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1. 斗智
    “莫燃快救我,我好难受,我好疼,浑身都疼,快把我弄出去,这些虫子要吃了我,太恶心了,莫燃,就算是死,你也让我死你怀里啊,这死法太难看了”

    厉鸣犴看着莫燃一步步走进,那向来强势的脸上惨兮兮的,他现在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那土匪一样的眼睛里都快挤出眼泪了。

    莫燃把手放在厉鸣犴肩膀上,在厉鸣犴希冀的眼神中说道“这些都是蛊虫,无涯找到这些东西不容易,你安心泡着吧,你这么大个人怕这个干什么我小时候天天泡。”

    厉鸣犴的希望破碎了,神色更惨,心中泪水横流,前几天莫燃不在的时候他被封印在冰块里,生不如死的,她这刚一回来,好不容易不用被冻着了,却又被放进这恶心的水里。

    她才不相信鬼医有这么好心,别告诉他怎么知道的,这都是男人的直觉,鬼医就没想让他好过

    悲戚的同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莫燃说她小时候天天泡这样的毒水,不由的又心疼莫燃,抬头看着她道“谁给你泡这种毒水”

    莫燃道“三娘擅长蛊毒,她想把本事传给我,只是我学的不太认真,这些天倒是连番吃蛊毒的亏,你就乖乖泡着吧,就算对你体内的死囚没有用,日后一般的毒也近不了你身。”

    有莫燃如此真诚的安慰,厉鸣犴觉得这黑乎乎的虫子汤好像也不是那么恶心了,忽然道“难道你在席泽城吃了蛊毒的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燃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们都还不知道这几天发生的事,她索性一并讲给鬼医听了。

    等莫燃说完之后,厉鸣犴苍白的脸上终于见到一丝血色,不过那是被气的,眼神也变得血腥,他握住莫燃的手道“真该死,那一城的杂碎,死就死了,你别自责,等我身体好了,我跟你一块去宰了临野,真不是个东西”

    莫燃最不耻背叛,曾觉得这种事离她很远,万万想不到她也会遇到,震惊和失望过后,心也冷了一截,离开那个血腥的城池,那种压抑的感觉也几乎消散了。

    尤其是在听到鬼王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有种强烈的感觉,她有他们就够了,何必那么较真

    想着,莫燃笑了笑,“没事,又不是没杀过人只是,有时候真想自己出生的时候也是妖兽就好了,那样的话,我杀人也不需要任何理由了。”

    有人摸了摸她的头,莫燃抬头一看,却是鬼医,他淡淡道“那些人不值得你付出。”

    莫燃盯着鬼医许久,脑海中忽然闪现孱弱的鬼医被绑在刑架上的一幕,心里扎了一下,她道“对,他们不值得只是,席泽城发生的事情哪是我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我还没想好怎么去见师傅。”

    说着,莫燃一拍脑袋,道“无涯,你真不该那么快医好我的伤,我惨一点去见师傅,更有说服力一点。”

    鬼医却道“苦肉计不是这么用的。”就算她事先想起来了,他也不会照做的,顿了顿又道“这件事、也不用你如何解释,席泽城已经死无对证了,你只需咬定,在屠城之前你就离开了便是,很快席泽城的现状就会被人知道,那里有你的痕迹吗”

    莫燃正要说有,却忽然顿了一下,揣摩了一下鬼医的言外之意,顿时懂了“无涯,你太狡猾了那些人都是被毒虫咬死的,还有不少妖兽的尸体,不知情的人一定会以为是毒门干的,我还差点傻乎乎的去跟师傅坦白了。”

    厉鸣犴在莫燃耳朵跟前道“你早该知道他狡猾,而且坏着呢。”

    莫燃却没把厉鸣犴见缝插针的诋毁放在心上,转而皱眉道“不行,沙虫和临野还活着,他们一定不会让我轻易过关。”

    鬼医道“那就杀了,让刑天去做。”

    莫燃一愣,鬼医这么笃定的语气,他是怎么知道刑天赖在她这的她顿时道“我没找刑天,是他自己赖着不走的。”

    厉鸣犴没见过莫燃这么听话的样子,心里酸的不行,说话也酸溜溜的,“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这次莫燃听到了,但她能不招吗鬼医迟早知道,还不如坦白从宽

