到了声音,然后在定睛看向鼎中幻阵,却见莫燃一个人站在横七竖八的人群当中,正在吹奏一支碧玉短笛,而他放进去的蛊虫竟然都死了!

    “怎么可能”沙虫一双眼睛绿光更甚,危险的盯着地面上阴森的黑气,正在想着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周围的气息也变得异常诡异,低头一看,却见他脚下也浮起一层黑气!

    沙虫一跺脚,是用灵力将那些黑气逼退,可以肯定,这些黑气的出现正是因为莫燃手中的笛子,那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器?竟然在无相之境内还能吹奏?那声音竟然还能传出阵外?!

    与此同时,阵内传出几声惨叫,许多人从竹林深处跑了出来,是席泽城的人们,他们熟悉无相之境,知道该如何躲藏,却没有真的跑出幻阵。

    此时那阴寒之气从脚底透起,没有灵力根本抵挡不住,一个个恨不得爬到那细细的竹子上去。

    “别吹了!别吹了!”有人喊道,那笛声让人听了,竟如百毒噬心,折磨的很。

    忽然间,四周白光乍起,几秒钟之后,白光散去,周围一片漆黑,竹林中的清香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风吹过来的血腥味。

    是无相之境打开了!

    莫燃抬眸一看,正前方站在高台上的,不正是沙虫和临野吗?

    迎上莫燃的视线,沙虫杀气十足,而临野却有些畏缩,非但不敢直视莫燃,还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

    灵力恢复正常,席泽城的人们也瞬间飞到高台上,重新祭出法器,指向了台下众人。

    而被折磨了许久的妖兽们也纷纷化出本体,怒吼着朝向高台上的修者。

    人兽对立,阵线分明。

    莫燃慢慢放下了阴阳笛,地面上浮动的阴气顿时安分了许多,隐隐有消散的迹象,莫燃盯着沙虫道:“你想杀我。”

    那沙虫不慌不忙,反而阴森的笑了起来,“是又怎样?谁能想到兽宗掌门的弟子竟然能吹出如此阴邪的的曲子,倒真让我这等邪教也大吃一惊呢,我想聂狰一定是被你迷惑了吧,我帮他清理坐下弟子,说不定聂狰日后会感激我呢。”

    莫燃也冷笑道:“对付什么样的人当然要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虫山窟的毒王,一般手段哪有用?席泽城为抗兽潮真是豁得出去呢,连毒门的人都可以联手,天下人若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呢。”

    临野忽然喊道:“莫燃,不是那样的!”

    莫燃顿时看向临野,眼神堪比利刃,面对沙虫时她可以针锋相对不落下风,可临野却浪费了她给他留下的最后一个机会,让她失望的彻底。

    莫燃忽然甩手扔出一个东西,临野接住一看,却是他曾给她的城主府几名长老的铭牌,临野震惊,而莫燃却冷声说道:“临野,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个名誉我还给你,此番兽潮之后,我再不欠你的,你我日后再见,也再不相识!”

    临野既惊又痛,他喊道:“莫燃你听我解释,这些都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想救人!”

    莫燃却毫不留情的指出,“你求助毒门,这就是你所谓的救人?你以为毒门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你以为你们的联手也只会在这次之后断的一干二净吗?

    呵呵其实这些说了也没意义,你想救的是你席泽城的修者,而我,你就是用噬心蛊招待我的。”

    “不是我做的!是杀虫出尔反尔!”临野喊道,只是不等他再说什么,杀虫忽然发难,扣住他的脖子森然道:“临城主,何必解释?你还不明白吗,不管你怎么说,她已经不相信你了。”

    “还不是因为你!”临野挣扎着说道。

    沙虫却道:“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听我的,我会留你性命。”

    这时,刀刃走上前,看着沙虫道:“不死丛林的妖兽是你们毒门抓走的?”

    沙虫将临野仍在一旁,也看向刀刃,“是又怎样?说起来,抓那么多妖兽,也不如今天抓一个你来的值得啊。”

    刀刃不屑道:“就凭你?大言不惭。”

    沙虫却似胸有成竹,“是不是大言不惭,很快就有分晓。”

    一众妖兽怒道:“大人别跟他废话了,杀了干净!”

    刀刃点头,认同了。

    一众妖兽顿时冲向了高台,那边的众人很快从自家城主跟毒门联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飞身迎战。

    战况一边倒的倒向了妖兽,兽潮的实力本身就比这些修者强,面对面的打,他们显然不敌妖兽。

    临野干着急,而沙虫却是不疾不徐,回头问临野,“临城主,这一次,你救不救人?”

    临野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沙虫还有办法对付这些妖兽,莫燃刚刚说过的话,立马就应验了,他咬牙道:“当然救!”

    沙虫道:“经历一战,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以后毒门往来席泽城,还请林城主性格方便。”

    临野顿时道:“你别得寸进尺!”

    沙虫又道:“看来临城主是不想救人。”

    临野一双眼通红,又看了一眼混战中的莫燃,她似乎也在看着这边,他捏紧了手中的铭牌,即便他再不情愿,此刻也必须做出选择,最后沉声道:“好,我答应。”

    沙虫似乎笑了,微微抬起头,露出了帽檐下泛着绿光的眼睛,他手中掐诀,快速念了什么,很快,混战似乎有瞬间的凝滞,一个个妖兽忽然放弃了原来的目标,忽然攻向身边的其它妖兽!

    形势瞬间逆转!眼看着妖兽们自相残杀起来,那些修者们也奇怪的飞身退回了高台上,看着妖兽眼中冒着绿光,众人有人反应过来,“他们中蛊了!”

