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3. 狐玖
    莫燃挑了挑眉,“这可是你让我问的。”

    那九公子点头,“当然。”

    莫燃道“那九公子,请问你是人是兽这次兽潮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九公子也显得有些兴味,“姑娘何出此言”

    莫燃道“你的捕风堂是无所不能,把我查的彻彻底底的,我却苦恼的很,因为我对九公子一无所知,只好也叫人查了查,虽然依然没有答案,但也算有点收获,捕风堂内三分之二的成员都是妖兽,这不是挺有趣的吗我就想,不知道九公子是不是妖兽”

    那九公子沉吟了一会,道“还让姑娘辛苦调查一回,呵呵,没错,我也是妖兽,只是人类与妖兽多有隔阂,我不告诉姑娘也是不希望影响你我之间的感情。”

    这时,刑天却看向莫燃,道“莫燃,你跟他之间有什么感情”

    莫燃点了点头,倒是赞同刑天的言下之意,“对,我跟九公子之间只有交易,谈不上感情。”

    九公子看向刑天,笑道“刚才我就想问了,姑娘,这位公子是”

    莫燃还未介绍,刑天便道“你不认识我,我却知道你是谁。”

    九公子挑眉“哦”

    刑天却转向莫燃,用商量的口吻道“莫燃,杀那两个人的事被人抢先一步,我告诉你此人是谁,我们的约定便依旧作数,如何”

    莫燃不禁笑了,笑刑天怎么一直记着这件事,一定要让她亲口说个原谅才行,她不要面子的吗就不能默默的翻篇吗她已经不计较了,要不然刑天就算是赖着不走,她也不可能没招啊。

    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望着她,仔细看时,还真有些黑猫的软糯,莫燃无奈点头了。

    刑天顿时一笑,端起酒杯碰了碰莫燃的杯子,“好你既然点了头,日后便不能再翻旧账了。”

    莫燃端起那酒杯,“你怎么这么啰嗦。”

    说罢,两人都喝了酒,那九公子见此,兴趣更浓。

    放下酒杯,刑天瞥了一眼九公子,道“莫燃,你辛苦找六族妖兽,只剩狐神族,而这个人就是一只九尾狐。”

    莫燃瞬间瞪圆了眼睛,“你确定”

    刑天道“我还会看错这只狐狸让你做那么过分的事情,你若早点告诉我这个人的存在,也不必一只被他蒙在鼓里。”

    莫燃眼神不善的看向那九公子,气压骤降,“你果真是九尾狐”

    九公子本想笑着带过的,可莫燃的神色让他有些犹豫,他还没见过莫燃如此变脸,之前他提出让她取三件宝物的时候,她也只是一直在周旋,不曾像现在这样翻脸。

    他最善察言观色,话音一转道“姑娘息怒,九族外加许多神秘势力都在猎杀六族妖兽,事关重大,我实在不便吐露实情,何况我是捕风堂的堂主,我得为手下着想,惹得不娘不快实在是我之过,姑娘若实在生气,尽管拿我出气,我绝无怨言。”

    闻言,角落的刀刃瞧瞧抬了一下眼眸,老大这话说的真溜,没打过草稿吧

    莫燃一拍桌子,压抑着愤怒道“拿起出气就不用了,你要的三样东西,我一件都不给你取你若再敢拿血杀威胁我,我就把捕风堂的秘密捅出去。”

    莫燃是真气,她一直都在找六族妖兽,苏雨夜更操心,结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把她耍的团团转也就罢了,知道他的身份,她还不能对他做什么六族妖兽是她的责任,日后不管如何,她都要护着

    太憋屈了,这口气她实在咽不下去

    “不可”那九公子忙道,再收到莫燃冷厉的视线时,叹了口气道“姑娘,是我不好,我不辩解了只是那三样东西的用处非同小可我知道你是妖禁的主人,那边是六族妖兽的自己人。

    只是你可知道,六族妖气虽释放了,可真正的六族妖兽并未被释放,你身边有龙神、白孔雀、树妖、雷鹏、雪鹿,可你可曾见过除他们之外的族人”

    莫燃审视的看向九公子,这个时候的九公子脸上也难得出现了一些正经的神色,莫燃不由的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那九公子道“你虽是莫家人,可必定不知道莫家与六族妖兽之间的关系,莫家的封印术出神入化,当初天帝想要让六族妖兽一并消失的时候,莫家进言只要将六族妖气封印,断了六族传承便可,天帝同意了。

    可其实,在封印六族妖气之前,莫家悄悄将六族妖兽封印在妖域,若想唤醒六族妖兽,除了六族妖气之外,还需通天塔的塔眼、五宝池的池底莲盘、离家宗庙的玄天境。

    三界大战之后,妖域一蹶不振,任人欺凌,六族妖兽都是远古血脉,唯有唤醒六族,妖兽才能再与天界较量。”

    莫燃皱眉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些、连苏雨夜都没跟她说过。

    那九公子道“莫家早就担心莫家传不到几万年后,便在六族中选出六人推入轮回,虽转世为人,但只要六族妖气释放之后,六人便能幻化本体。

    早年前我化神之后,虽没有妖气,却也跳出了六道之外,入轮回前的记忆悉数找回,去年姑娘你释放六族妖气之后化出本体,我更确认此事无疑,便开始着手筹备三样宝物,只等姑娘出现。

    奈何宝物所在之地我都无法靠近,这才冒险请姑娘出手。”

    莫燃听的惊奇,原来这九公子以人类的身份修成了正果“这么说,捕风堂一直都是你的”

    九公子点头,“是,捕风堂遍布三界,其中人员也从不局限,只是在我知道我是九尾狐之后,便渐渐让妖兽替换了。”