    莫燃很快将刑天唤了出来,刑天一出现便道“你是不是原谅我了这是你主动叫我出来的。”

    莫燃却指了指鬼医,“是鬼医找你。”

    刑天似乎这才注意到另外两人的存在,食指在额头上磨了磨,看着鬼医道“我没空陪你们打架。”

    见鬼医不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算不上好,莫燃主动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最后道“虽然叫你堂堂战神去做杀手有点屈才了,但这件事情交给你做我才能放心啊”

    刑天笑了笑,笑莫燃怎么也学会招揽人心了,这话虽然说的他通体舒畅,可他却没有答应,“莫燃,你这个夫君是一心为难我,我早就放下屠刀,不再杀人了,他是存了心想看我的笑话的,你怎么也跟着起哄

    为你做的事情,我做什么都甘愿,不会屈才,你想要谁死,我有的是办法让他死,只是我不能亲自去。”

    放下屠刀莫燃嘴角抽搐了一下,照你的说法,这屠刀放不放有什么区别借刀杀人就不是杀人了“你要怎么做”

    刑天转身,慢慢向外走去,那滑行在地上的墨发优美中透着高贵,“你等着见人头就是了,不过,这件事做完,我就当你是原谅我了。”

    看着刑天走出门去,莫燃一转头就看到厉鸣犴泫然欲泣的看着她,莫燃吓了一跳,问道“你怎么了”

    厉鸣犴道“疼。”

    莫燃不由的搅动了一下泡着蛊虫的水,迟疑道“真有那么疼吗”

    厉鸣犴却抓住她的手捂在胸口,“真的疼,得你在这陪着我,才能不疼。”

    其实厉鸣犴这一次不是身体疼,而是心口疼,莫燃怎么这么好骗为什么轮到他的时候就变成了铁板一块厉鸣犴这纯粹是心疼自己。

    闻言,莫燃意识到厉鸣犴可能真的被折磨的狠了,顿时也心生不忍,本打算立刻去见聂狰的,又改变主意不去了,反正天色也晚了,还是明天再去吧。

    厉鸣犴这下才高兴了,好在鬼医这一次没再折磨他,放莫燃单独留下了,他还心想鬼医竟然要成人之美吗殊不知鬼医只是去配莫燃的解药了,暂时没空关照他而已。

    莫燃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海棠果递给厉鸣犴,厉鸣犴道“这又是什么丹药”

    莫燃无奈道“这是糖,不是丹药。”

    厉鸣犴顿时笑开了花,也不去接,张开嘴道“你喂我。”

    莫燃当真喂给他,只是厉鸣犴快速的合上嘴,把莫燃的手指也卷进了嘴里,舌头舔了一圈才放开,嘴里喊着糖舔了舔嘴角,“好甜。”

    那样子不像是说糖果甜,更像是耍流氓,莫燃握住了拳,奇怪刚刚厉鸣犴舌头卷上手指时异样的感觉,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也不知道怎么就说“我这手刚刚碰了这水,真的很甜吗”

    厉鸣犴嘴角的笑僵硬了一下,很快就道“甜只要是你,怎么样都甜吃完了,还想吃。”

    莫燃又喂给他,这次动作很快,似乎是怕厉鸣犴像刚才一样偷袭,不过厉鸣犴之后都很安分了,他也是怕莫燃恼羞成怒之下不管他。

    过了一会厉鸣犴道“不吃了,留着给你当零嘴吧。”

    莫燃却道“你想吃就都吃了吧,我让无涯再给我做。”

    “这是鬼医做的糖”厉鸣犴干干的问,在莫燃点头之后,厉鸣犴顿时觉得胃里火辣辣的,口中的甜味也没了。

    厉鸣犴不禁反省了一下,像鬼医那种看上去跟个尸体没两样的人,竟然还有这种技能,怪不得能把莫燃吃的死死的,这些人也太会掩饰了吧

    “好疼啊”厉鸣犴又道,紧紧的拉着莫燃的手,心里却在想他也得盘算点出奇制胜招

    厉鸣犴一直喊疼,把莫燃喊的信以为真了,她忽然扒开了厉鸣犴胸前的衣服,古铜色的肌肤布满了水渍,莫燃仔细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异常,不由的说道“你到底哪里疼”