    众人自然是知道这一切是杀虫做的了,顿时惊惧不已,这些都是高阶妖兽,他们拼死都打不过,杀虫竟然这么轻易就控制了!

    就算反对临野求助杀虫,现在也没人敢说话了。

    莫燃此时也沉下了脸,看着打的惨烈的妖兽,除了惊讶毒门竟然能拿出这么厉害的蛊,还在心惊,这世上从来不缺不择手段的疯子,对妖兽下蛊,让他们自相残杀,甚至还有更过分的事情,而在他们眼中,这就是一场变态的好戏!

    而这些,听到的从来都没有看到的震撼。

    “她可是兽宗的弟子,今天她要不死,你们日后也休想安宁!”这时,沙虫对身后的人们说道。

    众人会意,面面相觑半晌,又看了看临野,而临野并没有反应,众人握紧了法器,扬声道:“莫燃,对不起了!”

    说罢,十几个人一起攻了上来!他们见识过莫燃的实力,十几人都是元婴期,显然是要杀人!

    嗖的一声,灭神剑飞回了莫燃手中,她慢慢握紧,灭神剑似乎感受到莫燃阴沉的心情,那煞气浓郁的几乎要把夜里最后一丝月光都遮去!

    莫燃垂眸,并不想看这些人,灭神剑忽然在地面上画下一个圈,前后不过三步,莫燃的声音也如寒冰,“要杀我,来吧,踏进这个圈,来一个,我杀一个。”

    那稳而煞的气场竟吓的众人一时都不敢靠近,半晌才有一人执剑攻去,莫燃一动不动,可就在那人的脚踩上剑痕时,莫燃忽然一动,众人根本不知道莫燃做了什么,只看到莫燃依旧执剑而立,而刚刚那人却轰然倒地,他腰下飞快的流出一大摊血,上半身和下半身还抽搐着,可其实他已经被拦腰斩杀了!

    “我们一起上!”有人喊道。

    很快,十几人同时攻向莫燃!莫燃不慌不忙的迎战,招式之快,之猛,让人无法招架!尤其是在她的灭神剑上覆了一层异火之后,凡是与之相对的法器,无一不是瞬间被斩断!

    众人发现莫燃的灭神剑无往不利,纷纷弃剑,继而连三的法术轰向莫燃,可再强大的能量,也根本近不了莫燃的身!

    沙虫眼睛眯起,没想到莫燃这么难对付,竟然能杀了他的噬心蛊,他早该防备的!现在看来,这些人根本杀不了莫燃

    沙虫忽然掐诀,很快,那些正在自相残杀的妖兽突然停下,转而围向莫燃。

    见此情形,那十几个修者飞快的退走。

    一个巨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莫燃身前,落下时地面都震动了许久,却是八臂猿!他化出了本体,巨大的兽掌托起了莫燃,把她放在肩膀上,厚重的声音道:“我带你走。”

    莫燃问道:“你没有中蛊?”

    刀刃道:“暂时无碍。”

    “拦住他们!”沙虫顿时大吼,他也非常惊讶,八臂猿竟然没有中蛊,不,不可能,他明明能感受到他体内有蛊虫,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是八臂猿暂时封印了蛊虫!

    霎时间,妖兽和修者围了两层。

    八臂猿寻找着撤走的路,莫燃却道:“我不走,这里可都是要杀我的,今日他们都在,我一并杀了永绝后患,否则我记性不好,日后记不住今天这些面孔。”

    八臂猿道:“别冲动,离开这里要紧。”

    莫燃却冷笑一声,“刀刃,如果你之前的话算数,现在就应该听我的。”

    八臂猿侧头,看着莫燃,而莫燃却忽然又吹起了阴阳笛,这一次那笛声带着一丝妖异,竟有些莫名的好听,不似方才那般折磨人。

    沙虫最先感觉到了异样,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而很快,这个预感就应验了。

    只见原先对莫燃和八臂猿虎视眈眈的妖兽们突然调转了方向,同时攻向了外围的修者,低声越来越急促,沙虫惊异万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这些原本中了蛊的妖兽,忽然间不受他的控制了!

    他飞快的掐诀,想要重新控制那些妖兽,可耳中心中都是那妖异的笛声,他的口诀根本没有用了!

    是那个笛子!她也是炼蛊之人?是了,一定是这样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广场上血流成河,一个个修者倒下,在死亡的边缘挣扎。

    莫燃吹着阴阳笛,可双眼布满了血丝,阴阳笛和藏音四弦环,本就可以控制蛊虫,她的蛊术不如沙虫,可不代表她没有办法!

    许久,广场上已经没有可以站起来的修者,莫燃控制着妖兽远远的退开,这才拿开了阴阳笛。

    莫燃依旧站在八臂猿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沙虫和临野,“轮到你们了。”

    临野不敢置信的看着莫燃,“莫燃,你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

    他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才保住的席泽城,如今却被莫燃屠城了?

    莫燃大笑,单纯觉得太好笑了,笑的腰都直不起来,最后道:“临野,刚刚你们要杀我的时候,我问为什么了吗?”

    顿了顿,莫燃又道:“对了,他们还没死呢,多谢你提醒。”

    说着,莫燃忽然摇动藏音四弦环,在持续不断的铃铛作响中,不知道从那里涌出许多毒虫,它们淌过鲜血汇聚的小河,爬上那些修者的身体,不一会就传来飒飒的声音,似乎再咀嚼。

    而惨叫声也只持续了一会,重伤之后再中毒,就只有任虫鱼肉的份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