    莫燃不由的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凤姿媚骨的男人,若不是他亲口说出来,她穷极想象力也想不到他这一世如此丰富,怪不得捕风堂无所不知呢,原来他经营已久,当真是天上地下无所不知了。

    九公子大大方方的让莫燃看,又给三人倒了酒,笑着说道“说了这么多,实在没想到今日是我们坦诚相见的日子,虽有些意外,但却高兴的很,让我们尽饮此杯,庆祝一下如何”

    莫燃端起酒杯,看着微微泛红的酒,这是新酿的桃花酒,没什么酒劲,也就没拒绝,一饮而尽。

    九公子接着倒酒,莫燃却忽然道“你叫什么名字”

    九公子笑了笑,他沾着酒在桌子上写了一个玖,抬眸看着莫燃道“名字没有瞒过姑娘,初见时我便告诉姑娘了,我是九尾狐,姑娘唤我狐玖便是。”

    莫燃摸出了一条红色的丝绸手帕,展开看了看角落的字,“这样的手帕我可见你扔了不少,你倒是对谁都坦诚。”

    莫燃是想戳穿他挽回形象似的解释,不料那人笑的妖气冲天的,一双狐狸眼实在勾人的厉害,“姑娘,我是扔过不少手帕,但绣了字的就仅此一个,不信你可以去打听。”

    说着,狐玖从莫燃手里把手帕抽去了,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又放下鼻端轻嗅,上面的脂粉味早就没了,倒是沾了丝丝清冽的淡香。

    狐玖又把那手帕塞进了莫燃手里,可莫燃看着他的笑实在瘆得慌,她也只是一直好奇狐玖才没扔掉这手帕的,现在她自是不会再拿了,便放下道“物归原主吧。”

    狐玖垂眸看了看,也不劝,拿起来塞进自己怀里了。

    莫燃抽了抽嘴角,那衣服里看起来空荡荡的,那手帕此刻也不知道掉哪里去了借着喝酒掩饰自己的无语,刚放下酒杯,肩膀上却是一沉,原是刑天忽然歪在她身上了。

    长发遮住了半张脸,冷峻中透着一些平和,莫燃动了动肩膀,无语道“别告诉我你喝醉了,起来。”

    刑天却重新蹭了蹭,正好靠在莫燃的肩窝里,含糊道“我是不胜耳力,你们说的我实在听不进去,困的厉害,你们接着说,要回去时唤我便好。”

    莫燃还想说什么,刑天却打了个哈欠睡了,真跟黑猫似的,说睡就睡,可你现在这么大一个,还当自己是猫呢靠上来很重知不知道

    可也许是习惯那么对待黑猫,以至于想推开的动作又止住了,烦躁的又饮一杯。

    抬眸时见狐玖拄着头看着他们两个,这时开口道“姑娘,他是谁”

    狐玖这次问的直接,他自然看的出刑天深不可测,但在他之前的了解中,还真没有这号人物,莫燃身边十步之内必有芳草,有些他所不知道的存才也不意外。

    莫燃想了想道“你问他吧。”

    刑天可是自己说不想做刑天的,那他是谁,她说了肯定不算。

    狐玖摇了摇头,并没有刨根问底,倒是知趣的很。

    狐玖刚端起酒杯,莫燃却道“我还有两个问题,得请教你。”

    狐玖道“姑娘请讲。”

    莫燃道“第一个,集齐三样宝物的事情只有你知道吗”

    狐玖笑道“并不是,龙神也知道,他在这一世转世时龙魂不知为何觉醒,他肯定也知道,只是那人是你的夫君,想必是不愿你冒险吧。”

    莫燃愣了一下,笑容先思想一步爬上了嘴角,必定是这样,苏雨夜为六族妖兽谋划,向来不让她参与,那厮虽然一肚子坏水,却从不真正让她涉险,对比起眼前这只狐狸来说,还是自家男人好啊。

    瞥到莫燃的笑,狐玖转动酒杯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却听莫燃道“罢了,之前的交易作废了。”

    狐玖看着莫燃,本想再劝,可不知怎么就不情愿说了。

    而莫燃又道“谅你也不能再拿血杀做文章了,那交易也就不成立了,不过那是那样宝物我还会取来,该配合的,你继续配合我便是。”

    狐狸眼不着痕迹的眯了眯,虽然莫燃之前也答应过,可这次似乎完全不同,她是心甘情愿的,而且是势在必得的,莫不是、只因为她想帮苏雨夜办成此事

    虽达到了目的,可他却并没有多少欢心,可面上笑容无暇,尽是风情,“自然,乐意之至。”

    莫燃又道“第二件事,我一直不明白,六族妖兽与莫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刚才提及,但并没有说明白吧。”

    狐玖给莫燃倒了酒,倒是一副长谈的架势,他道“我是知道一二,但也多数是猜测,自化神之后,我便一直让捕风堂搜集莫家的信息,事无巨细都是我亲自过目,倒是找到一些新奇的东西。

    我猜想,妖禁的第一任主人应该不是人类,因为妖禁在混元时期便已经存在,那时世间根本没有生灵,万物诞生于火,一本书中记载说妖禁曾封印一个大妖,却被他摆脱封印,反征服了妖禁。

    这个记载虽看起来荒唐,可姑娘想必知道,妖禁本事封印,并非契约吧这时间太过强大的力量,都会被妖禁封印,由此可见,妖禁最初并非是什么不二功法,而是天地间衍生的规则吧。

    此后妖禁又经数个主人,但却成了莫家的宝物,也许、莫家的祖先不纯粹是人类,而是人类与妖兽吧,莫家有妖兽之血,倒也能解释莫家虽是天帝近臣,却与妖兽很是亲近吧。

    另外,就算是莫家后人,也并非人人能得到妖禁的青睐,也许也是血脉挑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