    厉鸣犴愣住了,没有说话,只因那柔软光滑的小手在他胸膛上摸来摸去,让他一时忘了反应。

    莫燃却接着抓着他的衣服都扯下来,绕道他背后,一只手顺着他的脊柱从上到下的摸去,一直停在腰间,自语道“无涯这办法还是有用的,死囚很安静,没有往上爬。”

    厉鸣犴一个激灵,只感觉一股电流顺着莫燃的手往下窜去,瞬间传遍了全身,身体的**都被勾起,莫燃这是在玩火吗

    可偏偏莫燃这时候还道“你把衣服脱了吧。”

    鬼医让他泡这种汤,肯定是不可能给他脱衣服的。

    “脱、脱衣服”厉鸣犴咽了咽口水道。

    莫燃不等他同意已经把他的衣服脱下来了,他本就穿的单薄,脱的很顺利。

    看着重新坐在旁边的莫燃,厉鸣犴道“裤子还没脱。”

    莫燃却道“身体的主要脉络都在上半身,裤子可以留着。”

    厉鸣犴无比失望,他忽然道“我知道哪里疼了,你帮我看看。”

    说着,他抬起头指着自己的脖子,莫燃不疑有他,果真去看,等凑近了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什么毛病都没有,正要说话,厉鸣犴却忽然低下头,毫无预兆的攫取了莫燃的唇,双手也用力抱住了她。

    舌头撬开了莫燃的贝齿长驱直入,激动的纠缠着莫燃的舌,这样的吻做梦的时候不知道梦到过多少回,只有做梦的时候莫燃才会任他摆布,所以在莫燃忽然回应他的时候厉鸣犴浑身的温度都窜了上去。

    莫燃的手先是环住了厉鸣犴的脖子,不一会就慢慢的往下滑,厉鸣犴激动的身体都有些颤抖了,手试了几次才挑开莫燃的衣服伸了进去,正想直扑让他心神向往的地方,莫燃却忽然被人拉开了

    厉鸣犴靠在浴桶上喘着粗气,头上遍布细汗,看着白矖抱着莫燃,脸黑成了锅底,所以这家伙是接替鬼医来折磨他的吗这也太狠了吧

    白矖抱紧了莫燃,在她耳边唤了好几声“主人”。

    “嗯嗯”莫燃先是有些恍惚的应了一声,然后猛的回过神来,看着厉鸣犴隐忍欲火的模样,有点被雷劈的感觉,她刚刚干什么对重病在身的厉鸣犴伸出了罪恶之手

    莫燃看着自己的手,实在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怎么那么激动。

    白矖见莫燃这样子,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没有道破,他和鬼医商量过了,都不打算告诉莫燃她身上还有纤丝虫毒的事情,以莫燃的性格,知道自己中了那中毒,指定接受不了。

    他故作轻松的说“主人,别被厉鸣犴勾引,他现在的身体,稍微折腾一下就能升天了。”

    厉鸣犴恨声道“你才要升天”

    莫燃恍然大悟,也指责的看着厉鸣犴,“你都这样了,能不能安分点”

    厉鸣犴不甘心,刚刚莫燃明明很动情,他实在舍不得,憋着气不说话。

    莫燃又道“你不要命了吗”

    厉鸣犴闷声道“不想要了。”

    莫燃一巴掌拍上厉鸣犴的头,他又喊疼,可莫燃已经不相信了,一转头,发现迦蓝就站在门口,许是跟白矖一块下来的。

    见莫燃看过来,迦蓝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莫燃还没说什么,厉鸣犴就拽着她的袖子道“莫燃,你从哪招来的妖僧”

    妖僧莫燃低头看了看厉鸣犴,他倒是一针见血,她这个霊还真是个妖僧,而且是让人看不透的妖僧。

    莫燃道“他是迦蓝,我刚契约的霊。”

    厉鸣犴挑了挑眉,这世间只有一个迦蓝,又是莫燃契约的霊,他立刻就肯定,这定是当年天界戒门的佛前迦蓝了,他道“那还真是久仰大名。”

    迦蓝站在原地,轻盈的声音问道“主人,这位也是你夫君”

    厉鸣犴更快一步的抢答了,话中带了丝丝笑意,“你这妖僧倒是有几分眼力,在下厉鸣犴,是莫燃的男人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